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眉嘴国王

作者:欢快地蹦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画眉嘴国王(中)

      老国王坐在王座上,嘴里有些发苦,知道这熊孩子嘴欠吧,没想到这么欠,刚才就算当场教训了她,也难以免除南国国王的尴尬,看来这场婚事又泡汤了。一想到这里,他脑袋里就嗡嗡响,吵得他心烦意乱。
      
      这么一直烦到第二天早上,老国王嘴里那颗烂牙又开始疼了,整个右腮帮子肿得油光水亮的。可能是牙疼加起床气吧,他掀翻了餐桌,扣了几个人的工资,还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要把公主嫁给第一个来皇宫讨饭的乞丐。
      
      公主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并不放在心上,只当是父亲说的气话。谁知道过了几天,老国王真的把一个乞丐领到了她面前。
      
      “这个孩子在我的寝宫外面唱歌,唱得很好,又是第一个来皇宫讨饭的乞丐。”老国王加重了语气,“那么从今以后,他就是你的丈夫了。”
      
      公主看了看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乞丐,又看了看老国王,不禁笑道:“父王,您用这种方式来吓唬我,实在太可笑了。”
      
      老国王表情严肃地拍了拍手,门口便走进来一个白发苍苍的司仪。
      
      老国王起身道:“开始吧。”左右两侧便各走出两名勇士,分别将公主和乞丐拉住,凑到一起。
      
      公主一边拼命挣扎,一边向老国王抗议:“父亲,您作为一国之君,还玩这种过家家的游戏,这样合适吗?”
      
      砰!砰!砰!
      
      老国王举起拐杖在一旁的铜狮上猛敲了三下,宫殿里顿时安静下来。老国王威严道:“我儿是不到黄河心不甘,不撞南墙不回头啊!司仪!”
      
      “在。”司仪应道。
      
      “开始!”
      
      老国王一声令下,司仪便清了清嗓子,高声道:“一拜天地~~~”
      
      乞丐“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公主却不肯就范。此时她已摸不透老国王的心思,不免有些心慌,想来想去决定打打感情牌,于是在脑袋被按下去之前大喊了一声:“爸爸我爱你!”
      
      老国王心尖儿一颤,眼泪差点掉下来,已经多少年没听到过这句话了,但他毕竟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瞬间就刹住了情绪,摆出一副岿然不动的架势。
      
      公主在被拉起来的瞬间捕捉到了父亲一闪而过的情绪,于是在“二拜高堂时”她又大喊了一声:“爸爸我超爱你!”
      
      老国王怕自己失态,扭头看向一边,用权杖敲着地板道:“不许废话!”
      
      公主看到父亲的反应,心里有了几分把握,赶在司仪第三次开口前喊道:“爸爸我……”
      话还没说完,她却不知为何忽然住了口,眼泪夺眶而出。
      
      “夫妻对拜~~~”
      
      公主呆呆地跪下去,与乞丐完成了婚礼仪式。
      
      老国王抹了抹眼泪,有些哽咽地对贴身侍从道:“成了,这就让他们走吧。”说完便颤颤巍巍地走出了宫殿。
      
      侍从躬身待老国王离去后,走到公主身边,柔声道:“公主啊,老奴也舍不得你离开。不过女儿家大了总是要嫁人的,既然婚礼已成,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吧。陛下嘱咐老奴送送公主,这就请吧。”
      
      公主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任由女仆搀扶着,跟随侍从朝皇宫外走去。
      
      宫门外停着一驾马车,公主不知自己是怎么坐上去的,也不知道周围的人在跟她说什么。她心里挥之不去的是夫妻对拜前瞥见的那双眼睛,那双在露台下痴痴看着她的眼睛,它的主人就在这一次的按头小分队里。
      
      马车缓缓驶离了皇宫,公主蜷缩在车厢角落里,眼睛直直地看着窗外,不吃不喝,一声不吭。
      
      不晓得颠簸了几个日夜,马车忽然停下。车夫拉开门道:“对不住了,陛下吩咐过,只能送到这里,二位请下车吧。”
      
      待公主和乞丐刚下得车来,车夫便“驾~”的一声扬长而去。
      
      公主麻木地往前走着。
      
      乞丐拎起一个巴掌大的小布袋子晃了晃道:“哎,你的嫁妆不要啦?”
      
