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嘴国王

作者:欢快地蹦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画眉嘴国王(上)

      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东国有个老父亲为女儿的婚事操碎了心。
      
      这位老父亲正是东国的国王。
      
      他的女儿长得非常漂亮,来求婚的人从宫门外排到了城门外,可是公主非常挑剔,根本看不上这些人。无论多么出众的求婚者,她都能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来。
      
      老国王为此十分焦虑,深夜独自坐在花园中,对着满天繁星暗暗诉苦:“哎,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生了这么个熊孩子。这个也看不上,那个也看不上,看不上也就算了,嘴还特别欠。”想到这里,他长长叹了口气。
      
      正在这时,一颗耀眼的流星划过长空,老国王忙扔了权杖,双手合十许愿道:“神啊,请赐给我一个女婿吧!”
      
      与此同时,美丽的公主正在露台上看风景,茸茸的浅金色卷发披散开来,把原本就精致小巧的脸庞衬托得更加可爱迷人,柔软的白色睡袍在夜风中轻轻荡漾,宝石一般的双眼映着点点星光。露台外是一大片红色的玫瑰,她站在那里,就像月光倾泻在天鹅绒似的花海上。
      
      露台下的勇士被那清丽的白色身影深深吸引,痴痴地望着她,眼中满是柔情。忽然见她迅速瞥了自己一眼,又假装一本正经地望着星空,那狡黠的小眼神真是可爱极了,勇士情不自禁地笑起来。
      
      “咳,咳!”老国王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面前,勇士完全没有发现,还在痴痴望着公主。
      
      老国王举起权杖就照他头上敲了一记,训斥道:“非礼勿视!懂吗?”勇士没有回答,只是羞愧地低下了头。
      
      老国王又道:“转过去转过去。”勇士便调转方向,背对道路而站。
      
      “嗯。”老国王捻着胡须,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其他勇士,大声命令道:“都给我转过去。”于是,勇士们纷纷背过身去。
      
      公主在露台上看着这一切感到有些生气,她两手撑着护栏,朝老国王吼道:“父王,您这样做实在太可笑了!难道他们的眼睛都长在后脑勺上吗?”
      
      老国王一听也来了气,挥舞着权杖朝公主吼道:“你要气死爹吗?这话难道不该问问你自己?还不快回去睡觉,整天熬夜还怎么见人?!”
      
      “哼!”公主负气跑回房中。
      
      老国王犹自气得不行,抚着胸口叹道:“唉,都怪老夫溺爱放纵,事到如今追悔莫及啊。”心里又想:“若再放任她这样下去,只怕八十岁也嫁不出去。看来老夫不得不使些手段了。”
      
      老国王说动就动,第二天就在广场上举行了一次海选。四面八方来求婚的人都集中到了这里,城中的百姓也前来观看。
      
      经过层层选拔,最后留下了十二个人。这十二个人,有国王,有公爵,有智慧超群的学者,有闻名天下的骑士……总之无一不是老国王眼中的精英。他给每个人发了一张金箔做的请贴,邀请他们三天后到皇宫里参加宴会。
      
      人人都知道这个名义上的宴会其实是最后的选拔,几乎都希望自己是那个幸运儿,只有一个人并不期待,这个人就是来自南国的国王。
      
      南国的国王,年轻有为,英明睿智,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敌不敢扰,令百姓安居乐业,有礼有节。此外,还长得一表人才,风度翩翩。
      
      “这么优秀的国王也为我儿倾倒。”老国王感到很有面子,同时也很有信心,“哈哈!老夫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盼来了,说不定明年就能抱孙子了。”
      
      可巧,南国的皇太后也是这么想的。
      
      当她第一次看到公主的照片时就惊为天人,脑袋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这要是和我家辣个瓜娃子生个孙子出来,不晓得有多可爱哦!”老太后当即拍板让儿子,也就是南国国王,前去求娶公主。
      
      国王很无奈:“母后,我根本就不了解她,这样的婚姻能幸福吗?”
      
      老太后哼哼一笑道:“瓜娃子里还不了改人生,里不要在这儿和老凉犟嘴,自己克看看就晓得了。”国王不赞同母亲的话,但也不想与她争辩。
      
      “就当是休个假吧,应付应付就回来。”国王这么想着,心情愉快地踏上了旅途。
      
      东国风景真不错,国王边走边玩,最后在都城外的海边租了几个木屋,与随从小住了半个月。每天冲冲浪,晒晒太阳,吃吃海鲜,喝喝啤酒,不晓得多快活。直到一天早上起来,发现门外赫然列着一队人马,才结束了这样难得的逍遥日子。
      
      这队人马是老国王派来送请帖的。没错,南国国王没有参加海选就直接晋级了,这使得他有些恼火。一来他对那位万人迷公主毫无兴趣,二来自己的行程一直是保密的,行事也十分低调,除了随从,周围的住客都不知道他的身份。老国王竟然知道了,难道一直在关注他的动向?
      
      老国王的人散去后,国王盯着请帖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随从问道:“陛下,辣个宴会你去不去?”
      国王伸出纤长的手指揉了揉眉心道:“去。”
      几个随从听了国王的话兴奋不已。其中一个道:“听说辣个公主是个大美吕,不晓得是不是真的。”
      
      另一个道:“肯定是假的噻。如果是真的,怎么会上赶着给我们家陛下送请帖?”
      
