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上明珠

作者:兰庭之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洞房夜,上青楼

      上回说到允氏嫁女,那场面可谓是轰轰烈烈。今儿来补个后续。或许有人嫌咱婚宴闹得动静有点大,不过话说回来,这谁家女子出嫁不哭闹一会。想必是咱允大将军宠爱嫡女,咱掌上明珠性情洒脱一时没收住情绪。无碍,无碍。你看那永安小侯爷抱的美人归那宠溺一笑羡煞了多少帝都内少男少女的心,如此才子佳人那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永安侯府宴席结束,宾客纷纷抱拳道喜而散。走的时候还三步一回头,五不一鞠躬道喜。在小斯的拉扯下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墨晗之敛笑凝视这残局准备离去身边素七提示道:侯爷,今夜可是大喜之日,若您这样冷落允氏千金可不大好。
      “本侯可没说过要冷落夫人这就去看看”。墨晗之语毕向新房走去。
      门前两个丫鬟行了恭恭敬敬的礼喊了句:侯爷。随即,墨晗之点头推门而入只见里屋一片混乱。地上撒的的瓜果皮和桌上被倒一干二净的空酒壶耀已经让人头痛不已,床上被扯坏的帷幔还在耀威扬威。
      只听下人来报后院丢了了一把洛阳铲和铁锹。
      时间倒回半个时辰,被迫拜天地的允晚棠一人在洞房不禁肚子饿的发慌,二话不说掀了盖头往嘴里塞花生时却也收到了正牌新娘,他最受人欢迎的亲姐姐的飞鸽传书。
      他坐在桌前一把塞花生,然后往嘴里灌得一口酒拆了信。大致内容是作为姐姐的她早有心仪之人,不能朝三暮四也不能辜负情郎。又念及两家情意厚重不能辜负,又因允晚棠和墨小侯爷也有同窗友谊。如今这般虽是荒唐,但也是万般无奈。另外嘱咐他傻鹅虽傻但有灵气,好生照顾。
      什么同窗之谊,那是噩梦!噩梦懂不懂还要和一个男子在同一屋檐下生活,那人偏偏是最可怕的墨晗之。他是傻了还是疯了。气急,把信塞嘴里咽了,他饿啊~一饿什么也想吃。
      怎么办叉腰放下,坐下起身,兜圈又拿起酒灌起来。然后吧唧嘴巴舔了下嘴唇发现很好喝,一边喝一边往外倒。手一歪空酒瓶倒在桌上。他摇了摇脑袋,估计有七分醉意摇摇晃晃走到床前一把扯过帷幔。
      中途守在门外的丫鬟想进来可是听这动静怕是不好伺候的主,于是她们很聪明的止步了。
      屋内,他一想某天被发现肯定会被那变态抽皮扒骨。心一横,上青楼!
      出去对于他来说很容易,顺便还二百五的鄙视了下被关在笼子里的傻鹅。原本想爬墙的他忽然发现那样很弱智,于是七倒八歪的他,摸到柴房溜了进去顺了一把铁锹和一把洛阳铲。
      来到目的地傻兮兮用手比了下墙的高度摇了摇头,二话不说手起铲落一看就是行家老手。虽说是汉如雨下冷风一吹,酒也醒了一半,干劲更大。这就是他除了吃蒜第二大爱好。
      出了侯府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只是这模样逛青楼太招摇。可是没法换啊,穿着呗难道还光着身子。折腾了半天,肚子又在抗议。咕咕~
      去了经常吃的面馆,也只有这家面馆关门最迟。加上他容易饿,也就成了这里老主顾。一进去,老板娘差点吓过去招呼铲子往他头上招呼。
      “音姐,是我。哎呀,我是棠弟。饿死了赶紧来馄饨。还要大蒜……”他还特别狗腿的抹去脂粉给人看。
      “还真是你这臭小子几日不见刮了大胡子还挺俊俏,不对是清秀。胭脂水粉一摸比你姐我还风情万种。”苏音虽然万 般嫌弃却是贴心的倒了杯水给他。
      “阿音谁……这么吵”一瘦弱的年轻人从厨房出来,手里拿着抹布。此人原名柳桥衣正是这饭馆老板。一看是熟人立马眉开眼笑招呼:晚棠啊~来来坐下姐夫给你弄好吃的。
      委屈的晚棠想诉苦,但还是忍住了只是说在执行军令回来的迟,饿了。不仅混到吃的还换了一身衣裳。
      出来后直奔青楼上了云字号房间,让云姨叫了头牌姑娘弹琴伺候。姑娘琴技了得拨弦三两声如流水潺潺。他换了个姿势倚在桌前听。然后门就被人踹开了,他猛的一后退撞到柱子上了。
      来者谓谁当今太后之弟永安小侯爷是也。只见那人黑着脸突然笑了道:“姑娘你可以出去了。”他腿可比脑袋惜命多了就往出冲却被人家揪住了头发。然后场面便是墨晗之的手抱住了他的头还笑嘻嘻的看着人家姑娘意思好像再说家事你还要吗?。那头牌姑娘一直被小心照顾着那见过这样的抓奸场面。在她看来就是抓奸,就是抓奸。然后一溜烟跑了……
