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列车

作者:条纹花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罗小姐的葬礼(十一)

      “不行不行,太冒险了。”
      
      还不等纪姐开口,一个男玩家就连连摇头:“我们现在也不一定能碰骨灰坛,还是等等,再等等。”
      
      纪姐有一点犹豫。
      
      芮一禾看出来了,就站起来打了个哈欠说:“我困了,晚安。”
      
      她真的就上楼关门,一气呵成。等拆了房间里面的挂画,确定喜欢偷窥窃听的罗小姐无法听到两人的谈话,才对单小野道:“晚上放火烧城堡。”
      
      单小野:“……啊?”
      
      芮一禾:“你选楼下放火,还是选上楼偷骨灰坛?”
      
      学霸单小野表示读不懂题干,也看不懂选项,他好慌啊。
      
      芮一禾就替他选了。
      
      “你负责偷骨灰坛。”
      
      单小野:“哦,好。”
      
      回答完泪流满面。作为一个好好学生,他早已习惯时间被课程表安排得明明白白,也习惯了接受指令。不会说不,服从性倒是极强的。
      
      等芮一禾把planA和planB详细的解说了一遍,单小野不再抗拒,变得很有信心,拍拍胸脯表示他能把事情办好。
      
      单小野的想法:有可行性强的计划等于一定能成功。
      
      芮一禾早摸准了小同学的性格,知道怎么说服他更容易……当然,就算粗暴一点,强制要求小同学听从命令,他也不会反抗。
      
      他把“信任他人”学得很好,一旦信就是深信不疑。
      
      这么可爱的小同学,芮一禾决定要好好怜爱。
      
      温柔一点,不要太粗暴。
      
      ……
      
      十点,入夜后的钟声沙哑低沉,音量几乎不会惊扰城堡里休息的人们。
      
      小孟被钟声催出尿意,看了眼屋里的人。严俊……和蒋数一人叼着一个根烟吞云吐雾,打了声招呼拐出屋。
      
      蒋数就是傍晚时出言反对尽早行动的男人。
      
      三十八岁,最显著的特征是粗眉毛。
      
      小孟其实是赞成晚上就行动的,谁TM想在副本里多待?尽早行动是冒险,待到明天就是不冒险了?这么想着,他快速解决完身体需求,提起裤子走出厕所就看到餐厅绿油油的……
      
      小孟往衣服上擦手的动作越来越缓慢,他好像被绿光吸引了。目光呆滞的走向餐厅,一步步靠近餐桌。
      
      散发着绿莹莹光芒的是插在乐师心口的剪刀。
      
      他恍惚间听到有人在说……“拔起来”。
      
      白色衣裙飘飘荡荡,滑腻的黑色发丝缠住了他的手,他的手轻飘飘的自己动了。
      
      小孟拔起血迹斑斑的剪刀走向楼梯。
      
      一步、两步……右转……推开门……
      
      “你干嘛?”
      
      “嘶,”小孟捂着脑袋,下意识的回答:“我上厕所。”
      
      芮一禾:“你到二楼上厕所?还拿着一把剪刀?”
      
      小孟惊得三魂七魄纷纷归位,一下子从恍恍惚惚的感觉中挣脱出来。看了看剪刀,再看了看面前的婚纱——这是罗小姐叮嘱他们熨烫好的两件礼服之一。人都软了。
      
      “谢谢!谢谢!”
      
      动了罗小姐的礼服,一定会被活活撕碎的。
      
      他差点就凉了。
      
      芮一禾:“不用谢,好人有好报。”
      
      小孟:“……”
      
      呜呜呜呜。从这一刻开始,这句话就是他的人生座右铭了。他发誓,以后碰到新人一定好好做“新手问答”,绝对、一定不嫌弃新人问题多又烦。
      
      芮一禾也是起来上厕所的,打着哈欠回屋。刚躺下半小时,门被敲响。她用被子蒙住了脑袋,翻身继续睡。
      
      看到这一幕的单小野:“……”只能认命的爬起来。
      
      “谁呀?”
      
