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一的咸鱼攻略

作者:岩岩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下第一

      二人很快便下了山,刘咸找到一个看上去闲置很久的茅屋,虽然小且破旧,但屋内还算干净舒适。刘咸随意打量下屋内的陈设,将岳蘅放平在床上,将她的衣袖撩起想处理下伤口。
      
      “咦?”刘咸惊奇地发现,岳蘅身上的伤口大半已经痊愈,严重点的也已经结痂,他皱着眉头仔细打量,有些不解。正想进一步探查,山中突然传来一声巨响,林中鸟被惊起一片。刘咸跑出屋去,见屏山上的天空黑气盘旋,心中想:“什么东西黑气这么重,我得去看看。”
      
      抬手给小茅屋连下了好几个结界,刘咸觉得没问题了,便连忙往山上走。
      
      行至山腰,黑气渐渐弱下去,头顶传来惊涛骇浪之声,刘咸抬头望去,浪花如雪崩一般从上方冲下来。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捂住口鼻。但他想象中的水拍浪打,并没有到来,他疑惑地睁开双眼。
      
      周遭还有残留的水流,悬浮在空中,透明的水流后出现一个人影,缓缓向刘咸走来。
      
      这招式名为“清濯”,用于洗涤妖气,妖气对人有害,妖死之后总会残留大量妖气,必须进行清理。清理妖气的招式有很多,而世上会“清濯”的只有一人。
      
      不周山执法者之一,北川真君东郭颂。
      
      这位冷面仙君雪袍翻飞,手上挽了一个剑花后,剑落回鞘,带着一气呵成的畅快。
      
      刘咸瞄到东郭颂身后的妖尸,这不是之前那个蛇妖吗,他心道:糟了。
      
      “北川真君好久不见啊。”他带着讨好的笑容凑上前。
      
      “这蛇妖身上的伤口,应是你的掌心\\雷所致。”东郭颂无视他的套近乎,“我遇到它的时候,它正在吞噬其他小妖,急冲冲地想找人寻仇。你好心放它走,它可没打算放过你。”
      
      “是我大意了。”刘咸抹了抹汗。
      
      “此妖身上地怨气极重,害人无数,这你都看不出来。”东郭颂冷漠疏离地站在那里,明明丽日当空,阳光笼罩在他身上,却是一丝暖意都无。
      
      “我……我刚出关,五感迟钝了些……我甘愿领罚。”天下的修士皆受不周山统治,遵守不周山的法度。
      
      “不周山最近事务繁多,”东郭颂说着,变出一堆卷轴,塞进刘咸怀里,“你来个帮忙吧。”
      
      刘咸愣住,看着怀里小山堆般的卷轴,欲哭无泪。
      
      “果然还是躲不过啊。”他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那……那啥,真君不在不周山,怎么会来屏山这种小地方。”
      
      东郭颂低头摸上绑在左手腕的绛红色发带,说:“一个月前,清辉元君出关了。”
      
      这个刘咸还真不知道,他说:“这对修真界而言,算得上是天大的喜事呢。百年前,人妖大战,若非清辉元君出手,力挽狂澜,只怕如今一派祥和的凡间景象,将不复存在。”
      
      东郭颂皱紧眉头:“但是她至出关以来,一直待在洞府之中,结界挡着,我也难以靠近。”
      
      刘咸瞪大眼睛,还有北川真君破不开结界?
      
      “刘咸,以你现在的修为也能上不周山了,有个位置很适合你,你……”东郭颂的目光落在刘咸身上。
      
      刘咸摇摇头:“我还是喜欢当个逍遥散仙,日后真君要是需要我,我定会全力相助。”
      
      两人无话可谈,刘咸主动告辞,抱着自己繁重的任务,往山下去。
      
      东郭颂覆手而立,左手腕有被轻扯的感觉,他抬手一看,发带直直地指向刘咸离去的方向。他扬眉不解,沉吟片刻,决定跟上刘咸。
      
      此刻,刘咸正迈着轻松的步伐,直奔山脚的茅草屋。
      
      屋内,岳蘅已经醒了,她并没有任何不适,身上的伤好得连疤都看不到。她想,这应该就是系统说的,比普通修士强上数十倍的身体素质,果然恢复得很快。
      
      茅屋的门被人打开,刘咸走进来,他坐在她身边,查看她手臂的伤,奇道:“都好了啊。”
      
