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对视

      挂名校长的日子过得不错,来不来学校没人敢问,全凭心情。
      
      那天下午以后,琴酒就没有在学校里出现过,因为发现时间太早,未来的小侦探只是个普通的初中生,全然没有能射/飞/机的本事。
      
      考虑过日后的主要战场在日本,琴酒也开始了各方面的经营。他曾经在日本生活过,很多年没有回来过,有些关系断了,视情况考虑是否重新连接。首先将与组织相关的人员排除,刻意避开不去接触,即是不想过早的被人发现他出现在日本,亦是为了避嫌,以免有一天别人用此做文章,往他头上泼污水。
      
      仅仅如此。
      
      总得来说,他每天的生活相当空闲和无聊,无聊到差点再次让他怀疑人生,怀疑生存的价值。每天没有计划,就会堕落,要不是还谨记着来日本的原因,大概他此时已经变成了一条货真价实的咸鱼了。
      
      整天赖在床上点各种外卖,或起来看看新闻听听闲事,或稍锻炼,手机放着待机,几乎没有事需要思考。
      
      跟在组织里的日子有天壤之别,最开始还不太习惯,总是保持着高度的紧张感,时不时拿出手机来瞄两眼,担心会错过重要的信息;或者拉下窗帘,经常掀开一角,看看附近有没有出现可疑的人物……结果组织好像忘了他似的,将近一周没有人联络过;附近一切正常,居民很友善,很平静。
      
      人不能一直安逸,要有危机意识,特别是杀手,一旦习惯了平静,估计就离退休不远了。
      
      这天,结束完早上的锻炼后,琴酒决定去学校一趟。
      一周的消失估计小侦探的好奇心减少了,他得去露露面,拉回点关注。
      
      工藤新一上课很不认真,因为课本上的内容早就学会了,悄悄地书桌下藏了其他的书籍,看到有意识或者不懂的地方还会认真做笔记,打算放学后去查查资料,反正他家就是书多。
      
      过于沉迷的后果是把握不好时间,一溜烟的功夫一节课就结束了,课余时间敷衍了几句,对同学间的话题不感兴趣,更没听进去别人的讨论。所以当上课钟声响起,他刚刚解开书里的一道难题,合上书想缓缓,一抬头看见进来的化学老师后边还跟着好几个老师还有主任的瞬间,十分迷茫,搞不清楚状况。
      
      “什么情况?”
      
      顺便观望四周:紧张的、小声抱怨的、无所谓的。小兰坐姿端正,已经拿出了书本温习,但不时往外瞥的目光说明她很在意;园子那家伙满脸跃跃欲试……很显然,除了他,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化学老师往讲台上走时,班长立刻喊:“起立。”
      工藤新一跟着同学们一同起身,老师走到了讲台,说:“今天有几名老师来听课,大家欢迎。”于是一起鼓掌。他自言自语:“原来是听课老师啊。”
      
      老师们拿着笔和本子,面带微笑地进来,自觉地走到后排坐下。
      
      教师间交叉听课的情况并不新鲜,大部分学生经历过几次后都已经适应,紧张是会紧张,却不会像第一次一样小心翼翼。除了没那么轻松、无法做课堂外的事,影响不大。
      
      工藤新一小小的庆幸了一下,幸好没再看到关键的部分,不然停下来该有多难受。
      
      “来了,真的来了!”
      “啊…我圆满了!”
      
      左右窃窃私语。
      
      不知为何眼皮跳了跳,工藤新一按住突然不安的心,抬头睁大了双眼紧盯着门口,然后看见熟悉的身影——一周前见过一面的、给他留下非常不好的感觉的校长。
      
      那天回去后,左思右想,总觉得很奇怪,于是想多打探打探,结果人家直接旷工了,害他扑空了一次又一次。抓心挠肺,正待情绪缓解,正要说服自己别去在意时,又主动出现了……
      
      这种感觉很复杂,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一方面是本能在叫嚣着“危险、快逃”,另一方面又是与生俱来的好奇心让他想要继续挖掘。
      
      从第一眼开始,新校长给他的感觉太丰富,驱使着他不断靠近。
      直到找到了确凿的证据,解析了对方究竟是何人,大概才会停下吧。
      
      他有种预感,对方会给他带来极大的惊喜,会让他接触到从未见过的世界。
      像个侦探一样,去解开谜题,去挑战生活的另一面。
      
      你是谁?
      为何而来?
      我的直觉对不对?
      
      让我……
      找到答案!
      
