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神]夜息止

作者:婉涴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七章柔和

      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孩子。
      
      夜凉如水,她就那样的安静的坐在窗户边,她的神色说不上平淡也说不上伤心,只是那样的耀目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无法言明的色彩,她的眼神虚无缥缈就像是一个失去了一切的人。
      
      她酒红色的发和眸色隐藏在暗黑的夜晚竟融成了一片的玄色。
      
      衍夜站在门外的时候看到就是这样一幅场景。她缓步的走上去的时候,女孩子似乎没有察觉到,直到衍夜笑着说道:“阿鸢,在做什么呢?”
      
      她骤然的站立起来。
      惊鸿一瞥。
      
      仅仅是一个瞬间的眼神,让衍夜感到了一丝惊异。
      
      似乎是发觉到自己的动作,千堂红鸢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像是想起了什么的她赶紧的把手上的金流苏递到衍夜的面前。深深的一鞠躬说道:“真是谢谢朽木学姐了,给您带来麻烦了。”
      
      金流苏递到衍夜的面前,衍夜敏锐的发现了那金流苏似乎变得有些不同。似乎是因为被握的的很紧的缘故所以能看出甚至都有些变形了。
      她选择把这理解为是这个叫做千堂红鸢的可爱的女孩因为太过激动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衍夜像是变魔法一样的从袖中又抖出一个金流苏,很自然的插到自己的发髻里,“其实金流苏有备用的哟,这个就送给阿鸢当作见面礼吧,千万不要拒绝我的好意我可是很伤心的。”
      “可是这么贵重的东西……”
      
      衍夜看了一眼有些惊慌失措的红鸢,笑着说道:“阿鸢不用担心,我觉得阿鸢很漂亮啊,这样的金流苏似乎戴在阿鸢的发髻里要比戴在我这里漂亮的多。
      
      “阿鸢漂亮得就像贵族家的公主。”
      
      女孩子似乎有些沉默,手更加紧的攥着金流苏。
      
      转而有些怯生生的抬起头来说道:“谢谢朽木学姐,我真的可以收下吗?”
      衍夜一拍手说道:“完全没错哟,阿鸢,送给你了,今天我的心情特别的好,遇到了阿鸢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啊。”
      
      红鸢的眼睛像是闪躲一样的四处乱看,陡然间的就看到了别在衍夜身侧的一把在黑夜里仍旧绽放光华的斩魄刀。
      她情不自禁的把手伸了上去,看着刀鞘上镂空的华美图案和下面隐约闪耀的红莲图案,赞叹道,“这就是朽木学姐的斩魄刀?”
      
      “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做红莲。”
      
      衍夜解下红莲拿在手上,递到红鸢的面前,笑着说道:“阿鸢今年是一回生,等你到了六回的时候,就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斩魄刀了,那么不如现在看看我的这一把吧。”
      
      红鸢似乎有些踌躇,不敢伸出手来拿。衍夜的手向前一伸,直接放到红鸢的手里,说道:“我觉得还真的是很漂亮的一把斩魄刀,惣右介也是这么说的,不过我觉得倒是惣右介的镜花水月看起来要素净的多,这把斩魄刀是不是太过锋芒毕露的美丽?”
      
      “真的是很漂亮啊,就像朽木学姐一样……”
      
      听到红鸢的话,衍夜眯起眼一笑,“说道这里,我的这把斩魄刀的名字和我的母亲是一个名字。”
      “哎?朽木夫人……”
      “是,我的母亲是叫做朽木红莲,我听我婶婶说,她是一个及其美丽的女子,美的锋芒毕露,大概就像这把斩魄刀一样,”衍夜一笑,“兴许这把斩魄刀就是我母亲的化身也说不定呢。”
      
      “母亲……”红鸢的声音好似一下子便低沉下去,衍夜听到她声音中的异常,望向她的时候她的眼神已然变得有些飘摇。
      
      衍夜大致的猜到她为什么会突然的情绪转变,衍夜轻声的说道:“阿鸢,我从来都没有见过我的母亲,所有的有关她的那样绝美的描述都是我的婶婶告诉我的,那是一个像梨花一样洁白无暇的女子。有阿鸢这样美丽的女儿,阿鸢的母亲想必也是一个特别出色的女子。”
      
      “母亲她……”
      
      红鸢好似想起了什么的,她的眉头紧紧的一皱。
      旋即她舒展了眉间,只是略带怅惘一般的说道:“我从流魂街来,那些前世的事情已经都忘记了。”
      
      她忽然感觉到有冰凉的触感在她的额头,她抬起头来望着把手放到她额头上的衍夜,却见她的眼神带着一种安宁的笑意。
      
      “忘记了就忘记了,只有忘记了才有新的开始。”
      在那温暖的夕阳之下,放弃了前世的所有纠葛。她抓住那个男孩子的手再也不想放开的向前走。
      
      “是忘记吗?”
      
