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明珠

作者:兰庭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允氏嫁女

      天空破晓之际,允晚棠打算起床,不想一阵奇香入鼻后,他又睡了过去。过了一会,迷迷糊糊中的他总听到床前有女子嬉笑声,他想掀起被子好好的给凶走却没有半点力气不说还好像被人捏住鼻子。他依旧没有办法理会然后吧唧着嘴又睡了过去伴随着下巴的刺痛感……
      半梦半醒中他被人扶起,然后就经历这辈子最痛苦的事,无数双手拉扯他的头,摆弄他的脸,窸窸窣窣中又有人往他身上穿衣,接着一张湿布往他脸上招呼,往他嘴里灌盐水。太难喝了,他在吐出去的时候就有人那东西接走了。他以为一切快结束的时候,左右两边多了人好像是在扶着他,然后就被人扶着出了门走过长廊来到正厅。多年随父西征积累下的经验已经可以让他判断出途中自己经过哪里 ,整个过程,他是有感觉的,况且这还是他家!他依旧被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下了药。隐隐约约中又听到一中年男子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他们是谁?下药毒死他吗?仔细一听发现哭哭啼啼的正是他那战场上挥刀杀敌长曰快哉的老爹。
      他猛的醒过神来发现最大的困境,此时的他还是绵软无力被俩个丫鬟扶着。身上是红的发光的女装,额,不对是婚服,头上戴着金花凤冠,脸上没有他那引以为傲的胡兄(长胡)不说还被摸了胭脂,口脂。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奇耻大辱。他说不出话来只能咿呀咿呀像极了一周岁学话幼童,周围人听了道:“允家大小姐果然是重情重义知道要嫁出去为他人妇,伤心的都哭不出来了。”
      跟前夫人道:“我看有七分开心,三分不舍。毕竟嫁的可是咱帝都永安小侯爷。”
      他不是,他没有!是谁如此心狠手辣算计他,他才不会嫁给那怪胎。小时候上学堂的时候,墨晗之天天阴森森的盯着他。他以为快要被盯出一层皮的时候,他老爹带着他出征了。想来好几年不见自个日子过得很是舒坦,今天突然要嫁给他岂不是羊入虎口自寻死路。他那壮胆的胡兄也牺牲了。他姐姐的亲事怎么是他来顶不对,他姐姐。
      他终于在人群中看见一个瘦瘦小小鬼鬼祟祟中拼酒的身影。那人穿着他的衣服在宾客中应对自如,谈笑风生。估计是感觉自家弟弟怨恨的眼神。还倒酒隔空敬了下喝了下去,那只傻鹅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晃悠悠来到他身边傲娇的扭过身去准备离开。
      他,允晚棠。自小长得清秀被父亲起名晚棠。没错是女名已经够耻辱的了,今天还要替姐出嫁死对头。估计过去被发现冲着两家好交情得罪不了。但是他是被墨晗之从五岁吓到十一岁的。过去非掉一层皮不好。他虽然不能说话也没多少力气,但是稍微教训一只鹅的力气可以拼点。
      他忽然发力挣脱了两个丫鬟冲向了那只傻鹅,鹅见势不好立马大叫着四处跑开。扑棱着翅膀冲向宾客,鹅屁股后边就是他的追杀。顿时,鹅与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宾客大多是富家子弟谁有见过这阵势,立马也大喊大叫。
      他抓紧时机向前一扑,鹅就忽然转了个弯。他心下一凉闭紧双眼然后脸蹭到了奇怪的东西。他睁开眼看见是一双墨色踏云靴再往上看是身穿婚服的男人。只见这个男人腰间挂着一块灵玉,束发白玉清冠。他的模样算是上乘不愧是他姐夫真是人中龙凤……等等,姐夫
      墨晗之!他紧一缩脑袋往后退去,就被那人拎小鸡似的抓了起来道
      “夫人这番模样甚是可爱,吉时已到不打算拜堂成亲了吗?”
