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的咸鱼攻略

作者:岩岩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买房

      周华龙身边原本站着仆人阿福,此刻又挤上来一名仆人阿禄,阿禄把头一扬道:“老爷上不上,小的们直接连人带轿子,把这小娘子抢回府上!”
      
      周华龙脚一蹬,阿禄便摔了个四仰八叉,好不容易才捂着肚子站起来。
      
      “蠢货!没看到边上那个背着剑的小白脸吗,还抢?咱们今天出门又没带家伙,抢得过吗!”周华龙一张胖脸被晒得通红,这一番动作和骂人,花去他不少力气,加上他本身又很肥胖,身上的汗止不住地流。
      
      阿禄的一张脸却是惨白。
      
      阿福拿眼翻了他一眼,拿出扇子替周华龙扇风:“老爷,你说怎么办?”
      
      周华龙扯了扯领口,气喘吁吁道:“跟上,看看他们去哪。”
      
      岳蘅坐在轿子里,两个抬轿子的专心赶路,牙保心全在一会的说辞准备上,他们都没发觉有人跟在后头。
      
      东郭颂扭头瞥了眼周华龙一行人,他问牙保:“还能再走快一点吗?”
      
      牙保沉默了一会,觉得自己既然担着“飞毛腿”的外号,就不能让人看不起。他点头说好,然后告诉两个抬轿子的,说一人加十五文钱,但务必跟上他的速度。
      
      岳蘅坐在轿子里,轿子的速度突然一快,她因惯性直直往后倒。她慌张地抓住两边的窗框,稳住身形。她撩开帘子问道:“怎么突然就快起来了?”
      
      东郭颂若无其事道:“没事。”
      
      语毕,替她拉上帘子。
      
      他们一行人外带一个轿子,一溜烟没了踪迹,只留下一地尘土飞扬。
      
      周华龙带着仆从人没追上,吃了一嘴的灰,没两步路他就停下,哼哧哼哧地喘气:“这……这些人怎么……怎么跑得那么快,我……我停……停下歇会。”
      
      仆人们也跟着停下,周华龙火冒三丈,骂道:“你们停下干嘛!继续追啊!”
      
      太阳在头顶火热热的照着,谁也不想在这种大热天跑步,阿福先声夺人:“阿寿、阿喜,你们两个赶紧跟上,等他们停了,派一个人回复。”
      
      周华龙气喘得跟驴叫似的,半响说不出话来,拍拍阿福的胳膊,觉得他主意拿的不错。
      
      阿福有了底气,立即狐假虎威道:“还不快去!还要老爷亲自请你们吗!”
      
      被喊出来的两名仆人,一脸愤愤,但又不敢不从,只好继续跑起来。
      
      他们跟着岳蘅一行人,来到一个庄子,东郭颂进门瞧见这两个尾巴还跟着,随手把大门的门闩插上。
      
      岳蘅进门走过一段狭长曲折的廊道,穿过一道月亮门,才见到这间庄子的庐山真面目。亭台水榭,玲珑花雕,石桥水池,花草树木临水相照,宁静雅致。
      
      她还活着的时候,她就一直想要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累死累活工作,结果猝死在睡梦之中。活着的时候没能实现,死了倒是有了数不尽的财富,别说买一套房子了,买一座城池都绰绰有余。
      
      ※
      
      “她想要张书桌。”妈妈对爸爸说。
      
      爸爸语气不耐烦道:“都是要嫁出去的,买什么书桌。”
      
      ※
      
      “妈,我想买个全身镜。”
      
      “不行,对风水不好。”
      
      “为什么!我放我自己房间,我又不介意风水。”
      
      “我说不行就不行。”
      
      ※
      
      “我不想干和专业相关的工作,我想做我喜欢的。”
      
      爸爸生气道:“你疯了吗!大学白读了,我就是花钱让你玩了四年!”
      
      “那我的专业还不是你选的!”
      
      “那你不自己选,现在来怪我。”
      
      “我说了我想读历史系,是你说的不好找工作,不让我填。”
      
      “那也是你自己没主见,你也可以坚持自己的选择,兴许我就松口了。”
      
      “呵……兴许。”
      
      ※
      
      她刚工作满一年,事业有了起色,她正兴致勃勃地想要为家里做点什么,想得到爸爸的认可。
      
      爸爸却给她了当头一棒,他面露尴尬对她说:“村里都是把财产给儿子的,现在村里批地皮,爸爸想回村子里给你弟弟盖房子讨老婆。但爸爸目前没有工作,银行又不给我贷款,能不能以你的名义贷款,反正你有公积金……我觉得你还是考公务员好,这样以后你弟弟要考公,咱们家还有个关系在……”
      
      她的脑袋嗡嗡作响,想问:那我呢?那我呢?那我呢!
      
