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夜息止

作者:婉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一章九年

      衍夜到达二番队的时候,正看到一幅惨景。
      
      四枫院夜一非常悠闲的坐在主座,若无其事的举起空了的茶杯往里面看看好像要看到什么,眯着一只眼然后朝一旁的女孩子咧嘴一笑,“有什么关系啦,碎蜂,不要担心,安拉~”
      
      一旁跪坐着的碎蜂记得似乎满脸通红,急速的说道:“夜一大人,朽木少爷可是朽木家的继承人,在二番队被弄成这个样子这样的事情要是被朽木家的人看到……”
      还未说完,碎蜂就有些不安的向身后望去。
      
      看到了意料之中的朽木少爷,他整个人被弯成两半跪倒在地面上,一只手举着竹刀看不到脸,整个人就那样狼狈而又凄惨的被打成一个完全不像人的姿势。
      还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衍夜大人!”碎蜂一下子愣住了说不出话。
      这可是亲姐姐啊看到弟弟被弄成这样不得找夜一大人打起来啊!
      
      碎蜂的表情几乎像是要哭了一样的,她迅速的向着衍夜解释到:“衍夜大人,夜一大人不是故意的!绝对不是故意的!朽木少爷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是因为……”
      她紧张的闭上了眼睛嘴巴不停的说,等到实在想不出来该说什么只好睁开眼睛,却见衍夜走到了白哉的身旁,并没有扶起他,而是取过他手中的竹刀,直直的指向四枫院夜一。
      
      杀气啊夜一大人!
      碎蜂看着衍夜的气势凌然简直就要哭出来了。
      这种亲姐姐的愤怒就算是夜一大人也不一定能够阻止吧!
      
      她鼓起勇气站到夜一的面前,伸出双臂挡住夜一,闭上眼睛视死如归的说道:“衍夜大人,这不是夜一大人的错,都是我……”
      “哎哎?”突然感到自己的腰上一痒,碎蜂一下子弯下腰继而就被轻轻的推到一边。
      她再次抬起头来的时候,衍夜的竹刀已经举到了夜一的眼睛边上,只要轻轻的一戳,就能够碰到夜一的眼睛。
      “四枫院夜一……”
      
      这种声音太惊悚了夜一大人危险了!
      碎蜂正在心中呐喊准备扑过去誓死捍卫夜一的时候,却听见衍夜满含愤怒的说道:“四枫院夜一你丫给我听好了这是我弟弟!”
      果然是亲姐姐这愤怒太可怕了!
      “我朽木家的人也是你可以动的么!”
      都牵扯到家族问题了这事情可严重了!
      
      下一秒的事情完全的超出了碎蜂的预想。
      竹刀没有戳到敬爱的夜一大人的眼睛里面,而是被扔回了朽木少爷原先的地方,砸到了朽木少爷的身上,原先以一种奇怪姿势耸立的朽木大少爷就这样的轰轰烈烈的倒地了。
      朽木大小姐很奇怪的完全忽视了那惨烈的声音,而是指着夜一的鼻子说道:“夜一姐这好歹是我弟弟只能给我虐待你这个样子让妹妹我很纠结啊你又不是他老婆我为什么要把他送给你欺负啊!”
      
      “哎哎?”碎蜂半身趴到在地面上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一只手还保持着刚才随时要冲过去的姿势没有收回。
      夜一咧嘴一笑,一口白牙分外的亮眼,“小夜夜干什么这么小气,我也是小白哉的表姐啊这么好的机会表姐怎么可以放弃呢,再说经过我这么一训练,完全可以保证小白哉以后结婚后不会发生家庭暴力死亡事件啊。”
      
      家庭暴力是什么夜一大人你明显不是这个意图只是好玩吧!
      
      夜一把茶杯扔到前方,砸到了朽木少爷的身上完全没有反映之后才站了起来,衍夜走到白哉的身旁,捡起地上的知道往他身上戳戳,朽木白哉发出了一声完全不在清醒状态下的□□。
      衍夜很潇洒的再次扔掉了竹刀说了一句:“还活着就好了。碎蜂你等他醒了就扔掉吧,他自己会回家的。”
      
      夜一此时站起来朝衍夜说道:“夜夜你上次说得事情喜助说有点头绪了正准备找你呢,现在就去吧。”
      “走吧,夜一姐,我也急切的想要见到喜助哥呢你可别吃醋啊!”
      “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啊,哈哈哈哈哈”
      
      碎蜂仍旧是半个身子趴在地上,她愣愣的望着夜一大人搭着衍夜大人的肩膀就从二番队走了出去,然后是朽木少爷依旧在地上发出嘶嘶的无意识的疼叫声。
      这是为什么……
      衍夜大人你真的是亲姐姐而不是晚娘么……
      
      站在秘密基地的入口,衍夜边走边和夜一说道:“碎蜂可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夜一姐你当初破格把她提拔进刑军可真是正确的决定。”
      “我其实真的搞不懂为什么认识你那么长时间碎蜂还总是认为你真的是瀞灵廷优夜姬这种事情……”
      “只是因为我太面善吧夜一姐!”
      
