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之子总想攻略我

作者:雅蜜不好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9章

      李猎户的烧很快就退了,云竹庆幸他是修士,不然接下来的行动还真的不好进行。
      
      青龙山距此地有十里远,云竹根据李猎户的口述,制定了两条路线。
      
      一条便是走明路,山路崎岖,得走二十里路,但距离入口较近。
      
      一条走暗路,路很近,几乎是直达青龙山,但距离入口较远。
      
      他们二人,一个凡人一个重伤,云竹是倾向于走暗路的,安全很多。
      
      但李猎户也说了,青海秘境入口并非只有一个,且限一万人入内,若是走暗路,云竹怕他们失了先机,进不去秘境。
      
      若是走明路,云竹一不想碰到陈胖子,二不想碰到那几个邪修。
      
      时候不早了,李猎户还没醒,云竹思索片刻,便背着李猎户离开青龙瀑布。
      
      行至三里外的一处山洞,云竹走进山洞,来到洞穴内部,尽头有一条暗河,河边有一人宽的地,山壁起起伏伏,很不好走。
      
      将李猎户放下来,云竹从胸前行囊里拿出一盏灯笼,手指灵巧的拼接好,点燃蜡烛提在手上。
      
      将李猎户背到背上,双臂绕过其膝,一手提着灯笼,一手平衡身体。
      
      深吸一口气,云竹踩到石头上,气沉丹田,站的稳稳当当。
      
      耳边仅有暗河流动的声音,偶尔出现一些滴滴答答的水滴声,不知是哪处山壁滴下的。
      
      今夜无月,整座青龙山的天空染成青色,青色透亮,颜色从深到浅,其中尤以青龙谷为最,整座青龙山犹如身处湖底漩涡一般。
      
      青龙谷之内,百名修士以一口小潭为中心,盘坐其外,里里外外围了十几圈,陈胖子等人俨然处于第一行列。
      
      谷外传来打斗之声,一股血气飘来,盘坐谷内的修士纷纷看向谷口,三名高矮不一的男修正与三男一女激斗,谷口空出了一块地。
      
      雪月晴女修微微蹙眉,“霍师兄,是那三个邪修,居然还没死?倒是命大。”
      
      霍海城也看到了,眼底闪过一抹厌恶,“自作孽不可活,不必理会。”
      
      陈天鹰有些好奇,“什么命大?你们做了什么?”
      
      姚姓少女小声解释,“那三个邪修杀了村里的一户人家,霍师兄,天方师兄还有雪师姐趁其不备重伤三人,将他们逼得跳了崖。本以为死了,谁知命居然这么大。后来又回来杀了两家人,均挑我们入山搜寻之时,等我们赶到,他们早就逃了。”
      
      陈天鹰回想,“什么时候的事?”
      
      “十天前。”雪月晴回道,又想到什么,“村里有个修士,看样子他应当是逃脱了,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希望别被那三个邪修找到才好。”
      
      一旁的天方立宇轻声道,“那悬崖高百丈,他们又受了重伤,怎么那么快便恢复了?”
      
      “他们有保命法器,又施展邪功以凡人血肉恢复,不奇怪。”霍海城不欲多说,“时间快到了,莫要分心。”
      
      战斗很快停止,三个邪修邪笑着看向山谷之中,打量着众人实力。
      
      有些修士八风不动,有些修士不屑冷哼,有些修士视线回避。
      
      三个邪修确定目标,刚抬脚,视线触及霍海城几人,隐晦的移开视线,对视一眼,原地坐下。
      
      为首的黑衣邪修低声嘶吼,摸了摸自己空荡荡的右臂,“那几个该死的瘟神。”
      
      三人全身心集中在谷内,没发现不远处的一块石头后,有两双眼睛也在看着他们。
      
      石头后面,一人穿着染血短打,一人披着黑色长袍,面貌被长袍的黑帽遮挡住,只能看见半截瓷白的下颚。
      
      山谷周围人数众多,每个人都拼尽全力往前挤,这二人已靠近山谷十丈之内,却无一人注意到他们。
      
      穿着短打的李猎户握紧拳头,眼底蕴含着滔天恨意,“云大夫,可有办法再靠近?机会难得。”
      
      云竹摇头,“这是极限,再近便会被山势冲破,我的符撑不住。”
      
      李猎户面露遗憾,却也冷静下来,时机不对,便是能偷袭,最多也就杀一人。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还需要变得更强。
      
      山谷上的青色越发浓郁,云竹心里默默的倒计时,距离子时已不足一刻钟了。
      
      青色纠结在一起,浓到发黑,所有人均在心中倒数,最后十息!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一股青光从谷中亮起,一道光柱冲入天际,于空中画出一道金色大门,一种古朴的荒芜气息扑面而来。
      
      大门立于空中,其上似乎雕刻着什么花纹,蕴含天地之理,云竹心里震撼,沉醉在这些符文之中,几乎一笔一划都令人沉醉。
      
      “云大夫!快跑!”
      
      云竹回神,谷中已乱做一团,所有人都没猜到入口竟是在空中,离地面足有百丈高!
      
      不筑基不御空,在场的人都只是炼气期,甚至还有凡人!
      
      霍海城眼中精光一闪,将身旁四人抛起,足尖一点,“符箓!”
      