      老国王如果听到这番话肯定气得不行,他为了嫁女儿,早就把国内外突出优秀的适婚小伙子打听了个遍,南国国王在准女婿名单上可是排在第一的。至于监视他们的行踪?堂堂东国的国王,怎么会做这种事呢?呵呵。
      
      俗话说,人要是过度痴迷什么事情,其他方面的智商就会下降。老国王一世英名,就毁在这一张请帖上了,但他自己并不知道,此时正沉浸在嫁女儿的欢喜中。
      
      “父王,您不用再说了,我是不会参加这个宴会的。”公主气愤道。
      
      老国王胸有成竹,面对女儿的叛逆也不烦躁了,耐心道:“儿啊,只要你乖乖参加完这次宴会,为父保证再也不管你了。”
      
      “真的?”
      
      “真的。”老国王举起三根手指道:“为父向神起誓,绝不食言。”
      
      公主盯着父亲的眼睛看了半天。老国王波澜不惊地回望着她,心想:“小丫头,老夫若是轻易被你看穿了,还怎么做你爸爸?”
      
      “好吧。”公主终于妥协了,沮丧地窝进沙发里。
      
      “嗯。”老国王捻着胡须满意地点了点头。
      
      三天后,皇宫中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十二名精英拿着请帖前来赴宴。当然,在老国王心里,其中十一个都是陪衬,他盯着势在必得的那一个,喜不自禁。
      
      南国国王对随从道:“他为什么一直看我?”
      
      随从看了老国王一眼,只见他笑容满面,手捻胡须不时地点点头,那一笑一捻一点头之中仿佛大有深意的样子。随从一拍大腿道:“完球!”
      
      南国国王不禁皱眉。
      
      随从忙低头行礼:“一时激动,请陛下恕罪。”
      
      国王“嗯”了一声,接着问:“你那么激动是发现了什么吗?”
      
      随从道:“我看辣个老国王的样子不像是给公主招驸马,倒像给他自己找蓝盆友。陛下里如此英俊,只怕……”
      
      “唉。”国王一面叹气,一面用纤长的手指捏了捏鼻梁。
      
      “陛下只管把心揣在兜兜头,我们一定拼死保护里。”随从肃然道。
      
      国王懒得搭理他,心中后悔不迭,出门前想着这是一趟放松的旅行,随便挑几个不懂政务的武夫带在身边就好,没料到关键时刻这么不靠谱。
      
      “公主来啦!”
      
      一阵欢呼声将国王的思绪拉回宴会厅中,不经意间目光所及之处,仿佛令他瞬间置身于无边的花海中。风明明很轻很轻,却扬起了片片花瓣,一个皎洁如月光的精灵翩然而至,时光刹那间停止了……
      
      国王喃喃道:“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随从完全看呆了,否则也不一定能拦住英俊的国王。待他回过神来时,国王已经推开重重阻碍,向公主走去。
      
      公主看到一个下巴长得有点儿翘的贵族青年一步步向她靠近,眼神迷离,神志不清,凭经验迅速判断出又是一个来求婚的人,于是大声说道:“天哪!这家伙的下巴长得真像画眉嘴!”
      
      话音一落,大厅里的人便顺着公主的眼神齐刷刷看向南国国王。国王被这突如其来的安静与注目惊醒了,茫然地站在原地。
      
      本来挺完美的小伙子,被公主这么一说,大家都觉得好像是有点不对劲,左看右看,越看越觉得那个翘翘的下巴碍眼,于是纷纷议论起来。
      
      南国国王有些郁闷,他一直觉得自己长相平平,恰恰因为这个独特的下巴,让他原本平凡的脸看起来多了些睿智,没想到在这儿竟然被看作“鸟嘴”。
      
      国王的随从十分看不得这种场面,冲到国王身边,拔出剑怒吼道:“鸟嘴个铲铲!来和老子比哈真功夫!”
      
      来参加宴会的人非富即贵,哪里听过这样的粗言粗语,当场就震惊了。有人气愤道:“你讲话文明点好吗?”
      
      南国国王迈了一步挡在随从面前,从容道:“与各位以貌辱人的行为相比,我的勇士已经很文明了。”说完便转身离开。随从愤愤地瞪了公主一眼,也随国王而去。
      
      公主又羞又愤,觉得自己似乎做得是有些些过分了,但嘴上却不肯承认,冲着南国国王远去的背影喊道:“哎,画眉嘴!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却来向我求婚,难道不是以貌取人吗?”
      
      国王停下了脚步,慢慢转身,望着公主平和地答道:“那是因为,我以为你的心和你的人一样美,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说完便扬长而去。
      
      公主心里升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令她十分烦躁,扭头就朝寝宫跑去。
      
      公主一走,众人似乎失去了焦点,纷纷看着老国王。全程默默围观的老国王此刻一句话也不想说,但还是努力挤出了一个笑脸道:“宴会继续。”华丽的音乐重新响起,众人转头就忘了刚才的不愉快,投入到酒池歌舞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