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夜息止

作者:婉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八章快乐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看的话,亲们留痕啊~
    轻功虽然潇洒偶尔实地走走嘛【咬手帕】
      流年。
      
      十二番队的初梅绽放第一朵花。
      
      衍夜手中的热茶冒出腾腾的热雾,她握着茶杯,和十二番队的队长曳舟桐生一起观赏这难得的一抹美丽的色彩。
      
      曳舟放下手中的茶杯,望向衍夜笑着说道:“夜夜从真央毕业,也有好多年了吧。”
      
      “的确是这样,算起来也有些年头了。”
      曳舟听完说道:“夜夜当初跟随我学习斩魄刀的一些事情的时候,似乎曾说过自己因为太过稚嫩不适合接任六番队的副队长的职位,到了如今,衍夜的确是有了副队长的实力,可还是没有接任六番队的副队长啊。”
      
      衍夜同样将茶杯放在桌子上,偏头向曳舟说道:“曳舟队长有一个好的副队长,若是我的话,怕是不及日世里呢。我还是等着白哉长大一些,让他去帮助爷爷吧。”
      
      “日世里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衍夜笑着说道,“其实日世里也一直将您当作母亲,您的确是一个容易让人感觉到温暖的人,让我觉得也有母亲的感觉。”
      
      暖暖的光照射到曳舟灿烂的金发之上,显出一个柔和的色彩。
      衍夜所看到的是她的侧面,宁秀的面容,安然的眼神,那双眸之中的淡然让人为之宁静。
      
      同样是女性队长,衍夜总觉得曳舟和卯之花的感觉完全不同。
      
      卯之花也总是一种安然的神色,但是她的眼神是一种慈悲。一种悲悯生命的慈悲,那是一种博大的医者胸襟。
      而从曳舟的身上,衍夜却感到了那种母亲一样的温暖。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放不下来。”
      “您快要启程了?”
      
      曳舟轻轻的一点头,说道:“我近日便会卸职,十二番队的新队长候选人也是可靠的人,只是日世里她,我确实是担心。”
      
      衍夜笑着回答道,“您无须担心,日世里年纪同我相仿,我还是能够看得一些同龄女孩子的心事,她并不是一个脆弱的女孩子。何况喜助哥他也是一个可靠的人,您可以放下心来。”
      
      “当初我见到夜夜的时候,就觉得夜夜不像是九岁的孩子。”曳舟看了看衍夜,“那么,我离开的时候,还是让夜夜去告诉日世里吧。”
      衍夜笑着说,“我会告诉她的。其实日世里并不是孤单,她和平子队长的关系可真是让人羡慕。”
      
      衍夜转头望向曳舟说道:“曳舟队长,零番队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
      曳舟轻轻的摇摇头说道:“我也不曾知道那究竟是怎样的地方,身为王族特务的零番队,那可是连一般队员都无法得知其存在的地方。”
      
      “如果是你的母亲在世,她或许可以告诉你一些事情。”
      衍夜闻言只是微微的一笑,说道:“可是,她已经不在了。”
      
      曳舟看看她的表情,笑着说道:“逝去的毕竟已经不在,你母亲那样一个耀目的女子,就像是绽放于天空的红莲。夜夜你和她,在性子上并不十分的相似。夜夜你现在是否感觉到快乐呢?”
      
      衍夜未曾迟疑许久的点点头。
      
      她的笑容,一下子绽放开来。
      
      “夜夜的快乐是从哪里来的呢?”
      “从很多地方,我觉得珍惜的一切都成为我的快乐,我所拥有的家,所有环绕在我身旁的朋友,还有我愿意相信的存在。”
      
      拂去那往昔的阴霾,尽管知道这个世界依旧不可能一尘不染。
      但是仍旧愿意相信现在的存在。
      朽木衍夜,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固执己见的人。
      
      曳舟看着衍夜绽放笑意的神色,她轻轻的抚上衍夜的额头,微微的低下头一笑,说道,“那么,夜夜,我祝愿你的快乐。”
      
      数月后,十二番队队长曳舟桐生离职。
      一月后,原二番队三席浦原喜助通过队长测试就任十二番队队长。
      
      当队长会议结束后,各番队的队长带着自己的副官从一番队大门走出,大多数的副队长都紧跟在自家队长的身后走出,唯有十二番队的副队长一脸不屑的走在新上任的队长的前面。
      
      “惣右介,你看那个秃子还真是没有副队长的自觉啊……”
      蓝染跟在平子的身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说道,“队长你这样在别人的背后说一个副队长的坏话这样可不好啊。”
      “这么说惣右介你还真是一个副队长的典范啊,简直跟朽木家一样了专出典范这种东西。瀞灵廷优夜姬这种称号怎么会用在朽木衍夜那个臭丫头的身上这还真是让人费解的事情啊……”
      
