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只想摆地摊

作者:匪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翌日清晨。

      郁清梨在二楼开了窗,手里捧着刚炸出来的小点心,咔嚓咔嚓吃着。

      那原先说要辞岁礼才入京的小宛国使臣竟是先一步来了大昭。

      昨儿个夜里没睡好,这会儿看热闹都不够精神,她伸长了胳膊,将瓷碗放在窗沿边,一只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机械似的往嘴里塞着点心。

      方才天亮,街道两旁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众人皆想要瞧瞧异邦女子男儿的模样。

      别说,这小宛国人就是神气,有马有象,队列声势浩大,那象仰着鼻子叫的时候极具震撼力。

      坐在仅入关的一头象上的是名女子,女子身着火红狐裘,外罩一件紫色短襦袄,那袄内鼓鼓囊囊的一看便知是棉花,只见她披散墨发,头带坠珠毡帽,下半身一条丝棉长裙,腰间环佩叮当作响。

      身后跟着随行的人也皆是穿着棉袍,队列整齐,行军队伍带来朝拜的东西被身后的木车拉着,数不胜数。

      郁清梨招呼身边的丫头将自己的小点心接去,拍了拍手,笑着继续倚回窗台,撑着下巴朝下看,看来,这冬衣可以提前完成了,真是来的凑巧。

      就在她伸着头随着那行军队伍朝着皇宫方向看去时,象上的女子似乎有所察觉,陡然抬头转了过来,视线毫不避忌的看向郁清梨的方向,眼神锋利如出鞘的刀,叫郁清梨全身一个激灵,寒了半截,好利的眸子。

      她看不到年轻女子的模样,女子面带薄纱,但是眼眸却弯如一轮勾月,眼神中是似有若无的笑意,然后就像是无意之举,缓缓收回了视线,继续端坐象身,朝宫中去了。

      郁清梨不明那笑意,看了看胳膊上倒竖的汗毛,掀起裙摆,迈着小碎步下楼去了。

      因着京都进了商人,下午的时候,阿梨铺子便没什么生意了,众人都去支起摊子的小宛国商人那采买新鲜玩意儿,听说还有许些商户没找到摊位,便在码头支起了铺子,从长陵街绵延到码头,一路熙攘。

      郁清梨和袖桃守着空空荡荡的铺子,坐在门边,看着街道上的繁华,水泄不通都与她无关。

      正在这时,见到附隐和子言从江家的方向赶来,郁清梨将椅子往后挪了挪,站起身问道:“你们主子怎么样了?”

      子言开口便道:“不......”

      附隐忽然打断了子言的话,恭敬回道:“无碍,还望郁姑娘保守这个秘密,若是被旁人知晓,恐怕会给江家招来无妄之灾。”

      郁清梨又不是傻子,当然明白,看来他们还是觉得她是个脑子不好的。

      这一日,也算是无波无澜的渡过去了。

      隔日清早。

      江家一行人整装待发,江煦之一袭白袍,端坐马匹之上,衬得人冷峻。

      古川随行在其身后,数十名将士立于轿撵旁,随身携剑,端庄肃穆。

      湛湛长空,凝结雾气的微光中。

      只听江煦之淡淡的一句:“差不多了,走吧”。

      正欲扬鞭驾马,忽然远远瞧见郁清梨着一身粉衣冲这边招手,后面的袖桃跑的上气不接下气。

      郁清梨今日梳着和平日里一字头不同的双平髻,髻边挂着细珠攒成的珠花,随意垂在两侧,如墨长发披散身后,满头青丝随着动作四下摇摆,柔顺如水。

      只见她身穿一件粉色百褶攒丝裙,肩若削成,腰如约素,颈延秀项,丹唇外朗,宽大的袖摆随着动作颠晃,袖边锁的是玉色珠串,互相撞上,叮当作响。

      纤细的胳膊来回摆动,莹润柔荑的手抬起冲这头使劲晃着,遥遥望去,竟是有些叫人走神,宛若隔世牡丹仙,又似熹微中坠入凡尘的霞光精灵。

      江煦之微微一顿,有片刻的失神,掌心悄无声息的从缰绳上脱力后才回过神,他微微蹙眉,不敢再看,这一转身却瞧见江息溪自马车里探出头,对着郁清梨使劲招手。

      江息溪瞧见江煦之在瞧她,那咧着嘴的笑忽而僵住,又收了回去,干干的挠着脸,稍显困窘,等郁清梨气喘吁吁的跑过来,有些局促的看了看周围,呵斥道:“真是慢,还不快些上来。”

      江煦之不明所以,但也没说什么,只是等郁清梨和袖桃上了马车,这才开始驾马朝着宫里的方向去了。

      众人到了观德场,射场上围观的人早已多的如同一堵墙,由宫人引路,替他们觅了位置,江煦之是镇远大将军,加上那些战绩,坐的位置便是除却天家人后最好的位置,不远不近,最易窥探全貌,一览全局。

      宁奕在他右手边,挨着皇上的位置,这边一见江煦之来,便急忙招呼他。

      “我瞧着你是和郁清梨一道来的?”

