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的咸鱼攻略

作者:岩岩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咸鱼值

      屏山南面,后兆城。
      
      “昨日北边天,五色霞光大开,你们有注意到吗?”
      
      “那么大的动静能不注意吗,听说是清辉元君在屏山出关了,屏山原本终年云雾缭绕不见天日,如今也云消雾散,当时还有各色仙禽灵兽跑来朝拜,那场面百年难得一见。好些个修士,蹲守在那,期望能见上清辉元君一面,请元君指点一二。”
      
      “神奇,神奇。”
      
      这件奇闻成了老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他们兴致勃勃,而奇闻的中心人物——岳蘅就显得有些兴致不高。
      
      她躲回洞中,这一躲就是数十天,她无聊到把里边崎岖复杂的路全都探明白了,早知如此,当初她就不该用金手指出来。她一只手支着脑袋,侧躺在冰床上,待久了也就不觉得冷,甚至还觉得凉沁沁的挺舒服。摸摸自己的肚子,岳蘅问道:“系统在不?”
      
      【在呢,您说。】
      
      “我怎么都不觉得饥渴?”
      
      【这是一个仙侠世界,以您目前的修为,这很正常。】
      
      “我从来都没有修炼过,我有修为?”
      
      【即便是要做一只咸鱼,那也得有强健的体格,修士的体格最好。系统除了赠送宿主[金手指],还有初阶修士修为,宿主当前的身体素质,在系统的加持下比寻常的修士都要好上数十倍。】
      
      “哦,多谢啦,我想看一下岳蘅的人物经历介绍。”
      
      【岳蘅初和元年六月初八出生于吴州宁越,初和十七年被封清辉元君,于屏山闭关。】系统调出宿主的身份信息。
      
      “你的人物经历介绍,还能更详细一点吗?”岳蘅坐起,一边甩着袖子玩,一边和系统唠嗑。
      
      【不能,本系统不提供上帝视角,宿主能查看的内容只有这些。】
      
      “哦。”双手放在脑后,岳蘅倒回冰床上,她当时问系统那群向她朝拜的人是怎么一回事,系统也是以“不提供上帝视角”为由,拒绝回答。即便如此,她也大致猜到一些,求仙问道呗,她可没这个本事,能躲一时是一时,等着这些人放弃了,自然而然就散去。
      
      她想起第一次苏醒时,耳边那对父母焦急的声音,她问道:“那我能知道,系统第一次绑定的时间节点是什么吗?”
      
      【初和元年六月初八。】系统这回倒是给她答案了。
      
      “这不是岳蘅出生的那一天吗,这不对啊,我记得我第一次苏醒,我并不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孩呀。”
      
      【第二次绑定出现系统错误,时间节点意外变为初和十七年六月初一,这个时空并不符合宿主要求,于是在初和十七年六月初八,系统成功强制休眠宿主一百五十年,以保证宿主清醒时是符合要求的时空。】
      
      “你这个系统不行啊,还有bug,那八天的记忆,我一点印象都没有。”岳蘅将夜明珠拿过来把玩,脑内突然响起欢呼鼓掌声,她手一抖,夜明珠差点摔了。
      
      【恭喜宿主,达成成就[宅家30天],请领取成就奖励——咸鱼值查看权和成就值100点。】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怎么了。”岳蘅拍拍胸口,心有余悸,“还真不愧为《咸鱼攻略》,这个成就名称,还真是……先不管这个,让我看看是什么奖励,咸鱼值查看权?”
      
      【宿主当前的咸鱼值为10点,咸鱼值到后期可以兑换惊喜道具。】
      
      “我都咸鱼三十天了,才10点?”岳蘅有些难以置信,“下一个成就奖励什么?”
      
      【鸡血值查看权、咸鱼值50点、成就值100点,成就名称为[吃喝玩乐],完成攻略里的后兆城美食景点打卡,成就值达成1000点即可解锁成就奖励。】
      
      “鸡血值?这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吃喝玩乐——我喜欢这个成就任务,爱你系统,我再也不吐槽你了。”
      