      四人齐齐拿出符箓,狠狠一撕,顷刻间便随着霍海城消失在门内。
      
      除此之外,还有数十人各凭本事,一跃而上,进入金门之中。
      
      糟糕!
      
      云竹懊恼,他可没有能飞的符。
      
      百丈便是三百多米,他哪有这个本事?
      
      “李猎户,你先去吧,我再自己想办法。”
      
      李猎户看了看云竹,又看向那空中的金门,金门的颜色正在逐渐变淡,按照以往经验,一刻钟后入口便消失了。
      
      犹豫片刻,李猎户从怀中拿出一个布包,小心的掀开,里面躺着一张符箓。
      
      “云大夫,你拿去吧,我虽不知你的来历,但你入秘境,必定比我合适。”
      
      云竹有些惊讶的抬头,他是知道这张符箓的,只是没想到李猎户居然会给他用。
      
      “你用吧。”云竹没有接受,“别让自己后悔,你别忘了你还有家仇。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机会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最合适的。”
      
      “可是您帮了我这么多。”
      
      云竹微笑,“你们也帮了我很多。”
      
      李猎户怔然,捏住手中的符箓,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眶渐渐湿润。
      
      云竹蹲在地上,在两只手臂上各套上一张手-弩,装入一条绳子,绳头绑着一只犹如鹰爪一般的东西。
      
      “与其把符箓给我用,不如助我一臂之力吧。”
      
      李猎户疑惑,看见他手上的手-弩,恍然大悟。
      
      “进入进门便入了秘境,所有人皆会随机分到秘境各处,只怕此法行不通。”
      
      云竹微笑,“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我相信,道祖定会保佑我的,佛祖也不会弃我于不顾。”
      
      他后半截,用的是普通话,李猎户听不懂,只当他真有办法,便直接点头了。
      
      青龙谷中,上百个修士各显神通,大多数人跳起来也不过十到二十丈远,有些人用了其他辅助手段,运气好的能跳入金门,运气不好的便擦肩而过。
      
      不知为何,云竹突然想到一个词。
      
      鲤跃龙门。
      
      两人来到金门附近,周围的修士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在意他们。
      
      李猎户撕开符箓,脚底下犹如装了超级弹簧,弹射到空中,其手上拿着一个铁爪,铁爪连着地面,云竹手臂上的手-弩哒哒哒的响,绳子不停的拉长。
      
      突的,绳子到头了,整条绷直,云竹按下手-弩,收缩绳索,整个人被绳子拉到空中,快速接近金门,李猎户也消失在门内不见。
      
      “抓住他!”
      
      云竹心中一惊,脚下一沉,一个男修抓住了他的腿,地上还有人正在跳起。
      
      玛德不要脸!
      
      飞天爪已消失在门内,绳子直接断裂,云竹二人掉下空中,抓住他腿的男修飞身踩住云竹的头顶,就要借此跳入门中。
      
      云竹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一只飞天爪抓住门边的男修,手-弩收紧,男修心中一惊,整个人被拉得往下掉,离金门越来越远。
      
      一道黑影跳入门中,男修在空中大吼,“小子,报上名来!”
      
      眼前金光一闪,云竹睁开眼便发现自己位于湖边,一只飞天爪已经不见了,另一只还好好的。
      
      想到方才那个男修,云竹忍不住笑了,他本来想的是等李猎户进入门中,若是飞天爪没断就算了,若是断了,他就尝试着勾一下金门,看能不能勾住。
      
      他心里也没谱,那金门看着也不像实物。
      
      瞌睡正巧有人送枕头,那男修既要利用他,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可不是他特意算计,是别人非要送上门来,也怪不了他以牙还牙。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过了一会儿,云竹仔细观察周围。
      
      这是一个湖边,湖水清澈,几乎能看见湖边的水草和鱼群。
      
      周围的灵气非常浓郁,云竹呼出一口浊气,感觉整个身体都轻松了很多。
      
      李猎户说,因青海秘境当年的作用便是筛选弟子,是以危险性并不高,进入秘境之后,所在的地方一般是没什么危险的。
      
      当然,他也说了,青海秘境已经有二十万年后没有开启,自从上古时代结束后,青海秘境便消失了踪迹。
      
      这二十万年中,青海秘境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他也不敢断言。
      
      云竹是一个比较看得开的人,他对那些天材地宝啊什么的并不感兴趣,他来此地只是想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心法,把自己的修为捡起来。
      
      李猎户关于青海秘境知道的也不多,云竹不清楚自己现在所在何处,这片湖又处于秘境哪里。
      
      在水底摸了三块扁平的小石子,置于手中,摇晃几下,双手放开,小石子掉在地上,散落在各个方位。
      
      如此重复六次,云竹将小石子捡起来,揣在兜里,将帽子重新盖到头上。
      
      卦象指向北方,看来北方有他想要的心法,希望这次道祖没有欺骗他。
      
      不不不,道祖怎么会欺骗他呢?
      
      想想以前自己算的卦,三十而逝,卦算错了不就是因为他连自己的看家本领都拿捏不好?
      
      若是找不到心法,那就是他学艺不精,怪不得道祖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PS:要死了,存到第10章就一直在转,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