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之子总想攻略我

作者:雅蜜不好次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0章

      一路向北,离这片湖泊最近的是一片森林。
      
      抬头看去,森林里寂静无声,树木皆是暗色,种类和小青山上的也不一样,老根盘踞,老藤缠绕,感觉里面完全不透光。
      
      不用算卦,云竹便知道这个地方他去不得,他就像一只待宰的鸡仔,每走一步均需谨慎。
      
      找了个高处往森林看去,林海绵延不断,偶尔惊起一阵群飞鸟,也不知是人还是兽。
      
      此时云竹身处一个山坡之上,海拔比下面的林海高些,为了看得更远,云竹往更高的山上爬去,还爬到了一颗大树上,总算是看到了森林的尽头。
      
      林海左右看不到边,也不知到底有多大,以高处望去,森林犹如一条绿带,穿过森林便是一处平原。
      
      “果然没那么简单。”云竹认命的跳下去。
      
      他本打算绕过森林,然这处秘境果然是筛选弟子之用,离开了安全区,他们便要面对第一个挑战。
      
      解下行囊,里面有一些伤药,一柄短刀,还有一个巴掌大的盒子,里面装着一些细针,刀片,用于缝合伤口,疗伤之用。
      
      将短刀别在腰间,解下右臂已经无用的飞天爪,放回行囊之中。
      
      扭了扭脖子和腰,云竹心中无奈,“我这老胳膊老腿......”
      
      本想在小青山村养老,谁知这自给自足的偏僻小村子,居然位于一个古老的秘境附近。
      
      养尊处优多年,这些年最多也就爬爬山摘摘药,锻炼锻炼身体罢了。
      
      骨子差点都生锈了,如今又要用到这老胳膊老腿了,真是......罢了。
      
      做了几个扩展运动,松了松筋骨,骨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云竹深吸一口气,盖上帽子滑下山坡,快步进入暗林中。
      
      林子里很暗很安静,地面铺了一层厚厚的枯叶,踩上去沙沙的响,没有鸟叫,偶尔飞过一只昆虫。
      
      树林里的树都很粗了,看起来也不知道长了多少年,每一棵就跟一个巨人一样,屹立于天地之间,将天空中洒下的柔光挡了个严严实实。
      
      这种高大的大树,粗达十几个成年男人合抱,老根盘踞,树根上还生长着一些小型植物,看起来有些是灵植,有些是蕴含了一些灵气的野草。
      
      便是外面常见的野草,在这个秘境里,也都蕴含了灵气,已经不能当正常野草看待了。
      
      果然只要活得久,什么都能看见。
      
      每棵大树间约莫隔了三十来米,中间还生长了一些较矮的树种,灌木丛和藤蔓将林子装扮成了一个迷宫似的地方,几乎每个地方看起来都一样。
      
      灌木丛和藤蔓犹如墙壁,巨树的树干将墙壁分开,或埋在藤蔓墙壁之中。较矮的树种随机分布,树冠和藤蔓将巨树上面的部分遮挡严实,毫无规律,每一个地方看起来都不一样,又都一样,犹如迷宫一般。
      
      下面犹如迷宫,而矮树的树冠将一个森林分成了两层,树冠和藤蔓纠结在一起,在下面非常难以注意到上层到底有什么东西。
      
      察觉到这种情况,云竹汗毛立起,直接退了出来。
      
      重新回到森林外,云竹换了一条路,飞天爪抓上巨树的树干,叮的一声,飞天爪很快掉了下来。
      
      意料之中,他这飞天爪只是让铁匠打的,便是再精心制作,也不过是凡物,这巨树看起来绝非普通灵树,哪那么容易让飞天爪抓住。
      
      飞天爪朝树冠的一根最低的树干飞去,绕过树干,云竹飞身而上,翻身站在树干上。树干非常的宽,足有半米宽,人站在上面完全不必担心会掉下去。
      
      往下看去,足有两百多米,下面的树都跟小家伙一样,还好他没有恐高症,不会觉得害怕。
      
      站在高处,云竹才发现他的想法没错,第二层的确危险重重,藤蔓之上,一些更高大的树冠之上,隐藏着一些猎食者,零散分布。
      
      飞鹰,大蛇,豹子......
      
      此时这些东西齐齐看向他,从各自栖息的地方靠拢而来,云竹咽了口唾沫,庆幸自己退出来得早,不然就麻烦了。
      
      一只巨大的老鹰展翅飞起,鹰眼锁定他。
      
      鹰类妖兽的速度极快,犹如一道闪电,顷刻间便到达云竹身边。
      
      云竹后背一寒,借助绳索力道,扭身跳到老鹰背上,只觉得自己跳到了一块铁板上,手肘一顿发疼。
      
      附近只有这么一个会飞的东西,云竹看向其他蠢蠢欲动的妖兽,紧紧抓着强烈翻转的鹰妖,飞天爪绕过其脖颈,便是云竹掉了下去,也能飞快的回到它背上。
      
      没有驯鹰的打算,云竹知道这种鹰类妖兽的老巢绝不会是这里,若再不下去,等它飞回老巢,他可就遭殃了。
      
      找了个时机,云竹勾住巨树的树干,飞身离开鹰妖,趁其还未反应过来,利用飞天爪钻入巨树上面茂密的树冠之中。
      
      几根树干抖动,树叶沙沙的响,鹰类妖兽体型庞大,明知他躲在哪里,却钻不进来,反而担心自己被卡住。
      
      徘徊在树干周围,几次未果,不远处的林子里传来动静,下面的妖兽伺机而动,鹰类妖兽终于放弃,转而飞离此地。
      
      云竹钻出树冠,口里直道道祖保佑,佛祖不弃。
      
      趁着这些妖兽都去了别处,云竹利用飞天爪快速离开此地,是怎么都不敢下地了。
      
      树冠上没有吃的,秘境里也无白天黑夜之分,云竹估摸着自己也跑了四个时辰,肚子已经开始咕噜噜的叫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云竹找了个机会滑下巨树,下面的树冠和藤蔓非常的密,若是走到地面只怕很难回到巨树上了。
      