      伴着这个美丽的少女喃喃而清脆的声音,一阵悠扬的笛声轻轻的响起。笛声安然宁静,让人仿佛在一瞬间舒心安宁。透过窗户看过去的是真央上空的夜空,寥落的星子在黑夜烁烁其华。
      
      红鸢微微侧头看向衍夜,她的酒红色双眸仿佛一瞬间颤动。
      
      安宁让人仿佛可以无所牵挂的安眠。
      
      晨曦。
      
      衍夜醒来的时候,看到红鸢依旧是昨晚的睡姿,昨夜她听着听着就慢慢的沉入梦乡,到了今晨竟标准得仍旧一丝未动。
      既然是真央的休息日,那么就让这个努力的孩子休息一下吧。
      
      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红鸢手指上明显的痕迹,轻缓把这间只有两个人的宿舍的门给带上。
      
      朽木宅。
      
      衍夜刚走进大宅的时候,一旁等候的和原立刻的走上来行礼,衍夜微微的回了一礼之后,边走边向和原询问最近的情况。
      “最近的关键账务我已经做好安排了,余下来的一些要麻烦和原管家去做了。还有白哉……他的灵力课程看来做得不错,只不过关于继承人方面的教育还要加强,我可不想老是替他担着这重担呀真是让人烦恼。”
      
      一旁的和原听了衍夜的话也是微微的一笑,说道:“少爷已经很认真的开始学习了,大小姐这样出色的人以后若是出嫁当真是朽木家损失了。”
      
      “我若是赖着不嫁人一辈子当米虫的话白哉说不定会和他的妻子气的联手将我扫地出门这可说不定呢。”
      
      “你说的还真是没错……”
      
      衍夜嘴角勾起一丝弧度,并没有显出惊慌的神色,她一个瞬步躲开,转身又利落的绕到那个还没来得及闪开的人影旁,轻轻的夹住那少年手中的竹刀,那少年发现了她的行迹,眉间一动,举起竹刀向身后劈去,却不料手中的竹刀一瞬间被一把未曾退去刀鞘的斩魄刀斩落在地。
      
      “你……你……你……”白哉看到衍夜手中的斩魄刀似乎是十分激动的用手指指着她。
      “我……我……我……”衍夜学着他的口气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怎么了……小小……白哉……啊……啊……”
      
      “你拿斩魄刀来对付我的竹刀……你这不公平!”
      “谁叫你这个小家伙自己没有这可不能怪姐姐我欺负你啊,还有你海燕哥哥也拿到斩魄刀了还说呢什么时候请白哉小弟来观赏一下你看海燕哥哥多好啊。”
      
      白哉的眉头紧紧的皱着,秀雅的面貌兀的多出一份桀骜不驯的色彩。他不服输的拿起竹刀又想再次砍去,衍夜先是瞬步闪开,继而以一种舞蹈的姿态抽出斩魄刀,直直的利落无比的砍断白哉的竹刀。
      
      白哉看着手上的断刀,从鼻孔里哼了一声才把断了的竹刀扔到一旁,很不屑的朝着衍夜说道:“朽木衍夜你少得意了,还不是因为我比你小,否则我的斩魄刀一定把你的斩魄刀直接削断掉你看着吧!”
      
      “但是你确实比我小啊,弟弟大人哦。”
      
      “懒得跟你计较,我才不要理你这么讨厌的家伙,总有一天我会超越你的你就等着吧,还要那个四枫院妖猫……我一定要打败你们!”白哉边说边迈开步子朝着自己住的梨苑走去,恨恨的让衍夜几乎能听到他咬牙切齿的声音。
      
      “哎,白哉这火爆的性格什么时候才能改掉,真是让人伤脑筋啊。”朽木银岭笼着袖子从一旁走了出来,看着白哉的身影说道。
      
      衍夜微微的行了一礼继而说道:“爷爷,这样也好,我觉得这样的白哉才像是一个小孩子嘛,总不能天天都板着个脸像个大冰山那可就糟糕了。”
      
      “也是这样啊。”朽木银岭望了望梨苑的方向,“这孩子的确很努力,灵压上也很出色,和衍夜你当年可是不相上下。”
      “还是白哉好一些吧,叔叔婶婶都是很出色的人,白哉的灵力怎么会差。”
      
