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失忆,是要当替身的

作者:以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离婚第三天

      温存挑了件新买的黑裙子,一穿上气质更加高贵清冷。

      无比认真地画了个妆,戴好配饰,拎着新包就开车往他公司去。

      许氏集团的总部星海大厦,坐落为海城的市中心,算得上是地标性的建筑。

      温存一路绿灯开到了星海大厦,带上墨镜踩着高跟鞋,十分有气势地直奔顶层。

      作为许家现任掌门人,许咎独享星海大厦的顶层。

      温存刚进电梯,彭奈就给她发了个消息过来。

      彭奈:今晚出来玩?

      温存:没空。

      彭奈:你也不去学校,能有什么事?晚上不出来你可就损失大了。

      温存给他丢了个快滚的表情包,就没搭理他。

      刚好电梯也到了,她走出电梯,就看到迎面走来的席西维。

      席西维是跟在许咎身边最久的秘书,也算是多年好友。

      他一看到她,笑着指了指许咎的办公室:“正忙着呢,我可以先请你喝杯咖啡。”

      温存注意到他手中的咖啡杯面上的logo,是今早她和彭奈吃早饭的那家店。

      想到之前宫佩和乔余韵说的话,心想,乔余韵还挺会,知道收买人心。

      “今天没空,改天咯。”温存朝他挥了挥手,头也回地往前走。

      她走到许咎的办公室门口,门都没敲直接推开,一打开就看到乔余韵正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地瞅坐在办公桌前的男人。

      许咎以为是席西维,头也没抬就说:“西维,送乔小姐回去。”

      他说完就听到高跟鞋的声音,一抬头,发现温存正站在门口。

      “席西维喝乔小姐送的咖啡去了,可没空搭理你。”温存直接坐在他办公桌的对面,一眼就看到他桌上的咖啡和茶点,这个包装更加精致,看来乔余韵还真费了心思。

      不过,她心里觉得很奇怪,之前乔家对许咎没有这么殷勤过。

      温存伸手把装着茶点的餐盒拉到自己面前,往里面看了看,啧了声:“乔小姐,你给我老公送茶点,怎么就不知道我老公不吃红枣,也不爱抹茶味的食物呢?你的功课做得不够好哦。”

      乔余韵是要自己爸爸问了许家人,关于许咎的口味,专门买的。

      没想到温存居然说他不喜欢这些。

      她急忙反驳:“我爸爸问了许伯伯的,怎么会错?”

      温存长长地哦了声,故意问:“你问了我爸啊?那你是以什么身份问的?”

      这话让乔余韵说不出话来,她咬着唇,一张脸涨的通红,无措地看向许咎。

      许咎却没有给她一丝余光。

      温存将餐盒给盖上,用纸巾细细地擦手:“如果你用儿媳妇的身份去问,肯定能问出我刚才说的那些,可惜啊……我和我老公感情还没破裂呢。”

      乔余韵听到‘破裂’,不由地想到早上的事,一张脸不再是单纯的红,开始青红交加,看过去实在有点惨不忍睹。

      她受不了温存的讽刺,但也知道这个场合不适合和人争论,只能站起来,跟许咎说有事先走,就落荒而逃。。

      温存见人走了,还礼貌地朝她挥了挥手:“乔妹妹,慢走啊,注意防晒,小心变黑。”

      但是她的礼貌,只换来的乔余韵抹眼泪的背影。

      温存觉得这个乐子不太好玩,兴致缺缺地摇了摇头:“流落在外十多年的千金,果然禁不起这个圈子的险恶啊,以后可怎么办!”

      许咎之前一直没插话,看着温存风轻云淡地把人气走后,开始瞎担心,悠悠地开口:“挺会唬人。”

      “我可没有。”温存伸手拿过餐盒,打开捏起一块红枣糕,自己吃起起来,“你本来就不喜欢。”

      许咎见她吃的还挺开心,丝毫不介意这是其他女人送给他的糕点。

      “不过,乔家怎么对你这么殷勤了?”温存好奇地问道。

      许咎签字的手一顿,他抬眸看她:“真不明白?”

      这话一问,温存再傻也懂了:“乔家想和你家联姻啊?但是我们离婚的消息不是还没传出去吗?”

