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1 章

      程澄捡起方才放在床尾的菜刀,示意木林噤声。
      
      木林乖乖闭了嘴,眼看着她警惕又小心地往门口走,没忍住笑出声,只一下又忍住了。
      
      程澄狐疑地回头看了一眼,只看见冷着脸的木林,还以为她听错了。
      
      屋子里两个人,怎么会有笑声?
      
      忽而又觉得她动作太过小心,也没什么用,干脆大大方方走。
      
      大不了被抓走,想办法熬到晚上她再报仇。
      
      到了门口,她以为必然是众村民杀气腾腾、准备抓住她虐待,却不料动作声越来越小,直至一片寂静。
      
      程澄握紧菜刀,一片死寂中索性拉开了门,却被面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村长带头跪下:“求恩人救命!”
      
      后边的村民随之跪下,跟着喊:“求恩人救命!”
      
      乌泱泱的人屈身俯首,挤满了面前的道路,场面极具冲击性,让程澄呆愣一下,匆忙回过神,招呼着众人起身。
      
      却没一人动,只是人群后便传来低低的哭泣声。
      
      程澄干着急,这样大的世面当真没见过,她伸手拉村长:“村长赶快起来,咱有话好好说。”
      
      村长一把年纪力气不小,被她拽着纹丝不动,只是道:“恩人不答应,我这一把老骨头也没什么,便在此处长跪,为恩人祈福,直到恩人答应。”
      
      程澄腹诽,这可不跟道德绑架一样?
      
      这还没做什么呢,她怎么就成恩人了?
      
      “你倒是说说,这是什么情况?我又该怎么救你们?”
      
      村长大喜,连忙又叩首:“谢恩人答应相救!”
      
      随之众人附和,再叩首,个个喜气洋洋,欢欢喜喜地站了起来。
      
      只是想问问情况,并没有打算答应的程澄:......
      
      被迫赶鸭子上架?
      
      救什么人?她连自己都救不了。
      
      村长见程澄面色忽青忽白,很有眼色小声道:“恩人不必心急,我等必会将地图双手奉上。”
      
      地图指的就是出去的办法了,这就是交易了。
      
      “村长的算盘倒是打的极好。”程澄似笑非笑,脸色算不上好看。
      
      “自然不能让恩人吃亏。”
      
      村长笑得意味深长:“出去当然不只是......”
      
      “如我所想?”
      
      “如您所愿。”
      
      程澄略一琢磨,并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谨慎问道:“你先说说要我干什么?”
      
      “入雾瘴。”
      
      “你不是说,不能靠近雾瘴?”
      
      “恩人能操纵水火五行,自然不能与我等凡夫俗子相比。”村长笑着恭维。
      
      程澄睨他一眼,似笑非笑:“没什么不同,我也是□□凡胎。”
      
      “说吧,入雾瘴之后呢?”
      
      “找雾髓玉,研磨成粉饮用可以让我等去了这不人不鬼的样子。”
      
      村长倒是干脆利落。
      
      “那几个外乡人呢?”
      
      “有去无归。蚍蜉撼树,自不量力。当然,恩人与他们不同。”
      
      “可别,”程澄挥手止住村长接下来要说的话,“您可别夸我,受不住。”
      
      “且说说,怎么成这样的?”
      
      “这...”村长苦笑道:“既如此,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这村子确实是避世而居,只不过进出不便,但也没什么毒瘴。村民世代避世而居,安居乐业。
      
      变故出现在半年前,村里偶然来了两个个外乡人,也就是那个半仙儿,众人热心招待他,可那人阴险贪心至极,觊觎先祖墓里陪葬的宝贝,竟趁深夜扰先祖安宁,掘墓取宝。
      
      被发现后,村民也仅仅打算把他毒哑,驱逐出村。
      
      可那半仙儿也不知道施了什么妖术,挣脱绳索之后,抢了宝贝扬长而去,而村民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半仙儿无耻之行,无法阻拦。
      
      僵直站到子夜时分,众人能动弹了,却都变成了各样妖怪,直到第二天日出才恢复。
      
      而木林就是那个半仙带来的药童。
      
      村民是恢复人形后,冲到半仙儿先前留宿的地方,翻了个底朝天,只留有木林并一张纸条。
      
      纸条上书:雾中雾髓玉可解。
      
      另有一行小字:可惜雾髓玉只能外人取,且身具水火之能。
      
      最后一句不切实际,作弄人一般,但发生了这种事情村民们也将信将疑。
      
      可是此处偏僻,本就来人甚少,更别提身具水火之能的。
      
      村民的愤怒积压了满胸,无可排解,有人提议那药童说不定知道什么,可审问药童。
      
      然而诡异的是白天他们根本无法近木林的身,轻则咯血,重则丧命。
      
      只有晚上可以稍微近点儿,是以他们才想出了那个...唔,十分奇葩的法子。
      
      村长说到此处,莫名带了些愧疚的意味:“我心知此事与木林无关,只是一来为审问,二来......”
      
