穿到民国好好学习

作者:老实头儿的春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少年人齐发善心


      话说珍卿病愈之后,到南村拜谢病中探望过她的人,从玉琮家里出来之后,继续往玉理家里走。

      拐过一道弯子后,听见有人“呜呜呜”地哭,珍卿逡巡了一圈。

      见西边有个小孩子,坐在柴堆旁边,捂着脸哭得很压抑。

      他身边还有一个大藤框。

      珍卿本来不想管,听着这个声音,怎么觉得这么耳熟?

      她小心走过去,问:“陈学礼?”

      陈学礼哭得声音泛哑,抬起眼泪狼藉的脸,冻得嘴唇都青了,嗫嚅了半天,张嘴只喊了珍卿的名字,却说不出话来。

      珍卿问他:“你怎么坐这儿哭?你头发这么湿!”

      陈学礼哭得抽抽,大概也是冻坏了,好半天才哆哆嗦嗦地说:

      “我娘说,说,说要下雪,柴不够烧……叫我去捡柴回来……我捡回来,我捡回来……遇到胖虎……把我的柴禾筐子,都扔到桥底下去……我下水去捞,可是柴禾都湿了……”

      珍卿蹲下身子,摸摸陈学礼的裤角,再摸摸他的鞋子,湿沱沱的都要结冰了。

      她大叹一口气,严肃地跟他说:“你这样不行,会冻坏的。”

      说着赶紧把陈学礼拉起来,不由分说,拉着他“噌噌噌”赶紧走。

      走了小一会儿,珍卿才一拍脑袋,问陈学礼:“你家在哪儿呢?”

      陈学礼冻得嘴都青了,弱弱地说:“在那边。”珍卿看看他指的方向,呃,反正大概其就在东南方面。

      珍卿就拉着他的袖子,急促往那个方向走。

      这次没走几步,忽听背后有人喊她,就见玉琮喘嘘嘘地跑来。

      玉琮走完亲戚刚回家,听说珍卿来过家里,又往玉理家来了,他就赶紧过来追她。

      听说她送陈学礼回家,玉琮就跟她一起,往陈学礼家里去。

      到了陈学礼家里,珍卿才见识到,什么叫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他们家连张像样的椅子都没有。

      陈学礼湿哒哒回到家,他的父母,一个蹲在一边发呆,一个神情麻木地,靠着墙壁缩着。

      家里来了两个小客人,他们连最基本的寒暄也没有。

      外间的炕上,他们家两个女孩儿,也痴痴愣愣地坐在上面,没有跟客人打招呼的意思。

      最小的那个女孩儿,竟然连裤子也不穿,下雪的天气,光着腿脚,盖着一个脏兮兮的被子。

      他们这家里,简直冷得像冰窖一样。

      珍卿看那最小的女孩儿,露在外面的腿和脚,像是被烫伤的,反正惨不忍睹。

      看过第一眼,就不敢再看第二眼。

      玉琮也不太到穷人家里,这里的景象,看着触目惊心,就拉着珍卿说:“咱们走吧。”

      珍卿也没有多做什么,就是送给玉理的点心,她悄悄放在陈学礼的柴筐里了。

      她可不敢轻易管闲事,杜太爷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教训她的。

      等两个孩子走离那一片,一直没吭声的玉琮,忽然说:“那个小妮儿,腿跟脚都烂了,珍卿,你看像是冻的吗?”

      珍卿皱眉摇头:“看着不像,倒像开水烫的。”

      穷人家里,既没有衣服穿,也没有钱治病。她每回遇到这样的事,就觉悟到,她托生到杜太爷家里,其实已经算幸运了。

      珍卿本来不想管,可是现在,已经看不到陈家的景象,她心里还觉得沉甸甸的。

      玉琮也是一样,珍卿看着玉琮,问他:“村里古大夫住哪儿?”

      玉琮蓦然眼睛一亮,拉着珍卿说:“我们找大夫,给那小妮儿治治?”

