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失忆,是要当替身的

作者:以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离婚第四天

      温存见他不说话,就自己靠在一旁玩游戏。

      但是她还没玩完一盘就困了,彭奈在游戏界面的语音问她:“你晚上真不出来啊?”

      “你有屁就放,一直问干嘛?”温存小声地回道。

      彭奈这人一藏着事就支支吾吾地,温存也懒得跟他矫情:“我困了,你自己玩吧。”

      她说完就想退了游戏。

      彭奈急忙说:“你哥回来了。”

      温存点手机的手一顿,有点怀疑自己听到了:“什么?”

      “温新回国了。”

      ……他怎么回来了?

      温存担心吵到许咎急忙从床上下去,走到阳台,十分不解:“他不好好地在美国定居,回来干嘛?”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在你家门口遇到他了。而且我跟他聊天,听他的意思好像是打算不回美国了。”

      “你别吓我,彭奈。”温存觉得后背发凉,温新这个疯子要是不回美国,她就要疯了。

      “我吓你干嘛?而且你哥回来,你怎么这么害怕?”

      温存当然害怕了,温新又不是她亲哥,只是她爸妈收养的一个小孩,而且这个人还对她存了些十分龌蹉的想法。

      她当初嫁给许咎,他还自残威胁她,她只要一想到他拿着沾血的刀子逼近她,就很崩溃。

      温存浑身寒毛直竖,急忙退了游戏,重新溜回到床上,看了眼紧闭着眼的‘病美人’许咎,心想:“温新回来了,家是回不了,要不还是抱紧前夫的大腿?”

      她顺势躺在他身边,觉得和许咎纠缠不清不太好,考虑今晚要不要回学校避避难。

      但是还没想出什么结果,就昏沉地睡了过去。

      听着身边人没了动静,一直装睡的许咎睁开了眼,微微偏头就看到温存睡着的样子。

      她刚才的话,他都听到了。

      许咎也猜出来,两年前去美国的温新回来了。

      所以这就是她离婚的理由吗?

      *

      温存一个午觉跟没睡一样,半梦半醒,听到了许咎起来的声音,又梦到,温新用流着血的手臂掐她的脖子,眼中都是疯狂:“温存,你敢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杀了你!”

      她一个惊醒,看着昏暗的室内,还有点恍惚,缓了好一会,才吐出一口气。

      “醒了?”一直坐在角落沙发的许咎,听到动静,就收了思绪。

      打开灯,他看到刚坐起来的温存,头发凌乱地散在肩膀和胸前,宽大的衬衣领口滑到她手臂上,睁着一双水灵灵的眼睛茫然地看他,看起来有种凌乱的纯欲美。

      温存注意到他的目光,伸手把衣领扯起来,头栽倒在曲起的膝盖上,闷声问:“几点了?”

      “四点半了,我们要在六点到许家。”

      “好。”想到去许家,她就有点烦躁,抓了抓头发,才有气无力地起来洗漱。

      许咎把新订的衣服交到她手里,看她睡醒后乖乖的样子,声音都放柔了些:“不要磨磨蹭蹭的。”

      温存拖延症很厉害,不跟她说清楚,能一个人在洗漱间磨蹭很久。

      “Ok。”她乖乖地点头,拿着衣服就往洗漱间去。

      他估摸了时间,还能开一小时会议,正想出去,就看到温存丢到床上的手机在震动。

      许咎走过去拿起来一看,是陌生的电话。

      “你手机响了。”他拿到洗漱间门口,朝里面说了声。

      温存在刷牙,听到他说,就扬声朝外回道:“你接吧。”

      许咎依言接通了电话,对面没有说话,他便开口询问:“哪位?”

