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夜息止

作者:婉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十章  烟花

      流魂街夏夜祭。
      
      蓝染站在远处,远远的看到那么疾步走来的少女,微微的一愣。
      
      她穿着水红色的浴衣,及腰的黑色长发随着步伐和微风摆动起来,胸前的带着红色配结的玉笛也在微微的晃动。虽然面容年轻还是少女模样,身材早已高挑挺拔,身姿姣好。
      
      瀞灵廷优夜姬,瀞灵廷内贵族女子的典范。
      
      那个胖嘟嘟还带着婴儿肥的小姑娘早已经消失不见。
      
      蓝染抬了抬鼻梁上的眼镜,笑着看到衍夜走到他的身旁。
      “惣右介,我们去看夏夜祭表演吧。”
      一把拉起他的手,仿佛就像是仍在童年时代,互相拉起手,没有性别的芥蒂,没有地位的差别,没有岁月的历练。
      
      瀞灵廷内有许多的庆典,大多是一些非常正是的节日庆典。而这夏夜祭的庆典是只有流魂街才有的,不是很正式,却是十分的热闹。从瀞灵廷去参加夏夜祭的人也着实的不少,但大多数都是从流魂街出身的死神,很多贵族对于这样平民化的祭典,确实的不屑一顾。
      
      流魂街的夏夜祭,是流魂街仅次于新年祭典的盛大庆典。
      不仅有丰富多彩的节目,还有许许多多的流魂街的特色小吃,各种的小游戏。
      志波家的特色烟火表演,很多年前仅见于瀞灵廷的灿烂烟花,在流魂街的上空,为流魂街的夏日祭典画上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衍夜正想迈开脚步,却发现前方似乎看到了相识的人,她定睛一看,大声的喊道:“银,乱菊~”
      似乎是听出了是衍夜的声音,乱菊停下了脚步,金色的头发微微一晃,没有转过身来。市丸银倒是转过身来,正巧看到衍夜和蓝染站在一起,说道,“小姐姐和副队长也来夏夜祭游玩么?”
      
      蓝染和市丸银和乱菊微微的打了招呼,衍夜似乎对自己的事情毫无兴趣,倒是兴致盎然的问市丸银:“银怎么和乱菊在一起啊,是银主动去找乱菊的么?”
      乱菊转过身来,一脸冷漠的说道:“啰嗦,只是恰巧碰到。”
      然后,转过身去继续向前走去,完全没把衍夜放在眼里,市丸银向衍夜和蓝染摆摆手,“小姐姐再见了。”
      
      真是青春啊青春。
      
      衍夜看到前方有个小摊子旁围着许多穿着彩色浴衣的女孩子,发出阵阵泠泠的笑声,衍夜拉着蓝染一路小跑上去,凑到跟前才发现是一个捞金鱼的小摊子,很多女孩子拿着小网兜在兜金鱼。
      
      “那里,那里……”
      “嘿……要兜到了!哎!怎么跑掉了呀!”
      
      衍夜跑到老板的跟前,直接拿起一个网兜就往水里伸去。老板正要说话,蓝染走上前去拿出一个小环放到老板的手上。
      
      兜金鱼这样事情,对于一般的女孩子是有些难的。
      金鱼本来就灵巧的四处游动,一般女孩子的速度跟不上金鱼游动的速度,就算是抓到了,纸做的网兜也极其的容易破裂。
      
      本来对于衍夜来说,兜住一条小金鱼十分的容易。只是她从未曾接触这样的游戏,一时间有些兴奋,刚刚兜住了那条红色的金鱼,却因为用力太大,金鱼从破裂的纸网兜中溜了下去。
      
      衍夜丢下那个破裂的网兜,又从一旁抓来一个新的网兜,只是那条红色的金鱼过于的灵巧,竟然追着追着衍夜的网兜已经在水中泡碎了。
      衍夜一把扔掉那个网兜,又从一旁拿起一个,这回倒是兜到了一个金鱼,只是并不是那条衍夜先前一直在追的红色金鱼,衍夜兴趣缺缺的直接又放了回去。
      
      衍夜对于红色的执着,蓝染一早就是知道的。
      
      看着衍夜又从一旁拿起一个新的网兜,蓝染笑着掏出五个小环放到老板的手里,然后走上前去,抓着衍夜的手臂。
      衍夜的手抓着网兜正准备伸到手里,忽然的看到自己的手臂被一个略带薄茧的手握住,她没有转头,便认出那是蓝染的手。
      
      “阿衍太心急了,拿出来的时候又太过用力。应当这样。”
      蓝染边说边佐着衍夜的手,在水里徐徐的移动,当移动到那红色的金鱼的身旁,缓缓的向上一抬,然后迅速的扔到一旁的杯子里,那小金鱼就只能在狭小的杯子里游动了。
      
