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九章威胁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的地雷×2,感谢“42971936”×2,感谢“费渡”“月神的耳环”“缘来如此”“ujugiyg”“巧克力甜甜圈”浇灌营养液。感谢阅读评论支持,么么哒。存稿手机更新,有时来不及发,但我都能看到,嘿嘿。
      
      案件从未在他心里留下痕迹,一觉醒来,琴酒一脸郁闷。
      
      贝尔摩德关心她的任务,打电话来问。
      
      “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你满意了吗?”他坐在床上,头发自然下垂,手捏了捏眉头。
      将从社长口中套出来的情报说完。
      
      贝尔摩德惊讶:“没想到你这么配合……”
      
      “接下来的事,与我无关,我不会再参与了。剩下的也不用告诉我。”
      
      “放心,剩下的事,我自己会解决。“贝尔摩德还是很好奇,“可你怎么……”
      温柔了很多啊琴酒——我都不敢认你了!
      
      “挂了。”
      
      不,他还是很无情的。
      
      “等……!”
      
      贝尔摩德拿着挂断通话的手机,心情很复杂。
      是不是被迫休假真的会改变一个人?
      如果是,请务必改变我!
      
      琴酒翻了翻手机,除了贝尔摩德外,还有一个响了几秒的未接电话和几条短信。
      
      全是苏格兰发的。
      
      【醒了吗?今天天气很好哦,要不要一起吃早餐?:)】
      
      【我给你带了爱心早餐哦!(^_-)】
      
      【好无聊啊。有句话我忍不住要说:你好能睡啊琴酒。】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来着?
      
      [确认删除]一键搞定,琴酒先点了根烟,让大脑清醒下,好好回忆。
      
      哦,对了,苏格兰以“回去太晚了,不安全”为由,在这家酒店开了个房间。
      
      于是,他俩正在同一家酒店。
      
      所以,苏格兰才会发无聊的信息过来。
      
      但你的内容怎么跟FBI一模一样?
      真的经过了培训么?
      还是在你们眼里,我是个会放下/身段,轻易被一顿早餐收买的人?
      
      看来是时候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有多厉害了!
      
      这种类似中二的想法,走抽完一支烟以后,就消失了。
      毕竟是个理智的成年人。
      
      琴酒起床,默算着今天要干的事,发现无正事可干,便打算出门去健身或练练射击。
      
      赤井那家伙的射程在七百码或以上,要是今后对狙,他希望自己可以完胜。
      当然,最好没有,在对狙前先被干掉,那才是最不麻烦的。
      
      结果吃完迟来的早餐后,去的并不是健身房也不是俱乐部,而是其他的地方。
      
      “黑泽先生,打扰了,我是昨天的警官,白鸟任三郎。关于昨晚的事,想找您再谈谈。”
      
      白鸟警官亲自打来电话提醒,当着学校其他领导的面体贴地尽力委婉,减少非必要的影响。
      
      琴酒不耐烦地“啧”了声,“换个地方。”
      现在的警察都这么尽职的么?
      
      想起不久前,竟有种恍然如世的感觉,原本他也是一个尽职尽责,连假期都不愿意有的人啊。
      
      “好的,您说地点。”警官的服务态度好到不可思议。
      
      琴酒说了个地址,离开餐厅,独自前往。
      
      指定的地方,无需担心会被突袭或者围击。
      
      公园内,树下,长椅上。
      
      风景很美,幽静而细水流长。
      
      拱桥上行人正在拍照,三两成行,惬意而美好。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让身穿黑大衣的杀手先生感受到,相反被太阳晒着还有点烦躁。
      
      白鸟警官到了时,看到的画面就是:有个男人以十分霸道在姿势靠着长椅,满脸杀气……
      
      他突然明白目暮警部的担忧了:好像确实很危险啊,以他为中心,五米内根本没人敢靠近。
      
      佐藤警官推了推他,疑惑地问:“怎么了?”
      
      “……”佐藤警官真可爱。
      “不,没什么,嗯呵。”微微脸红的白鸟警官努力清醒,现在可是工作时间!
      
      佐藤警官没多想,快步走到琴酒面前。
      一刹那间,仿佛戳破了无形的屏障,顺利会师。
      
      “您好,黑泽先生,我是佐藤,有几个问题想问您。”
      
      琴酒抬起头,看见短发的女性警官,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嗯。”
      视线往后,捕捉到另一个卷毛警官略僵硬的步伐,再然后便没有人了。
      
      他蹙了蹙眉,有些出乎意料。
      “有事快问,别浪费时间。”
      
      “……”还真是不客气。
      佐藤警官公事公办,“那么,我直说了,您带了证件吗?”
      
      “多事。”琴酒没好脸色,拿出了证件。
      其实他一直把证件带着身上,当时不过是不想让苏格兰看见而已。
      
      但他还是要说,警视厅真闲,尽职是尽职,但没必要。
      既然去过学校,看过了他的档案,就该知道他的身份,特意跑过来一趟实在是浪费。
      
      心态很好的警官任由着他说,看完了证件,与档案上的对上后,才说了句抱歉,将证件还回。
      
      “请您理解,这是必要的程序。”
      
      白鸟警官看过后,犹豫着问出了从挂电话后一直纠结到此时的疑惑:“我能问一下,您选择这里的原因吗?”
      