      岳蘅点点头,她想抽回胳膊,却被刘咸紧紧扣住。
      
      “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般的修士,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恢复能力,除非是妖。
      
      他的手心干燥炙热,沉下的面色,和先前的和善笑脸形成鲜明的对比,令她有些害怕。
      
      “因为她就是清辉元君。”屋外有人高声道。
      
      还好她不是妖,不然对着一个小姑娘,他还真不知道如何下手,刘咸心下松了一口气,手上的劲也跟着松掉,被岳蘅挣脱。
      
      掉掉掉掉马了?!
      
      她抱着裙摆从床上跳下去,往屋外跑,不想撞进一个坚实的怀里。东郭颂低头看去,怀里的女子也正好抬头,一头乌墨般的长发散在身后,白皙的脸蛋被散落的头发掩盖,只露出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吃惊地瞪着他,他被里边旺盛的生命力击中,一松神就让她跑过去了。轻柔的头发擦过他的衣袍,带来一丝有若无的痒意,几缕头发从他指尖划过。
      
      不能让她跑了,东郭颂回过神,伸手去抓她,把她拽回来。
      
      “嗷嗷嗷嗷嗷……有话好好说,别扯头发,疼……”岳蘅双手按住头皮,眼泪都飞出来了。她突然后悔,觉得自己不该慌不择路,想要逃跑,现在这样反而显得她有问题。
      
      东郭颂连忙松手,轻声道:“抱歉。”
      
      前有这个陌生高大的男人,后有刘咸,岳蘅坐在门槛上,像是放弃了,求饶道:“这里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不是那个什么清辉元君。”她心里默念:我就是一个咸鱼,各位大佬不要搞我。
      
      东郭颂说的还能有假,刘咸默默地看她演。
      
      一根绛红色的发带落在岳蘅的眼前,发带无风自动,亲昵地蹭上她的脸。
      
      “太痒了。”她皱着鼻头往后仰。
      
      东郭颂收回手,他手中的发带仍恋恋不舍地往岳蘅身上飘。
      
      他说:“这根发带是你的,你出关那天,被我捡到。”
      
      岳蘅呆住,眼前这个人竟然是那天在湖边的青年,当时遥遥看去只觉得身姿卓越,今日近距离看,是一张绝对称得上是好看的脸,他脸上有些瘦削,锐化了棱角,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你绝对是认错人了。”岳蘅抵死不承认,她最怕事,从小到大,她连个收作业的小组长都不愿意当,更别提“清辉元君”这个听起来就很大的名头。
      
      东郭颂没有错过她脸上明显的变化,她一打算扯谎,就先弯起眼睛,露出一个状似无辜的笑脸,他笃定她就是清辉元君。
      
      “那天你穿的就是这身衣服,无论是衣领上的纹样,还是整体的剪裁,都是一百多年前常见的样子。”东郭颂堵死她的退路。
      
      “好好好,我是清辉元君那又怎样!”
      
      刘咸凑过来:“你真的是清辉元君?你这样一个小姑娘,就这样的,仙门百家群英荟萃榜能是第一?”
      
      “什么榜?”岳蘅犹如遭晴天霹雳。
      
      刘咸继续说:“在你面前的这一位,北川真君东郭颂,正好是榜二。在下不才,闭关前名列二十八,目前暂不知第几。”
      
      “我身上有带仙名箓,你把你的仙箓给我。”东郭颂对刘咸说道,后者十分狗腿得把仙箓掏出来,越过岳蘅的头顶,递给东郭颂。
      
      【不周山有一块天石,据说是女娲补天剩下的五色石之一,它的神奇之处在于,天下修士名字皆在上头,且按修为高低排列。俗称,仙门百家群英荟萃榜。而东郭颂手中的仙名箓,就是以天石为原材料制成的,配合以不周山特制的仙箓,就能查看仙箓主人的排名。】系统恰到好处地跳出来解释。
      
      仙名箓是按正序,从第一名开始往后排列,虽然也可直接翻看,但如果排名在几百开外,这要翻到什么时候。再说了,谁敢指使不周山的执法者,疯狂翻页?
      
