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什么果子?”
      
      程澄装作听不懂翠花的话,跟着反问了一遍。
      
      “不是你说的果子吗?”翠花一脸疑惑,脸上毛毛都要蹙在一起了。
      
      “我没有啊,你听错了。”程澄满脸认真地否定,拍拍它的头:“起来,咱们去找希希。”
      
      翠花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那老大怎么变成......
      
      还未想完,头上便挨了一下子,瞬间忘了要问什么,屁颠屁颠跟在老大后边。
      
      程澄连去两个屋子,都是空的,直到第三个,才找到趴在榻上的希希。
      
      凑近才看到,希希背上还有一个玉简,她一时好奇,伸手轻轻触碰一下,玉简无声碎裂,化成水流,顺着指尖消失不见,一丁点儿都没有沾到希希身上。
      
      程澄惊异地缩回手,两手相握,却什么都没有感受到;转而摸希希的背部,仿佛刚刚看到的玉简是错觉一般。
      
      翠花惊叹:“好神奇啊,刚刚的东西呢?”
      
      同时程澄眉心一阵凉意,她尚来不及细细感知,希希悠悠转醒。
      
      “小茶杯,你醒了?”
      
      翠花也凑过来叽叽喳喳刷存在感。
      
      希希还有点懵,视线在翠花和程澄身上打转,最后定在程澄身上,不可思议、但又好像司空见惯一样。
      
      “你是...虎崽?”
      
      “对啊。”程澄笑嘻嘻,顺手抱起愣愣的希希,伸出罪恶的手,rua了一把。
      
      希希一个激灵,想起虎崽喜欢他的事情。
      
      挣扎着扑腾下去,躲到床榻靠墙一边,离她远远的,警惕地看着程澄。
      
      程澄看着手笑,怪不得有毛绒控,好软好顺好喜欢。
      
      希希却想错了,虎崽怕不是更喜欢他了吧?
      
      抖了抖身上的毛,决心在把这件事情解决之前,绝对不能让虎崽抱他。
      
      程澄冲想把身子塞进墙里的希希招了招手:“希希,小茶杯~我真的是虎崽!”
      
      “哦,我知道。”希希点点小脑袋,看着程澄伸出来的手,警告道:
      
      “你不准抱我,我就过去。”
      
      “好吧,我不抱。”她遗憾地收回手,又往后退两步。
      
      希希才慢慢挪过来,见她真不过来,放了心。
      
      “虎崽,我给你带了东西。”
      
      程澄蹲下来,视线和床榻上的希希平齐:“什么?”
      
      “喏,我后背的玉简。”
      
      希希转过身,侧对着程澄,稍稍动了动,却没有感受到玉简的存在,“咦?我的玉简呢?”
      
      程澄没想到希希竟然还能记得给她带,心底有一角被轻轻敲了敲,软乎乎的。
      
      听到后半句,摸着鼻尖略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希希。我刚碰了一下,它就碎了。我……”
      
      “本来就是这样,没事的。”
      
      被忽视了很久的翠花幽幽插话:“我的呢?”
      
      “没有。”希希十分诚实地摇头。
      
      翠花一噎:“你是不是把我忘了?”
      
      “你怎么知道?”
      
      气得翠花想上手,让希希永远记住他。
      
      瞄了一旁看戏的程澄,终究不敢动手,拿出杀手锏:“呜呜呜,我就知道,你们没有把我当朋友…我是多余的…”
      
      “好了,希希逗你的。下次给你,别装了,哭得真难听。”
      
      程澄嫌弃地捂住耳朵,另只手替小茶杯掩着。
      
      希希补刀:“傻大个你别哭了,男子汉大丈夫,哭哭唧唧成何体统。”
      
      翠花假哭一滞,才想到他是雄性,以后伴侣要知道了……
      
      硬生生憋住了下一声假哭。
      
      程澄印象中才听到过这两句话。
      
      奥,想起来了。
      
      一个是歌里边的,一个是古装剧里的。
      
      活学活用的希希还想继续:“这才是好孩子……”
      
      话未说完被程澄捂了嘴。
      
      打了个岔,小茶杯和傻大个…呸,翠花也都忘了这茬。
      
      希希拍掉程澄的手,问道:“虎崽,你怎么变成人了?”
      
      “我昏过去后,在一大片草坪上看到一颗红果子,我吃了,醒来就这样了。”
      
      翠花感觉他好像忽略了什么,想不出来便主动出击:“小茶杯,你呢?”
      
      “不准喊小茶杯!”
      