      公主没有搭理他。乞丐高兴地将布袋打开一看,里面不过是木梳、镜子和几块碎银子,不禁嘲笑道:“你不是亲生的吧?还不如我的赏金多哩。”
      
      公主仍然没有回应,乞丐跑了几步,抓住她的手凶巴巴道:“你的耳朵聋了吗?”
      
      公主不反抗,也不回答,只是漠然地看着他。
      
      乞丐看到一双极美的眼睛正盯着自己,深邃如海,闪耀着粼粼波光,纤长柔软的睫毛根根分明,还挂着几颗细碎的泪珠。乞丐被她看得心烦,甩开她的手大步向前走去。
      
      公主跟在后面,看起来十分平静,心里却如海啸般汹涌澎湃。就在刚才与乞丐对视的一瞬间,她发现了一样熟悉的东西——翘翘的下巴!不管他贴多少胡子,抹多少烟灰,她还是认出了那种独特的翘立感。
      
      “竟然跟外人联合起来,费这么大功夫来吓唬我,父王实在太过分了!”公主想到老国王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就特别生气,但转念一想,毕竟是自己闯祸在先,暂且不跟他们计较,现在她只想回家去。
      
      不知不觉间,两人走到了道路尽头,前方是一大片树林。这时天色将晚,树林中弥漫着一层雾气,幽深而诡异。
      
      公主有些害怕,埋怨道:“什么人偏偏在这儿种一片树,好好的路都被截断了。”
      
      乞丐道:“你懂什么?这是南国国王特意种下的。”
      
      “这么说这片林子是那个画眉嘴国王的?”
      
      “对呀。”
      
      “他为什么要做这种缺德事?”
      
      “缺德?!你到南国问问,每年盗匪肆虐的季节,哪个百姓不感谢他种下这片树林?为了维护这道屏障,他费了多少银子操了多少心?哪个百姓提起他来不夸一声‘心地仁慈,爱民如子’?要是你当初嫁给他,这份荣誉就同属于你了。”
      
      公主不想再往前走了,见他吹嘘得如此凶狠得意,便有意附和道:“他可真是个明君啊。”
      
      乞丐听了很高兴:“你知道就好。”
      
      “你为什么这么高兴?”公主假装疑惑地问。
      
      乞丐发现了自己的疏忽,忙掩饰道,“身为南国子民,我为他骄傲!”
      
      公主此刻又累又饿,也懒得跟他磨嘴皮子,淡淡答了一声“哦”便原地坐下。
      
      这个反应倒是出乎乞丐的意料,他追问道:“‘哦’是什么意思?”
      
      “就是走不动了。”公主懒懒地回了一句,两只眼睛眨巴眨巴,愣愣地看着地面。
      
      乞丐见了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顿时又心烦意乱起来,冷冷道:“哎,快起来!不然什么时候能走到家?”
      
      公主摇了摇头,那一瞬间就像个孩子。
      
      乞丐见了心里像被猫抓了一样,莫名的怒气忽地涌上来,他上前几步,一把扛起公主便走。公主尖叫了几声就放弃了。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穿越了一片肥沃的土地和一个繁荣的城市。每遇到一点可吹嘘的地方,乞丐都要显摆一番。公主耐着性子不断配合。最后,乞丐忽然意识到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气愤地质问公主:“听你的意思,你好像很想嫁给他嘛。难道我配不上你吗?”
      
      公主无奈地想:“戏精啊戏精,这么多天了还没演够?”
      
      乞丐见公主低着头不说话,以为她深感惭愧,觉得很满意,就不再追问了。
      
      经过一番辛苦的跋涉,终于来到乞丐的家。公主望着孤零零的一个小房子道:“怎么只有狗窝,你的房子呢?被大风刮走了吗?”
      
      乞丐指着那“狗窝”道:“你瞎了吗?不就在那儿?”
      
