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而生

作者:慕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父亲的尊严碎了一地

      后来新生儿被取了个叫张熙的名字,没有特别的寓意,也没有任何的希冀,如果非要说有什么好的含义,那可能就是这个名字好记了。
      如何评价这个家庭的贫穷与富裕呢?最简单的解释就是,全村人都在吃米饭的时候,这个诺大的家庭还在吃稀饭,分家也只能分到两个碗,十斤米,且是改革开放后的平原地区。
      因为张熙的出生,张兴国没有外出下海找工作,而是在家里照顾妻子,毕竟是第一胎,怎么说也是重视的。坐月子时期,来来往往的亲戚来探望汪瑞,送来鸡蛋,母鸡,油条,和红糖。这些看似很普通的东西,在那个年代,却是十分贵重的,并且只有在生育时期才会享受这样崇高且丰厚的待遇。汪瑞的娘家远比张兴国的家庭富裕些,带来300个鸡蛋,和两只母鸡,还有1000元的礼金,这是汪瑞娘家给她的营养钱,毕竟女儿家没钱,生活清贫。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且易逝去的。张熙满月之后,张兴国就要外出工作,担起一个男人养家糊口的重担了。一大早收拾了两件衣服,和一点吃的。就要做汽车去南方找工作了。步行15.里到镇上挤大巴,好不容易挤上了大巴别,踏上了去江苏的路上。可是,生活总是不尽人意的,且是一地鸡毛的,无力反抗,直接被扼杀梦想和希望。25岁张兴国初为人父,还不是那么的成熟稳重,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一点准备的情况之下当了父亲。虽然是个女儿,心中不悦,可还是有所欢喜的,一个小生命的诞生,是和他有着血缘关系的。坐上位子的那一刻,心中千言万语,不知如何说起,放不下妻儿老小,但却又时刻记着,有家的地方没工作,有工作的地方没有家。
      闭了闭眼,稍作休息,养精蓄锐,告别故土,发奋图强。当大巴车开始疯狂抖动的时候,突然有一个人冲上大巴车,高声大喊张兴国下车,还钱。张兴国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后来仔细一听,确实是在叫自己。猛地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表姐和姐夫在叫他。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见姐夫从车窗外伸出一只手,拉住他的衣领,就凶神恶煞的说“怎么,借了钱,就想跑,还钱,不还钱,哪也不准去”。
      车上突然死一般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盯向这里。张兴国的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一个背全部被冷汗给汗湿了。他一时之间慌了,不知道如何应对这样的场面,一是自己不曾遇见过,二是自己的亲姐姐,怎么会这般让他难堪不已,三是欠钱不还,确实不仁,但身无分文,能有何为。整张脸都涨的通红,语塞也说不出一个字。满车的人都在议论纷纷,揣测事情的来龙去脉。
      姐夫边拉边说“还不下车,脸呢,好歹也是上过学的人,怎么那笔杆子的人都是这样耍赖皮的吗。你老婆刚生完孩子,娘家给的有钱,赶紧还了,我们都不富裕,当初接济你,现在我们也有难处。”字字诛心,张兴国眼眶起了一层雾水,不知道是为自己的处境而感到酸楚,还是为亲戚之间的这种分崩离析的感情而感到悲哀。
      就这样被拉扯着下了车,汽车司机毫不犹豫的开走了,丝毫没有等待的意思,生怕给自己惹了什么麻烦。生拉硬拽的把张兴国带回了家,签字画押。一瞬间,现实来的太快,恍若隔世,张兴国感觉自己已经不认识姐姐和姐夫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