      藤蔓上没有吃的,云竹记得地面的有食物的地方一般集中在巨树的树根附近,不论是灵植还是其他。
      
      他猜测这个森林不会是自然生成的,应该是那个超级大宗门特地设置。
      
      巨树冠最安全,但没有食物,地面食物繁多,但最危险,藤蔓上没有食物,但进可攻退可守。
      
      这也是云竹失算了,他没想到上面真的一点吃的都没有,现在也只能铤而走险。
      
      附近没有妖兽,云竹滑到藤蔓上,没找到一个空隙比较大的地方,这些藤蔓绵延整片森林,合成一体,这些妖兽几乎都是靠藤蔓上的动静去捕捉猎物。
      
      似乎这些妖兽知道,那种震动是猎物发出来的。
      
      若是他贸然破坏,或是碰到,只怕就能传出好远,以那些妖兽的速度,没等他下去只怕它们就回来了。
      
      无法,云竹只能回到树冠上,荡到第二棵巨树上,再滑下去观察是否有一个空隙大点的地方,让他能比较轻松的钻进去拿吃的,又能比较轻松的回到巨树冠上。
      
      便是钻进去的时候碰到藤蔓了也无事,只要他速度够快,那些妖兽就抓不到他。
      
      如此这般找了几十处,云竹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比较满意的地方,几乎只有他两掌宽,这是他找到的最大的一个空隙了,到时候只怕要卡住屁股。
      
      也不知道能不能再找到再大一些的空隙,云竹不怎么抱希望。
      
      从空隙往下看,巨树根附近就有几株灵植,还有一些灌木丛上长着灵果,散发着诱人的味道。
      
      小心钻过空隙,屏息一点点的往下挪,腿部很快钻进去,臀部如他所想那般卡住了。
      
      藤蔓还没有动,云竹小心的呼出一口气,要么一点点的蹭进去,要么直接钻进去。
      
      一点点的蹭,也不知道藤蔓会不会动,云竹不敢抱有侥幸心理,很快做了决定。
      
      心里默默倒数三声,双手撑在藤蔓上,猛地钻进去,藤蔓小弧度地晃动了一下。
      
      到地面上一股脑抓了几把灵果放到腰间的牛皮袋,感觉到藤蔓开始晃动,不敢贪心,回到空隙下面,回收绳索,半个身子钻出藤蔓。
      
      视线尽头,一条大蛇最快出现,后面跟着一只黑色大蜘蛛。
      
      不敢耽搁,云竹将腰间的牛皮袋放到藤蔓上,整个人钻出去。
      
      站在藤蔓上,背后一阵杀气,云竹下意识滚到旁边,顺手抓住空隙口的牛皮袋,只见一只猴妖呲着牙,挂在前方的一个树干上,一弹又飞了过来。
      
      血液染红了肩膀,云竹不作停留,飞天爪带动自己飞回巨树冠,大蛇的蛇头和猴妖撞在一起。
      
      猴妖呲牙,欲要追赶,大蛇转而缠住他,很快一道骨裂声传出,云竹低头看去,只看见大蛇张着蛇口,一点点将猴妖吞入。
      
      蛇能爬树,云竹到树冠上,拿起留在这里的伤药给自己疗伤,止了血将血腥味盖住,收好东西,离开了此地。
      
      找了个暂时安全的地方,打开牛皮袋,云竹数了数里面的灵果,一共二十三颗,灵气很足,省着点吃大概能支撑他离开这片暗林。
      
      囫囵吃了几颗灵果,云竹轻咦,摸了摸发热的丹田,那种玄妙的感觉没有了,反而吃下去的灵果,还未等他消化,便化作一股灵气进入丹田。
      
      引气入体?
      
      不是吧,他根本没有运转心法啊,他也没有心法啊。
      
      尝试着运转以前的心法,不像以前那般运转心法便无法感知灵气了,反而是身体出现一种由内而外的排斥感,似乎这个心法并不适合他?
      
      不,感觉不是适合不适合的问题,而是似乎并不被他的身体认可。
      
      云竹越发迷糊了,这是他祖传的心法,到底怎么回事?
      
      丹田中存不住灵气,没有心法也无法转换成灵力,丹田里的灵气很快就顺着七窍排出体外。
      
      似乎是那个东西试图让他的身体留住这些灵气,然而没有心法,怎么也留不住。
      
      想起以前他也吃了一些灵果,无一都是化作能量饱腹,反而比旁的东西更容易饱腹。
      
      后来云竹觉得浪费,也便不吃了,经常拿去换钱,让自己过上更惬意的生活。
      
      都是灵果,若是有什么区别,那便是灵气的浓郁问题了。
      
      云竹想了想,大概也猜到了原因,小青山上的灵果,再如何也好不到哪去,而这可是养了二十万年的灵果,自然不同凡响,怪不得能引起那个东西的反应。
      
      肚子依旧在叫,云竹试探着继续吃,依旧没有任何改善,吃下去的东西顺着七窍离开体内,他的肚子依旧还是在叫。
      
      云竹无语,他这是真的吃了个寂寞?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PS:烦人,存稿多也是烦,一章章检查好浪费时间啊,半夜两点半了,又怕忘记存稿,工作忙起来断更。存稿还要验证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