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列车

作者:条纹花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罗小姐的葬礼(完)

      “亲爱的,你为什么后退?你在害怕我吗?”
      
      罗丽悲伤的看着未婚夫,蹙着眉头、捂着心口的样子我见犹怜。
      
      雷蒙德先生后退的脚步停住了,他眼中的情绪十分的复杂,有对未婚妻的爱意,有恐惧,有憎恶,还有无尽的挣扎。
      
      “你面前的不是失去了家人,又可怜又可爱的罗小姐。你忘记了吗?她是一个杀人犯,她谋杀了她的孪生姐姐。”
      
      雷蒙德先生的神情骤然变得冰冷,情绪激动地指着罗丽唾骂。哪怕她用尽了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词汇,也因为本身教养良好的缘故,听起来并不太脏耳朵。
      
      芮一禾知道,他这并不是人格分裂。
      
      罗丹的怨灵虽然从他的身体里浮现出来,却没有完全的脱离这具驱壳,无数根细丝连接着一人一鬼。当然,除她之外,没人能看到……不,还有一个人能看见,那就是罗丽。
      
      此刻,一根根丝线绷紧,就是罗丹在操控躯体说话。
      
      下一刻,雷蒙德先生的意识占据上风,他痛苦的说出自己也不相信的辩白。
      
      “这不是真的,这或许是个误会。”
      
      罗丹恨铁不成钢,尖叫:“杀了她!杀了她!”
      
      纪姐惊醒,确认手上有刀,身处城堡大门之外。芮一禾又在旁边,情况还不错,顿时紧绷的背部放松了一点。
      
      “现在是什么情况?”
      
      芮一禾:“姐妹Battle、巫女的生死对决、我的媳妇我的大姨姐、帮理还是帮亲这是个考验心灵的问题、三人行必有一死、决战古堡之巅。”
      
      总归没玩家什么事,怪物和鬼怪的战斗也不是他们能参与的。
      
      纪姐:“……”什么乱七八糟的?
      
      芮一禾:“我猜赢的是长发姑娘。”
      
      纪姐:“谁?”
      
      芮一禾:“罗丹,双胞胎里的姐姐。”
      
      纪姐:“……”那不就是鬼吗?你为什么要给女鬼起外号?
      
      姐妹双方的对峙并不像芮一禾调侃的那样轻松愉快,紧张的气氛到达极致,大战一触即发。最先动手的竟然不是心怀滔天恨意的姐姐,而是因为反噬十分虚弱的妹妹。
      
      罗丽用又长又细的圆规一般的双手将怨灵从雷蒙德体内挑出来,连着丝线一起。如同老饕用牙签挑螺肉,顺滑的一次性成功。
      
      接着,她脚下一蹬,竟一步跨了近十米的距离,抬脚扫向芮一禾。
      
      ……被打中的话会没命的。
      
      芮一禾身体后仰,觉得老腰都快被折断了。一瞬间之内想了很多……比如躲过了第一击,能不能躲过罗丽再一次的攻击。
      
      要死了要死了!她这仇恨值拉得太满了。
      
      要问罗丽最恨谁,肯定是烧了钟塔破了巫术的芮一禾。
      
      “你在看哪呢?”
      
      罗丹透明的怨灵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淡蓝色水团,从天空中落下来,正面砸中罗丽的胸膛。令她的身体划出一条漂亮的抛物线,落在刚刚跑出古堡的玩家们脚下。
      
      玩家们心里骂着MMP,又怂兮兮的退回去。
      
      水球重新变回怨灵的模样,转头对芮一禾笑了笑,似乎是在让她不要怕。
      
      接着,一头扎进离罗丽不远处的喷泉中。
      
      “咕噜、咕噜。”
      
      喷泉池中的水冒起白烟,像是烧开了一般。接着,里面涌出无数张由水组成的脸孔,张大嘴,一齐发出尖啸,震得脚下的大地都在颤动,
      
      芮一禾眼疾手快的捂住了耳朵,还是产生了强烈的眩晕感。让她回忆起第一次和家人去沿海城市度假,出海晕船时的痛苦感受。
      
      再看罗丽,几乎已经是个血人了。
      
      她连毛孔都在往外渗血,却好像感觉不到疼痛一样,温柔的对雷蒙德先生说:“亲爱的,闭上眼睛好不好?”
      
      雷蒙德先生英俊的面庞已经被泪水打湿。
      
      “我现在很丑,你不要看。”
      
      罗丽娇滴滴的声音结合此刻的场景,并不会让人觉得甜蜜,只会让人发凉,骨子里发寒。
      
      这种情况下,还要在意爱人眼中自己的形象。偏执到如此地步,常人哪敢消受巫女的爱。
      
      雷蒙德先生实在是受不了了,痛苦的闭上眼睛。极为失礼的抱着头部蹲下来,痛苦的嘶吼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崩溃了。
      
      罗丽浑身颤抖,痛苦的流下眼泪。
      
      芮一禾曾惹得罗丽气急败坏,却没见过她痛苦的模样。愤怒和痛苦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情绪……好意外,疯子罗丽竟然也会觉得痛苦。
      