      ※
      
      生前的回忆,不受控地往脑子里钻,岳蘅鼻子一酸,委屈的情绪一上来,就难以控制。她原本都是简单地想要为家人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后来发现,她从来就不是这个家的一份子,是一个迟早被嫁掉的人,是弟弟的踏脚石。她的努力就像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毫无意义。
      
      父母从来没有尊重过她的选择,她上辈子就没有自由过,来到这个世界,自由对她来说却是是最不值得一提的事。
      
      如今一切都唾手可得,她反而觉得内心缺失了什么。
      
      他们正跟着牙保在一幢小楼内参观,东郭颂注意到岳蘅眼底红红的:“你怎么了?”
      
      “这里灰尘太大,落眼睛里了。”岳蘅抽抽鼻子,平复情绪,往事如过眼云烟,不必再去想,反正都过去了。重活一世,无论这个世界是真是假,她不想再做任何无意义的努力,只想做一只没心没肺的咸鱼。
      
      她看着空荡荡的二楼,对牙保说:“这里适合放一张桌子。”
      
      牙保听她话里的意思,是有意愿买这个庄子,他连忙道:“姑娘好眼光,这里宽敞亮堂,最适合做书房了。”
      
      牙保领着岳蘅和东郭颂穿过园子,走过一道小门。
      
      岳蘅惊异地睁大眼睛,这院子临湖还有一块平台,上头摆着一套石桌石椅子。岳蘅走上平台,眼前俱是是湖光山色,湖风带来湿润的水汽扑上她的脸颊。一旁还停着一叶小舟,可供主人登船游湖,畅游山水之间。
      
      牙保介绍道:“这园子里的水,都是直接引隶阳湖的水,岳姑娘你也看到了,清澈见底。”
      
      岳蘅点点头:“这里很好,依山傍水,园子修得也很别致。”
      
      她回头问东郭颂:“你觉得呢?”
      
      东郭颂没料到她会问他,对她笑了一下:“我挑不出毛病来。”
      
      她将手伸进湖水里,清波撩动动她的手腕,这里的空气清凉舒适,宁静安逸。她深吸一口气后,对牙保说:“别的我都不看了,就这个庄子吧。”
      
      牙保一看这趟成了,美得眼纹都笑出来了,他连忙道:“好好好,姑娘还有什么要求吗?”
      
      “我看这庄子里的房屋有点旧,打扫修缮一下,然后帮我添点家具……哦,还有门口的牌匾换上‘岳庄’。”
      
      牙保一一应下,然后同岳蘅立契。
      
      “姑娘不用给庄子起个好听的名字吗?”
      
      岳蘅摇摇头:“就这样就好,我喜欢简简单单的。”
      
      东郭颂问牙保:“这里除了正门,还有别的出口吗。”
      
      牙保指了指湖面:“除往水上走,没别的路。”
      
      “好,你出去后,带着两个抬轿子的一起走,我们你就不用考虑了。”
      
      牙保点头离去。
      
      岳蘅抬头望着他:“怎么了?”
      
      东郭颂神色肃然道:“有人跟着我们。”
      
      岳蘅有些吃惊:“难道是你们说的,我的信徒?”
      
      “瞧着不像,不过他们鬼鬼祟祟的,看着也不像是好人。”东郭颂说完就去拉小舟,“你一会还想去哪,我们乘舟去。”
      
      岳蘅拉住他:“哪都不去,我们就在等着,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岳蘅存了心思,一定要瞧瞧对方是什么人,东郭颂拗不过她,就随她去。她在园子上下看看,制高点是一个亭子,她指着亭子,问东郭颂:“你能带着我,上去那吗?”
      
      “冒犯了。”东郭颂弯下腰,将岳蘅抱起,她身上没什么分量,他轻而易举地带她飞上亭子顶。
      
      在亭子顶环顾四周,岳蘅很满意这个地理位子,坐在上头,只要不把身子探出去,下面的人绝对发现不了亭子顶上还有人。她往庄子外看,就瞧见猫在树荫里的两个身影。
      
      阿寿和阿喜见牙保坐着轿子走,姑娘和那个小白脸却没有出来。
      
      阿寿对阿喜说:“应该就停在这了吧,你回去告诉老爷吧。”
      
      他说完,阿喜一动不动,阿寿不耐烦道:“你还不快去!”
      
      阿喜不平道:“为什么要我去,我脚底板都跑出泡了,我才不去,要去你去。”
      
      阿寿攥紧自己的拳头,恶狠狠道:“谁的拳头大,就听谁的,你觉得你打得过我?”
      
      盯着眼前硬邦邦的拳头,阿喜千万个不愿,也只能顶着日头,跑回去给自家老爷报信。
      
      周华龙早就让人备好一顶轿子,人也休息够,精神头养得足足的。就等着阿喜的回信,他一得到地点,他便上轿催促抬轿的快些。周华龙体格庞大,抬着他已是不易,更别提快些。
      
      “你们行不行啊!我看别的抬轿的就快得很!”周华龙骂骂咧咧道。
      
      岳蘅无聊至极,扯长在瓦片之间的杂草,她打了个哈欠:“怎么还没来啊。”
      
      东郭颂目光一动道:“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撒泼打滚求评论~求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