      琴酒走在末尾,两手空空,坦然自若。余光瞥见了工藤新一闪过的紧张和骤然放松,揣摩了下心理。
      唇角微微上扬,很满意看到对方眼中再次激起的好奇与跃跃欲试。
      
      你看,换了个出场方式,照样让你对我产生了好奇心,我们两个或许就是一本书的正反两面,紧密相连却注定了要对立。除非找到一个平衡点,否则总有一面要倒下。
      
      琴酒脚下生风,心里的想法没有影响速度,一路未曾停留,与工藤新一擦肩而过。拒绝了他人的好意,把椅子从课桌下拖了出来挪到过道,拍了拍才坐下。一坐下就翘起了腿,略倾斜的坐姿,双手交叉,非常随意。但因为过于随性,而和旁边认真摆出了笔记的老师们格格不入……
      
      “我说,校长很……无聊吗?”
      “笨蛋!别说出来啊!”
      “所以说,校长要上了年纪的大叔啊,平常浇浇花不好吗?太年轻的就会闲不住。”
      “怎么样都好,只要别影响我们。”
      “但是他真的好帅!快看看,我的头发乱了吗?”
      “……”
      
      化学老师敲了几下桌子,再次示意大家安静,才摆了摆手让坐下,接着要求翻开课本的某一页,开始了讲课。
      
      琴酒占着位置的优势,肆意地盯着工藤新一,偶尔两人视线交汇,他也是一副淡定的样子。
      
      除了未来的敌人外,其他人也多少关注了下,比如铃木家的大小姐,比如贝尔摩得格外在乎的『天使』、工藤新一暗恋的女人、毛利兰。
      
      在屏幕里看见的画面,这两个女人出现次数不少,但实际上跟组织关系不大,所以他也没什么恶感。
      
      不如说,他恶心的是贝尔摩得,一把年纪了还天使,恶心的语言让他忍不住要吐。
      
      其实就算对工藤新一,他的恶感也不算多。从他一棒子敲下去的那刻起,他们就是对立的关系,谁输谁赢全各凭本事。
      
      就像红与黑,警察与杀手。
      
      完全的对立关系,谁也不欠谁。
      但卧底不同。
      
      他讨厌背叛。
      
      工藤新一顺着琴酒的目光,看见了颇不安但努力集中精神学习的小兰,脸色微变,暗自嘀咕:难道是我感觉错了?目标不是我,而是小兰?
      
      他又转回目光,带着微妙的心境重新打量着琴酒,今天的风格有些变化:淡紫色的高领针织衫,牛仔裤,皮鞋;没有那副夸张的眼镜,低头时偏长的刘海挡住了眼睛……就很悠闲的感觉,不像上班,而是出来玩的,教室是走累了歇歇脚的地方。怎么看都不是会对无辜女生下手的人啊……如果小兰是目标,那最终的原因会是在做侦探的毛利叔叔身上吗?
      
      琴酒本来不想理会的,但是目光太明显了,再不回视好像他怕了一样。
      话说,你是在上课吧?这么直接扭过头来盯着校长真的好吗?你没发现老师频频看向你吗?
      
      这一次是控制得很好的,没带任何杀意的眼神,应该不会再被吐槽眼中的寒光了吧?
      
      工藤新一楞了楞,尽管有过几次对视,却都差了点儿,第一次完全对视上,墨绿色的眼瞳闪着不太和善的光。
      
      怎么回事?这家伙,故意制造强烈的违和感吗?如果外表是伪装,为什么用眼神破坏?像之前一样戴上眼镜不好吗?
      
      “这个问题……”化学老师十分为难,想不明白怎么平常低头沉迷在自己世界中的工藤同学会一反常态,从上课到现在十来分钟一直盯着校长的脸看,他感觉校长也快忍到极限了。虽然校长不会针对自己的学生,但还是委婉地帮一帮吧,而且那样盯着人看太没有礼貌了,“工藤新一,你来回答。”
      
      工藤新一蹙着眉,陷入了沉思,却见琴酒突然冲他竖起食指一摇,指向某个地方,似乎在示意他看什么,于是他看过去……看到了老师黑着的脸。斜对面的毛利兰面色焦急,做口型,指了指书,似乎要他回答问题……
      
      这就尴尬了……
      
      他手忙脚乱地拿起书,借着如飞行员一般优秀的视力看到了旁边同学手指点的题型,看题后马上回答。
      
      “回答很好。”化学老师脸上有了笑容,“但还是要专心听讲。”
      拜托了,别总是盯着校长了!
      在场所有人中就你够胆量,没看到连年级主任都不往那边瞄一眼吗?
      
      工藤新一窘迫地点头,坐下后,脸热热的。竖起书,挡住别人的视线还有善意的笑声,将脸埋在胳膊里。
      
      古怪的校长的秘密先放到一边吧!学生还是要以学习为主!认真听课!!
      
      琴酒幸灾乐祸地笑了,尤其是想起这家伙被他一棒子下去,直接从高中生变成了小学生,经历过的折磨要重演一遍;和暗恋的女生好不容易可以告白了,结果碍于身份差距只能装乖卖巧,如果雪莉一直研究不出解药,这货会一辈子做不了『工藤新一』,而只能做『江户川柯南』——借助在毛利兰家里的小鬼,想必也不会有勇气再去跟人家表白吧?
      
      这么一对比,他的结局真不算太差,至少光明正大的享受过,也堂堂正正地赴死了。
      
      铃木园子悄悄给毛利兰传纸条:新一为什么要盯着校长看啊,我感觉我的活被抢掉了!
      
      毛利兰看完后:……
      是啊,新一到底怎么回事?
      
      还有校长……
      刚才校长和新一有段长长的对视?
    插入书签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