      “试探而已。”他不想多说这件事,温存还不知道温家破产的事,她得到的信息,还不足让她想明白后面会发生的事。

      “行吧,其实我觉得乔余韵不适合你,她太傻了,你肯定会嫌弃的。”温存吃着别人食物,还不忘损一句。

      许咎抬头看了她一眼座椅,见她跟小孩一样整个人缩在里,脸颊因为吃着食物一鼓一鼓的,像只小仓鼠。

      就这样看,她也挺傻的。

      温存注意到他的目光,不解地问:“看我干吗?快点干活,不吃午饭了啊?”

      他收回目光,低头将名字签上,签完看着甲方签名后的‘温存’两个字,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在这里,真的很影响他工作。

      温存本以为他还要忙一阵,没想到自己一盘游戏还没打完,他就带她出去吃饭。

      *

      等一顿饭回来,温存已经热得一身汗,脸颊白里透红,滴着汗水格外的诱人。

      她擦了擦汗,不高兴地抱怨着:“早知道不出去吃了,好热啊。”

      许咎拿来毛巾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汗。

      温存就闭着眼睛吹空调,伸长脖子任他擦。

      今天她裙子领子就低,许咎看着她脖颈的汗滑进她的领口,陷入一片雪白软意中。

      致命的诱惑。

      他偏开头将毛巾盖到她头上:“去洗个澡,这样吹会生病。”

      “不想动,好热好热啊。”温存贪恋这里的冷气,一进浴室又要热了。

      许咎不是好说话的,他见她不动,直接把她抱起来。

      突然的腾空把她吓一跳,手下意识地搂紧了他的脖子,更贴近了他几分。

      他身上的热度传到她裸露的肌肤上,刚冷下去的一点体温又升了些。

      许咎低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把她放进浴缸。

      温存还没反应过来,手依旧勾着他。

      “不放是想干点什么?”许咎低声问道。

      温存想着要是没离婚,这吃饱饭了,一身香汗淋漓,确实适合干点什么,但是没办法这都离婚了,要是真干点什么,好像……还挺刺激。

      她伸手勾了勾他的后颈,故意问:“你想干点什么呀?”

      许咎知道她向来会勾人,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腰,警告了声:“别犯浑。”

      说完他的手却舍不得松开,抚着她腰线:“等会洗完澡,睡个午觉。”

      温存听着他的声音,像是咬进嘴里的沙冰,凉的却舒服。

      “不想睡,怕梦里都是你。”她笑的很坏,红唇微张,贝齿都在勾人。

      成年人的欲.望毫不遮掩,来的汹涌不可控制。

      许咎不是正人君子,见她不见好就收,还在撩拨自己,毫不犹豫将她抱进怀里,一口咬住了她的红唇。

      口红的甜,唇的软,像是夺人理智的刀,将许咎那一点冷静都削了干净。

      香软,甜腻,所有的感官都被这个女人的气息捕获。

      温存鼻尖蹭着他的脖颈,依赖地伸手想攀上他的肩膀,却无力地从他手臂滑下。

      她感觉身体很热,水是凉的,他那双漆黑的眼眸盯着自己的目光,如火,灼烧了她的每一寸肌肤。

      她蜷缩了身子,难受到声音都带了几分哭调。

      许咎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温存就要哭了,她在床上娇气的很,眼窝浅,眼睛总是悬着泪。

      他吻了吻她的唇,吮去眼角的泪,哑声道:“还要?”

      温存长长地睫毛一扇,一双湿漉漉的眼睛望着他,手勾上他的肩膀,唇贴在他耳边,声音化成水:“继续。”

      许咎看着她这样,恍然回到了当初两人的新婚夜,她也是这样,勾着他,一步一步把他拉入情.欲的漩涡。

      他掌心的温度跟那晚她的眼泪一样,烫的人心口都疼。

      许咎清晰地记起那晚的后半夜,她高烧反复地说:“不应该这样的。”

      他知道她什么意思,她不应该把自己交给他,也不应该跟他联姻。

      她后悔了。

      想到这里,他觉得胃又开始隐隐作疼。

      疼痛把他的理智拉回来,扯过毛巾盖在她身上,伸手抚了抚她的后背,一遍又一遍,充满了耐心。

      等她恢复平静,他才放开她,不冷不热地说了句:“慢慢洗,洗好了就去休息。”

      他说完就往门外走去,温存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还有点糊涂,心想:“这人怎么突然就刹车了?”

