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失忆,是要当替身的

作者:以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离婚第二天

      温存可能是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拉了爸妈一起组队斗地主。

      但是她爸妈耐不住她的精力,玩了几盘就说要睡觉了。

      温存只能放他们走,还在家人群里发了三个520的红包。

      【抢到红包的都做个好梦晚安么么】

      爸爸领取了你的红包,妈妈领取了你的红包,许咎领取了你的红包。

      本来已经躺下的温存一把坐起:“???”抢我红包!这人怎么还在群里。

      踢了他!

      但是发现群主居然是许咎。

      温存:“……”出师不利。

      她返回聊天界面,许咎在群里有发言:谢谢。[咖啡]

      温存又被气到了,点进许咎的聊天框,疯狂扣字:“你抢我红包干嘛!”

      许咎:一个人独守空房,想做个好梦

      温存:……

      许咎看着十分形象的省略号,忍俊不禁,正想把红包发回去,就看到她又发了个红包,红包显示的字是“好梦闪退,噩梦归来。”

      他无意笑了出来,收了红包,金额250元。

      本以为就这些了,没想到退出红包界面,就看到一列红包,都是‘好梦闪退,噩梦归来’。

      许咎全收,十分满意地打字,发送。

      许咎:谢谢[咖啡]

      温存没想到这人居然这么厚脸皮,十个红包收的一个不剩。

      2500元花出去,还只得到了一句谢谢。

      想想就来气,把手机把手机一丢,埋进被子里,还心疼白白浪费的红包。

      翻滚了几圈又拿过手机,看了眼,许咎没有再给她回消息。

      暴躁地抱着被子强迫自己睡觉。

      然后,发了十个红包的人,做了一个晚上的噩梦,一会梦到爸妈出事了,一会梦到许咎抢她红包,她不停地发红包他不停的抢。

      等她看到自己一分钱也没了,一把惊醒。

      恍然地扫了眼四周,发现熟悉的环境,才松了一口气,伸手把掉到地上的被子捞回来,卷成一团。

      迷迷糊糊摸到手机,给某人发消息:托你的福,一晚上都睡得特别特别香!!!!!

      早起上班的许总,正坐在餐桌上吃早饭,就接受到了这一条清早的‘炫耀’,眉梢都带着浅浅的笑意。

      许咎回了消息:哦,是吗?

      “是!这就是离婚的快乐!亲爱的前夫!”温存阴阳怪气地给他发了个语音,把手机一丢,重新进入梦乡。

      点开语音的许咎无奈摇头,正想打个电话过去,有人先来了电话。

      他看着屏幕上的名字,脸上的笑意一收,动作停了半刻才接通。

      对面即刻就传来了充满怒意的声音:“许咎,你现在本事大了,居然瞒着我温家破产的事!”

      许咎听着自己父亲的训斥,轻嗤了声:“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原来我高看你了。”

      对面听到这话,更是怒不可竭:“新的联姻对象我已经帮你物色好了!今晚回家!”

      许咎没有耐心在听下去,把电话直接挂断,手机丢到桌面,握着筷子的筷子指节都泛着白。

      李阿姨端着还热乎的粥出来,看到他不对劲的神情,担心地问:“先生是早餐不合胃口?”

      许咎没了吃早饭的欲望,觉得胃里一阵阵的绞痛,撑着桌沿起身,拿上手机挺直了背往二楼去。

      温存回笼觉正睡得香,手机又震动起来,她眼睛都没睁摸到手机接通。

      是许咎的声音:“温存。”

      “嗯?”她迷迷糊糊地应着。

      许咎撑着洗漱台,煞白的脸上都是水珠,听着她软软的声音,觉得难受的胃才舒服些:“知道我是谁吗?”

      温存迷迷糊糊的根本就没思考,随口就出:“前夫。”

      许咎:“……”

      他抹了把脸上的水珠,恢复了平静:“我爸今晚要我们回家吃饭。”

      这话如一道惊雷,把温存的睡意给惊得全部闪退,她猛地睁开眼,担心地问:“你爸?他又要干嘛?”

      温存嫁到许家这两年,只有逢年过节才能看到许家人,但是在她印象中许咎的家人都很严肃刻板,尤其是许爸爸整个人就跟暴躁狂一样,动不动就爱训许咎,有时候还想动手。

      所以每次她和许咎回许家都挺忐忑的。

      “吃饭而已,睡醒来公司找我。”

      “你晚上来我家接我就好,我才不想冒着大太阳出去。”温存起床打开窗,就看到家门口,她爸妈拖着行旅箱站在一辆车的旁边,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两人都在打电话。

      她朝爸妈喊了声:“爸妈,你们要去干吗啊?怎么还拖着行李箱?”