      宁奕附耳在江煦之身后小声问道,方才见到郁清梨进了场,居然有些愣神,他从未见过这样的郁清梨,明媚动人,勾人心魄,自场外入内,倒是惹的一众公子哥儿们互相窥视,见从江煦之身后出来,这才收回视线,偷偷瞄着。

      这大臣家里的女眷们基本都随着自家主坐于后排,郁清梨此时也在江煦之后排和袖桃说着话,心思全都不在周围,自然也听不到宁奕和江煦之的对话,察觉不到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探视。

      江煦之淡淡应了一声,没回旁的,毕竟郁清梨怎么就来了,他也是浑浑噩噩,只是周围那些打量,叫他有些不悦,冷冷看过去,众人惊慌失措,收回目光。

      偏宁奕还暧昧的看了看郁清梨,又瞧了瞧江煦之,突的来一句:“你别说,你们倒是有些夫妻相的,若是以后有了一男半女,不若咱们结个亲家,你瞧着如何?”

      江煦之斜了他一眼:“七皇子不着急,倒是替自己后生开始担心起来了?”

      宁奕一噎,偏过头去看正前方。

      宁王此时携着宁王妃和顾采薇也到了场,他们一行人在江煦之不偏不倚的正对方坐下,宁王的目光有意无意落在江煦之身上,在和宁奕碰上后,又生生偏了开,那笑中带着阴测测的味道。

      顾采薇一路走时,衣裙飘飘,身姿板正,好似一尘不染的仙子,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气,豪门贵胄见状,又是一阵惊叹,今日可算是大饱眼福。

      江煦之领来一个,这宁王又领来一个,虽说二人皆是美人儿,可是却是大相径庭的美,永乐郡主看上去柔若无骨,只想叫人保护,而宁王带来的那个女子却是明媚张扬外放的美,同大昭众女子给人的感觉截然相反,只叫人忍不住更想逗她开心。

      江煦之原先还在听着宁奕说话,蓦地察觉到了什么,那如勾鹰眸瞬间凌冽,却在转瞬间烟消云散,随即轻扯了下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

      因着他瞧见,赵忠也在不远处缓缓进了场,也是他的正对面。

      赵忠看到自一入场江煦之那双寒眸便冷冷盯着自己,不知为何,全身上下起了层鸡皮疙瘩,这位爷可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但凡被他盯上,都没什么好下场,所到之处,皆是枯骨成堆,哀嚎遍野。

      又一想到宁王昨儿个夜里同他说,夜袭他府邸的,那功法除了江煦之再无旁人时,心里忽的隐隐不安,眼神闪烁,避开转身有意无意瞧着宁王的方向。

      江煦之缓缓收回目光,噙出一抹冷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噫呜呜噫,本来开开心心熬夜的我还在肥肠嚣张,突然遇到了电脑网络连接不上后,渐渐失去笑意,逐渐暴躁,倒腾了三四个小时后,我选择放弃,这是什么人间疾苦(?;︵;`)( ??? ? ??? )/(ㄒoㄒ)/~~
    今晚点外卖的时候,还遇到一直没有外卖员接单的情况,好不容易接单辣,结果离我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话说生活中我也是个非酋,非到什么地步呢,就四个人的群,大几百的红包,我只能抢到0.5,然后这件事一直被群嘲。
    抽卡游戏,sr是我的巅峰。
    当年只要我逃课,大学室友都会自觉跑去上课,人送外号开光嘴。
    高中的时候曾有过被教导主任追着学校跑的经历(好在国足小腿倒腾还挺快)。
    不过我奶别人还蛮厉害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体质,然后现在在群里有一个光荣称号,鱼奶奶。
    所以我要奶你们,就你们!都给我每tia开心!!!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天冷加衣,然后,万事胜意。
    虽然生活不会一直顺顺利利,但是我们也要永远支棱下去!
    (夜夜好眠)
    虽然我废话很多,下次减少一点废话,哈哈哈哈哈感谢在2020-08-29 14:20:50~2020-08-30 18:38:01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晓崽很忙、Peninsulaw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Peninsulaw 10瓶;皇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