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她修无情道

作者:玉子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二章

      不出所料,对面的人停止了攻击。四周一下安静下来,除了浓雾,就再也看不到别的。
      
      吴老自觉对面是在商量,所以也不着急破阵,他在阵里一动不动,眼睛却在环顾四周,像是在打量这个阵法,脸上时不时露出赞叹的表情。
      
      越观看阵法,吴老越觉得布下大阵的人深不可测。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连环组合大阵。而且各种阵眼设计的极为巧妙,至少他到现在还没有找到生门。
      
      不知道这是哪位大师的手笔,话说仙门里的阵法大师都是有数的,也没听说过谁有这样的本事?
      
      难不成是个隐世不出大人物?或者是后起之秀?
      
      也不应该啊,这样惊艳才绝的大师,还需要逃出来?
      
      就这位的本事,哪怕真是魔修,恐怕也有不少人愿意保他。只要他松口,加入一方大势力更是完全没问题。
      
      思来想去,吴老都没有想出到底是什么事,才能让一位大师出走仙门,流落凡界。
      
      不过那些都不是很重要的事,重要的是现在这个人,他们天权峰要了。
      
      看来天道气运还是庇佑吴家的,这次出门收了两个天赋好的弟子不说,还遇见了落魄时的阵法大师。
      
      是的,吴老相信那三个孩子没事,因为这位阵法大师,不是弑杀的人。不管是这大阵,还是刚刚出剑的人都说明了这一点。
      
      若是能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他们吴家真的要开始崛起了。那时天枢峰又怎样,掌门又怎样,还不是要看他们的脸色。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一柄覆着寒霜的剑,带着浓烈的杀意袭来。
      
      这杀意比刚才的把柄剑强了不知多少倍,吴老甚至从中感受到,执剑之人想要杀.了他的决心。
      
      吴老连忙避开,心里纳闷极了:刚刚不是很好吗,有来有往的,怎么一下就变成了生死之仇?
      
      虽然这么想着,但吴老出手还是留有余地,因为他感觉到,这次出招的人修为也不高。
      
      可能是大师的另一个小辈,走的是杀戮之道,吴老这么想着。
      
      被雾气遮掩的人是舒鱼,作为一个前世和他们相处多次的人,舒鱼当然能把他们的心思猜得八九不离十。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她才放心让吴老成为念鱼的陪练。
      
      只要一个所谓的阵法大师的鱼饵在,吴老自然会把剩下的故事补充完整,为了拉拢大师,定然不会伤害一个疑似大师小辈的孩子,反而会乖乖的给他喂招。
      
      事实果然如她所料,太初宗那些人啊,永远都是这样。
      
      舒鱼垂下眼,藏住眸子里的冷意,手中出剑的角度刁钻,宛如鬼魅一般,令人防不胜防。
      
      剑起剑落间,都带着森森寒意。
      
      渐渐的,吴老也品出其中的意思,他知道对面的人恐怕不想和他谈了。
      
      真是可惜呀,吴老也不再收着手,开始主动出击,哪怕隔着浓雾,哪怕对方剑招诡谲,他依旧阻挡下对方的一次次攻击。
      
      然而越是交手,吴老的脸色越沉。
      
      他是半步元婴,能感受到对面的人实际上修为并不高,和前面那柄君子剑的主人的修为差不了多少。
      
      可是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和那柄君子剑的主人给他的感觉不一样。
      
      在和君子剑对招的时候,他总有一种是看小辈的感觉,是他在提点小辈。
      
      然而现在这个人……
      
      吴老压住心里的惊涛骇浪,他知道,如果不是那人修为低,自己恐怖在他手里活不过三招。
      
      这个人,出手的是真正杀招,是杀人的招数。
      
      吴老的心再次沉了下去,这样的杀招出来,不见到血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老怪物?
      
      是的,老怪物。
      
      没到一定年纪,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精妙绝伦的招数,一定是哪个不要脸的家伙,在这装嫩呢。
      
      吴老冷笑一声越战越勇,舒鱼渐渐有些体力不支,身上不知多少多少血痕,整个人看起来比吴兆兴还来的可怕。
      
      看见她停下攻击,念鱼走上前去,取出一颗上好的回春丹递给她,“师姐,止血。”
      
      舒鱼看着自己鲜红的手,摇摇头,“等我洗一下。”
      
      “止血要紧。”每到这个时候,乖软的念鱼总是意外强硬,根本不给舒鱼拒绝的机会,把药直接塞入了她的嘴里。
      
      一颗回春丹下去,舒鱼半靠在树干上,对念鱼道:“你去,那老东西可能不会让着你,注意点。”
      