      捞到金鱼之后,蓝染就松开了手。
      饶是衍夜这种平时整个人扑到志波海燕这种异性身上都毫无感觉像是扑到一个同性姐妹身上甚至和平子真子的脸都贴到一切也毫无羞涩的人都站在那里微微的有些发愣。
      刚刚捉金鱼的时候,手完全是僵硬了,完全的是由蓝染在摆动她的手臂。
      
      当蓝染把杯子送到衍夜的手上时,衍夜才感觉到手上一凉,猛地抬起头来就看到了蓝染的笑容。
      “阿衍不是一直喜欢红色吗?可巧这金鱼也是红色的。”
      
      原本就聚在一旁看的聚精会神的姑娘们一下子就叽叽喳喳开来。
      “真的是好相配呢。”
      “好漂亮的女孩子从来没见到啊。”
      “太温柔了呀,为什么我找不到这样的人呢。”
      更多的女孩子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即使是这样的站在一边作为旁观者观看还是有一些女孩子的脸蛋已经飘起了红云。
      
      尽管不愿意承认。
      但是,衍夜姑娘的脸蛋,确实的红了。
      
      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的异常,衍夜佯装什么都没发生的一般拿过杯子,然后又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去做什么呢?去看祭典的舞蹈吧!”衍夜故作镇定跳起来,四处的张望着。
      蓝染一笑,“阿衍还要看别人的舞蹈么,你的新年祭典的一舞,可是赢得了瀞灵廷优夜姬的称号。只可惜我未曾见到。”
      
      衍夜的长发飘动起来,笑着说道:“惣右介会见到的,恩,似乎不用多久好像又该轮到我了。只是新年祭典上的舞蹈是祭祀舞蹈,祭天用的,”衍夜指了指头顶的夜空,“是天啊,惣右介,这么远的天,为它所跳的舞蹈,那是多么的庄重的舞蹈,听来就让人觉得严肃,哪会有流魂街的舞蹈好看嘛。”
      
      广阔之天,一望无边。
      
      蓝染抬头望了望广阔的天空,忽然的想起多年以前那个小姑娘在夜空之下吹的一首笛曲。“阿衍不是会吹一首叫做夜歌的曲子么。”
      
      衍夜摇摇挂在胸前的笛子,笑着说道:“我也说过再也不会吹那首曲子了,不管怎么说,吹夜歌的时候,总是让人伤心啊。”
      “呀,阿衍那时候还是个小姑娘,哪里有什么伤心的事情。”
      
      “当然会有!我像是那么没心没肺的人么!”
      “我看似乎是有点像。”
      “喂喂,惣右介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简直是太过分了,我跟你没完!”
      “好了,好了,阿衍,给你糖苹果总可以了吧。”
      “太过分了,那是逗小孩子的我可是很美丽的少女哎惣右介你看不起我!”
      
      虽然嘴上说是逗小孩子的东西,衍夜最终拿到手上的还是一串糖苹果。她咬了一口,苹果的酸味和甜甜的糖衣混在一起,在嘴里蔓延开味道来。
      
      衍夜嘴里嚼着,咽下去之后对着蓝染说道:“惣右介,吃糖苹果其实就像是现实的生活啊,既然选择了,就会有酸有甜,然后最终还是要吃到肚子里呀。”
      蓝染笑笑,“也可以扔掉嘛。”
      “为什么要扔掉呢,既然是我的选择,我觉得不能够扔掉。”
      
      握在手里的,是酸是甜,都是我的选择。
      
      衍夜举起糖苹果,在蓝染的面前摇了摇,笑眯眯的说道:“更何况这是惣右介买给我的,惣右介给我的东西,我怎么会舍得扔掉。”
      
      “在阿衍的心中,我真的那么重要?”
      
      衍夜仰起头来,看着比她略高的蓝染,她的眸子里盈满了笑意,一片清明里带着欢乐。
      
      “我相信你,惣右介,就算这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相信你,我也会相信你。就算所有的人都无法理解你,我也会站在你的身边。你给我的东西,我都会去守护。
      “我曾经觉得这个世界是一片的冰凉,所有的一切都藏在暗夜之中,惣右介你也许不记得了,我一直都记得,那个黄昏,我一个人站在路边,直到你站在我的身旁。
      “这一切,现在想起来都像是一场梦。
      “是不是一切,恩,就像惣右介的斩魄刀的名字一样,一切是不是都是一场虚幻的镜花水月?”
      
      蓝染一笑,眼镜下的眼睛眯了起来,看不到眼睛,说道:“镜花水月之下的真实,阿衍你是否愿意相信?”
      