      仙箓是一根小木条,仙名箓是一块扁平黑色石头,两者看起来都平平无奇。东郭颂注入灵力,仙名箓晃晃悠悠从他手上浮起,顷刻碎成数以亿计的细微颗粒,在岳蘅昂首望去,这很像宇宙大爆炸。
      
      这些闪烁着微光的颗粒,聚拢成字,整齐排列一至五名的名字,为首的就是“岳蘅”。
      
      “你看这上头,这不是你的名字吗。我就觉得你的名字,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没想到你居然会是清辉元君。”刘咸低头对岳蘅说。
      
      岳蘅面无表情道:“一定哪里是搞错了。”
      
      “看看我的名次!”刘咸兴奋道。
      
      所有粉末有规律地环绕刘咸的仙箓一周,飘回到半空,浮现一行文字:刘咸,名十七。
      
      他高兴地击掌道:“不错,前进了。”
      
      仙名箓重新回到东郭颂的手中,他将刘咸的仙箓交还给他,转身面向岳蘅道:“清辉元君……”
      
      “别叫我清辉元君,叫我名字就好。” 岳蘅怕极这个称呼,就好比大学里被喊“班长”的那位同学就要比别人辛苦一点。她大学的班长是一个认真严谨的女孩,所有事情她都是提前安排、提前通知,但一到当下依旧有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同学们时常不管前因后果就只是埋怨她。当然大学里也有不负责的班长,但岳蘅觉得她的班长做得够仔细、够认真负责,最终还是吃力不讨好。
      
      岳蘅把系统拉出,在心里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金手指不是早就用掉,这个第一是怎么回事?我哪来的本事当第一?!系统你不会又出bug了吧!不是你出错,就是那个天石出错了。”
      
      才刚夸过人家,转头就翻脸,系统它委屈但不说。
      
      【天石没有出错,系统也没有出错。因为系统凌驾于这个世界之上,所以带着系统的宿主,就被天石判为天下第一。】
      
      “岳蘅。”东郭颂出声道。这个茅屋破败不堪,到处是灰,他看到她如云的乌发垂到地上,沾染了灰尘。
      
      岳蘅被他高大的影子盖住,抬头疑惑地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嗯?”
      
      “你的头发。”
      
      “呀!”岳蘅一低头,更多头发落在地上,她连忙起身,差点撞上东郭颂的下巴。前世她头发才到肩膀,她还没习惯这么长的头发。
      
      东郭颂的鼻底萦绕着她温软的气息,下一刻,她就转身远离他,走到茅屋外,抖身上的尘土。
      
      他下意识地跟上她,把发带递给她,说:“发带还你。”
      
      细白的手凑到东郭颂的面前接过发带,岳蘅抬手将头发高高扎起,露出一截如玉的后颈。岳蘅看了一眼第二个成就任务攻略,系统还贴心地规划好路线,要先前往五桥渡口,然后乘船前往后兆城。
      
      刘咸看东郭颂盯着岳蘅出神,问道:“真君,怎么了?”
      
      东郭颂垂下眼睫,说:“清辉元君和我想象中的很不一样,她看着实在不像能被天石判为第一的样子。”
      
      岳蘅向他们走来,说:“二位,我还有事,那我先走一步。”
      
      刘咸看了一眼东郭颂的神色,摆摆手道:“一路顺风。”
      
      夕阳西斜,周遭的景物被暖黄的光茫覆盖。岳蘅站在五桥渡口,她看了一眼后边的两个大人男,语气生硬道:“所以,您二位这都跟我一路,还有事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男主正式登场~
    来点评论吧,作者菌满地打滚求评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