      温爸爸听到温存的声音,转头就看到,温存站在窗户边看他们,一颗心被吓得乱跳。

      温妈妈急忙挂了电话拉着温爸爸,心虚地解释:“我和你爸爸想去旅游来着,但是有点事,去不了。”

      “你们两个去过二人世界怎么还神神秘秘的啊。”温存假装不高兴地哼了声,“都不告诉我一声。”

      “还不是怕你当电灯泡!”温爸爸朝温存说完,为难地看了温妈妈一眼,朝车上的人挥了挥手,要他们走。

      温存被温爸爸嫌弃了,不想跟自己爸爸说话了,离开窗台,朝电话里的许咎抱怨:“我爸妈可真是的,还担心我做电灯泡。”

      许咎听到刚才的那番对话,知道温家父母出国的计划被打乱了。

      他猜想温家那边可能遇到了些事。

      许咎想了想,朝她回道:“我来接你。”

      温存思路还在爸妈身上,他这个话让她懵了下,看着挂断的电话才后知后觉他说的是接她去公司。

      她戳了戳手机,小声嘀咕着:“离婚前没见你这么言听计从的,离婚后倒是这么听话了,你是受虐狂吗?”

      她嘀咕完,就看到彭奈给自己发的消息:“存存起来了没,带你去吃早饭。”

      温存想着房卡的事还挺对不起的彭奈的,想着请他吃个早饭道歉。

      就给许咎发了个消息过去:“早上起不来,不用来接我,下午我自己去找你,ok不?”

      没一会许咎就回了个行。

      和彭奈出去吃饭,温存也没特意穿,随便扯了件裙子套上,擦了口红和坐在客厅的爸妈说了声出去找彭奈玩,就拖着凉鞋去隔壁敲门了。

      彭奈这狗可能就等着她,一敲门就蹦出来,手里还晃着车钥匙,意图十分明显:“今天本少爷请客,想去哪里吃早餐。”

      温存抢过他的车钥匙,看了眼标志,啧了声:“最近你爸妈对你好放纵啊,还给你买这个好的车。”

      “我用自己的钱买的!”彭奈十分自豪地扬起下巴,明显要她夸他。

      但是温存手拍了下他的后脑勺,问道:“你这钱哪里来的?你的小公司这么挣钱了?”

      “这你就别管,反正我是用自己的钱。”彭奈说完就拉着她上了车。

      温存和彭奈同龄,小时候是一起穿裙子的交情,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天生皮肤就黑,笑起来露出一排大白牙,导致他从小到大身上自带傻乎乎的憨气,浑身散发着快来骗我的信号,所以温存才会担心他钱的由来。

      她还是不放心:“彭奈,你小心点别被人骗了啊。”

      彭奈不耐烦地啧了声:“你怎么跟我妈一样啊。”

      “我要是阿姨,我就把你这车归为己用了!”温存见他不想听,也懒得管。

      两人吵闹着到了海城最出名的早茶店,没想到看到了宫佩。

      温存觉得这可真是冤家路窄,一大早就能碰上,她还没走过去,就听到宫佩朝她身边的女人说:“这家茶点真的很受欢迎,你等会过去送人茶点和水果刚刚好。”

      温存看了眼宫佩身边站的的女人,很陌生,她从来没见过宫佩身边见过这个人。

      正好奇这人是谁,宫佩也看到了她,哟了声:“温小姐好巧啊。”

      “巧。”温存淡淡地一笑,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宫佩从头精致到尾的装扮,开始嫌弃自己早上出门偷懒,妆都没化。

      想着自己穿的这么随意,还是不跟宫佩吵了,要是引来路人观看说她没宫佩好看,那就得不偿失了。

      她暗暗地推了下彭奈,要他往前走。

      但是宫佩这个人存心就想膈应她,阴阳怪气地问道:“怎么不见许总陪着你啊,难不成是感情……破裂了?”

      这话说的意有所指,温存实在猜不出宫佩是不是知道她和许咎离婚的事,故作惊讶地说:“姐姐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你就是我老公手机里那个小山!”

