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的咸鱼攻略

作者:岩岩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捉弄

      街角拐出一顶青灰色的轿子,慢腾腾的往岳庄方向过来。原本寂静空荡的街道,因为这群人的到来,变得喧闹起来。
      
      “快点!快点!到了没啊?!”周华龙不住地催促。
      
      听到周华龙的问话,阿喜连忙答道:“老爷,就在前边。”
      
      “停轿!”周华龙撩开帘子,从轿子里探出肥头大耳的脑袋,指着抬轿子的鼻头骂,“什么破轿子,又挤又慢,四条腿还不如我自己两条腿走!”
      
      阿福眼力见好,连忙跑过去,让轿子停下来,把自家老爷扶下来。
      
      蹲守在岳庄大门口的阿寿听到动静,跑过来和老爷讲:“里头就那个姑娘和小白脸,我一直守在门口,他们就没出来过。”
      
      岳蘅俯瞰下方黄豆般大小的脑袋,他们聚在一起,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她说:“要是能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就好了。”
      
      东郭颂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画了一个晦涩难懂的符,他注入灵力,黄符悠悠飘停在半空。无人动它,黄符自己在空气中断出一截拇指大小的纸条,直直地飞向周华龙,灵巧地钻进他的衣领里。剩余的一大截黄符,以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叠出一只折纸耳朵,纸耳朵里传出下方的人声......
      
      “福禄寿喜,该怎么做,都清楚没?”周华龙问道,“阿福你先说。”
      
      “我备好蒙汗药,一见到那个小娘子,我就把她弄晕。”
      
      “阿禄呢?”
      
      “我守在暗处,以防阿福的蒙汗药没有立即奏效,同阿福一起制住那小娘子。然后把小娘子带出来,藏进轿子,带回府上。”
      
      “阿寿?阿喜?”
      
      “我俩拖着那小白脸,给阿福阿禄争取时间。”
      
      听着纸耳朵里的声音,东郭颂刚要皱起眉头,就听到身旁的岳蘅饶有兴趣道:“好啊,光天化日的,他们是想要强抢民女啊!”她觉得有趣极了,这可是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剧情,没想到在她眼前就要上演一场。
      
      风静悄悄地划过两人之间,东郭颂冷淡地看着岳蘅,用眼神告诉她,要被抢的人是你。
      
      岳蘅大剌剌道:“有你在,我还会怕被抢吗。”
      
      东郭颂无奈地笑了笑。
      
      下方的人有了新的动作,走出一个瘦猴子一般的男人,也就是阿福,他轻而易举地翻墙而入,把大门打开。福禄寿喜四人鱼贯而入,周华龙在外头等着他们的好消息。
      
      岳蘅点评道:“这一看就是惯犯,那个颐指气使的矮胖男人就是他们老大,这么肆无忌惮,不知道有多少姑娘被他们平白糟蹋了。”
      
      东郭颂目光冷冷地看向下方的四个人:“你想怎么做?”
      
      “那就和他们玩玩!”岳蘅笑着拍手。
      
      ......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福禄寿喜四个人,手脚并用,慌慌张张地从岳庄大门里跑出来。周华龙一看他们的怂样,气不打一出来,骂道:“让你去找小娘子,人呢?”
      
      原先最神气的阿福,如今一张脸惨白如纸,磕磕绊绊道:“老老老老......老爷,这这这庄子有古怪啊!”其他三个人也是如是说,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
      
      周华龙一脚一个踹过来,恶狠狠道:“要你们有何用!”他一想到那个小娘子天仙般的容貌和玲珑的身段,下腹就一阵火热,他今天非得到她不可。
      
      不顾家仆的阻拦,他硬是让福禄寿喜四人,陪他再进去一趟。他们走过每一个建筑,每一条路,每一座石桥,周华龙连个人影都没有瞧见。
      
      “人呢?!”周华龙沉下脸,将阿寿拉出来,“不是说没有出来吗?”
      
      阿寿颤颤巍巍道:“是没出来啊,老爷你也看到了,这庄子除了大门,也没有别的出路。”
      
      他突然睁大眼睛看向周华龙身后,树移景变,一切都在飞速变化。周华龙被他的神色吓到,浑身上下的赘肉都跟着一抖,他僵着脖子扭过身子,他看到的只是一派平和、与之前别无二致的景象。
      
      摔开阿寿,周华龙底气不足地哼了一声:“没用的东西,既然人不在咱们就回去吧。”
      
      四名仆人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园子里的空气越来越阴冷,周华龙受这古怪的气氛影响,背上全是冷汗。他瞧见通往正门的月亮门就在眼见,总算是松了口气,脚下的步伐也跟着快起来。
      
      砰!
      
      周华龙的身体以流星坠落的速度撞上墙,鼻血横流,门牙也缺掉半个,他吃痛地倒在地上。
      
      “门呢?刚刚不是还在那的,哎哟......”
      
      仆人们抓紧把他从地上扶起来,你一句我一句道:
      
      “是啊,我也看了,怎么就突然不见了?”
      
      “刚刚也是这样,门一会在一会不在,我们好不容易才出来......”
      