      衍夜和夜一一直走到浦原的身旁他似乎也未曾发现,只是专注的盯着那些化验的瓶瓶罐罐。
      衍夜看了看他的表情,似乎极为的凝重认真。
      
      直到他暂时的放下了一个试管,夜一才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是料到了会是夜一出现,所以浦原并没有太惊讶。
      他挠挠头发看着衍夜说道:“夜夜也来了啊。”
      
      衍夜看了他这个表情,心里暗暗的想道。
      浦原喜助这个人的相貌果真怎么看都没有人可以比得上啊。
      
      夜一走上去看了看浦原的实验桌,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实验药剂,甚至放置的十分的慌乱,她神色一凛,沉声的问道:“喜助,发现什么了?”
      四枫院夜一和浦原喜助自小一起长大,所以她对浦原喜助十分的了解。
      虽然浦原这个人平时有点不拘小节,屋子里也总是一派混乱,碎蜂对此就非常的不满,日世里更是因为这个经常的大发雷霆干脆一脚踹上去。
      
      但是,就算浦原喜助的一切都乱作一堆垃圾,他的实验器具绝对放置的整齐的一丝不苟。
      就算在做实验的时候也会工整的放回原来的位置,这几乎可以算是浦原喜助的一个本性,夜一从来没有见过意外。
      
      而面前的一切,明显的和她平时所见到的不一样。
      试剂瓶歪倒的放在一边,各色的试管里都盛满了药品,桌面上甚至有不小心滴下来的药品,完全可以看的出来他在实验的时候已经乱了分寸。
      
      不能在浦原一手创办的技术开发局进行实验而要将实验弄到这个秘密基地来,四枫院夜一已然猜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却未曾料到已经到了让天才浦原喜助慌乱的地步。
      
      浦原听闻夜一的问题,也神色严肃的向衍夜问道:“这真的是夜夜你从前几日在流魂街战斗的虚的身上得到的么?”
      
      浦原喜助这个人,平时总是松松垮垮的,很少露出这样正式的表情,衍夜也感觉到这件事情没有原先设想的那样简单。
      “的确是被斩杀的虚身上得到的,我当时感觉到这些虚的异常,所以就把这些东西收集了来。还有另外的那些是一个受伤的八番队队员被虚打伤的地方。”
      
      “那个队员现在怎么样了?”
      衍夜神色一凛,“死了,在四番队的时候就发现有些异常,但是没过几天就死了。”
      “那个队员的灵压怎么样?”
      “是一个平队士,灵压很普通,在真央似乎就是在六组,和同期的学生相比应当是比较低的。”
      
      浦原喜助想了想才说道,“我怀疑是和这个队员的灵压强弱有问题,因为灵压太弱所以无法承受,所以才会死亡,如果是灵压高的人的话……”
      “灵压太弱所以无法承受这外来的强大力量,可这毕竟是虚身上的力量,尸魂界存在至今,未曾听闻这样来自虚的奇怪力量。”
      
      浦原喜助神色肃重,衍夜还是觉得发觉到了什么不同的地方。
      
      “喜助哥,你是有点头绪的吧?”
      
      浦原久久的没有回答,过了好一会儿才沉默的迈开脚步走到实验桌前,从实验桌的一个抽屉里拉开又把收向里伸去,从里面又拉出一个暗箱,从中拿出的是一个通身漆黑的小箱子。
      
      衍夜立马的感觉到有些异常,她感觉到心猛地收缩,让她几乎产生了要跪倒在地的无力感。
      似乎是衍夜的脸色太过煞白,浦原喜助也未曾料想到,他急切的问道:“夜夜你没有事吧?”
      那猛地一收缩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所以衍夜很快的恢复了平时的神色,她笑着摆摆手说:“没什么事情,喜助哥,只是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浦原喜助看了看夜一,夜一也点点头,他才慢慢的打开那个通体漆黑的箱子,从里面取出一个散发着光芒的东西。
      外面是透明的,而其中却有一抹像是在燃烧的东西。
      就那样的拿在浦原喜助的手里,让人觉得这东西实在的诡异。
      
      衍夜并未曾接触那个东西,就觉得这个东西实在是散发着一种很诡异的力量,她转头看向浦原,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崩玉。”
      
