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阳而生

作者:慕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1997年一个平淡无奇的冬日,一个新生女婴降生于世,可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认为这一天会是平凡的。坐在门口的老太爷从听见孙媳妇在屋里哭喊生产时,就开始着急担心,想知道生了个啥。对于这个饱经风霜的老太爷而言,肯定是想要个重孙子了,毕竟男孩子能干活,在南方的一个小城里,种植水稻,花生还是很重要的,虽然流行下海,可是对于他老人家而言,种地才是不赔本的买卖。一颗心一直吊在嗓子眼上,时不时问一句,“生了没”。后来只听房里传来孩童的哭泣,老太爷连忙招呼着太奶奶,“赶紧的,你快去看看,生了个啥,男孩女孩”。
      在这种不富裕,又落后的地方,是没有什么医院接生的,而是请了一个很有经验的接生婆。接生婆高兴的抱着孩子,大声叫着:“是个千金,是个千金,您家有福嘞,去年的今天来您家接生,生了个姐姐,今年又添了个妹妹。真是喜上添喜呀”!
      听到这里,张兴国的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容,本来积攒了一年的兴奋和期盼,在知道是个女孩的这一瞬间,全部化为乌有,眼睛里的光,一刹那就暗淡了。可还是忍住了,脸上绷着一丝笑容,说“您老辛苦了,快洗洗手吃饭吧,我老母亲把饭都做好了。”接着就上前给接生婆塞钱,塞红鸡蛋。这是习俗。
      而出生的女孩也并不知道自己的性别却让大家如此失望难过,还在竭尽全力的哭泣,可能她也对这个家庭不满意,可是有无法表达吧!老太爷和太奶奶听说是这个结局,也没上前问,只是淡漠的说了一句“去年老三生了个女儿,今年老四又是生了个女儿,唉,一来就来了俩女孩,不指望喽。”
      只见当时的张兴国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头低着,默默的用双手拢了拢头发,问妻子汪瑞的身体如何,一脸心疼却也夹杂着些许的失落。
      姜秀文从后院赶过来,赶忙给催生婆道谢,一边说一边附和“是嘞,两个女孩,好呀,一大一小,以后姐妹常伴。”说完就爽朗的笑起来,快步走到里屋,看看虚弱的儿媳妇,边看边说“辛苦了,孩子,辛苦了,鸡汤在锅里了,一会就好了。”
      儿媳妇一张苍白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了句“听说是个女孩,不过女孩也好,妈你和咱爸看看给孩子起个啥名字,咱爸学问高。”姜秀文拉着儿媳妇的手说“在想,在想呢?女孩咋说也要起个好听点的名字,你说呢?”。汪瑞也可能是因为刚生产完孩子的原因,虚弱不堪,双目无神,茫然的点了点头,毕竟第一次为人母,还是很激动的,但第一胎生了个女孩,又有些难过自责。
      刚出生的孩子,可能不适应这如此陌生的环境,和大家的态度,一直啼哭不止,没有一丝停止的意思,后来太爷爷嘀咕了句,小丫头片子,脾气还不小,挺能折腾,哭的呦。一旁的二孙媳妇带着二重孙来看小妯娌,边看边说“又是姑娘,这几年就我们家一个儿子,老四没福分,所以才是姑娘”。老太爷逗小重孙玩,眼神里的疼爱都要溢出来了。张兴国本来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一看到这样的场景,再听这样的抱怨和嘟囔,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气冲冲的说了一句“嫂子,我老婆刚生完孩子,还弱呢?等休息几天了,你再来吧!”说完就对那啼哭的孩子的说了句,“哭,就知道哭,一出生就哭,明知道大家不喜欢你,还在那哭,在哭给你扔桶里淹死。”孩子也是可怜无助的,面对突如其来的凶狠。哭的更凶了,像是在抱怨什么。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