      念鱼进去后,他再次出来时身上也带着血,模样看起来没比舒鱼好多少。
      
      “师姐,这真是一个很好的陪练。”念鱼双眼亮晶晶的,以前在山上,他年纪最小,师父和师兄总让着他,导致他的剑一直软绵绵的,没什么气势。
      
      说实话,他对他的剑并不是很满意,他喜欢有威力的剑,能保护师姐的剑,而不是被师姐保护。
      
      起初,吴兆兴看到两个人浑身是血,惨兮兮的模样,心里是既开心又害怕。
      
      开心是因为阿叔在,他觉得自己的命保住了一大半,毕竟阿叔是半步元婴,对付两个小小筑基还不是手到擒来。
      
      害怕是他怕那个叫吴辞的女孩,看他不顺眼,自己死就算了,死之前给他来一刀。
      
      在这两种情绪的转换一下,吴兆兴更加小心翼翼,生怕死的不明不白。
      
      他的命是真的很金贵,可不像那两个小小筑基,如此年纪便要开始拼命。
      
      时间久了,吴兆兴逐渐麻木,看着那两个孩子一日比一日有进步,他甚至觉得阿叔怎么这么没用,怎么还没把人杀了?
      
      其实纳闷的又何止是吴兆兴,阵法里的吴老也是一样。
      
      这时候的吴老可不像之前那样自信满满,仙风道骨。
      
      他也受了伤,衣服都被划得破破烂烂的,一处颜色深一处颜色浅,头发也打着结,看上去就像一个受了伤的狼狈乞丐。
      
      不是他不想打理自己,关键是要有时间,那两个家伙交替过来,一来就是杀招。
      
      后面又不知怎的,阵法变换,他连储物戒都打不开,更别说清洁术了。
      
      吴老脸色涨红,这是他第一次受到如此大的侮辱,等他出去了,他一定要他们好看。
      
      堂堂半步元婴大能,居然被人困住当陪练,陪练就算了,自己居然在他们手上受了伤。
      
      可是目前他还是没有办法,那两个奇奇怪怪的修士不知是哪里来的变态,居然一日比日更有进步。若是再过一段时间,他恐怕抵挡不了这两个人。
      
      这一日来的很快,吴老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总之有一天他面前的雾散开,修为也恢复了,不过他还是无法离开这阵法。
      
      他看见对面只有三个孩子,三个孩子都有修为,都是他熟悉的孩子。
      
      看到这一幕,吴老还有什么不明白?恐怕一开始,他们就落入别人的算计中。
      
      吴老不去看那个让他生气的败家子,而是关注着那两个孩子,然后阴阴一笑,“好一个无尘宗啊,怎么你们是想和我们开战?”
      
      舒鱼没有理他,吴老能认出他们,在她的意料之中。
      
      毕竟小门小派培养不出他们这样的天才,而大门派的那些天才,实际上每个宗门都有数。
      
      之前没有认出,是因为他们没有修为,表现的像是一个普通人。
      
      现在可就不一样了。
      
      “我也想试试吴老的高招呢。”
      
      剑覆寒霜,舒鱼再次进入阵法,这次她没有保留,每一次出剑在那寒意的笼罩下,都带着古朴沧桑,颇有返璞归真之意。
      
      吴老更加不敢托大,他认出这剑意就是之前他误以为是老怪物装嫩的剑。
      
      而且无尘宗愿意让他们出来,自然是准备了各种保命法。为了不阴沟里翻船,他当然得小心谨慎。
      
      然而舒鱼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拿出长辈赐下的东西。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冲上去,一次又一次的被打败。
      
      殷红的血再次染遍全身,可她的眼睛却越来越亮。
      
      对,就是要这样。在生与死的极限中,突破自己。
      
      这样疯狂的出招,吴老一时也有些招架不住。他甚至想破口大骂,无尘宗就是这么教弟子的吗,打起架来不要命?简直就和疯狗一样。
      
      横的怕不要命的,吴老就害怕这个不要命的。在舒鱼的攻势下,吴老渐渐落入失败的一方,然后金丹被捅了个对穿。
      
      “你们等着,太初宗不会放过你们的,还有你们的宗门。”吴老躺在地上,脸上满是虚汗,身边是被捆的严严实实的吴兆兴。
      
      听到这句话,吴兆兴瞬间瞳孔放大,一脸的惊恐:完了,那个疯子又要疯了。
      
      让他意外的是舒鱼并没有入魔,而是拿出灵石,设下阵法。又是一环套一环一层套一层,最后在他目光中,她拿出一颗剑珠,丢到阵法里。
      
      万剑齐发,剑气纵横,那两个人现在宛如普通人,自然无法抵挡。
      
      其实吴老还是有机会的,只是被吴兆兴拖累了。
      
      吴老护着吴兆兴这一幕,被开放神识的舒鱼看得一清二楚,也知道自己被疯狂咒骂。
      
      舒鱼面无表情,像是没听到一样,确定两人完全死后,用神识搅动这一方天地,又扔出一堆七七八八的东西,最后将这里的一切痕迹都消除。
      
      她做的顺手极了,像干惯了这种事。确定顶尖大能来都无法查出真相,舒鱼才带着念鱼离开。
      
      走的时候,正是清晨,金色太阳从东方升起,他们离去的前路一片光明,所有的阴影都留在身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在后台看到有小天使给我空投月石,开心,这是第一次哦!
    今天给大家发红包,一起开心呀!!!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