      他捂住又一次受到伤害的头,控诉:“你们两个过分了,一个不让我喊虎崽,一个不让我喊小茶杯!我生气了!”
      
      为了表示真的生气,扭头还哼了一声。
      
      程澄默默:“你能说的过希希嘛?”
      
      希希补充:“你能打得过虎崽嘛?”
      
      正在生气的翠花一僵,貌似,不能。
      “所以,我生气了,你们两个就是这么安慰我的?”
      
      “为什么要安慰你?”这是来自疑惑的希希。
      
      “你真的生气了?”这是来自耿直的程澄。
      
      翠花深切的意识到,为什么这两个能凑到一堆,深吸一口气,保持平静道:“说吧,希希,你呢?”
      “我醒来是在一个特别的地方,还有高高的台子,我摔下去,架子上就有玉简砸到我,一个到了脑袋里,后来想给虎崽带一个,刚好又一个正好掉到背上。”
      
      翠花偏头同程澄认真商量:“澄老大,我把我的零食全部都给你,你把……”
      
      “想都不要想!”
      
      程澄打断翠花的话,把希希抱到她怀里:“小茶杯,我的。”
      
      “呜呜呜!”虎崽,我是我未来媳妇的!
      
      可惜被抱着,脸还被压着,说不出话。
      
      直到希希被放下来,站在床榻上,底下是翠花和程澄。
      
      他清清嗓子,严肃道:“这一次,咱们几个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是咱们几个的缘分……”
      
      “小茶杯,你怎么了?”
      
      程澄欲伸手看看小茶杯怎么了。
      
      希希拍开程澄的手,“请严肃点!”
      
      讪讪收回手,“严肃,严肃。”
      
      “从此之后,咱们三个就是干兄弟了!”
      
      希希思来想去,总觉得电视里的那兄妹二人怪怪的,既然如此,干脆把兄妹变成兄弟,双重保险。
      
      “你是想来一出桃园三结义?”
      “好呀好呀,我当老大!”
      
      前者是程澄,后者是不知世事险恶的翠花。
      
      四道目光聚集到他身上,他缩缩脖子:“怎么了?不想当老大的狗不是好狗。”
      
      程澄叹口气,反问:“你真的要当老大?”
      
      “不不……不了。”这语气,把翠花惊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不想当老大的狗不是好狗?”
      
      “我说着玩儿的,不想当老大我也是好狗。”
      
      “乖~”
      
      翠花可怜兮兮屈服在程澄的魔爪之下,不敢乱动。
      
      翠花:真可怕,飘飘,我想你了!
      
      希希也很温柔,“翠花,你想当老几?”
      “老三!老小多好,跑腿我最喜欢了!”
      
      希希也满意地点点头:“是个可造之材。”
      
      翠花老大一只,委委屈屈成了老小。
      
      希希松了口气,感谢翠花,打断了虎崽的思路,让他成功的和虎崽确定了兄弟关系。
      
      这下程澄就会断了想法了,他也很委婉的拒绝虎崽同时保持了他俩的友谊。
      
      他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程澄完全不知道希希千回百转的脑回路,只注意到,希希看她的眼神十分诡异。
      
      三人商量,决定去其余几个茅草屋看看。
      
      “咱们可能得了个宝贝,也可能不是。至少到现在,这地方对咱们并无害处,只是出去会麻烦点。”
      
      是以,他们去探探情况,以及如何出去。
      
      除去他们三个醒过来的茅草屋,以及刚才程澄翠花找过的,还有三排稍稍“豪华”的茅草屋。
      
      三排前后而立,井然有序。
      
      先去的第一排,程澄嫌希希腿短,干脆抱着希希。
      
      第一排,从外边看,约有三四间普通那样大。
      
      里边打通,程澄从一头走到另一头,全是丹药。
      
      程澄用手触碰,却被一股轻柔的力道弹了回来。
      
      他们这才看清,有一层屏障,附在其上。
      
      第二排,全是各种各样的法器?
      
      刚进门的木柱上,刻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字,应该就是“法器”二字。
      
      为什么是应该?
      
      程澄看到这两个字,是懵逼的,有一瞬间,她觉得她是文盲。
      
      第一眼只留了个龙飞凤舞的印象
      
      第二眼就是双目刺痛,不敢再看。
      
      “法器?”程澄怀里的希希脱口而出的。
      
      再看,希希也是一脸茫然。
      
      这里边,各式各样的法器,有首饰类的,有兵器类的,入眼纷杂,数不胜数。
      
      依旧能看不能碰。
      
      第三排,各类书籍玉简。
      
      “咦,那是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手机排版可能有问题,等回去我在改一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