      彭~还贴心为他们带上了门。
      “姐……姐……姐夫,你也逛青楼啊?今天不合适吧?”他不由的怂了。
      随即腰上被人拧了一把还不撒手。
      “叫什么”墨晗之力气大了些
      “姐夫我错咧”他疼的吼叫起来。
      “好好想想”墨晗之不依不饶力气加大了。
      “夫君”他脑一抽叫了
      “乖觉,有胆和我拜堂就要有胆和我玩。夫人”墨晗之笑的纯良无害。
      然后以这姿势拖着他回府,进屋、关门、熄灯、推他到床边、一系列动作毫不拖泥带水。
      他慌了!允晚棠发誓变态要杀人灭口。鬼使神差的对着他撅起嘴吹气。蒜味飘到墨晗之的鼻子里。
      墨晗之怒了:“允晚棠,你找死!”允晚棠还是听到了时隔多年的威胁,倍感亲切~
      然后,墨晗之从腰间掏了匕首就要往在他脖子上架,他下意识夺刀。
      “墨晗之你冷静一点,动刀出人命。你可是君子。”他大叫到。
      “你个王八羔子,本侯宰了你。你不知道蒜是这世界最臭的东西吗?”墨晗之还是破功了,五年多第一次骂人。
      两人一边争嘴一边过招,然后床塌了。侍卫听声不对冲了进去,只见他们温润如玉的小侯爷被一个男人压在身下。
      墨晗之从未料想过有天会有这般情形毫无疑问晕了过去。
      这般情形被闯进来若干侍卫家丁看的一脸懵逼在满脸通红。管家先生h作为过来人老脸泛红反应最快捂住自家孙女的眼睛怒斥:“新婚之日这看什么看,赶紧把哎呀,在送床被子给侯爷垫上。走走走,小孩子出去”。一对人捣鼓结束就离开了。允晚棠不敌酒力早睡个过去了。
      半夜,允晚棠在睡梦中也在一边啃着手指一边笑的正好。翻身落空压在一个软乎乎的毯子上又睡过去了,而且估计是夜间降温,他就寻着热源过去。嘴里哼唧着:“落落,你那把式不对。”又睡过去躺在墨晗之身旁。
      黑暗中墨晗之睁开眼睛犹如蓄势待发随时捕食的猎豹。其实他在允晚棠从床上滚下来的时候被砸醒的。然后听到那句落落后,他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思绪飘向远方。
      那时候的他和云卿没有这么生疏,他总是叫他落落。初入王城,势单力薄。贵家子弟,个个心高气傲。入学陪侍,已是恩赐。可偏偏……
      太傅眼里只有不肯长进的太子和一群酒囊饭袋只知道抓蛐蛐的王爷郡主。
      只有云卿是特别的,小小的一只。可是小小的一只为什么后来却避他如猛虎后来索性不见了他也和他们一样吗?一样看不起他
      “可是这会还叫我落落,我还是落落,你会是云卿吗?允晚棠”墨晗之侧着身子用手支着头喃喃道。
      睡过去的人极其不安分嘴嘟囔着听不懂的话:“美人~”
      听次,墨晗之隐忍着怒气转过身去恨得牙咬的咯嘣咯嘣的,手也捏的骨节咔嚓作响。
      感觉身旁有异动允晚棠故意引开墨晗之思维以免继续神经错乱才嘟囔一个“美人”没有想到直接让人恨成那样。这下坐实了一无是处允晚棠的名号了。除了朽木难雕,今天又搭了一条一无是处,或许还可以加一个贪图美色。
      他这次是真的昏睡过去了,也没有留意到墨晗之给他盖上衣服出去了。
      墨晗之,随手取了一件衣服披上去了书房。
      书房他点了蜡烛就坐在书案旁忽然一阵烦躁涌上心头,他对着太阳穴按摩起来。翻开大婚前几日的帖子翻阅起来,北边漠荒发来想与其结秦晋之好开通边境的文书。一个朝廷分了两派,一方开市,一方避市。开,则互利互惠,两国人民友好经商,可这万一是个局。一旦进犯,边境及帝都百姓都会被卷入战争之中。避则,漠荒以此为借口向周围其他小国散播琰朝闭关自守,狂妄自大的谣言。如今,姐姐扶持幼帝登基,虽有与太傅忠贞不二的旧部大臣愿辅佐陛下。可是也有不少有萧王那般不是自持皇叔时常对陛下不敬 ,就是手握帝令随时可以调动王城将领与侍卫的三大将军。如今,允家与皇室联姻密切。暂时不怕有变数,可是司徒家与林家谁又说的上墨晗之,坐在书案旁眼神里又是那缕幽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先发后边有时间改错字和错句。最近和家里闹矛盾心情不大好~有没有人看,我已经无所谓了。就当写给自己。忘了说允晚棠字云卿,墨晗之字落枝。要不落卿夫夫~唉没人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