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姐她修无情道

作者:玉子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三章

      冬至,大雪纷飞。不过一个晚上,路上就堆积了一层厚厚的雪。
      
      清晨,飞絮般的雪花继续飘着,镇子里家家户户都紧闭房门,路上也看不见半个行人。
      
      难得的大雪天,大家都在家中休息。除了偶尔听到几声犬吠,其余时间都安静极了。
      
      舒鱼站在窗前,小院的石桌上,有几处积雪格外突出,像是什么东西被雪盖住了。
      
      她伸出手,一丝灵气从指尖泄出,不一会儿,雪堆里钻出几只纯白的小动物,有猫有狗还有小兔子。
      
      这些动物一出来就在石桌上打闹起来,你蹬腿,我撞你的,热闹极了。
      
      “师姐。”念鱼从回廊走了过来,身上穿着一层冬衣,手里提着一个食盒。看到舒鱼笑着跑了过来,“这是刘阿婆今早托人送过来的,我用灵气裹着,现在还热着,姐姐吃些。”
      
      接着又看到那些打闹的动物,惊奇道:“这是昨晚捏的?看上去没那么精致了,待会闲下来我再捏几只。”
      
      “没必要。”舒鱼摇摇头,昨晚让小师弟捏这些,只是觉得有些新奇罢了,倒也不必特意去做。
      
      接着,她的目光转到食盒上,眸子里有些泄气。
      
      刘阿婆是这镇子里一个卖馄饨的老人,三年前他们途经这个镇子时,遇见的第一个人正是刘阿婆。
      
      那日是刚好也冬至,他们到的时候,天空飘起了大雪。又恰好闻到刘阿婆摊子上的味道,临时决定在这吃碗扁食再走。
      
      刘阿婆见他们是小孩子,当时特意给他们多下了不少。又担心他们是离家出走,可怜刘阿婆一大把年纪,硬生生把他们拖到镇长来。
      
      然后他们就被那个看着严肃、不好惹的镇长带到家里去,一顿好吃好喝好休息后。
      
      镇长把他们招呼到跟前询问他们是从哪来的,要去哪,家里的大人呢,还把他们的路引要了过去仔细检查了一番。
      
      当然,为了行走方便,这些事,他们早就商量好了。
      
      这次他们依旧是一对姐弟,家中之前是个大户,可长辈去世后,那些亲戚欺负他们年纪小,把他们姐弟两赶了出来。
      
      他们这次是去投奔父亲的一个旧友,却没想到那人却早早搬家。
      
      现在姐弟两个,有家不能回,也无处可去,好在身上有些余钱,准备找个地方落脚。
      
      刘阿婆知道这件事后,怜悯的不行,想到她们这地方民风淳朴,也不会出现什么欺负小孩的事。
      
      这才找了镇长,说希望他们能留下来,正好她家中还有一处小院,可以让他们先住在那,日后有合适的院子,再搬也不迟。
      
      再怎么说,十一二岁的,实在太小了,出去不安全,也不放心。
      
      刘阿婆实在热情,还有那个看起来很严肃的镇长,也一直在劝他们。
      
      就这样,师姐弟两个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甚至连拒绝的办法都没有。
      
      当然,也是因为这地方确实民风淳朴,他们才留下来,如果真要走,谁也拦不住。
      
      虽然在这住下,但他们其实也没准备住很久,毕竟这次出来就是为了体验,就是要多走多看。
      
      没想到最后居然在这呆了三年。
      
      舒鱼吃了一口刘阿婆的扁食,笑了笑,还是熟悉的味道。
      
      见此,念鱼也不自觉的笑了,眉眼弯弯道:“师姐,我认为我在吃食方面很有天赋,做扁食的手艺也是跟着阿婆学的,可是不管怎样就是做不出那个味。”
      
      “这是自然。”舒鱼答道,“阿婆做了多久,你做了多久?”
      
      “而且,阿婆做的扁食不仅仅是扁食。”
      
      小地方就是这样,时间久了,便没什么秘密。
      
      刘阿婆其实并不缺钱,甚至算得上小富。这样一个人,为什么会一日日的,早出晚归去卖扁食?
      
      舒鱼虽不解但也没问,直到有一次别人闲谈时,才知道刘阿婆家有一个长子,早些年,长子被拉去参军,一直没有回来。
      
      刘阿婆在镇口做扁食,也是在等她那参军的长子,据说长子走之前最喜欢吃的就是扁食。
      
      那时舒鱼便明白,这扁食实际上是一位母亲对自己儿子的思念与祝愿。
      
      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平安回来,希望自己的孩子回来的第一时间,就能吃上母亲做的热腾腾的扁食。
      
      她在镇门口等了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直到去年身体实在不行,这才不得不离开。
      
      虽然如此,但是每年冬至,他们都能收到刘阿婆亲手做的扁食,带着浓浓思念与祝愿的扁食。
      
      舒鱼再吃了一个,喝了些汤,热汤顺着食管向下,到胸口、心田。
      
      她虽然不惧冷,但是这碗热气腾腾的扁食,还是让这个寒冷的冬至都变得温暖起来。
      
      一大碗扁食,被他们两个一扫而光,头上出现一层薄薄的汗。
      
      念鱼瘫在椅子上,手摸着肚子,满足极了,“阿婆还让人送了几套衣服,说是今年的新衣。”
      
      “知道了。”舒鱼点点头,“下次你再送些药丸去,让阿婆好好保重身体,她想见的人快回来了。”
      
      凡人的命宿早就决定好,没有人能擅自更改,她能做的,就是送些简略版的灵药,让阿婆好受些,那人是真的快要回来了。
      
      “放心吧,师姐,我会的。”念鱼收拾食盒出来,今天还有他忙的,待会还有人来,还是来一群。
      
      当年决定在这定居后,为了能长久的生活,不惹人怀疑,他在在镇长的帮助下开了一家点心店,练习手艺的同时顺便赚些零花钱。
      
      而师姐则当了一个教书先生,顺便教孩子们习武,锻炼身体。
      
      这事说起来还是和刘阿婆有关,起初是刘阿婆,问师姐识不识字,然后师姐教导起刘阿婆的小孙女,接着小孙子,然后是邻居家……
      
      渐渐的,这个所谓的学堂越来越大,镇上大半的小孩子都来了。
      
      在众人的请求下,他们从刘阿婆的小院里搬出来,换到这个偏僻的大宅子。
      
      师姐虽然是女子,但是实在博学多识,还会武,说到底还是这里的人占了便宜。
      
      他想让师姐教,都没办法呢。
      
      那些个小萝卜头们,每日过来吵吵闹闹的。师姐没说什么,没有拒绝,代表师姐喜欢这样的生活。
      
      没一会儿,门被敲响,念鱼开门,孩子们呼啦啦的走了进来,乖乖的行了个礼,道:“大哥哥好,今日冬至,学生来给先生见礼。”
      
      这些小孩子手上都拿着一个个的食盒,这些食盒很粗糙,也很简单,看上去是哪个孩子的作品,事实上就是孩子的作品。
      
      “姐姐在后院等你们,快去吧。”
      
      这些孩子点头,乖巧的排着队走到后院,对舒鱼恭敬道:“学生见过先生。”
      
      冬日寒风呼啸,被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围着的舒鱼,眼里露出淡淡的笑意。
      
      看着这一幕,念鱼转身去了厨房,脸上是满足的笑。
      
      真好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