      系统叉腰,终于知道我的好了。
      
      岳蘅活动活动身体,拿好夜明珠往外走,也不清楚洞口前的人都散了没,这几天她已经发现别的几个出口,保险起见,她决定走和洞口正相反的出口。
      
      出了山洞,岳蘅侧耳细听,隐隐似有水声。
      
      洞中虽然也有和地下河相连的小水坑,但里边光线有限,她一直看不清自己现在的模样,正好附近有水,那就先去照照,看看现在的样子。
      
      就在绕过山壁之后,视线豁然开朗,有处不大不小的山涧,下有一小潭,水清可见底,布在潭底石头上的光影逐水而动。水面上出现一张年轻女子的脸,脸颊两侧垂着几缕碎发,眼睛是清透的琥珀色,岳蘅试着做了几个表情,这张陌生的脸在倒影里,或笑或哭,随她心意,但她还是有种不真实感。
      
      “看着还是有点别扭,”她捏了捏两颊的肉,“多看几眼应该就会习惯了吧。”
      
      此处的山风又清爽宜人,岳蘅正打算再捧把水洗脸,却在水面上看到一道黑影快速飞过,惊得她手上动作一滞。山林之中只听得到风打树叶之声,其余活物的声音却一点都没有,在一片死寂中突然传来一阵诡异至极的笑声。岳蘅直勾勾的盯着潭水,头皮直发麻浑身都僵住了,一动也不敢动。
      
      身后的笑声停止后,许久没有动静。山风一阵一阵的,吹得头发全糊脸上,奇痒难忍。岳蘅的腿都蹲麻了,她壮着胆子僵硬的将头发别到耳后,揉着腿慢慢站起来,回头看去。
      
      回头的一瞬间,岳蘅看到一张五官好像被按平错位的怪脸差点贴上来,她吓得“啊”的一声大叫出来。那妖物等的就是人心神溃散、失声大叫的这一刻,猛地一扎,想要贴上岳蘅的口吸食人的精气。不巧的是,岳蘅的腿本就还麻着,被这么一吓,腿立马软了,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它这猛地一扎,就扎到石潭里去了,炸起来一团水花。
      
      被这冰凉的潭水一浇,岳蘅一个激灵,人清醒了许多,往潭里一看,那东西人脸蛇身,黑气缭绕,模样十分恶心,此时它正摔得七荤八素找不着北,挣扎着想要起身。
      
      “妖……妖怪”
      
      岳蘅连忙搬起潭边的大石块,往妖怪身上砸去,一连丢了几块,手上再无力气搬动石头。管他三七二十一,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她连忙跌跌撞撞地往山下跑。身后的那妖怪被砸得极为恼怒,长啸一声,炸开身上的石头,飞速追来。
      
      岳蘅跑得眼前发昏,一口气分好几口喘,心在胸腔里砰砰乱撞,腹部好似被人狠狠揪住绞痛难忍。她余光里又瞥见那妖怪追了上来,身心皆疲,脚下一软摔到山沟里去了。
      
      一连翻了滚了好几圈,岳蘅终于停了下来,趴在地上眼冒金星。
      
      勉强睁开眼,眼前天旋地转,岳蘅看到前方大槐树下似乎有人坐着,心下惊喜,正要呼唤。一股冰凉滑腻的感觉缠绕上身,越缠越紧,令她呼吸困难无法出声。
      
      左手伸向前面,想要向槐树下那人呼救,岳蘅此时才看清那“人”只是个泥塑的雕像。左手颓然放下,她心中一片凄凉,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模糊不清了。她心道:“完了,完了,这下是真的要死了。关键时刻,系统去哪了?”
      
      【系统监测,宿主的存活率为78%,未到达危险数值。】
      
      这还未达到危险数值?!岳蘅简直要昏过去。
      
      那妖怪见人不再挣扎,即激动又紧张,浑身兴奋地抖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似要将人整个生吞。
      
      一道金光闪过,这妖怪的半个脑袋被削掉,啪叽掉在地上,眼珠子从眼眶里掉出来,骨碌骨碌滚到一边。妖怪吃痛,松开岳蘅,发疯似的横冲直撞,发出凄厉的惨叫。片刻后,妖怪冷静下来,半个脑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它全身戒备警惕着四周,是谁?
      
      岳蘅激烈地咳了几声,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意识渐渐恢复。咦?槐树下的泥塑怎么不见了。
      
      “哟,修为还不错嘛,恢复的还挺快。”
      
      后边!妖怪忙回头,只看到一道残影,人已经到他前边,再回头已来不及。那人轻笑一声,一把将妖怪的脑袋往到地上摁,砸出一个大坑,轻轻松松将妖怪镇住。
      
      岳蘅看得目瞪口呆,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拎了起来,天旋地转中只瞥见对方的一片衣角。那人不知从哪掏出了把破折扇,敲敲岳蘅的小脑袋道:“一个小姑娘。”
      
      说完又走到那个妖怪边蹲下,拿扇子一边敲打它一边说:“你这小蛇妖好说也修行了几百年,再修个几年就能成人形,怎么就耐不住性子,往这邪门歪道上走。寻常大汉你不敢下手,看到这个小姑娘人小力单你就动了歪心思了,是不。”
      
      这人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小蛇妖,岳蘅见那小妖抖得跟秋风扫落叶似的,眼里含泪似有悔过之意,看着可怜。那人盯着小蛇妖的眼睛看了看,叹了口气道:“我见你也有悔过之意,我也不拘着你,在这深山老林好好修炼,不可再去害人,知道没?”
      