      浦原把崩玉重新放回黑色的匣子里,一瞬间那力量消失了不少可衍夜还是觉得似乎就充盈在身边。“这个东西命名为崩玉,从我把它创造出来的第一刻我就想毁掉它,可是我一直没有成功。”
      
      “这个东西可以干什么?”衍夜忽然的想到自己拜托浦原的事情,沉声问道:“喜助哥,是不是和那些奇怪的虚之间有什么关系?”
      浦原喜助点头准备开口的时候,衍夜忽然的举起手来示意他不要往下说,衍夜低下头去喃喃一般的说道:“喜助哥你让我猜一猜,既然和那些奇怪的虚之间有关系,那个这种奇怪的力量……这种力量……”
      
      衍夜抬起头来,眼神犀利的望向浦原喜助,“这种力量是用来突破某种界限的,以求获得更高的力量是么?”
      
      浦原听到衍夜的话之后点点头,“夜夜你果真是聪颖,事实和你所猜测的十分相似。”
      衍夜神色凛然的问道:“喜助哥,是你在进行这项实验?”
      
      浦原郑重的摇摇头说道:“并不是我,我可以保证除了我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想到了这一点并且他已经付诸实践了。”
      夜一发出声音问道:“这个人会是谁,瀞灵廷内有谁会进行这项实验?”
      
      “这并不普通人可以想到的事情。”衍夜沉声说道,“就算是一般人想到了也只会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异想天开,而能够有胆量继续想下去的人已经不凡了,这样的人,在瀞灵廷内能有几个?”
      
      “这件事情肯定是一时半会想不清楚的,”浦原回答道,“我想这个人近期内还会采取行动。”
      衍夜像是想起什么的说道:“喜助哥,这件事情肯定不简单,这大概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前几年的时候其实就有出现这样的事情,还记得日世里那一次回来的时候高烧不止身体异常么,其实现在想起来前些年其实有很多异常的事情,这些大概就是这些事情的开端吧。”
      
      浦原也恍然大悟的联想最近几年的事情。
      他抬起头来看了看这个秘密训练场的虚假的苍白天空,“这个人究竟是谁,会作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一个太可怕的人。”
      衍夜笑着摇摇头说:“如果可以的话,喜助哥你还是极力的毁掉那个崩玉吧,我总觉得这个东西会带来灾难。喜助哥你做队长几年了?”
      似乎是没料到衍夜会问这个问题,浦原喜助说道:“九年。”
      九年,实在是一个太短的岁月。
      
      当衍夜从秘密基地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外面已经几近黄昏。
      在这里面几乎耗费了一天的时间,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走回朽木家的路上,衍夜听到后面有人打闹的声音,才发现是平子又和日世里在斗智斗勇。
      日世里依旧是很潇洒的一脚踹到平子的脸上,直接把他的脸踹的凹陷了下去,“你这个秃子!我在番队里要看那个死面具的臭脸已经受够了,你还拿这个欠踹的脸来看着我真是看了就来气啊秃子!”
      “你说谁是秃子……我明明有这么飘逸的头发你这虎牙才是秃子!”
      “秃子不是指没有头发而是指的是那些有头发而脑子里什么都没有的家伙就是你了我的虎牙正是我的魅力你知不知道啊!”
      
      更深的一脚踹上去,衍夜很惊异的发现日世里没有纠缠下去反而溜了。
      平子颤抖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没发现日世里反倒看到衍夜从他的前方走来,衍夜站立在他的面前,他没有像往常那样和衍夜斗嘴,反而是仍旧坐在地上,缓缓的问道:“朽木衍夜,你和蓝染惣右介很熟悉么?”
      
      衍夜笑着点点头,“真子你在说什么我们当然很熟悉了。”
      
      平子从地上站立起来,举起袖子擦了擦自己的嘴角,他从衍夜的身旁走过,眼神犀利尖锐,他的长发从衍夜的脸颊掠过。
      
      “朽木衍夜,你还是离他远点。”
      
    插入书签 



    [综]冰帝高等部纪事
    综漫主网王,已完结,CP忍足,萌萌哒的校园日常~



    [网王+夏目]夏目家的妹妹酱
    我的完结坑,夏目男神家的妹妹设定,正剧非恋爱主线( ̄Д ̄)ノ妖怪加豪门的奇妙口味,不来



    [死神同人]逝夏
    我的完结死神坑,女主朽木夫人京乐侄女嘎嘎,甜文,不黑绯真没有虐点哦。



    朝夕(网王之凤BG)
    初中的网王坑,CP凤长太郎,07年的文了,文笔稚嫩。



    [死神]夜息止
    我的死神坑,完结,CP蓝大,白哉姐姐设定,正剧虐恋风。



    [十二国]珞葭之霭 月之薄岚
    十三岁看文时那种感觉现在都记得,央然姐的文真的不错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