      公主十分郁闷,这一路上吃不好睡不好,又脏又累。她本想着到了乞丐的家能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再来谈谈结束这场游戏的事,没曾想这个鸟嘴国王如此小心眼儿。但她顾不上那么多了,她要赶紧休息休息,然后赶紧想办法回家去。
      
      乞丐一直在观察公主的反应,看她刚刚愁眉苦脸的样子就感到高兴,正满怀期待地等着看她哭呢,不料公主却钻进了那个豪华狗窝。
      
      乞丐没收到预期的效果心里有点不舒服,本想再与公主拌拌嘴让她生气,没想到当他钻进小屋子里时,公主已经倒在干草堆上睡着了。他从未这样近距离地看过女孩的睡姿。
      
      “真可爱啊。”
      
      他脑袋里突然闪过这么一句话,把自己吓了一跳,赶紧背过身去躺着,感觉心跳得很厉害,脑子里乱糟糟的,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第二天,乞丐早早地醒了,见公主还在睡觉,就用脚踢她:“哎,你这个懒猫,快起来做饭!”
      
      公主翻了个身,嘴里也不知道在咕哝什么,就是不起来。
      
      乞丐威胁道:“你快起来啊,再不起来别怪我不客气!”
      
      公主又咕哝了句什么话,乞丐只隐隐约约听到“分钟”两个字,他已经完全失去了耐性,于是解开了衣服最上边那颗纽扣,清了清嗓子开始唱歌。
      
      好一把五音不全的破锣嗓子!
      
      公主被吵得睡不着,便用手捂住耳朵。乞丐见状更加得意,凑在她耳边摇头晃脑地大唱特唱。
      公主实在受不了了,抓起一把干草就塞进他嘴里。
      
      世界终于清净了……
      
      午饭时间,两人面对面坐在狗窝外边的空地上,中间隔了很远很远,互相瞪着对方。
      
      乞丐:“你可能还不太了解我。”
      
      公主:“不,我了解。”
      
      “不,你不了解。我现在奉劝你了解了解,免得自己受罪。”
      
      “……”
      
      “看什么看?还不快去做饭!”
      
      公主实在不想再继续这场无聊的闹剧,起身向乞丐行了一礼,认真道:“对不起,我真诚地向你道歉。现在你也戏弄过我了,我们就算扯平了吧。”
      
      乞丐楞了片刻,忽然暴怒道:“不是让你快去做饭吗?怎么这么多废话?!”
      
      公主见他一副撒泼耍赖要杠到底的样子,也来了气:“你不是有佣人吗?”
      
      “哪儿来的佣人?!你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吗?在我这儿什么都得自己动手!”乞丐指着地上的火坑道:“把火生起来,半小时后我就要吃到饭。”说完便钻进窝里睡觉去了。
      
      公主看看地上的火坑,叹了口气。她走过去,在柴火堆里挑了两个合适的木块,然后从裙子上抽了一条丝带绑好头发,挽起袖子,以一种熟练的手法开始钻木取火。
      
      这种取火的方式又费劲又枯燥,公主的思绪慢慢地飘远了。仿佛又回到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在一条清澈的小河边,他教她怎么用两块木头生火,怎么捉鱼,怎么清理然后烤炙。蓦地,回忆又跳到与乞丐夫妻对拜的那一幕,他当时就站在自己身边,想到这里,公主的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
      
      乞丐已从狗窝里出来了,打算欣赏欣赏公主手足无措哭鼻子的样子,不料真正看到时却并不觉得高兴。他本想说“我来吧”,却不想看到公主竟然在钻木取火,惊讶道:“你还会这个?”
      
      公主将木块扔在一边,冷冷道:“不会。”然后便远远地走开坐下发呆。
      
      乞丐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有些不忍心,于是拿出自己狩猎、打仗,在野外学到的一身做饭的本领,抓鱼捞虾、生火、煮饭不一会儿就弄得香气四溢。
      
      公主伤心了半天,真有些饿了,走到火坑边瞧了一眼,只见地上有一锅香喷喷的米饭,还有一张大芭蕉叶子,上面整齐地码放着烤好的鱼虾和一些瓜果蔬菜,乞丐的手里还握着一根树枝,上面串了一只烤得焦香四溢的兔子。
      
      公主咽了咽口水道:“你,你还会这些啊?”
      
      乞丐得意道:“这算什么。”转眼见公主站着不动,便腾出一只手来去拉她:“傻站着干嘛?凉了就不好吃了。”
      
      公主顺势坐下,放开了大吃起来,一边吃一边不住地夸赞,赞得乞丐心花怒放。两人边吃边聊,最后公主感到实在吃得太撑,便提出去散步。乞丐求之不得,领着她来到附近的山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