      “是我,纪芸。”
      
      是纪姐的声音没错,但单小野并没有立刻打开门。
      
      “纪姐,有什么事情吗?”
      
      “过来谢谢你们救了小孟,”
      
      纪姐在外面沉默了一会,又补了一句:“我会全力配合你们的行动。”
      
      小孟就看到芮老板起来打开门,两个女人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小声说了几句话,和气的互道晚安。
      
      “小孟出事了?”
      
      单小野觉得奇怪,他在屋里没听到声啊!
      
      “他啊……”
      
      芮一禾一个词总结:“鬼迷心窍。”
      
      单小野:这到底是个形容词还是个动词?
      
      十一点,钟声敲响到第十一下。芮一禾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开始行动。”
      
      城堡里煤油的存量,有哪些易燃物,怎么让火快速的烧起来。这些都是芮一禾下午的时候,就已经确认好的。
      
      火没什么意外的燃起来。
      
      芮一禾举着火把,推开厨房旁边的小门。黑洞洞的三楼有两扇窗户亮起来,分别是罗小姐和雷蒙德先生的房间。
      
      很快,罗小姐房间的窗帘拉开。
      
      芮一禾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也不管罗小姐能不能看得清。她奔跑着,提着煤油桶跑向钟塔。
      
      她要把罗小姐迎出来,单小野上楼才安全。
      
      罗小姐越着急,单小野就越有可能拿到骨灰坛。
      
      跑到钟塔前,四只老鹰从立柱上飞下来,围着芮一禾绕圈。眼神还是很可怕,但不敢真的冲上来,再威猛也跟小鸡扑腾一个意思。
      
      芮一禾顺利的上楼。
      
      她一点都不害怕,非常的冷静。
      
      油刚泼到诅咒娃娃身上,焦急的老鹰一头撞在旁边的玻璃上、“嘭”。
      
      半边玻璃砸过来。芮一禾伸手挡了一下,放下手的时候,就发现凹槽里的诅咒娃娃不见了。
      
      她心中一咯噔,将剩下的油全泼到钟表盘上。
      
      “轰……”
      
      熊熊大火,不仅烧了巨大的钟表盘,连卡在窗户上的老鹰也被点燃……芮一禾不敢有丝毫放松,她知道比起凶猛的老鹰来,诅咒娃娃更加的危险。
      
      左边,没有……
      
      右边的机械室,没有……
      
      在身后吗?没有……
      
      芮一禾忽然明白诅咒娃娃藏在哪里了。她抬起了头。
      
      天花板上,巴掌大的木偶人鬼脸朝下,红色的嘴巴一点点咧开……“咯咯咯”。
      
      它笑了,从天花板上落下来,牢牢的、死死的抱住了芮一禾的脖颈。
      
      这个娃娃看起来是木头的,但触感却又软又滑。像水,手一抓就会从指缝里流走。撕不下来,扯不动。虽然预想中的疼痛没有到来,但娃娃做出了更可怕的举动。
      
      它在往芮一禾的身体里钻。
      
      这比被咬伤一两口更渗人。
      
      芮一禾总不能用火把烧自己……眼角余光看到地上的碎玻璃,心中有了主意。她装作腿软的样子倒在地上,悄悄抓住碎片。手心刺痛,她用流血的左手按住娃娃。
      
      “兹兹兹兹”
      
      太好了!有用。
      
      木偶娃娃沾上血的地方烧起来,刺鼻的焦臭味险些让芮一禾呕出晚餐。
      
      三秒钟之后,残破木偶娃娃落在地上,诡异的红唇下垂,嘤嘤嘤的哭起来。
      
      谁会为这种东西心软啊?芮一禾当做听不到嘤嘤嘤,毫不留情的用火点了它。
      
      直到疲惫的离开钟塔,站在柔软的草坪上,芮一禾才确定……罗小姐没有追来。
      
      按照计划,纪姐会在她烧塔的时候拦截罗小姐。但芮一禾也知道,纪姐拦不了多久。人家很实在的告诉她,物品管理大师其实并不是很牛逼。500积分兑换一件神奇物品,1000积分成为“超人”……别误会,不是指的内裤外穿那位。或者说,不单纯是指那位。
      
