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以为我是假酒

作者:常路过的旁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靠近

      
      琴酒又坐了五六分钟,没了工藤新一给他逗趣,发现时间过得很慢。
      尤其是讲课的老师声音慢吞吞的,具有非常强烈的催眠效果。
      
      如果手机的震动再晚一两分钟,或许他已经将就着入睡了。
      
      把拿出手机来查看了下,是一份叙旧的邀请。稍稍迟疑后,回复了肯定的信息。
      毕竟初中生的生活比他想象中得无聊太多,他还真没有自信可以安安分分地待到放学,而且今天来的目的也达到了,留下来并非必要。
      
      琴酒收起手机,偏头跟最近的那个人低语,表达了有事要离开后,直接起身绕着后门处去。
      出门前侧目看了眼工藤新一,微微眯了眯眼,说不清楚究竟希望还是不希望马上可以带给他惊喜。
      
      毕竟他只是想了想,如今的名侦探不过才13岁,到底是什么程度还真看不出来。
      
      高大的身影从教室离开,众人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校长的存在……尤其是这位年轻却不好对付的新校长……于他们而言,就像是一座压在头顶上的大山。
      
      工藤新一却有所感,猛然抬头、转头,果然校长的位置空了!
      
      会去哪了呢?
      不会吧,这就走了?
      好不容易来一趟就为听听课?
      
      他有些着急,琴酒在他眼里就是一身的谜题等着他去解开。
      结果还没开始解呢,谜题又跑了?这怎么行?下一次见面谁知道要多久!
      
      “报告,老师!”他猛然站起来,拍了拍桌子,举起手,大声说:“我要上厕所!”
      
      不会让你逃走的!
      
      老师:“……”
      又来了。
      一上课就你想上厕所。
      还有别的老师在呢,你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
      
      “哎哟!”举起的手垂下,改成了捂住肚子,一边跳脚,脸上还冒出了虚汗,“好痛!我的肚子!憋不住了!”
      
      “……去吧。”拦着谁,也不能拦着憋不住的人啊。
      
      “谢谢老师,我很快回来!”工藤新一面色一喜,怕露馅,怕追不上,赶紧溜了。
      
      走出教室后,他立刻撑着护栏往下巡视,不一会儿就看见了下楼的琴酒,自信地笑了声,迫不及待地偷偷跟上。
      
      琴酒走得不快,离开了他人的视线,首先要点一根烟吸上一口,然后再去考虑别的什么。
      不过悠闲无聊的生活中并不需要太多的考虑,赴约而已,只要人到场就好。
      
      校门口种的樱花树摇曳,风静静地吹散了,落英缤纷。
      
      琴酒漫不经心地走着,双手插着裤袋,嘴里咬着的香烟,烟圈缓缓升起又被拐了个弯绕到后面,一转眼失去了踪影,紧接着又是一圈圈,周而复始。
      
      他听到了细细的脚步声,鬼鬼祟祟的,本想回头但疑问刚浮上心头便有了答案,于是欲反击的心态变成了若无其事,假装没有发现异样。
      
      除了那个好奇心强、不怕死、什么都要参与的名侦探外,还能有谁敢跟上来?
      
      来吧,试试吧,你能不能抓住我。
      
      工藤新一小心地将自己藏好,一路跟着琴酒。出了校门口,走了段路,来到了停车坪上保时捷的旁边。
      
      他落后了五米开外,躲在电线杆的一边,探头看见琴酒拉开了车门,垫着脚看了看街边,上课的时间点,学校附近可找不到出租车。而且周围再没有很好的遮挡物了,做不到悄无声息的趁机钻进后备箱。
      
      怎么办?要放弃吗?还是换成计划B,直接跑出去说:校长你去哪里,能带我一起去吗?
      ……那样估计会被当成奇奇怪怪的人。
      而且再古怪那也是校长,上课时间公然逃课,万一人生气了直接给他个处分呢?
      
      琴酒用余光看见了工藤新一,对于这么不高明的跟踪简直嫌弃得不行。
      
      说起来,在看到的未来里,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只不过小学生的身体确实给他带去不少便利,无论是身材小不容易引起注意,还是年龄小不被怀疑。现在那么大个杵在那里,他要是装看不见,似乎太假了?
      
      算了,他可没那么好心,帮别人想办法成功混进自己的车里,跟不上就跟不上吧,不是什么大事。
      
      他弯下腰,正准备上车,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出于习惯,重新直起身,看了眼来电的号码。
      
      看一眼就记住了的号码,赤井秀一。
      
      真搞笑,一周了,第一个联系他的人居然是FBI。
      
      本来琴酒是不想接的,但脱离工作太久,即使是赤井那种家伙,为了了解组织的情况,稍微妥协一下似乎也能接受。另外是给某只小猫个机会,游戏还是可以继续的。
      
      工藤新一正准备豁出去了,想了一套说辞要当场飙演技,总之一定要上车……
      刚迈出脚,结果,琴酒突然背过身去接电话了。
      
      这不就是最好的机会吗!
      还等什么?
      
