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2 章

      四周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许是这白雾的缘故,也可能是外边太阳未升起的缘故,灵气充足,因此她才能够一直用灵气护住体表。
      
      程澄感觉她走了许久,又仿佛刚进雾瘴,白雾不仅隔绝了视线,还把她的方向感和时间感屏蔽了。
      
      一路走来,她总有种被盯着的感觉,如芒在背。
      
      忽然,她停住了脚步,警惕地回头。
      
      只见,原本白茫茫的雾气中,有黑色的身影隐隐动着。
      
      白雾这么厚,一两米开外都看不到什么的,先前她还差一点就撞到树上。
      
      可她身后,黑影铺天盖地而来,仿佛利刃无声破开重重雾气,悄无声息就要将她掩盖淹没。
      
      而后,程澄很有骨气地决定……
      
      保命至上。
      
      先溜为敬。
      
      这一跑才知道,原来不单单是身后有黑影,而是四周都有,不过其他三个方向的没有身后那么多,权衡一下,程澄选了黑影最少的一个方向。
      
      可能是身后黑影太多,她觉得四周雾气仿佛都淡了一些,隐隐能看到方向。
      
      见她跑来,黑影极有灵性,瞬间凑来一堆,张牙舞爪朝她扑来。
      
      离得近些,程澄才看清这些黑影的真面目。
      
      浑身漆黑,毛发不长,却光滑水润,体形极大,形似狼,有一人高,只有此时正好对着她的眼珠血红血红的。
      
      它们弹跳力也非常好,是以程澄方才远远看去只觉得铺天盖地都是黑影。
      
      程澄思考一瞬,调动体外灵气,五色光点缠绕聚集,分为密密麻麻的灵气刃袭向黑狼。
      
      面前的黑狼首当其冲,躲闪不及被数十利刃穿透,没有流血,化为黑色雾气散向四周。
      
      本来立在它身上,身高叠加俯视程澄的黑狼倒是没受伤,可它脚下没了支撑物,险些一头摔在地上,踉跄一下才稳住身形。
      
      程澄只觉得她笑点异于常人,命都快没了,竟然还能笑出来。
      
      又或许,她似乎,并没有感受到这些黑狼的恶意,它们似乎畏惧着什么。
      
      来不及深想,方才被灵气刃击成雾气的黑狼再次凝聚成形。
      
      “蠢货!”
      
      木林仍旧斜躺在座椅上,轻嗤一声。
      
      他面前白雾凝成的镜子上,赫然就是方才的场景。
      
      台阶下黑雾涌动,笼罩着一个一身黑的男子,木一正要跪下请罪,又听到王的声音。
      
      “蠢些也好,让他们手脚轻点,别伤着她。”
      
      “是。”
      
      木一领命退下。
      
      木林挥手将雾镜散去,闭上眼睛,另一只手将手盖在眼上。
      
      烦。
      
      “木一,回来!”
      
      刚出大殿的木一转瞬回到台阶下,静候吩咐。
      
      “不必去了,伤着也就伤着了。”
      
      “是!”
      
      木一声音平静。
      
      大殿再次恢复平静,和往常一般无二,木林却越发烦躁,指尖一点,雾镜再次出现。
      
      画面有灵性一样,一直对准程澄。
      
      程澄此刻处境并不太好。
      
      刚刚她还想笑,现在只想骂娘。
      
      一开始她击散黑狼,雾气并没有那么快凝聚成形,好歹可以拖延一二,可现在她灵气损耗过半,黑狼聚集速度却越发得快。
      
      她还得分出精力注意前方状况,边跑边打。
      
      而黑狼后边的大部队和她的距离依旧在减少。
      
      此消彼长,难免有疏忽。
      
      无论这些黑狼对她有无恶意,面前的危机都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程澄的战斗力也很菜鸡,她只是学生时期学了些太极拳八段锦,也没有正正经经的多加练习,能跑这么远,全靠灵气撑着。
      
      一时躲闪不及,右侧后方的黑狼一爪子挠到了她背腰部。
      
      爪子是雾组成的,但锋利异常,直接划破程澄覆在体表的灵气罩,深红带黑的血液流出,她踉跄一下,加快速度往前跑。
      
      爪子划伤程澄的前一刻,木林猛地站起来,声音里难得带了些怒气:“木一,速去吩咐!”
      
      “当真是蠢货!”
      
      “去了别回来了,你亲自盯着。”
      
      一连串吩咐下来,声音又急又快。
      
      木林领命而去。
      
      大殿里只剩下紧紧盯着雾镜的木林。
      
      另一边程澄勉力支撑,背腰部的疼痛仿佛麻木了,她抽空将木水灵力调去治疗伤口,却没有一点用处,且灵力消耗得更快了。
      
      她没有看到背腰部的伤口周围已经发青发黑,流出的血液也不是鲜红色,她只觉得阵阵眩晕感裹挟着她,想将她拉进深渊,再无出路。
      
      她的速度越来越慢,灵气越来越少,眩晕感越发强烈,程澄没稳住身形,险些摔倒。
      
      还好前方有一棵树,扶着树干才不至于狼狈跌倒。
      
      她抬了抬脚,丝毫使不上力气,周围静的只能听见她的喘息声。
      
      程澄扶着树干,看狼群从四面八方围来,离的越来越近。
      
      十步。
      
      九步。
      
      ……
      
      三步。
      
      两步。
      
      程澄闭了眼,静等疼痛到来。
      
      眼睛一闭上,更加抵不住袭来的眩晕感,在昏迷的前一刻,她隐隐约约感觉到有人朝她走来。
      
      再一睁眼,是陌生的环境,看周围装潢,古朴简约又大气。
      
      程澄撑着手想坐起来,却不小心牵动背腰部的伤口,疼得嘶了一声。
      
      她试着扭头去看,总会牵动伤口,索性用右手轻轻碰了碰,被包扎上了。
      
      又试着调动灵气,可体内空荡荡的。
      
      是了,她灵气消耗殆尽才晕过去,这是有人救她?
      