      “二来方便纾解村民的愤懑之情?”
      
      “恩人英明。”
      
      倒是和木林说的一丁点信息重合上了,可信度,就不得而知了。
      
      “让他们都散了吧。水火之能,要去也是晚上。”
      
      “恩人是说,您的能力也是子夜时分才可以用?”村长有点激动。
      
      程澄点头。
      
      村长再次给程澄跪下:“此事了,愿奉上先祖遗留至宝。”
      
      程澄没放在心上,金银珠宝她见得多了,不在乎这一些,且带不带的回去都未可知,还是命重要。
      
      村长领着村民回去后,她这才转身回东厢房。
      
      春娘和木柱大概去了别家歇息,并未见到回来。
      
      她把村长说的简要叙述了下,道:“可有出入之处?”
      
      “并无。”木林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沉默了许久才开口。
      
      程澄觑着他脸色,又询问了一些细节,木林僵着脸,极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一一道来。
      
      各处都对的上,程澄就信了七八分。
      
      昨晚那一幕她记忆深刻,她并不认为施暴者和受虐者会是一个阵营的。
      
      “那雾髓玉真的有用?”
      
      “九成九。”
      
      程澄陷入了思索之中,开始权衡该如何抉择。
      
      临近子时,程澄睁开眼睛,悄无声息出了屋子。
      
      却在院中看到一身清辉的木林,诧异道:“你这是准备干什么?”
      
      “雾瘴,我也要去。”
      
      “想好了?”程澄没有阻拦,直接反问道。
      
      “想好了。”木林依旧是淡淡的。
      
      她抬脚走,道:“那咱们走吧。”
      
      程澄惊奇地发现,从上午她回去开始,木林没有和她拧着来,连问题都是乖乖回答,不禁多看了他两眼。
      
      木林不大自在:“你看什么?你......”
      
      “打住,我不是对你有意思,我只是好奇,你今天怎么那么听话,问什么答什么。”
      
      程澄先发制人,这年头她遇到都不大正常,个个认为她对他们有意思。
      
      希希还好,木林这个她是真的招架不住。
      
      “救命之恩。”
      
      程澄明了,一路无话。
      
      待他们到了村头空地,村长等人已然等了许久。
      
      不等村长上来套近乎,子时到了。
      
      村民一个个倒下,雾气升腾而起,一块一块包裹住他们,不过片刻,雾气散去后,原地只留下一群动物。
      
      程澄屏息,看着面前极具冲击力的一幕,缓不过神来。
      
      虽然她踏上修仙路,但这种情况还真没遇上过。
      
      修仙给她带来的感受是神奇了些,人形原形自由切换,十分方便,打起架来也容易些,可这样折磨人的法术她还真没见到过。
      
      一时间又自我安慰,没什么,跟她服下赤木果化形一样,不过人多了些,是害人的法子罢了。
      
      这样一想,就好了很多。
      
      变成羊的村长奔到程澄面前,“咩咩”了几声。
      
      “我尽力。”
      
      程澄知道村长想说什么,沉声道。
      
      众村民让开一条路,沉默地目送程澄两人的身影被雾瘴吞没。
      
      程澄一进来,就感觉到粘稠的雾气紧贴皮肤,想要钻进体内一样,连忙用灵气覆在体表,阻挡雾气。
      
      回头正想给木林也来一个,愕然发现,木林不见了。
      
      她正想找找,敏锐地感受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盯着她。
      
      环视四周,只有一片白茫茫,程澄小心翼翼地向前走。
      
      雾霭深深处,有一大殿巍峨而立。
      
      殿内空荡荡的,上首斜躺着一个男子,慢声道:“去,让他们动作快点儿。”
      
      他可等不及了呢,他的小恩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副本真的好长好长,我以为我三章就写完了,是我高估了自己。
    嗐,我尽力写,你们随心看,勿较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