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本喵被迫上进

作者:雩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5 章

      希希醒过来的时候,正躺在大殿中央。
      
      墨色覆海①上,有莹莹弱光点亮四方木属青龙、金属白虎、火属朱雀、水属玄武的雕像,青白赤黑四色各引一线会于中间,加上黄色,
      勾缠出五行八卦。一眼这样,再一眼,又似露天为顶,浩瀚星宿陈列于天幕之上。
      
      底下是白玉砌的地面,一动一静间,仿若有不知名的力量透过体表,润泽体内。
      
      殿内满满当当,中间一高台,希希正躺在其上,四方分别陈列典籍玉简、法器、丹药等,若有眼力见的在此,怕是要迷花了眼。
      
      此刻大门紧闭,地上白玉与碧海五色灵珠交相辉映,色彩繁而不杂,室内恍若雨后彩虹新生,照得殿内明亮又美丽。
      
      希希醒后,先伸出小短爪艰难无比地摸了摸后颈,并无痛意,黑溜溜的大眼睛随着小脑袋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小伙伴的踪影。
      
      “咦,他俩呢?”
      
      学着电视里的人咳咳嗓子,扬声道:“虎崽?翠花?”
      
      回声都没有。
      
      他绕着高台走了一圈,又走了一圈。
      
      没有台阶,跳下去?
      
      希希趴在高台上,伸出脑袋看了看。
      
      好高啊,好多桌子那么高。
      
      他站起来,一不小心左后腿绊住右后腿,骨碌碌以十分圆润的姿势摔了下去。
      
      高台极高,并无阶梯,希希滚下去的时候隐隐约约显出一条光带斜坡,他就顺着这条光带滚了下去。
      
      直直撞上放满玉简的高架,才停下来。
      
      希希还来不及捂住被撞疼的小屁屁,架子上有一只玉简,本就摇摇欲坠的,这一撞之下,顺势掉下来,正好砸在他刚抬起来的小脑袋上。
      
      “嘶!”
      
      他被砸得一痛,也不知道是该抚脑袋、还是该捂小屁屁。
      
      头上忽地一阵清凉,希希低头伸爪去摸,却什么都没摸到,脑袋里仿佛多了些东西。
      
      多出来的隐藏在脑海深处,看不到,只隐隐约约感受到其存在,直觉告诉他,是好东西。
      
      “哎,这么高,好想给虎崽也带一个。”
      
      他仰头望着高高的架子,开始思考要不要再撞一下?
      
      说不定会再掉下来一个,只是有些怕玉简掉下来,直接碎了融进他脑袋里,因此踌躇着。
      
      刚下了决定,准备撞上去,还未低头,就瞅见架子顶端又一玉简掉下来,正正好砸在他腰背上。
      
      希希趴在地上,嘟囔着:“那么高砸下来,比虎崽还沉。”
      
      慢慢站起来,不小心慌了一下,发现玉简竟然没有碎、也不会掉,遂安安心心朝着殿门处跑去,想找程澄邀功。
      
      冷不防,脚下白玉忽然扭曲出一个漩涡,希希刹不住车,掉了下去。
      
      神奇的是,玉简仍安安稳稳待在他背上。
      
      *
      
      另一边,翠花就比希希倒霉了一点。
      
      他醒来是在树林中,参天大树林立,阳光透过繁茂的枝叶落下,光影斑驳。
      
      同样没有看到希希和程澄,找了一圈,就撒着欢跑着。
      
      脸上的兴奋是毛茸茸都遮挡不住的,开心!激动!
      
      第一次在这么多、这么高的树林里奔跑,真是,太爽了!
      
      跑着跑着,不远处一朵蓝色的花吸引了他的目光,他跑过去凑近了看。
      
      真漂亮!
      
      还是会发亮的蓝色花!
      
      吃了它,回到小区就可以和飘飘说,他吃了一朵蓝色会亮的花!
      