      “你的父亲母亲……”朽木银岭仰头望了望莲苑的方向,又看向衍夜手中那把耀目的斩魄刀,“衍夜,很久没有和我喝杯茶了到我那里聊聊吧。”
      
      衍夜从朽木宅用过午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虽然今天是真央的休息日但是瀞灵廷内来来往往的人群依旧很多,各个番队的队员有的忙着出任务,有的抱着文件来回的走动。
      
      她此刻的穿着既不是真央的校服也不是死霸装,只是一身明眼就能看出做工精良的紫红色和服,看起来像是寻常的瀞灵廷的贵族小姐。
      
      衍夜感觉到熟悉的灵压,就举起手打起招呼来,没等她发出声来,一个绿色身影就扑了上来,“小夜~有樱花糕的味道啊,虽然不是黄豆饼,小夜你还是拿出来吧!”
      
      没等衍夜说话,那绿色的身影就跑到一个高大的男子身旁,紧紧的拽着那男子的白色羽织像是撒娇一样的说道:“不要嘛,不要嘛,小夜不给我樱花糕吃,拳西~不可以这样,白要吃樱花糕,否则我就要黄豆饼黄豆饼,拳西你给我黄豆饼啊,白要黄豆饼……”
      
      说罢,久南白就地打起滚,嘟着嘴好不乐意的时不时的拽着六车拳西的羽织。六车拳西看了看她这幅样子,额头瞬间的蹦出一个十字,他举起拳头说道,“久南白你给我起来!”
      
      “不要!”
      “起来!”
      “才不要!”
      “队长你不要冲动啊,这是副队长啊你不能动手啊……”
      “你放手,我要杀了她!”
      
      衍夜在一旁看着这场景愣愣的干笑。
      
      白,我什么时候说过不给你樱花糕了你倒是告诉我一声啊!
      
      一个黑发的女子一副冷艳的表情冷静的走到衍夜的面前,她伸出手直接抓住衍夜的袖口,从里面拿出一个锦织的点心袋子扔到久南白的身上,然后把拿出的书放到自己的手里,久南白把点心袋子抓起来扔到一个穿着白色外衣的九番队队员的身上,然后继续的在地上打滚,“莉莎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可以这样啊,拳西~莉莎她凶我,怎么可以这样~白讨人烦了嘛~”
      
      “你的确很讨人烦。”莉莎冷冷的看了一眼地上的白,眼镜的光亮一下子闪了过去。白感觉到她冷冷的眼神,仍旧是抓着六车拳西的衣服打滚不止。“莉莎只喜欢那些看不懂的书不喜欢白~那些朽木家藏了多少年的古书谁能看的懂啊哪有白可爱啊拳西你说是不是~”
      “副队长是这样没错,你赶快跑吧我们可拉不住队长啊队长你别冲动!”
      
      “还真是热闹啊这里为什么没人叫我来看啊,惣右介。”
      “队长现在是办公时间您可不是出来看热闹的。”
      “这么刻板你简直就跟朽木家的女婿一样了……”
      
      “其实我一直倾心的只有平子队长你一个,你说出这样的话来还真是伤了我这一颗少女之心哦,平•子•真•子•”
      “真的吗,小夜?这么说我还真是荣幸啊,什么时候可以迎娶你啊……”
      
      “你这个色魔秃子,你去死吧。”日世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飞起一脚直中平子逐渐靠近衍夜的那张脸。
      
      衍夜在这一片的热闹声中望向跟着平子一起前来的蓝染,他那样温和的笑着,连下午的阳光从他的眼镜处折射一番似乎都变得柔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回来看到留言
    只有一条新增留言,路过大大,很谢谢你
    当初我写朝夕的时候,有一个叫倔宠的亲支持了我一路我现在都记得
    或许是文风不讨喜,故事太平淡
    我想的只是说出我心中的故事,所以不想放弃,我会努力的



    [综]冰帝高等部纪事
    综漫主网王,已完结,CP忍足,萌萌哒的校园日常~



    [网王+夏目]夏目家的妹妹酱
    我的完结坑,夏目男神家的妹妹设定,正剧非恋爱主线( ̄Д ̄)ノ妖怪加豪门的奇妙口味,不来



    [死神同人]逝夏
    我的完结死神坑,女主朽木夫人京乐侄女嘎嘎,甜文,不黑绯真没有虐点哦。



    朝夕(网王之凤BG)
    初中的网王坑,CP凤长太郎,07年的文了,文笔稚嫩。



    [死神]夜息止
    我的死神坑,完结,CP蓝大,白哉姐姐设定,正剧虐恋风。



    [十二国]珞葭之霭 月之薄岚
    十三岁看文时那种感觉现在都记得,央然姐的文真的不错哟!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3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