      痛苦之后,恨意更浓。
      
      “姐姐……我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
      
      罗丽说完,嘴里吐出大段意义不明的话语。
      
      芮一禾猜测,这大概是咒语一类的东西。
      
      接着,罗丽撕开衣裙,露出了血肉模糊的腹部,用撕下来的布料混合着血肉做了一个极简版的晴天娃娃。
      
      随着咒语念完,血肉消失不见,娃娃变成纯白色的,扁扁的脑袋也充盈起来。
      
      罗丽用血给娃娃画上眼睛嘴巴。
      
      画好之后,丢进喷泉池中。
      
      罗丹的尖叫瞬间停滞。
      
      芮一禾忽然明白木偶娃娃是用什么做成的了。那种又软又滑的触感……她的喉咙,碰过娃娃的双手都有些发痒,离开副本的第一件事 就是要洗个澡……话说,列车上有洗澡的地方吗?
      
      罗丹的怨灵被迫重新凝聚……还没完全成型时,罗丽已扑上去抱住姐姐半透明的腰肢。两人一起扑向古堡,扑向熊熊烈火。
      
      这是要同归于尽吗?
      
      芮一禾立刻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在两人即将要扑进火中的时候,罗丽忽的放手,退后两步,代替她继续将姐姐往大火里推的是诡异微笑着的诅咒娃娃。
      
      “呵呵呵,你以为这种粗制滥造的小东西能奈何我吗?”
      
      罗丹冷笑,两只手死死抓住妹妹的手臂。
      
      芮一禾看出来,她也并不像嘴里说的那么轻松,为了不让妹妹逃走,她无力去管紧紧贴在她小腹上的诅咒娃娃。
      
      这么下去,她的力量会渐渐被娃娃吞噬。
      
      当然,罗丽的情况也不太好。
      
      两个人不过是凭着一口气僵持,就看谁先撑不下去。
      
      这时候,罗丽转过头,看着芮一禾,轻声说:“你过来,用这把匕首砍断她的手。你想要什么,我就给你什么了。我以罗氏巫女的名义对巫神起誓,只要你照我说的做,我脱困之后不仅不会伤害你,还会让你带着她骨灰离开,并且赠与你一件宝物……你要是不照我说的做,等我杀了她,下一个死的就是你。”
      
      罗丹什么都没说,只是悄悄对芮一禾眨了眨眼睛。
      
      一模一样的脸,却因为气质完全不会,而不会让人错认。
      
      芮一禾装作犹豫的样子,等罗丽许了一堆好处,才踌躇着走上前去。捡起地上的刀,却没有刺向罗丹的手臂,而是刺中了诅咒娃娃。
      
      “嗤嗤……”
      
      诅咒娃娃里冒出黑烟,掉在地上,失去了灵性。
      
      做完这一切,她在罗丽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迅速退出战场。
      
      心里想的是……你许诺越多我越不可能相信你好嘛!比起疯疯癫癫的罗丽,还是一直以来都在给她提示,并且从未对她生过恶意的罗丹更可靠。
      
      “你疯了出昏招,”罗丹凑到妹妹耳边,带着炫耀的意味,得意洋洋的说:“她从一开始就是站在我这边的。”
      
      顷刻之间,两姐妹交换了位置,掌控主动权的变成了罗丹。
      
      罗丽后背生疼,那是火焰在灼烧……火点燃了她的衣裙,火舌舔舐皮肤,好痛好痛。越是这样,她越不放手,死死的抓住了姐姐。
      
      “一家人就该整整齐齐。”
      
      她像疯了一样大笑。
      
      “一起回归巫神的怀抱吧!姐姐。”
      
      罗丽的半个身体已经在大火中了。
      
      火势很大,罗丹抓着妹妹的手也一样被火灼烧着。幽灵畏惧火焰,她的手变得越来越透明,她却一点也不着急,欣赏着妹妹疼痛难忍的模样,微笑着,然后温柔的说:“你看看旁边。”
      
      不知何时,雷蒙德先生来到了两姐妹的不远处。他的双手冒出青烟,布满了灼烧的痕迹。
      
      罗丹笑着告诉妹妹,她魂魄的创伤可以转移到雷蒙德先生身上。
      
      “我死了,他也会死的。”
      
      芮一禾觉得这种威胁没用,疯成罗丽这样,带着爱人下地狱算死同穴的满足了。
      
      结果罗丽竟然慢慢地松开了抓住姐姐的手,流着泪对爱人说:“你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我的对吧?”
      