      温存这话不仅让让路人的目光,就连宫佩身边那个女人的眼睛,都不由地看向了宫佩。

      宫佩意识到温存这话的意识,恼羞不已:“你胡说八道什么?”

      “不是姐姐先胡说八道的吗?”温存耸了肩,好心地劝道,“姐姐以后可不要诅咒别人的感情破裂了,诅咒一次吓我一次,我老公就会多心疼我一次。”

      “温小姐何必这么污蔑人?都是有素质的人为什么要说别人小三。”一直站在宫佩身边没开口的乔余韵,突然插了句话进来。

      温存轻笑了声,走到她面前,倨傲不已:“小姐姐,你可能第一天认识我,对我充满好奇,那我就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吧。”

      乔余韵望着她,明显好奇了。

      温存从柜台扯了张纸巾,擦了乔余韵涂到唇外的口红,笑着说:“我这个人,对没素质的人还真没素质。还有,记得下次别涂这个色号咯,显黑。”

      她说完把擦了口红的纸巾丢到垃圾桶,转身高傲离去。

      目睹了一场女人大战的彭奈,急忙跟上温存的步伐,心想温存这小祖宗的脾气,真的越来越不好了。

      乔余韵咬着唇,低头看了眼垃圾桶里的纸巾,觉得被羞辱了,朝宫佩问道:“她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宫佩也气的牙痒痒:“温存,看你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

      温存觉得一大早就大战傻比实在不美好,而且还影响胃口。

      她喝完一碗粥,就没再吃,想着刚才宫佩的那句感情破裂的话,心里有点犯嘀咕,觉得她刚才的话实在有点奇怪。

      在外人眼中她和许咎夫妻关系一直都很好。

      而且以前她也没说过这样的话。

      “诶,温存,你知道吗?刚才和宫佩一起的那个女人,是乔家的那个失踪很多年的小女儿叫乔余韵。”

      “哦,不知道,没兴趣。”温存撑着下巴转头看向窗外,就看到宫佩和乔余韵一起上了车。

      反正她不想和傻比有关系。

      奈何彭奈这个人倾诉欲太强,一直在她耳边说,温存被迫听了一遍乔家的发家史和乔家千金流落历险记。

      最后她实在没耐心了,想着用什么把他的嘴堵上,就听到他说:“乔家和许家上一辈关系一直不错,但是许咎好像不怎么和乔家联系,就连合作也很少。”

      这话温存搅着咖啡,瞥了他一眼:“你见许咎和谁有过亲密合作,他所有的合作都是利益至上。他就是头独狼,要的只有钱,人情在他眼中一文不值,我家都没跟他合作过几次。”

      “话是这么说。”彭奈坐到她身边,神秘兮兮地跟她说,“温存我看你跟我一起长大的份上,好心地劝你一句,这段时间好好看着许咎,一大群人正虎视眈眈等你们离婚呢。”

      温存觉得彭奈这小子最近真的有点过分崇拜许咎了,敲了敲桌子,对他警告了句:“彭奈,趁我脾气还好,别逼我扇你,快吃!”

      她招来了服务员结好账,彭奈也扫干净最后一个水晶虾饺,又开始讨打了:“你就不相信我作为一个男人的直觉,我跟你说,你现在去查岗,掉落惊喜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八十。”

      “在掉落惊喜之前,我想百分之百地打爆你的狗头。”温存觉得自己拳头硬了。

      彭奈急忙跑人,一溜烟就下了楼。

      温存担心自己爸妈没吃,还打包了些带回家,一回家居然没看到他们人。

      但是推开他们房间能看到行李箱还在,不由地犯嘀咕:“这两人最近真的很奇怪。”

      她在群里发了个消息圈了爸妈,这刚发出去,就接到了许咎的电话。

      “醒了?”

      温存能听到他翻纸张的声音,和他低沉的声音混在一处,有种致命的蛊惑。

      她走到自己房间,假装刚醒的样子,动了动被子应着:“嗯,刚醒,干嘛?”

      许咎听她声音就知道不是刚醒的样子,但是也没有拆穿,直接问:“午饭时间来还是下午来?”

      温存想了想本想说下午去,但是她刚想开口,就听到对面传来一道声音。

      “许总,乔小姐来了。”

      温存听到这个乔小姐只能想到乔余韵了,心想,许咎就算和她离婚了,也不能跟乔余韵这个女人在一起,要不然别人要说她挑前夫的眼光不好!

      于是立刻正色道:“马上就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温存:这一天天的还挺忙。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