      蛇妖点点头,垂下脑袋。只见那人手上白光一闪,在蛇妖身上虚空一挥,蛇妖便现了原形。无论大蛇小蛇,岳蘅都害怕得很,看得她心里直发毛,连忙躲到这位能人异士身后。碧色小蛇抬头看了那人几眼,眼中夹杂几分怨恨,转身便消失在丛林中。
      
      那人将身后的岳蘅拉出来:“好了,没事了。我叫刘咸,你叫什么呀?”
      
      岳蘅看着刘咸,他身上衣服破烂,面有污泥,却难掩其端正容貌,见刘咸手执破扇眼角带笑正看着她,连忙道:“多……多谢救命之恩,我叫岳蘅。”
      
      刘咸向她走过来,岳蘅下意识的后退,与他保持距离。刘咸想她是怕生人,也没当回事,笑道:“你别怕,你和我说说,你这两个字怎么写。”
      
      岳蘅想不出和自己名字有关的诗词,扒拉根树枝,在地上一笔一划认真写了。刘咸低头仔细辨认:“岳……蘅,岳蘅?”好像哪里听过这个名字,但他一下子想不起来。
      
      “嗯。”有这么个人待在身边,岳蘅觉得安心多了。高度紧绷的神经放松下了以后,才发现自己身上隐隐作痛,岳蘅连忙撩起衣服看,都吸一口气,有几处伤口惨不忍睹,皮肉和衣服都黏在一起。膝盖也破皮了,没扭到没摔断骨头,已是不幸中的万幸。岳蘅整个人疼得直发抖,她拖着身子找了块大石头坐下。
      
      刘咸坐到岳蘅身边,也没说话,打开扇子扇啊扇。岳蘅侧头看了他一眼,往边上挪了挪,给他空出位置。刘咸“嚯”的一声收了扇子,也跟着挪了一挪,再甩开扇子,继续扇啊扇。他瞥了一眼岳蘅身上的伤,心想明明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还憋着不哭,看着就累得慌。他蹲到岳蘅面前,对她说:“上来。”
      
      岳蘅搞不清刘咸的举动,迟疑道:“什么?”
      
      “上来,我背你下去。”
      
      岳蘅顺从地趴上去,小姑娘没什么分量,背起来挺轻松的,刘咸背着岳蘅大步往山下走。刘咸走了一段距离后,对身后的岳蘅问道:“我很奇怪,你明明都要哭了,怎么又憋回去了,为什么不好好哭出来?”
      
      岳蘅动了一下,沉默良久说:“摔倒了再疼也没什么好哭的,疼一疼就过去了,爱哭不好。我第一次摔倒的时候,家里人这么和我说的。”
      
      “那你家人呢?”
      
      “都不在了。”
      
      刘咸登时有些尴尬,他也不会安慰人,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好。默不作声走了一会儿,他没忍住道:“怎么说呢,其实吧,我觉得吧,你家里肯定是觉得你哭来哭去太麻烦了,找了这么个理由诓你呢。人还是随心所欲的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
      
      岳蘅拿脚踢了踢他,这人真不会安慰人。许是方才的经历实在惊心动魄,岳蘅突然放松下来就觉得有些累,在刘咸背上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刘咸喊了她几声,回头见她似要睡着了,连忙问道:“哎哎哎,你先别睡,你还没告诉我你家在哪,不然我怎么带你回去。”
      
      刘咸动了动她,没反应,估摸她是真睡着了,也不吵她,加快步伐往山下走。
      
      途中,刘咸似有所感,转身回头,只见一股黑气直冲云霄之间,自言自语:“是非不过上凌霄,能上天的都是大事。谁呀,弄这么一团黑气,有碍观瞻。”刘咸扶了扶险些滑下来的岳蘅,他决定还是先把岳蘅送下山。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位不是男主哦,男主是第一章结尾的那位,男主下章正式登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