      飘飘一定不会再说他笨了!
      
      一举多得!
      
      翠花忍着激动,凑近了花朵,嗅了嗅,真好闻!
      
      张嘴“啊呜”一口咬掉了花朵,只留下光秃秃的花杆。
      
      嚼吧嚼吧,边吃边点头,原来花的味道不错嘛。
      
      “你偷吃我的花?”
      
      身后一声怒号传来,翠花把嘴里的残汁咽下去,匆忙回头。
      
      一只体型巨大的、比他家两脚兽还壮的熊在不远处,并且朝他奔过来,边奔边嚎边捶胸:“你竟然偷吃我的花!”
      
      翠花一怂,下意识缩缩脑袋,嘴上还不甘心地吼回去:“又没写你的名字?我还说是我的呢!”
      
      拆完家必备手段,吼完速度跑路,翠花坚决贯彻这一点,话音没落下就撒丫子跑了。
      
      可黑熊并不是纸糊的,虽然笨重,跑得慢,但耐力极好,紧紧跟在翠花后边。
      
      翠花甩不掉他,黑熊也追不上翠花,两厢僵持,比的就是耐力和运气。
      
      翠花尽力向前跑着,生怕被追上来,他家两脚兽追人,呸,追狗够厉害了,这咋还有一个更厉害的?
      
      想不通。
      
      脚下的触感忽然有些怪异,软软的,还有点沉?
      
      低头看向脚下,泥沼已经埋过了爪子,往上延伸了。
      
      再扭头看向黑熊,黑熊停在不远处,似乎在等,等到确认偷花贼必死无疑。
      
      翠花在里边挣扎,结果越陷越深,在泥沼即将到达口鼻部的时候,黑熊扔下一句:“好好长长记性,下次别偷吃!”
      
      就在泥沼离口鼻只有一点点的时候,黑熊转身,并未看到翠花瞬间消失了。
      
      走了一小段路,黑熊回头看,什么都没有了,沼泽依旧平静。
      
      回去看到那株被翠花啃得光秃秃的花杆,还是忍不住生气,这可是他守了五十年的奇花,他不过出去嘚瑟了一下,就被偷吃了!
      
      要不是那狗跑到沼泽里,他绝对会把那只狗扒皮抽筋。
      
      就这样死了,实在是便宜他!
      
      呜呜呜,他的花,他的五十年修为......
      
      *
      
      程澄抬起酸痛无力的手揉了揉太阳穴,头好疼,浑身都疼。
      
      一只手从眼前划过,莹白如玉。
      
      她一惊,慌忙撑着身子坐起来,低头看,被白花花一片闪了眼。
      
      下意识伸手护住胸前,内心被卧槽和震惊刷屏。
      
      她为什么突然变成了人?
      
      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为什么是裸着的?
      
      还好小茅草屋里只有她一个人。
      
      荒野求生这么真实?茅草屋、猫变人这么齐全?
      
      不对。
      
      程澄迅速打量了一遍室内布局,清幽简约,除了她躺着的小榻,侧边还放有一个木柜,再前方放着木桌木凳,再无其他。
      
      榻上被子什么的都没有,她抱着侥幸心理去看柜子。
      
      还好,柜子里有一套道袍样式的衣服,程澄此刻万分感谢她前世的小姐妹,疯狂迷恋汉服,还拉着她一起穿,现在才不至于沦落到有衣服却不会穿的窘境中。
      
      生疏地套上衣服,随手拢了拢黑长顺滑的头发,绕着室内仔细检查了一遍,确保没有微型摄像头,才松了口气。
      
      若不然,刚才那一幕必定要删去,可现在她手边没有趁手的工具,麻烦不小。
      
      推开阖着的木门,向外走去。
      
      外边白蒙蒙的,雾气隔绝了视线,远处看得不甚分明,近处零零散散分布着几个与她身后茅草屋类似的屋子,倒是看得清清楚楚。
      
      出来之后才发现,这儿的空气异常清新,呼吸间就让人觉得身心舒爽。
      
      她抬脚往最近的两处屋子走去,冷不防同手同脚了一下,姿势别扭。
      
      真是当猫当久了,走路都不会了。
      
      适应了一会儿,才慢慢恢复。
      
      忽然察觉到,刚醒来时浑身的疼痛也消失不见了。
      
      不确定有没有人在,程澄决定先礼后兵,轻轻叩了叩房门:“有人吗?”
      