      “这个还不算古怪,刚刚我们进来的时候还瞧鬼了!”
      
      听到这里,周华龙怒极反笑:“青天白日哪里来的鬼?”一说完这句,他又疼得直哼哼。
      
      阿福额头冒出豆大的汗:“不会是妖吧!”
      
      阿禄浑身抖得厉害:“妖......不会吧,妖可是吃人的,我可不想死啊!”
      
      这时一个阴测测的女声响起:“哦?你们怕妖啊。”
      
      这群人立即尖叫着四处窜逃,可惜他们眼里的门不是门,眼前的路不是路,一个个都撞得头破血流。慌不择路之下,一个个跟下饺子一样,跳进水池子里。
      
      五人团抱在一起,阿福对阿禄说:“你别抖啊,你一抖,我也跟着抖。”
      
      阿禄心道,他也不想的啊,他与老爷搂在一起,老爷抖得不行,他也是不受控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空灵诡异的笑声突然响起,惊得这群浑身湿漉漉的人,抱得更紧了。
      
      “吾乃屏山上修行千年的狐仙,飞升在即,还差五个凡人的阳气,吾即可成仙......呵呵,你们正好五个人呢。”她的语调轻快上扬。
      
      东郭颂专注地看岳蘅捏着鼻子演戏,觉得有趣,他从没见过这么爱捉弄人的姑娘。
      
      下边水池里的的五人连连摇头,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子抗拒。
      
      “仙姑饶命,仙姑饶命......”
      
      “可我从来不吸食坏人的阳气,我嫌恶心,你们是坏人吗?”
      
      “我们不是,仙姑,我们不是的......”
      
      “可是你们该如何证明,你们不是坏人。啊......我真的是太缺你们这五人的阳气了,不如就不证明吧。”
      
      “别别别仙姑,我们可以证明的,您说怎么证明。”
      
      岳蘅觉得痛快,她眼睛一弯,笑吟吟道:“我看你们的衣服都湿了,一定很难受吧,都脱光吧。”
      
      “不难受,仙姑我们不难受。”
      
      “嗯?”她的语气里带了一丝威胁之意。
      
      周华龙推开周围的仆人,命令他们赶紧脱!
      
      瞧见下方一个个光着屁股,站在水里头,东郭颂伸手遮住岳蘅的眼睛,神色之间难掩尴尬:“你要做什么。”
      
      岳蘅得意洋洋道:“你继续看。”
      
      她捏住鼻子继续说:“刚出生的婴儿赤|裸裸来到这个世上,是性子是至纯至真的,想哭就哭,想笑就笑。你们保持这赤|裸的模样,绕着隶阳湖走上五圈,一边走一边喊‘我不是坏人’。如果你们能坚持下来,我就信你们不是坏人。”
      
      “这......”周华龙等人,面面相觑地站在水里。
      
      岳蘅拍拍东郭颂的手,他会意地拔出背在身后的剑,立在水边的假山叠石,顷刻炸成粉末。
      
      五个赤条条的人,露着一身白花花的肉,一边喊着“我不是坏人”,一边往外跑,冲着隶阳湖的方向而去,黄符仍黏在周华龙的背上。
      
      东郭颂低头看向岳蘅,她的半张脸都被他挡着,独独露出殷红饱满的嘴唇和小巧的小巴。一直等到岳蘅问他,人是否跑远,他才不舍地放下手。他的手心里都是她的气息和温度,烧得他的一颗心躁动不已。
      
      岳蘅问他:“我对着这个折纸耳朵说话,那群家伙能听到吗?”
      
      东郭颂打了一个响指,折纸耳朵就变成了一张折纸嘴巴,他望向岳蘅,眼里带了一丝得意。”
      
      “哇!你也太厉害了吧。”
      
      “不过是一些小法术罢了。”东郭颂就等着她夸他。
      
      纸嘴巴落到岳蘅的手心里,她对着纸嘴巴正要说话,东郭颂拦住她,说要注入灵力才行。
      
      “灵力?怎么用?”岳蘅看到东郭颂的表情怔住,“别大惊小怪,我就是不会,你教教我吧。”
      
      在东郭颂手把手教学之下,岳蘅很快学会,如何运用她那点微末的灵力。
      
      她将灵力注入纸嘴巴说:“仙姑看着你们呢,好好跑,好好说。”
      
      说完自己却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东郭颂忍不住在她脸上捏了一把。
      
      “疼!”她捂住脸,气鼓鼓地想要跑走,却发现这顶上也无处可去,只好瞪着他。
      
      而另一边的周华龙一行人,原本跑得蔫头蔫脑,一听到身后悠悠响起仙姑的声音,条件反射振奋起来。
      
      一面跑一面喊:“我不是坏人!我不是坏人!”
      
      隶阳湖边的人群围拢在他们身后看热闹,一个瞧着年过半百的老瞎子被挤进人流,他高声问道:“发生什么了?”
      
      “哈哈哈哈哈,五个男子正光着身子,在隶阳湖跑圈呢!”
      
      瞎子听完这话,惊呆着原地,浑身抖起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