      说实话,被一个大男人约到公园里是很新奇的体验,要不是神圣的使命感催促着和勇敢的佐藤警官鼓励着,他不一定敢来。
      
      倒不是觉得暧昧不清,而是……
      看看这湖,看看那山,再看看这一身黑的男人,难道还不足以产生些可怕的联想吗?
      
      “呵。”
      
      白鸟警官听着这一声冷笑,觉得很有内容。
      
      “不是为了你。”琴酒实话实说,“你不用想太多。”
      
      “……”那是因为谁?
      
      “你在学校,没有见到那个小鬼?”琴酒反问道。
      
      白鸟警官楞了下,仿佛有了答案,“您是说工藤新一?”难道约在公园是为了那少年?
      
      “我去学校的时候,他们在上课。”他回答着,表情有了细微的变化。
      作为校长你要不要反省下,学生上课的时间竟然忘了?你要怎么让一个学生在上课期间跑来赴约?
      
      琴酒神色一顿,很想自然地回一句“难道你以为那小子会老实上课”,可想到昨晚工藤优作那句『管教』的话,很有可能是自己堵住了人家逃课的路。
      
      白鸟警官看着琴酒没说话,内心忍不住腹诽:即使工藤能出来,你把人约在公园也不好吧?
      他寻思着,是否应该更加尽职一些,提醒对方莫要做傻事,杀人是犯罪的,那少年一旦出事,你会成为第一嫌疑人的。
      
      但,对着这张脸,总觉得说不太出口。
      
      佐藤警官左看右看,漂亮的眼睛变成了无神月牙眼,暗暗戳了戳白鸟示意:看完了,我们可以走了。
      
      “啊,哦……”
      
      白鸟警官正想说点客套的结束语,却被琴酒冷淡的声音打断。
      
      “你们去查一查,跟我在一起的那个人,他的身份有问题。”
      
      白鸟/佐藤:虽然但是,你是在教我们做事吗?
      
      好像被下命令了一样。
      
      佐藤警官先一步缓回来,诧异地问:“为什么这么说?您知道什么吗?”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能查到多少就看你们的本事了。”琴酒向后仰,双手向两边张开,轻轻搭在椅背上,两腿放松地伸长,对状似不经意丢出的诱饵摆出了无所谓的姿态。
      
      两位警官面面相觑,几秒后,客套的回应了几句,便礼貌告辞。
      
      白鸟警官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心里的规劝,想着既然能提醒警方注意别的嫌疑人的人,大概率没有害人的心思。
      起码说明,人家心里有数,对于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清楚得很。
      
      琴酒被问完了话,没去管两个警官有没有走远,盯着湖水又过了几分钟,试图领会大自然的美。无果,转身离开,开车到了俱乐部,他要开几枪。
      
      俱乐部里,玩了几分钟,忽然觉得很没意思,他想起了自己那套设备,可以完美模拟场景,精准到分毫的。
      
      是回去一趟,还是再申请一套新的?
      
      还有直升机,游艇之类的,是不是该配齐?
      
      琴酒想象了一下那位先生的态度,默默地在心里否决了,如果是在工作期间,他当然好开口,偏偏现在顶了休假的名义,很多要求真的张不开口啊。
      
      “嗨,你好。”
      
      一轮结束,摘下护目镜,旁边的人越过来打招呼。
      
      琴酒稍稍点头作为回应。
      
      “你技术很好,在哪里练习过吗?”说话间还给他分了根烟。
      
      琴酒瞄了一眼,摇头拒绝了,非七星烟不抽,就是这么执着。
      
      “你有事吗?”
      
      “哦,我是想问你,有没有兴趣当教练。”
      
      “没有。”
      
      “哈哈,不用考虑一下的吗?”
      
      “我的样子像有耐心教人?”
      啧!都怪那几个叛徒,害他变得肤浅,开始在意起别人的眼光了。
      
      “确实有点……”说了以后后悔,男人摸了摸头,很尴尬地说,“抱歉,我没有那个意思,其实你不用担心,只要技术过关,依然有很多人愿意的。”
      
      “是吗?”琴酒没有做教练的打算,不置可否地回了句,然后重新戴上了护目镜,拒绝与奇怪的陌生人多交谈。虽然看不上这里的设备,但花了钱就得玩。
      
      好在对方没有纠缠,只是随口的搭讪,并没有抱多少期待。
      
      琴酒玩够了以后,离开时,还跟那个人无声地点头告辞。
      
      走到换衣间,先从包里拿出了手机,收到了来自讨厌的FBI搜查官的问候。
      
      看来贝尔摩德那边也沉寂了下来,把无聊的叛徒给放出来了呢。
      
      走出俱乐部,上车后,突然感到一阵空虚,类似于失业无事可做的那种、灵魂无处安放的感觉。开车在街上乱逛,十分钟后,依然没有找到喜欢的方向,似乎除了回去睡大觉外别无他事……
      
      无聊的生活令人窒息。
      
      琴酒放空思绪,甚至觉得去当教练是个不错的选择。
      就算去教会小侦探使用各种危险武器也行啊,除了打发时间外,还能不留余力的折腾那小子。
      
      二十分钟后,打算拐弯去帝丹中学的保时捷,忽然直行在下一个路口掉头。
      
      车里,被空虚折磨到窒息的冷酷杀手,正一脸不耐地对着手机讲话。
      
      “琴酒。”一开始声音低沉,严肃,似恐吓威胁,“我知道你的秘密了。”
    插入书签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