      “我愿意相信这个世界,因为这是你给我的真实。”
      
      蓝染听了这话,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他一直都知道,他的阿衍,是一个极其固执的人。
      
      衍夜像是想起了什么的,拉起蓝染朝着志波家的方向走去,她边跑边说道:“差点就忘记了,今年有空鹤新研制出来的烟火,到了海燕家的附近才是最好的观测地方啊!”
      
      他们一路跑到志波家的附近。这里已经聚集着许多人。衍夜远远的就看到了志波家门口站着的一行人。阵容一如既往的强大。
      仅剩的两大贵族的继承人如此亲密的接触在一起。
      
      朽木家未来的堂堂的第二十八代家主朽木白哉小少爷,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跳起舞来。
      而且是被高了他一头的四枫院家的现任家主四枫院夜一提着耳朵跳起来的,夜一大人让他往左,他绝对不能往右。夜一大人让他跳芭蕾,他就绝对不能跳恰恰。
      
      好不容易的挣扎开来,撒腿就想溜。可是很抱歉的是,在瞬神夜一的面前,你可以使出任何的招数但是采取瞬步这么一招是完全失败的一招。
      直接被按到了夜一的怀里,他挣扎着就好像马上就会死掉。
      一旁站着的白发青年似乎想去阻止,但是无奈夜一大人完全的隔绝了听力什么也没有听到。
      
      衍夜一捂额头,喃喃的说道:“我就知道……夜一姐绝对不会放过白哉的……”
      蓝染也笑着看着远方的闹剧,说道:“朽木白哉,是衍夜很重要的人吧。”
      衍夜闻言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说道:“白哉他,可是我唯一的弟弟,他母亲去世之前,我已经答应了会照顾他。”
      
      衍夜微微的低头,墨色的长发在黑夜里飘动,兀的多出一分隽永的味道,“惣右介你可能想象不到,那是一个女子舍弃生命的至死相随,以生命的代价换取永恒的陪伴。
      “这是多么决绝的爱。
      “这是我婶婶的生死交托,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舍弃。婶婶在最后的一刻问了我一句话,她问我此时的她是不是很美。惣右介你猜猜我的答案是什么?”
      
      蓝染点点头算是作为了答案。
      衍夜笑着说道:“婶婶没有听到我的答案,但是我还是想要告诉她,她很美,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比她更美,她就像她的名字十六夜一样,美的不可方物。”
      
      “这样的交托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舍弃,我不会容许任何人去伤害白哉。”
      
      没等蓝染说话,就听到远处的人一片哗动。
      衍夜抬起头来望向夜空,从志波家的方向喷射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了属于它的华彩,直直的冲上夜空,在一片墨染的夜空绽放开来,盛放的如一朵朵盛夏的花朵。
      
      五颜六色的点缀着星空。
      在衍夜已经看的目不暇接的时候,一抹红色的烟花冲上夜空,在它尚未绽放以前就是那样的耀目,在夜空中的一抹明亮的大红色让人为之沉醉,在最高点的时候,那原本束在一起的红色陡然绽放开来,隐隐的竟描摹出的是一个红莲的轮廓。
      
      绽放到极致的红莲,美的虚幻彷徨。
      一世烟花,那是一个美的令人心碎的词语。
      
      当最后一抹红色的星光消失的时候,衍夜的笑容在夜色中看的并不明晓,“惣右介,我想要一种幸福,美的像这未曾消散的烟花一样,但是我希望它不要消失。这是不是一个太过贪婪的愿望,想要最好的却不愿舍弃已有的。”
      
      “阿衍,这并不是一个愿望。”
      
      那年的夏天,她绽放了最幸福的笑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终于要开始转折了!
    闺女,亲妈怎么舍得虐你的啊哈~



    [综]冰帝高等部纪事
    综漫主网王,已完结,CP忍足,萌萌哒的校园日常~



    [网王+夏目]夏目家的妹妹酱
    我的完结坑,夏目男神家的妹妹设定,正剧非恋爱主线( ̄Д ̄)ノ妖怪加豪门的奇妙口味,不来



    [死神同人]逝夏
    我的完结死神坑,女主朽木夫人京乐侄女嘎嘎,甜文,不黑绯真没有虐点哦。



    朝夕(网王之凤BG)
    初中的网王坑,CP凤长太郎,07年的文了,文笔稚嫩。



    [死神]夜息止
    我的死神坑,完结,CP蓝大,白哉姐姐设定,正剧虐恋风。



    [十二国]珞葭之霭 月之薄岚
    十三岁看文时那种感觉现在都记得,央然姐的文真的不错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