      珍卿重重地点头,她刚才还在祈求神佛,请他们保佑杨家人和杜家人。

      做一件好人好事,如果真有神佛,他们也能看得到吧。

      两人就手拉着手,往古大夫的家里走去。

      这两个半大不小的孩子,找到古大夫的家里,在前院的医馆里,说请他去村东南的陈家,给那个陈家小妮儿,治一治腿脚上的烫伤。

      这古大夫一听,反应不太热络,摆手说:

      “老陈家啊,我晓得他们家的事。

      “天太冷了,孩子们都冻得不行,陈家的五妮儿,把七妮儿的脚,伸进灶囊子给她烤。

      “七妮儿太小,不知道说话,脚又冻僵了,烤火烤得没知觉,等发现的时候,小脚丫和小腿儿,都给烧烂了。”

      珍卿就问:“那你老怎么没给治治?”

      老大夫苍凉地叹:“玉琮少爷,大小姐,不是我老儿心狠。治烫伤烧伤的药,要管用,那都得是贵药,我哪儿发得起这个善心?”

      珍卿问,是什么药,要花多少钱。

      老大夫瞅了珍卿一眼,问:“大小姐,老陈家跟你沾亲带故?”
      珍卿说“不是”,继续问他是什么药,花多少钱。

      老大夫就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但里面已经空了,指着它给珍卿说:

      “这种治烫伤烧伤的药粉,是夏阳县徐家的秘制偏方,用的都是冰片、香油、黄柏、大黄等名贵药材。

      “我光进他这一小瓶子,就要二块银洋,一次最多进两瓶子,我都是用完了再去进。大小姐,您说说,我发得起这个善心吗?”

      珍卿就问:“还有多少,都拿出来,我们全买了。”

      那老大夫愣一下,说不巧的很,最近天冷,总有烫伤烧伤的,药已经卖完了。

      玉琮又说:“我们先付你定金,你去进几瓶回来,回来了付你全款,绝不会赖你。”

      这个古大夫又推托,到夏阳来回要走两三天,现在寒天大雪的,他可不敢轻易出门。

      总之,这古大夫显然怕沾惹此事,反正药没了也不想去进药,就只有这个态度。

      看这两位少爷、小姐,明摆着要动怒了。

      老大夫不紧不慢地说:

      “再说,未必要用这么贵的药,把狗油炼了,拿来抹伤也一样。除了狗油,像什么猫油、獾油、蛇油也都得用。

      “可怜七妮儿爹娘心狠,连这点儿东西,也舍不得给她用……”

      珍卿算是看明白了,这老大夫就是不想管。

      世道艰难,大家都过得不易,确实不敢轻易发善心。

      真是拿他没办法,就问这古大夫:

      “你刚才说,狗油、獾油、猫油、蛇油都行,你这里卖得有吗?”

      老大夫就大摇其头,说:“老头儿我这里只卖药粉药膏,这些个偏方的东西,我都是现用现做,现在可没有。”

      珍卿又问:“哪里能得着呢?”

      古老大夫跟她说:

      “就在村东南,有几个光棍儿最爱吃狗肉,总见他们杀狗吃,他们那准有狗油。

      “大小姐,我老儿好言劝你,你就算发善心,也别太低了身段,跟那帮光棍去说话。

      “在家里找个长工,拿着你的钱,帮你买了狗油,给老陈家送去,这就省了许多麻烦……”

      珍卿和玉琮一块出来,玉琮跟珍卿说:

      “那老头儿虽说站干岸儿,不愿意管闲事儿,他说的还是有理。

      “珍卿,这事儿你别管了,我在家找个长工,买了狗油,直接给陈家送去,告诉他们怎么用就行了。”

      珍卿想了想,点点头,说:“我回家拿钱去。”

      玉琮说他有,珍卿摇头,说:

      “事是我们一起揽的,不能叫你既出力,还出钱,你跟我回家一趟吧。我刚把给玉理的点心,留在陈家了,等会儿还要去玉理那。咱俩一块儿。”

      两人又手拉手,小跑着回到珍卿家里,珍卿就开始找她的扑满——就是存钱罐。

      珍卿虽然亲戚不多,但数得着的亲戚,过年都给她发大红包。

      而杜太爷,见她压岁钱多用来托人买书,又有姑奶奶和三表叔的劝说,就准她存一些零花钱。

      把存有钱的扑满找出来,珍卿虽说舍不得,还是狠狠心给他砸碎了。

      没料到杜太爷就在外面溜达,听见动静问:“珍卿,你弄啥嘞?啥东西打碎了?”