      声音清甜,最重要的是,和她原先的声音一模一样。
      
      就是不知道相貌是什么样的。
      
      拉回跑偏的思绪,程澄再次敲了敲门,还是无人应答,遂伸手推开了门。
      
      布置和她醒来的屋子一模一样。
      
      只是床榻上多了只狗。
      
      翠花?
      
      那她这是?
      
      程澄走过去,摇摇翠花,不动,加了点力气再晃,翠花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他朦胧间看到一个人站在他面前,还喊着他的名字,熟悉又陌生。
      
      熟悉的是感觉,陌生的是,他没见过这个人。
      
      “汪?”你是谁?
      
      程澄见他清醒,站直身子,毫不客气地把翠花往里推推,一屁股坐在床边,坐稳后睨他:“你说呢?”
      
      这熟悉的眼神,翠花脱口而出:“老大?”
      
      “嗯哼!”随意点点头肯定他的话,刚要开口。
      
      翠花一头扎进程澄的怀抱,哭哭唧唧:“老大,有熊欺负我,撵着我一直跑一直跑,最后我掉进一个坑,越挣扎陷得越深,我差点都见不到你和希希了!”
      
      一边哭一边口齿伶俐地告状,显然这事没少干。
      
      程澄一根指头把翠花推出去,无情得很:“那你先告诉我,你怎么惹了那头熊?”
      
      翠花哼哼唧唧,嘟囔道:“那头黑熊太小气啦,我就吃了他一株花而已......”
      
      声音越来越低,显然也知道他不占理,有些心虚。
      
      程澄冷笑:“追着你跑那么远,你吃的花一定很重要,你上次答应了我什么?”
      
      “不乱碰别人东西。”翠花垂头,试图狡辩:“可我又不知道那是他的!”
      
      “那你后来知道了道歉没?”
      
      翠花想起他回的那一嘴,头更低了。
      
      程澄一眼就看出他在想什么,敲了它的头一下:“长记性了没?”
      
      “长了。”翠花蔫蔫嗒嗒,有气无力。
      
      见他应了,程澄知道他的性子,遂安慰道:“这次你没错。”
      
      翠花瞬间抬起头,看着程澄。
      
      “那头熊没有任何标记,与你无关。但你选择吃了果子,也就要承担选择带来的代价。”
      
      掠过这个话题问他:“你不是去找人了?怎么也在这里?”
      
      翠花还没弄明白程澄的意思,听到她问,吧啦吧啦把他转身后看到的、干了什么都和程澄交代了一遍。
      
      “你说你是碰到希希后脖颈附近手疼,晕过去到森林,掉进沼泽里才又到了这里?”
      
      “对啊。”
      
      这么说来,他们经历简直一模一样,除了她吃了果子没被追,还化成了人形。
      
      就是那红果助她化形?
      
      说到果子,难道是她昏过去得够快,不然说不定也会被追着跑?
      
      “什么果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①覆海:古代指有绘画、雕刻等的天花板。
    程澄苦口婆心:路边的东西你不要随便吃,那可能是别人的,你看,遭报应了吧?
    翠花反驳:果子?
    理直气壮的程澄:我又没被撵。
    程澄麻麻:这种事情真的不好说,无论在哪里。但这种世界,只要没有标记,谁遇见了就是谁的,结果如何,就看是怎么选择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