      目光下意识地朝左边外侧看去,一张熟悉精致的脸映入眼帘。
      
      “木林?你怎么在这儿?”
      
      程澄平复些后,又看到木林身上面料极好,做工精细的外袍,瞬间明了。
      
      “你到底是谁?!”
      
      木林盯着她,并不说话。
      
      程澄被他盯得发毛,“你到底是谁?”
      
      忽地听到一声轻笑,木林好听的声音响起:“原来是个猫。”
      
      随后跟招呼宠物似的:“过来。”
      
      程澄恼极了他的态度,又因为之前和他常斗嘴,莫名觉得他不会把她怎么样,更不怕他。
      
      “你当我是宠物?就、不、过、去!”
      
      木林没听见她的拒绝一样,勾勾手指。
      
      程澄正想开口嘲讽,忽然觉得她飘、飘起来了?
      
      飘到他面前后,她还没缓过来劲儿。
      
      “这不就过来了?”
      
      木林凑到她脸前,动作温柔,话语欠揍。
      
      程澄都想一巴掌拍走他的头,然而只能想一想。
      
      因为,木林用雾气束缚了她的手脚。
      
      “你过分!”
      
      木林凑得越来越近,程澄隐约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
      
      少年略哑的声音在她耳边环绕:“那你呢?你捆了我一夜。”
      
      程澄一窒,有些心虚,忽然又想起来一件事。
      
      “你骗我?胡说!我才不信你会乖乖被我捆一夜!”
      
      “呀?”木林故作惊讶,一手撩起她的发丝,在手中把玩,“可惜没有奖励呢。”
      
      “那些村民,也是你糊弄我的?”
      
      不然,依照那些村民,怎么会困住他?
      
      程澄越想越气。
      
      “不是呢,我和那些蝼蚁,怎么会是一伙的?”
      
      木林放下那缕头发,转而移向腰间。
      
      程澄别开眼,表明了不信。
      
      腰间穿来酥麻痒的感觉,她又看向上方的人:“你要干什么?!”
      
      “乖,给你疗伤。”
      
      木林声音柔和,程澄将信将疑,确实感觉背腰部好了一些,又动弹不得,只能任由他动作。
      
      等了片刻,木林收回手,点着程澄的额头。
      
      “这么乖?该给奖励。”
      
      程澄腹诽,要不是她被捆着,会这么安生?
      
      她翻了个白眼:“谁稀罕你的……喵?!”
      
      木林把猫抱到怀里,一边揉着她的头,一边往外走。
      
      程澄回过神,一爪子挠向他,出手迅速,力道不小。
      
      “喵!”
      
      爪子被抓住:“想挠花我的脸?喏,给你挠。”
      
      说着放开了她,甚至贱兮兮的把脸凑到了她爪子下边。
      
      这样程澄反而下不去手了,恨恨咬牙,像是把他团吧团吧塞嘴里嚼碎一样,用柔软的猫垫气势汹汹地冲着漂亮的小脸蛋儿去了。
      
      本想狠狠地拍了几下,不料错估高度差,没拍到脸上,反而拍到了锁骨上。
      
      程澄索性不拍了,冲他呲呲牙。
      
      木林只感受到软软的猫垫碰上锁骨,爪子上的软毛和肌肤相碰,跟挠痒痒一样,让他忍不住笑。
      
      程澄不明所以,还以为他在嘲笑她,但拿他没办法,只能闭眼装死。
      
      就这么可惜地错过了抓住木林弱点的绝佳机会。
      
      木林回到大殿上,程澄被迫趴在他怀里。
      
      坐稳后,木林冲台阶下的木一扬扬下巴。
      
      木一会意,挥挥手,几个动物被赶过来,后边极人性化的,恰好是黑狼。
      
      看到这儿,程澄咬咬牙,忍了。
      
      救了她?
      
      耍她玩儿还差不多。
      
      木林一挥手,底下的动物就变成了村民。
      
      程澄转回头看他,猫脸上挤出一抹笑。
      
      “雾髓玉?”
      
      木林笑眯眯的,回她一个笑:“骗你的!”
      
      仿佛无辜极了,理直气壮极了。
      
      程澄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忍了下去。
      
      拿你没办法,她忍!
      
      千万不要让她抓到小辫子,不然有他好瞧的!
      
      村民在底下跪着,一直忍不住颤抖。
      
      程澄不明所以,问:“为什么要他们跪着?”
      
      木林勾勾嘴角,笑容很奇怪,“乖,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话音落下,一掌挥出,最边上的村民缓缓倒地。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