      悄悄的、小心翼翼的、猫着腰走一段、停一下、蹲一下,唯一的可遮蔽的是留在附近的汽车。紧挨着车身缓缓移动,摸到了保时捷后面,抬头一看,琴酒似乎心情不佳,离开车走远了一点。
      
      他果断打开了后备箱,进去安然躺下,蜷缩着,盖好车门。过了一会儿,有打开一条缝隙,试试能不能听清楚琴酒在说什么。万一这人真有问题,那么能联系上的人,很有可能是同伙。
      
      “什么事?”琴酒吐出口烟圈,堵住对方可能有的无聊的开场白,“直接说。”
      
      赤井秀一声音停顿了几秒,再出声便似有千万的委屈,“几天不见,大哥你还在生气呀?明明遭罪的人是我……”
      
      “难道你还想我温柔的对你说话吗?”琴酒嗤笑,“别把我想得那么可爱。”
      
      “倒没敢想过……”赤井秀一回了句嘴,奇怪地发现,琴酒竟还有点幽默感。
      
      冷酷残忍——几乎每一个见过琴酒的人都会用上的形容词,但几次短暂的相处后——
      残忍是看出来了,冷酷却不太合实际。至少他的印象是:暴躁,易怒,会笑,不难懂。
      
      “你还有十秒钟,说事。”琴酒不想废话,赶快结束,正好小侦探也进去了。
      
      “苦艾酒刚联系我,要我配合她执行一个任务,我是来问问你,我可不可以接受。”赤井秀一正经道。
      
      作为一个合格的搭档兼小弟,他还是很有自觉性的,不是谁都可以让他帮忙。
      即使他很心动。
      
      不管怎么说,请示一下不会有错的。
      
      “可以。”琴酒懒得计较,“你想去就去,不用问过我。”
      
      “那怎么行呢!你是我的大哥,我们本来要一起行动的,如果去帮别人的忙而错过了任务,我心里会过不去的。”赤井秀一靠在窗户边,手指把弄着窗台的绿色植物,说笑的语气,面上却没有多少高兴。
      
      说起来实在是失败。
      本以为接近琴酒,可以挖出组织的秘密,结果人家对他避之不及,此时更不知道去了哪里。
      
      琴酒冷笑,听明白了赤井这一个电话的原因,原来是冲着他来的啊。
      以那家伙的精明,恐怕已经发现他不在美国了吧。
      
      骚扰是假,请示是假,为了打探他在哪里才是目的。
      
      “以我和贝尔摩得的关系,我和她没有区别,你听她的就是听我的。”
      
      “这样啊……”赤井秀一手指停下,想到了另一个传言。看来是真的,琴酒和苦艾酒有过一段情。
      
      琴酒在挂断电话前,又给了一击,“还有,别忘了,你的考验没有通过。不要再出错了。”
      
      “嗯……”
      
      嘟嘟嘟——
      
      赤井秀一拿着手机,不由地揣测:莫非又是一个考验?
      这次再失败会怎么样?
      
      琴酒脸上添了一抹笑意。
      去猜吧,赤井。
      
      FBI搜查官,究竟是选择通风报信呢,还是咬着牙认下呢?
      即使你杀人能找到正当的理由,可你能过自己心里的一关吗?
      
      真遗憾。
      此时,我倒是希望自己在场,可以看看你挣扎的模样。
      
      工藤新一听到了脚步声,赶紧盖上,老实地躺好。
      顺便摸了摸底下的垫子,柔软的,整个后备箱是空的,车里除了烟味还有另一种淡淡的味道。
      
      琴酒上了车,后视镜一瞄,发现异样,不动声色地启动车,直奔目的地。
      
      不过是个小插曲。  
      没必要在意。
      
      在米花大饭店停车,下车前拿上外套,深色的风衣与平常工作时的穿着不同。
      原来假期和工作他可以区分得很彻底。
      
      抬手时,看见工藤新一趁机溜了出来,机灵的做法让他心生愉悦。
      
      越聪明、越努力、越勇敢……摧毁起来,才会更彻底,更有成就感。
      
      简直迫不及待了!
      
      进入酒店,上电梯,在第十层停下走出去。
      
      打发了侍者,琴酒靠在门边,数着时间等待着。
      没多久,小侦探追上来了。
      
      电梯外的显示屏可以看见停下来的楼层数,并不需要什么推理。
      
      工藤新一出了电梯,气喘吁吁,抹了抹汗水。
      
      其实不太确定是不是这层,因为……
      琴酒坏心地把每一层数都按了,从下到上,他一层层找过来的。
      
      琴酒满意极了,上前几步,低头浅笑,“你是在找我吗?工藤…新一。”
      居高临下,眼神冰冷,毫无喜意。
      只是语气缠绵,像一个名字含在了嘴里许久终于说了出来,却又有些不舍。
      
      工藤新一抬头,呼吸声急促,对上那样的目光,很难说是什么感觉。
      可能就是琴酒从出现以来给他带来的,那种惧怕而又忍不住靠近的感觉吧。
      
      此时依然如此,却没有本该出现的意外反应。
      他站直了,深呼吸,笑答:“是您在引诱我啊,校长。不,黑泽先生。”
      
      故意出现在我的面前,故意让我产生兴趣,故意露出破绽引我来此……
      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但我不能不上当。
      
      “看来我小看你了。”琴酒心想,要是没有对立关系,或许他会欣赏这样的小鬼也说不定。转身往回走,解开的风衣随着脚步摇晃出完美的弧线,“跟上来,你有时间跟我慢慢说。”他双手插在裤兜里,长腿迈出去的步伐很大,没几步便走到了餐厅的门口,由侍者为他推开门。头也不回,无所谓后面的人有没有跟上。
      
    插入书签 



    都以为我是假酒
    酒厂干部直播,做个好人吧!



    我和挚友有了孩子(带斑亲情向)
    离村的斑来到了未来的木叶,和带土一起搞事(柱斑cp,带斑亲情向)



    神奇的南贺川[综]
    柱帝和斑爷的各种重生



    有本事当着我的面分手啊[综漫]
    当面分手不好吗?原创男主,尝试各种攻略技术,综:猎人,火影,海贼等……



    我的写轮眼能通阴阳[快穿]
    即将坐拥千军万马(鬼魂)的佐二少。综:火影,死神,夏目……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