      对面依旧沉默,话筒传来汽车飞驰而过的声音,还有远远的人声。

      许咎听到了温妈妈的声音,又看了眼电话,心里有隐约的猜想,没有再说直接挂断。

      “谁打的?”温存打开门,探出头问他。

      他把手机丢到她怀里,径直走出去,冷漠地丢下两个字:“温新。”

      温存一听这个名字,吓得浑身一哆嗦,急忙点开通话记录,把这个号码拉黑了。

      温存拉黑完,手机像烫手了,急忙把它甩到床上,哼了声:“怎么还阴魂不散啊!”

      她想想还是觉得不放心,直接把手机关机丢进被子里。

      没了许咎的催促,她一个人磨磨蹭蹭地化妆,等许咎再次进来,她也弄好了。

      “好不好看?”温存穿上新裙子,臭美地在他面前晃了晃,本以为会得到夸奖。

      但是许咎淡淡地瞥了眼,一个屁也没放,转身就往外走。

      温存:“……?”谁又惹这个祖宗了?

      她觉得男人有时候也挺难捉摸的,无奈地叹了口气:“男人果真是个深不可测的生物。”

      两人坐上车,温存见许咎不想搭理她,她就坐副驾驶座,拿过车上放着的平板,斗地主。

      温存玩游戏放外音,许咎闭着眼,注意力全在“炸弹”“飞机”“要不起”的游戏音上。

      “啊!又要破产了!”温存在前面痛苦叫,伸手拍了下还在生闷气的许咎,“许总,救救孩子,球球了!”

      许咎听到破产两个字觉得刺耳,‘勉强’地伸出手。

      温存看他金手终于舍得伸出来,急忙把平板放他手里。

      许咎睁开眼,看着剩下的四个二,薄薄的眼皮一掀,就看到温存笑嘻嘻的脸。

      “这么哄你,该开心了吧?”温存得意洋洋,一笑,嘴巴就成可爱的心型,右唇角还带着一个小小的梨涡。

      她这样笑的时候,总是甜甜的,软软的,让人看了就想把她欺负哭。

      许咎知道温新回来后,心情就没好过,现在说不上开心,但是至少没有生气。

      他又低头看了眼牌,看到她是地主,上一个人出了一个K,手中只剩下最后一张牌,温存只需要出四个二就赢了。

      他唇角勾了下。

      温存还在那里得意自己计谋得逞,下一刻就传来噩梦般的游戏音。

      “要不起。”

      温存:“……”

      紧接着,平板传来地主失败的提示音。

      “许咎!”温存要暴躁了。

      这一场可是翻了126倍的,还是高级场,这一把输了,就真破产了。

      “如你所愿。”许咎明显心情好了,上扬的眼角都染着笑意,把平板递回去。

      而温存看着自己归零的金豆豆,差点哭出来。

      好不容易攒的!许咎这个败家男人,一把就败光了!

      温存气的把自己斗地主的id改成【许咎这个败家男人】

      然后分享链接给好友得金豆豆。

      温存现在玩游戏很少氪金,之前年轻不懂事爱氪金,氪完后发现跟不氪也没什么区别。

      也深刻明白,菜鸡氪金不能改命。

      温存气鼓鼓斗了一路地主,等到了许家主宅,才依依不舍地放下。

      下一车,许咎握住她的手,可能是怕别人误会什么。

      他揽过她裸露的肩膀,被夜风吹的有点发冷的手臂,被他温热的掌心摩挲着,也渐渐回暖。

      两人往屋内走,许咎还不放心低声说:“一切有我。”

      温存点了点头,心里隐约觉得这次不是普通的家宴。

      一踏进屋内,发现大家都已经上了桌开始吃了。

      温存扫了眼看到了熟悉的脸孔——乔余韵。

      真巧。

      温存笑了笑,仰头和许咎耳语:“许总,看来乔家是认定你了。”

      许咎手从她的手臂滑下,再次握住她的手,这次多了几分安抚的意味。

      他带着她在餐桌前坐下,丝毫没有打断别人吃饭的尴尬,朝人吩咐:“再拿两副碗筷来。”

      许治文看着许咎带来的温存,脸上是不加遮掩的怒意,但是他没有发作,只是瞥了眼乔余韵。

      乔余韵知道自己今晚的目的,得到了指使,急忙关心地问许咎:“许咎哥哥,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啊?工作很忙吗?”