      所谓“超人”,指的是有“超凡能力”的人。
      
      纪姐兑换的日轮刀是能斩鬼,可现阶段拿刀的她归根到底还是普通人……等她积攒1000积分兑换呼吸法,就会拥有和罗小姐一战的实力。
      
      古堡的火势比钟塔还大。
      
      火光照得深夜如白昼一般,芮一禾远远就看到纪姐倒在地上,不远处的罗小姐七孔流血,咳嗽不止。破布娃娃这个词用来形容此时的她,简直太贴切不过了。
      
      “没事吧?”
      
      纪姐身上没有致命的伤口,应该只是晕过去了。
      
      “呜呜呜,芮老板你没事太好了。”
      
      又哭又喘还能把话说清楚的就只有单小野了。一、二、三……六,这段时间里没人出事,神父也跟玩家们在一起。
      
      他们被拦在古堡里,即使罗小姐看起来暂时没法把他们怎样,他们也不敢出来,因为门口还站着一位危险人物——雷蒙德先生。
      
      看来真正拦住罗小姐的是雷蒙德先生。不,是附身在雷蒙德先生身上的罗丹小姐。
      
      芮一禾:“骨灰坛呢?”
      
      单小野:“拿到了在我这,坛盖已经打开了。”不止如此,大家任务物品已经拿到手。
      
      “雷蒙德先生”转头看了单小野一眼。
      
      单小野:“……”
      
      吓死人了。
      
      然后,“雷蒙德先生”又把头转向了城堡外面。似乎不太在意抱在别人怀里的,她自己的骨灰。
      
      芮一禾感觉“雷蒙德先生”是在看自己,但马上意识到这是错觉。
      
      大敌当前,“雷蒙德先生”眼里除了妹妹之外,恐怕容不下第二个人。
      
      很快,芮一禾看明白了如今的情形——这是属于两位巫女的决战。
      
      ……罗丹竟然有和妹妹一战的实力了吗?
      
      之前她是一直处于被妹妹压制的状态,若不是聪明的附身了妹妹的爱人,恐怕早已体验二次死亡。
      
      ……也许是骨灰坛的封印破除,让罗丹的能力变强了。
      
      加上烧毁钟塔,罗丽的巫术被破解后遭受反噬……她变弱了。
      
      姐姐变强,妹妹变弱。这让罗丹甚至不再需要借助妹妹爱人的躯体行事,她从雷蒙德先生的身浮现出来。
      
      芮一禾看到了漂在高大男人的身后女士,她穿着一件纯白的长裙,头发披散到腰间。
      
      或许是发现了芮一禾的视线,罗丹转过头。
      
      那张被海水泡肿的脸恢复原样……秀美的,白皙的小脸,漂亮的眼睛。多么的熟悉啊!
      
      罗丹竟然和罗丽长得一模一样。
      
      罗丹和罗丽真的是一对双胞胎。
      
      让芮一禾愣住的是罗丹对她笑了。眉眼弯弯,笑得十分愉悦……一点也不像被仇恨折磨的恐怖怨灵,和之前的样子完全不同了。
      
      “丽丽……”
      
      随着罗丹从雷蒙德先生身上逐渐抽离,他的眼睛一点一点恢复神采,看到跪下地上十分痛苦的未婚妻,他下意识的要走过去搀扶,可真当罗丽欣喜的对他伸出手,叫他亲爱的,他又害怕了,恐惧的退后、退后……一退再退。
      
      哎!可怜的雷蒙德先生,他在镜中看到怨灵的脸时,该有多么的惊讶,又该有多么的恐惧。
      
      他会想,我的未婚妻到底是不是我的未婚妻。
      
      他又很快想起来,罗丽有一位双胞胎的姐姐,他还去参加过这位不幸坠海的女士的葬礼。他会意识到,附身的怨灵其实就是未婚妻的双胞胎姐姐。
      
      再然后,他就忍不住猜测,姐姐为什么恨妹妹呢?
      
      但凡猜到一星半点……真挚的爱情会被活生生的吓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会结束这个副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