      哀求着,祈求着。
      
      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爱人。
      
      高大的雷蒙德先生哭得像一个孩子,说不出话来,连连点头。
      
      罗丽对姐姐说:“你放过他。”
      
      罗丹将缠在雷蒙德先生身上的丝线全部收回来,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你去死一切好说,我不会为难无辜的人。
      
      罗丽要得到承诺,遂哀求:“姐姐,你放过他。”
      
      罗丹点头道:“好。”
      
      罗丽果断的放开抓着姐姐的手。
      
      得到身体控制权的雷蒙德先生心中只剩对未婚妻的爱,不顾一切的冲向火场,愿意和爱人一同赴死,却被站在一旁的罗丹拦住。
      
      早已成为一个火人的罗丽艰难的对姐姐说:“谢谢你……”
      
      她希望爱人能好好活着。
      
      “咔嚓——”
      
      罗丹扭断了雷蒙德先生的脖子。
      
      罗丽,“啊啊啊——”
      
      她疯了,她不知哪来的力气,竟挣扎着爬出火场。
      
      她不甘,她尖叫,最终被火焰吞噬,烧成焦炭,化为灰烬。
      
      罗丹轻轻挥手,将妹妹的骨灰全部装到一个小坛子里。
      
      ……
      
      两姐妹逼近古堡的时候,被困住的玩家们就跑出来了。
      
      资深玩家们几乎是拿到任务物品就往外冲,芮一禾、单小野和严俊就慢了一步。
      
      只慢这一步,芮一禾就被罗丹给拦住了。
      
      在单小野和严俊的眼里,从芮一禾怀里飘出的蓝宝石吊坠和从罗丽处飘出的一模一样的坠子撞到一处,坚固的宝石外壳碎裂,内里两滴黑色的液/体融到一处。
      
      这滴液/体飘进芮一禾的右眼之中。
      
      然后,芮一禾就痛苦的倒下,大汗淋淋,蜷缩在地上。
      
      他们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芮老板,你没事吧?”
      
      单小野慌乱的蹲下来。
      
      ……严俊一咬牙,跑了。
      
      芮一禾的视角,便是罗丹用半透明的手捏碎了蓝宝石,然后将黑色的液/体放入她的右眼。全程她无法反抗,连手指都无法动一动。
      
      “你帮了我,这是谢礼。”
      
      芮一禾不太敢信。
      
      送谢礼就送谢礼,半透明的怨灵还在一点点的靠近她。
      
      这位罗小姐不是要霸占肉/身,搞舍夺吧?
      
      她右眼一凉。异常冰冷的,又足够柔软的唇瓣轻触她眼皮,又立刻移开,如同一只蝶落下又飞走。那种难以忍耐的疼痛,眼球要炸裂的感觉统统消失不见。
      
      芮一禾感觉到她的手指被轻轻掰开,掌心里的小骨灰坛被拿走。
      
      罗丹似乎是倒掉了里面原本的骨灰,再装入罗丽的骨灰。
      
      “她的骨灰价值比我的更高……”
      
      这是什么意思?
      
      罗丹当然无法知道她心中所想,也就无法回答她的疑惑。
      
      一连串咒语在耳边响起。
      
      芮一禾一句都听不懂,但末了被推开时,却听懂罗丹在耳边用戏谑的语气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说,“不要害怕,巫女永远不会伤害喜欢的人”。
      
      接着,芮一禾就被单小野拉着跑,她没有回头去看。一直往前跑,往前跑,直到跑得喘不过气了,才停下来休息。
      
      然后就发现单小野一只手抓着她,另一只手还拽着神父。
      
      此时的神父已经不是他们“认识”的神父了。
      
      芮一禾很确定他已经摆脱了控制,重新恢复了玩家的意识。
      
      天边泛起鱼肚白。
      
      “呼呼,跑不动了。”
      
      神父停下来:“这里肯定安全了。谢了啊!兄弟。”
      
      他说他记得在城堡里发生的所有的事情,看得到听得到就是无法做出反应,仿佛意识和身体之间的联系被切断了。
      
      大概是在身体里一直不能说话被憋狠了,下山的庐山,他嘴就没停过。不过,他说的都是芮一禾想知道的……原来神父进副本的时间点才真的契合了副本的名字“罗小姐的葬礼”,玩家们作为凭吊的客人参加了罗丹的葬礼。
      
      七个玩家,有两个拿到骨灰。
      
      三个死了,被放进城堡三楼成套的甲胄里。
      
      有两个玩家到最后时限没能拿到任务物品,就成了副本里面的NPC……也就是神父和乐师。
      
      为了消除姐姐的怨气,罗丽每天都会献祭一个活牲。
      
      三楼的尸体不全是玩家的,还有“本地人”的。
      
      用神父的话说,芮一禾他们没有进副本的时候,他觉得世界很真实,虽然不能和外界交流,但接触的人和遇到的事都让他感觉是活在一个和现实世界没有差别的地方。
      
      日出,霞光落在道路两旁干枯的树上。落在芮一禾身上,落在单小野身上,也落在神父。
      
      就在这一刻,就在三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神父变成了一堆泡沫,消散在霞光里。
      
      一个大活人,什么都没有留下。
      
      从神父的消失里能窥探到副本的重要规则,这是很值得聊一聊的话题,但两个人都不太想说话。
      
      在这样的沉默里,在机械的往下行走的路途中……芮一禾看到远处站着两个人,正是严俊和管家先生,文明杖横在两人之间。
      
      看情形,应该是管家先生拦住了严俊的去路。
      
      她想起刚进副本的时候,两人做过一个还没有完成的交易……管家先生治好了严俊的伤,而严俊还没给回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罗丽小姐的爱,常人无福消受。阔怕。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