      兀的,平子感觉到身后被人拍了一下。
      
      衍夜笑意盈盈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几乎在他转头的时候和他的脸贴在一起。平子垂下眼睛看着她,衍夜依旧是一副笑意的和他注视。
      直到一个身影挡在他们面前把他们两个人分开。
      
      衍夜站在蓝染的身后,扬起眉毛说道:“惣右介,你都对你们队长说了不要在背后说人家坏话他怎么就是没有反映啊,居然被我抓了个正着。
      “真尴尬呀。”
      
      平子真子倒是连一丝尴尬的神色也无,他恹恹的望向蓝染,说道:“惣右介你还真是护短啊,现在是上班时间啊,难道你还要和朽木小姐去约会吗?”
      
      蓝染一笑,说道,“队长,这个时候阿衍是来找朽木队长或者是京乐队长的吧,只是不小心的听到了您的话才走上来的。”
      平子把手插到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口袋里,金色的长发在动作下微微的飘起,“既然是这样我们还是去队里吧,惣右介你不是总提醒我不要怠慢工作嘛。”
      
      平子迈开步子,长发随即飘起,好不气派的向着五番队的方向走去。
      蓝染跟在他身后,伸出手朝着衍夜一招手跟着平子走了上去。
      
      喂喂,平子真子你除了那头发还有什么啊秃子!
      
      衍夜向走出一番队的朽木银岭微微的行了一礼之后就走到京乐春水的面前,看着一旁的莉莎说道:“莉莎姐姐,找我有什么事情啊。”
      “只是告知小夜一下,你的休假时间。”
      
      京乐拉拉自己的斗笠,向着衍夜说道:“喂喂,小夜夜,我可才是你的队长啊,你怎么直接问莉莎妹妹而不是问我啊这可不对啊。”
      莉莎的镜片一闪,京乐立即住嘴。
      
      衍夜听闻之后,笑着从莉莎的手中拿过休假令,然后朝着莉莎挥挥手说:“莉莎姐姐,春水叔再见啦。春水叔你的身上怎么有我们家樱花酿的味道啊这真是糟糕啊怎么来开队长会议之前都要喝酒啊,我可绝对不会告诉莉莎姐姐你的酒就在她的办公桌下这种事情侄女我很有分寸绝对不会说的……”
      
      衍夜蹭的一下瞬步离开,先是回到朽木家解决了一些家里的事情,一直到了黄昏的时候才到了到了通廷处,她拿出八番队的通廷证进入流魂街。一直到七区那个她曾经住过的小院子里。
      
      当她推开里屋的门时,发现只有一个身影。
      
      那个身影就那样的安静的坐在桌旁,她的拳头握的紧紧的,垂下的金色长发盖住了她的表情,让衍夜看不清她的神情。
      
      她漂亮的手指蜷在一起,衍夜能看出那微微的颤抖。
      
      衍夜轻轻的走到乱菊的身旁,她跪坐下去,即使是这样不轻的动作乱菊似乎也没有察觉,一直都低着头不曾抬起。
      
      眼泪一滴滴的打在桌面上,几不可闻的发出声响。
      
      “又离开了……又是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
      
      衍夜听到她的声音,一下子想起很多年前的那个场景。
      
      推开门的时候,那个衣衫简陋的女孩子的单薄的身影是那样的孤单,她转过头来那惊喜的眼神散发的光芒让人不可直视,所有的期待都在一瞬间化作失望,黯淡了光芒让人为之心伤。
      
      她在等一个人,一个出现在他生命里不可磨灭的存在。
      可是那个人一直在走,一直的走在她的前面不肯停步,她偶尔的抓住了他,他只是轻轻的一笑,他微微的停留,依旧留给她的只是一次次的背影。
      
      她本以为再也不要去追,她以为这一次的停留会是永远。
      尽管一切都显得那样的不真实,但是她宁愿麻醉自己让自己相信这稍微有一些真实的短暂的安宁。
      直到梦醒。
      
