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八章厉害

      
      颓废的苏格兰被吸引了,特别想加入讨论。
      不过他更想吐槽:少年你知道么,你说话的对象就是个犯罪高手啊,你们聊这个合适吗?
      
      “真让人无法理解。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你们这么积极的寻找真相,有想过死掉的人的心情吗?你们这些家伙自以为是,找到凶手又能怎么样?”
      
      琴酒说话时的表情,就好像反映了他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苏格兰:你这就……
      
      工藤新一张大嘴,惊讶至极,紧接着又皱起了眉头,十分怀疑,“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上……”
      
      苏格兰:还用说么,站在犯人的立场上呗。
      少年,这下你明白了吧,你们校长不是好人啊。
      来,听我的,永远不要以貌取人。
      
      “我站在犯人这一边。”琴酒也是相当直接了,说着不经意地转头与苏格兰对视。
      
      苏格兰竖起了大拇指:厉害还是你厉害啊,不愧是能当上干部、得到了信赖的男人。
      
      琴酒面露嫌弃。
      
      太傻了。
      
      公安牺牲可谓是最大的了,是那边FBI比不了的。
      
      为了任务,甘愿被当成傻子,这份觉悟一般人真没有。
      
      “……”工藤新一陷入了沉思。
      
      因为不熟悉,所以苏格兰特别想问问,工藤新一思考的方向是怎样的,但他还没有开口,人群就散了。
      
      警方的调查明显陷入了僵局,不得已只好在做完登记并且提醒后,让在场的客人离场,留下主要人员。
      比如酒店的负责人,以及主办方铃木一家,因着铃木园子的关系,毛利兰和毛利小五郎也留下了。
      
      “我可没心情继续陪你们玩侦探游戏,我要走了,大侦探。”
      象征性得说完,无视小侦探被打断思绪后颇无奈的神色,琴酒扭头示意苏格兰跟上。
      
      非常自然地随着人群离开。
      
      将什么案发现场、真相什么的,全部抛在身后。
      
      走出酒店,环绕在周身的沉闷空气被凉凉的晚风一扫而空。
      
      苏格兰面带笑意,问:“今晚还真是惊险呢。”
      在一同经历过某件事后,双方的关系会好转,起码表面可以做到融洽。
      
      琴酒不置一词,径直走向车,准备回去好好睡个觉。
      
      “琴酒,你没有话想跟我说吗?”苏格兰跟在后面,望着城市的远方,忽然内心涌起无限感叹:
      这就是在各处有人的好处么,一群警官居然没有抓住他俩,连询问都是象征性的。
      
      ……讽刺的是,作为卧底警官的他,受到的待遇还不如琴酒。  
      
      两人个子差不多,跨步的距离相似,不会出现一个走得快一个追得急的情景。
      
      “你想听什么,或者你想表达什么意思。”琴酒烦不胜烦,原来除了FBI,其他的机构也盛产苍蝇。
      
      苏格兰甚至略快了半步,以半边身隐晦却不容置喙地挡住了琴酒的去路。
      刚好走到了保时捷的身旁,相当于构成了一个三明治式,琴酒就是被夹在中间的那块。
      
      “先别生气嘛,我没有恶意,相信我。”苏格兰笑着将双手举过了头顶,“我可以保证不会乱说。”
      
      今天晚上所见到的人、所发生的事,我不告诉别人……
      他要表达的是这个意思,看起来很真诚的模样,可惜琴酒半点没信。
      
      琴酒冷笑,心想,估计咱俩一分开,你就会跟你的好朋友波本分享。
      
      “随便你。”他说,语气讥讽,“你以为我会在意?你真的认为你抓住了我的把柄?”
      不,你错了,你抓住的,是你们自己的强大助手的把柄。
      
      苏格兰无奈,“我没有,我……”
      
      “哦,对了,要除了一件事。”琴酒忽然想起来了,“那个叫什么的社长,我们接触过的事,属于组织机密,如果我发现……”他脸色一变,气场猛升,语气阴冷:“我会怀疑你故意泄露组织的秘密。”
      
      到那时候,估计你等不到波本,就会被别人干掉。
      
      苏格兰一听,不服气,“今天在场那么多人,怎么能确定是我说出去的呢?”
      
      “时间长了当然会有泄露的可能,但短时间内,除了组织的人和某些讨厌的家伙,还有谁会在乎。”琴酒没有被说服,按照正常的逻辑,在现场的都是有身份的人,那个什么社长不过是个小角色还缠着官司,谁会自找罪受刻意去询问啊。只有对组织的一举一动格外关心的卧底们才会重视。
      
      “谁也无法保证,会不会有意料之外的情况发生,我可不想被冤枉啊。”苏格兰想到了皮斯科,“而且除了我,还有另外一个吧?那位老人家,你能保证他会守口如瓶吗?”解释了这么多,其实目的只有一个,“琴酒,你对我有怀疑,我可以理解,但是我有一个请求。万一真到了那天,你先听我解释……”
      
      忽然怀疑那些被琴酒干掉的人,是不是中了相同的套路?
      