      珍卿暗叹倒霉,刚才明明看见杜太爷出门逛去了,没想到这么快回来了。

      珍卿伸伸脖子,大声说:“祖父,我不小心把尿罐子打了,你别进来。”

      尿罐子这种私密物,又有味道的,杜太爷果真没有进来看。

      给了玉琮两块钱后,珍卿又多拿了一些钱,放在身边,以备不时之需。

      她又悄悄叫大田叔,给她从库里又找了一个扑满,把其余的钱重新放进去。

      这事,总算有惊无险地过去,杜太爷压根没发现。

      这天晚上,珍卿听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

      说崔胖虎在他外公家里,□□一个丫头。

      不知道怎么闹的,反正到了最后,那个丫头被逼得上吊了。

      第二天,珍卿又找玉琮玩,其实也顺带听听陈家的情况。

      玉琮处理得很好,他们俩人做好事不想留名。

      让长工给陈家人送狗油,还送了被子和旧衣,并一点救急的钱,吩咐陈家人别声张。

      陈家人果然没有声张。

      珍卿留在玉琮家玩,问他娘今天怎么没在。

      玉琮说他娘在家,只是病了,在后院里躺着呢。

      他就顺势说起家里的烦心事。

      原来,他们南村东边,有一家姓邵的俏寡妇,长得颇有姿色,而性情颇为风流。

      他丈夫年纪很大,三个月前过世了,短短三个月,她就发展了不少相好。

      那邵家门里尽都是老实人,奈何不了那作风狂浪的邵寡妇。

      邵家人就请求到族长这里,族长就派大儿子——就是玉琮他爹,带着村中有威望的老人们,去给邵寡妇说说。

      大概意思是,要么就好好守寡,要么就好好嫁人。

      那俏寡妇真是彪悍,也不知道怎么弄的,跟劝诫的人撕扯起来了。

      最后,那邵寡妇咬定了说,玉琮他爹乘机揩油,摸了她的屁股,又摸了她的胸。

      她说要改嫁也行,只是非要嫁给玉琮他爹,正经要当二房。

      昨晚和今早,那女人拦在玉琮家门前,没皮没脸地胡说八道,指天誓地说没了清白,要嫁给玉琮她爹做二房。

      把玉琮他爹,弄得没法出门,玉琮他娘,也气得卧床不起。

      珍卿听说是这种事,就笑嘻嘻地问玉琮:“知道啥人能治得了泼妇吗?”

      玉琮满脸期待地问她:“啥人?”

      珍卿就说:“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泼妇还须泼妇治。你想想,咱们庄上,最厉害的泼妇谁?”

      玉琮想了一想,说:“九先生的老婆,她就出了名的厉害。”

      九先生的老婆,虽然是个泼辣的老太太,但她不是个恶人。

      珍卿伸出两根手指,说:“还有崔胖虎的娘,和崔胖虎的外婆。”

      玉琮眼眸大亮,问珍卿:“你有啥主意,快说说!”

      他们两个小孩儿,就凑在一块儿,如此这般,商议好了行动计划。

      他们不用亲手教训人,只给那邵寡妇,跟崔胖虎牵线搭桥就行了。

      崔胖虎糟蹋人家丫鬟,他那些长辈不说安抚,反倒还更加打骂,直接逼死了人。这一回招惹上邵寡妇,看他们怎么办。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稍后还有一更,敬请期待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