      但是许咎没有半点反应,垂着眉眼用筷子给温存夹菜。

      这个时候温存知道自己的作用来了,端起酒杯朝她举了下:“谢谢乔小姐这么关心我老公,他等会要开车,就不喝酒了,我代他跟你喝一杯。”

      这体面的话一出,桌上除了许咎,脸色都难看了几分。

      乔总看自己女儿吃瘪,脸上的笑意勉强地维持,朝许治文说:“侄媳真体贴。”

      许治文客套地笑了笑,不悦地朝许咎命令:“许咎你晚到了,给你乔叔叔和余韵妹妹敬杯酒。”

      “定的六点,是你们早了。”许咎毫不示弱地望着自己的父亲,一双黑眸在灯光下泛着冷光。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许夫人急忙打圆场,推了正翘着二郎腿,一边玩手机一边吃饭的许涧,“小涧,你替你哥哥敬你乔叔叔一杯。”

      许涧是许家的小儿子,但是看起来比许咎要年长些,留着络腮胡,可能是想凹艺术家的气质,奈何脸不给力,反而给人一种邋遢的感觉。

      “关我什么事?”许涧没理解自己母亲想推荐他的意思,嗤了声,“许总能管得了整个许氏,还不会应付一杯酒吗?”

      许涧话里的刺直接指向许咎,许咎却像没有听到,自顾自地给温存夹菜,剥虾,对他完全无视。

      而温存从开头和乔余韵对付了一局,就当吃瓜群众。

      她见许涧瞪向许咎,但是没得到回应,一张脸气的涨红,她乐的看笑话,小口地抿了口红酒。

      许涧见温存和许咎丝毫不受影响,更是气的不行,握着筷子的手恨不得把筷子折了,阴阳怪气地又来了句:“哥,人家乔小姐专门来的,你就不照顾照顾?”

      乔余韵虽然被温存对付了两回,但是看到许咎那张脸还是害羞了,娇怯地说:“不……不用劳烦了。”

      “不要跟我们客气,想吃什么嫂嫂给你夹。”温存遇到乔余韵的事,就很积极,用公筷给乔余韵夹了一个大螃蟹,又夹了很多肉菜,最后还亲手给她呈上一碗浮着油的鸡汤,莞尔一笑,“妹妹,都要吃完哦。”

      乔余韵看着碗里堆得满满的荤菜,揪着裙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在别人家吃饭,怎么也不该剩饭菜的。

      她求助地看向自己的爸爸,但是乔易峰是见过温存这人的骄纵,实在不想这场宴会弄得更尴尬。

      只能要乔余韵吃完。

      温存两次出击,许咎都没有阻拦,他这样的纵容,也让乔易峰意识到今晚的发展不符合预期,也不敢再想其他。

      一顿饭匆匆吃完,他也不想多问,急忙带着乔余韵离开。

      一时,许家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许咎给许治文叫进了书房,许夫人根本就不搭理她,揪着自己儿子的耳朵耳提命面去了。

      温存一个人坐在客厅,刚才那顿饭吃的十分扫兴,她没吃尽兴,从冰箱里搜了包薯片,就坐在客厅等许咎下来。

      因为屋内很安静,温存能听到楼上许治文暴跳如雷的声音。

      她想,许咎又被骂成孙子了。

      温存靠在沙发上,十分不解,许家对许咎这么不好,他怎么还不离开,明明以他的能力,可以重建属于他一人的商业。

      而不是在许家这个樊笼里,屈辱地活着。

      楼上突然发出嘭的一声巨响,温存心口猛地一跳,鞋都来不及穿,急忙跑到楼上的书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