      “到了那天再说。”琴酒无意与他争论,就是觉得没必要,有什么必要嘛。
      要不是心里有鬼,你能叽叽歪歪说那么多吗?换个没问题的,比如伏特加,他肯定不会满篇废话。
      
      “先不说那些,你……”
      
      还想争取的苏格兰听见琴酒的声音,再看那脸色,莫名感受到一阵寒意。
      似乎……不太妙啊。
      
      在昏黄的路灯下,琴酒染色了柔和色调的脸色本来很美,但伴随着深沉的语气,则像是添加了几分非人的气息。更何况,浑身的纯黑恶意不加掩饰,使其又笼罩在狰狞的氛围内。
      
      苏格兰直觉危险,脑海中的警报器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下意识地做出了防备。
      
      然而……
      
      快不过琴酒。
      
      毕竟是专门搞清理工作的男人,身手自然是不差的。
      
      苏格兰作为公安卧底,也不是那么轻易会被干掉的,只不过……
      卧底以后,时刻带着面具,总是不敢用出真正的实力,因为警察学校的训练几乎相似,格斗技巧估计有点认识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他用的是另一套在别处学习的格斗术,偶尔攻击,以守为主。
      
      “喂,琴酒……”
      啥意思啊,突然动手?
      刚刚还聊得好好的呢!
      
      交手几个回合。
      
      琴酒哼了声,找准了对方的弱点,出其不意地进攻,一下子将人放倒在地。
      
      “有一句话,我一直没说。”居高临下,很是满意,“我真的忍你很久了!”
      
      从见面到现在,你知道你踩了多少雷吗?
      我要有个专门用来发泄仇恨的人形牌,以你为模样的那个肯定早就废得不能看了。
      
      被反手掀翻在地,苏格兰脸上挂不住,语气有点冲又有点委屈,“不是,我哪里做错了?”
      
      琴酒松开手,“你的存在就惹到我了。”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叫过来!”简直不可理喻,叫我来的是你,讨厌我的还是你,你到底想怎样?
      
      “……”琴酒没有回答,微微蹙了蹙眉。
      
      苏格兰揉着手腕,坐在地上没起来,扬起脸望着琴酒。
      现在是真的搞不明白了,琴酒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说变脸就变脸,一点预兆都没有。
      
      弯月在后,晚风轻轻拂过,街边的树上叶摇晃着发出“沙沙”的声音,似乎在召唤着路人。
      
      琴酒背对着风,长长的银发整整齐齐被吹着往右靠,好像整个人受到了召唤,身躯微微倾斜。
      
      苏格兰眯了眯眼,本该有的小脾气也被带走了,莫名有点难受。
      即使他知道那不过是产生的视觉差,琴酒怎么可能会被风吹走,那可是个能迎风而上的硬茬!
      
      苏格兰想了想,站起来拍了拍尘土,欲言却不知如何开口。
      总觉得气氛有点微妙。
      
      此情此景,他做了个稍微自恋的猜测:琴酒有话要说,却碍于某种原因开不了口。
      
      虽然刚刚的袭击来得突然,但他可以肯定,琴酒没有动真正的杀心。
      别问,问就是,直觉。男人的第七感。
      
      然而,琴酒转身就走,“动作快点。”
      
      “啊?”又怎么了?
      仿佛很紧张,遇到了危险的样子。
      
      苏格兰满心的疑惑得不到解答,身体却迅速地反应跟着上了车,“有什么情况吗……”
      他朝外面看去,被迫滞留的客人已经回去了,街上没多少人。
      
      琴酒上了车以后,更加不爱理人了。
      
      风驰电挚,前方幽深的夜,仿佛走得不是阳间路。
      
      他甚至还无形的炫了炫车技,当场玩起了漂移。
      
      苏格兰默默地系紧了安全带、抓紧扶手,生命只有一次,不希望浪费在这种事上面啊。
      
      话说回来,琴酒喝酒了吧……
      
      车技如此高超,难怪会在他提出要当司机时一脸嫌弃,技术高的人都喜欢展现自己。
      
      保时捷停在了地下室。
      
      苏格兰悄悄地松了口气,总算是保住了小命。
      然而才找到了说话的机会,“这里…不是我住的地方啊……难道是第二个任务点?也太……”
      
      诶,组织工作的强度也很大啊,果然好人坏人都不容易。
      
      琴酒省略了『你想多了』不想说,“你想做任务随便你,但别打扰我睡觉。”
      
      苏格兰:“……”
      他看着琴酒下车前瞥了他一眼,仿佛在嘲笑他的自作多情,另外还有点催促之意。
      
      “……琴酒,你……”太小心眼了啊喂!
      就因为不知道的原因我让你不痛快了,你就这样折腾我么?
      
      既然没想要送我,那就别让我上车啊!
      
      琴酒径直下车,语气很直,毫无愧疚,“我后来想了想,我确实对你太宽容了。”
      比如去接机,比如送到酒店,虽然有原因,可抛开一切去看,到底是他太温柔了啊。
      
      苏格兰:你把突然揍我当成了对我宽容?
      等等,是琴酒的话,好像也没啥问题。
      确实十分宽容了……
      
      今天的公安诸伏景光感受依旧复杂难言,思考逐渐被带偏。
    插入书签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