      衍夜伸出手想去摸摸她的头发,她一瞬间扑到衍夜的怀里,“为什么他又离开呢?为什么又这样一声不响的离开?我以为再也不要追逐他的背影,为什么呢?为什么又会离开呢?……”
      
      她埋头在衍夜的怀里低低的哭泣,金色的发散落下来像一片金色的花海。她的眼泪那样的汹涌的留下,几乎要浸透衍夜的衣衫。
      她用冷漠去对待别人,唯独为了那个人毫不吝啬的流泪。
      这样美丽的女孩子,又有谁愿意离开她呢。
      
      “银,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乱菊。”
      
      乱菊抬起头来,看着衍夜,她咬了咬嘴唇,说道:“银他,我从来就看不懂啊,要不然他为什么这样一次次的离开……”
      衍夜一笑,望向这个她也曾经生活过的小屋,“我总觉得啊,乱菊,银在追逐什么,他一直向前走,一直在寻找。”衍夜望向乱菊,笑意盈盈,“乱菊,我想他知道你一直在他的背后追逐他,但是他还不能够停下,他必须向前走,他留给你背影,总有一天他会停下来吧,
      
      “乱菊,你是他追逐路上的一笔意外的宝藏。他不会放开你的。”
      
      那个男孩子,那个现今有些纤弱单薄的男孩子。他和白哉的年龄差不多,却比白哉多了一份岁月的历练。他不是一个成长在贵族光环下的人,却有着比贵族更强大的实力,他总有一天,会变作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吧。
      
      乱菊听完衍夜的话,眼睛有些迷离的望向她,随即的敛了目光,衍夜只看到她浓密的睫毛一眨一眨。
      “银说过,你和他,很像。”
      
      窗外的光线慢慢的变暗,夜的色彩已经开始浸染了天空。
      
      衍夜的瞳眸在夜色的照耀下,闪烁着一种不同的色彩。
      往昔白天里黑色的眸子,在夜光的映衬下,侧眼相望,却是像一朵红莲绽放在瞳孔中,显出了红色的华彩。
      
      乱菊望着她的眼睛,一瞬间有些愣神。
      和他的眼睛,真的是十分的相似。
      
      “曾经我也生活在这里,乱菊是知道的吧,那时候也有一个男孩子跟我在一起,他曾经把我从一片阴霾中带到了这个真实的世界。他曾经离开我,但是他现在就在我的身边,我感到这一切,真实的让我愿意为之沉醉。
      “总有一天,银会在你身边的,乱菊。”
      
      衍夜笑着望向乱菊,说道:“乱菊,你愿不愿意跟我去瀞灵廷?”
      
      “去那种地方做什么?”
      衍夜笑笑,“我说一个你一定会去的理由。银,一定在那里哟,他大概是去了真央。虽然现在真央已经开学,但是我教了你这么多年,进去插班一定很容易。”
      
      乱菊恢复了一些平日的神情,有些冷淡的望向衍夜说道:“你是大贵族吧。”
      “哎?从什么地方可以看出来是‘大’贵族呢?”
      “流魂街的人都知道真央是一个很难进去的地方,插班这种事情你都可以随口说出来,还有你平时的那些衣物举止,不是大贵族会是什么?”
      
      “哎哎,乱菊你真的是好聪明啊!”
      “这种事情不用你来说,不要摸我的头发……”
      
      一年后。
      
      一个拿着斩魄刀的男孩子站在一具尸体旁,他的脸上沾着点点血迹,他听到身影转过头去,夜色苍茫间,有一种诡异的色彩。
      “我们队的三席怎么样?”
      
      “完全不行啊,太差了。”
      
    插入书签 



    [综]冰帝高等部纪事
    综漫主网王,已完结,CP忍足,萌萌哒的校园日常~



    [网王+夏目]夏目家的妹妹酱
    我的完结坑,夏目男神家的妹妹设定,正剧非恋爱主线( ̄Д ̄)ノ妖怪加豪门的奇妙口味,不来



    [死神同人]逝夏
    我的完结死神坑,女主朽木夫人京乐侄女嘎嘎,甜文,不黑绯真没有虐点哦。



    朝夕(网王之凤BG)
    初中的网王坑,CP凤长太郎,07年的文了,文笔稚嫩。



    [死神]夜息止
    我的死神坑,完结,CP蓝大,白哉姐姐设定,正剧虐恋风。



    [十二国]珞葭之霭 月之薄岚
    十三岁看文时那种感觉现在都记得,央然姐的文真的不错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