      他吓的面容苍白,背心盗汗。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要被往轿子塞去。
      他牙一咬,双手双脚攀在墨晗之身上眼睛瞅着那只发抖的鹅。
      墨晗之随着他视线看去道:夫人喜欢一同带去。说着随从一把抓过瘫软在地的傻鹅塞进轿子里。而咱永安小侯爷把美娇娥一把带上马扬尘而去。
      允大将军顿时脸色不好,宾客也不敢非议只道恭喜麻溜离开。连宴席都没吃,屁颠屁颠回家醒神。
      新嫁娘,上花轿。黄昏时,过天桥。折柳枝,拜父母。饮花茶,别兄弟。一谢姊妹 ,二谢友。三见夫君。四别离。踏夕阳,入夫家。夫君前来踢轿门,送嫁女郎挑轿帘。新妇人,新妇人,莫害羞。跨过火盆,走红毯。宾客友人旁边看,高堂左右上堂坐。小夫君,牵新娘。姻缘石上,刻誓言。
      昭天地,示亲友。姻缘结,此生伴。新妇人面娇羞,嫁与夫家勤持家。相夫教子尊父母。知书达理爱姊妹。习素琴,阅百书。新郎君面喜色,娶得娇妻要爱护。一不打,二不骂。不要姬妾,与侍妾,恩恩爱爱,守百年。
      随着新嫁歌,允晚棠就把自个嫁了。繁琐的礼节便是琰朝嫁女娶妻的习俗。贫穷人家就算要凑也要给女方凑身凤冠霞帔。而大富大贵人家就没有那么艰难。来的街道两旁观礼的百姓个个以踮脚相望。其中艳羡笑语多为未嫁女子,男子则更想一睹允家大小姐芳容。允家大小姐自小娇生惯养。就算不得已出门也得是带着一顶斗笠或面纱。进了闺阁也是娴静知礼。精通诗书礼易,也晓通古琴音律,太后闻之大悦则曰:“此等贵女世间少有,样貌才华。所匹配上的儿郎在我朝却少之又少,若不是新帝年幼此女必定是位贤良淑德的帝后。十六年华,是到了为新妇的年纪。不如让哀家占个便宜讨个弟媳。”
      然后一张太后懿旨将两个从未谋面的男女定下婚约,挑良辰吉日行嫁娶之礼。精明的太后还是这样拉拢了持有将军令的允家。其他几家也没法反驳,允家小姐这般优秀,他们嫡子也没法……
      永安侯,墨晗之。少年丧父失母。被太傅养在左右习诗书,被允将军麾下习武德,于太后身旁习时政佐新帝。于国师身旁经谋略。未行冠礼,治蕲州叛乱。冠礼以后,与国师一同主持各国来使的宴席或与使臣文大人出使各国。太学上精通骑射之艺有被扔到西边军营摸爬滚打十年,回帝都后与户部联手治魏家坪虫灾。御赐永安侯爷当之无愧。
      虽然琰朝民风较为开放,但王家大族更愿意讲求门当户对。这门亲事,两家也往来密切。或许,是为好事。
      堂礼,高堂于左右而坐。
      “一拜天地”
      允晚棠捏紧拳头拜
      “二拜高堂”
      允晚棠咬着牙拜。
      “夫妻对拜。”
      允晚棠刚弯下身子被人后边一推直接磕在墨晗之脑门上。墨晗之吃痛的揉了揉额头,而允晚棠直接掀了盖头道:“谁推我”
      墨晗之看见掀了盖头的允晚棠先是一阵诧异。眼角好像是泪痣云卿!
      却是女子恼羞成怒的质问怎么回事?他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允晚棠看见躲在喜娘身旁的小胖孩一把揪过来道:“几岁大了”
      “十二,姐姐……我十二”小孩怯怯说道。
      “小姐,不对。夫人今日大喜不能如此,冬子冲撞了夫人是老身教导无方。孩子向姐姐赔个不是,相信夫人大度肯定会原谅你”喜娘冲上来一把抱住她孙子。
      “我不要略略略”冬子说完翻了翻白眼皮。
      “夫人大度干我何事?天地没有拜完本小姐还是允家大小姐。今日是误了我的吉时这般敷衍若放平常人家岂不是要欺负的更惨”允晚棠抱臂道
      “夫人……阿不,小姐。您就饶了冬子吧”喜娘跪在地上哭着喊着一个劲的磕头。
      “哎哎,我可受不起你这礼。管教无方是你不对。毕竟小孩嘛要多教教。”允晚棠甜甜的笑着说向小屁孩走去。
      小孩立马慌了哭闹:“哇哇!你个丑八怪你想干嘛?欺负小孩。”
      “教育顽童……你不懂事,我的傻鹅更不懂事若有得罪多多包涵。彩雀关门,放鹅。”允晚棠无辜道。
      彩雀虽然知道这般胡闹还是依了允晚棠把傻鹅抱了进来。允晚棠走到傻鹅胖摸了摸傻鹅的毛,揪住傻鹅看向小孩。然后敲了敲傻鹅的头说道:“过去。”
      傻鹅立马领会到允晚棠的意思雄赳赳气昂昂向小孩冲去。小孩自小被喜娘惯着哪里受过半点委屈看见一只鹅冲过来。只好尖叫着跑开,傻麻溜的从人群中挤过去追着小孩。
      “啊啊啊~别过来我怕哇哇”小孩一边跑一边哭嚎
      傻鹅其实除了拧允晚棠不会拧其他人,最大的作用是吓唬人的。如果真的用来对付人的话允晚棠的指令就是:“咬死他,今晚有鱼吃。”
      傻鹅“昂,昂昂”的叫声又响彻在整个院落。没人敢拦,没人想拦。
      小孩跑不动了挣扎着向允晚棠跑去道:“漂亮姐姐,我错了。我再也不欺负你了。再也不欺负新娘子,再也不欺负其他人了。”说完认命一样跌坐在允晚棠跟前。
      允晚棠一把抓起傻鹅一把扶起小屁孩为其拍掉身上尘土道:“这才乖,以后你要是在胡闹以后这只傻鹅就会咬你。”
      “我不会了,不会了……呜呜。”小孩继续道
      喜娘千恩万谢的接过她孙子嘘寒问暖。
      继续拜也不像话只能将她送入洞房,而墨晗之一语未发的招呼宾客。傻鹅一脸不情愿的被送回专门搭建的小窝。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是兰庭之,希望会有人喜欢我的文。忙于学业我会尽量更文。文笔不佳,但会尽量改进。我会继续努力的。原本想申请笔名是酱汁可是好像弄不成。
    不过兰庭之这个也挺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