      一离婚就这么正人君子了吗?

      结婚的时候,那衣冠禽兽地模样难道都是假象?

      许咎走出去,把门关上,扶着墙,走出了休息间,艰难地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闭着眼强行把疼痛压下去,就听到敲门声。

      他重新坐好,强忍着不适,翻开了文件,说了声进,席西维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我把你上午签错名字的文件,重新打印送了过来。”席西维没注意他脸色,坐到对面把文件递给他,看了看四周没看到温存人,好奇地问,“温存呢?”

      “在休息间睡午觉。”他把文件重新签了丢回给席西维,“你可以去工作了。”

      席西维觉得这人这么着急把自己赶走,肯定是为了和温存一起睡午觉,他十分知趣地点头:“你好好陪你老婆,下午我一定不让人打扰你们两!还有那个乔小姐我也帮你送了。”

      许咎薄薄的眼皮一掀,漆黑的眼睛都是警告的冷意:“多此一举,想去法国出差?”

      “这不是怕你以后,还需要跟乔小姐联姻嘛。”席西维嘴欠,说完立刻闭上嘴,拿上自己的东西麻溜地滚蛋。

      许咎揉了揉眉心,靠在椅背上,觉得胃部的疼痛变本加厉地严重了几分。

      心想,这一辈子都不会联姻了。

      他忍了忍,后背一身冷汗,手臂都是薄薄的汗,冷气一吹脚底都发凉。

      温存本来是拿着衬衣出来问他可不可以当睡衣穿的,一出来就看到许咎脸色惨白地靠在椅背上,急忙上前担心地问:“怎么了?”

      许咎睁开眼,眼睛里都是血丝,摇了摇头,还在逞强:“没事。”

      温存知道他这个人能忍,直接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后背,都是凉的,衣服都湿透了,看样子有点严重。

      她记起中午他没吃多少东西,想来是老毛病发作了。

      “胃疼了是吧?”她伸手去他抽屉想找胃药给她,但是手碰到抽屉,却被他按住了。

      “我帮你找药。”温存朝他解释。

      但是许咎把她的手紧紧地握着,不给她拉抽屉:“温存,你先扶我去休息。”

      “那行吧。”温存知道他不爱吃药,想着先把他扶到床上,再找找药。

      艰难地把人弄到床上,她刚想起身,就被他压了回来。

      “你胃疼要吃药。”她想推开他去拿药,腰间的手却收的更紧。

      他的鼻尖抵着她的头顶,低哑的声音闷闷地响起:“陪我睡一会,存存。”

      存存这个名字他很少叫,一般只有在床上,他没忍住情动了,就会在她耳边一声一声地叫着这个名字,带着一股眷恋深情的味道。

      温存觉得这男人很贼,为了不吃药喊的这么亲密,她伸脚把他踹开一点:“要不然你喊声前妻,不吃药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许咎:“……”

      最后温存还是翻到了一瓶药,喂他吃了几颗:“好了,你现在可以睡了。”

      许咎望着坐在床边的温存,眼眸半阖,像是在沉思。

      温存见他看自己,捧着自己的脸,笑的朝他说:“是不是觉得我变得好美。”

      许咎否认地摇头,伸手碰了下她的脸,眼中都是不解:“温存,你这么傻,我怎么就不嫌弃你?”

      温存拍开他的手,不悦地瞪了他一眼:“你这么烦,我还没讨厌你呢!”

      “所以,你……”他话音一断,温存看过去,等他的后话。

      但是许咎却没有说下去,只是笑了下,便收了所有情绪。

      “你想说什么?”温存推了他一下,有点好奇。

      他没有应,安静地闭着眼,像是睡了过去。

      其实他只是不解,她不讨厌他,那为什么要跟他离婚?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温存:我觉得,我可能需要多一点信息,要不然不好当女主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