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只想摆地摊

作者:匪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3 章

      这观德场是先皇当年为了射礼特地修葺的射场,所用面积二十四亩,场内设置矮椅,小桌,专供观礼者静坐,至于旁的,人微言轻者,也便只能寻了站脚地看个新鲜。

      毕竟以往观礼者都是有严苛条件的,寻常子弟不得入场。

      一声锣响,这射礼也就开始了。

      先是步射,十人一组,有自告奋勇者,戴好指机,手持弓箭,跃跃欲试。

      青年才俊端的是正直,直臂如枝,各个屏气凝神,目立审真,气至意注,随即一声令下中,悉数拉满弓,旋即又是一声令下,箭如疾雷,朝着箭靶飞去,众人屏气凝神,簌簌簌。

      只听那头判员边走边道:“八环,九环,八环,九环,八环... ...”

      读到最后一位时,朗声道:“十环!”

      场内响起一众鼓掌声,皆是喝彩:“漂亮!”

      宁奕附耳对江煦之不屑一顾到:“漂亮?漂亮什么漂亮!统共这么简单的,就一人十环,丢人。”

      旋即又指了指西北方向,那里坐着个身着火红袄裙的女子,笑意讥讽,意味深重,宁奕同他道:“瞧见没,昨儿个进京的小宛国公主,叫什么白铃,人家都看不上。”

      接着原先的青年们开始了第二轮射艺,每人三箭,最后统计出获胜者,再追加入第二场射艺中。

      这一次,许是进入了状态,众人皆是屏气凝神,全副身心投入进了这场射艺中。

      又是一阵箭羽投射出,倒是十环的有了许多个,唯独两人踩在十环边,没射中,场内爆发出一阵唏嘘。

      郁清梨觉得没意思,这几个人射箭总是缺了点力,让她没有半分紧迫感,只要稍微努把力,也就追上 了,几乎个个压着打,好似小孩子过家家。

      她百无聊赖的看向前方的江煦之,众人皆在唏嘘感喟,独他无所动静。

      江煦之端正的坐在那里,一袭白袍,给人一种清清冷冷的感觉,仿佛世人皆在戏中,而他独独置身事外,是个看客,带着说不出的距离感与萧索。

      若要形容江煦之这个人,这世上没有生性凉薄这四个字更适合他。

      郁清梨瘪了瘪嘴,“真是个无趣的人。”

      这话一说完,江煦之似有感知一般,原本敛着的眸子忽然抬起,如利刃一般,微微侧身直刺郁清梨,郁清梨心下一惊,嗓子眼里囫囵不清的到:“好一个顺风耳。”

      然后躬着身子站起,对江息溪说她去旁的地方看看,便去了后排,江息溪全身心都在射场上,哪顾忌得了郁清梨,只是随意的嗯道:“去吧去吧。”

      江煦之的眼角余光撇在郁清梨身上,瞧见她离了席。

      射场一轮换一轮,竞相追逐,这会儿开始白热化起来。

      三炷香的功夫,场上原先长龙似的队伍这会儿纷纷较出高下,留在场内的青年才俊摆出不可一世的傲气,睥睨群雄的恣意,仿佛已经拔得头筹一般,傲气十足。

      天子坐在正上方,黄袍加身衬得他不怒自威,看的高兴,便喝彩,声音雄浑:“不愧大昭儿郎,好!就该有这般气势的!”

      宁王却忽然接了话头,声音不大不小,恰好能叫江煦之听的清清楚楚。

      只见他有意无意扫了一眼江煦之,似笑非笑道:“这些青年才俊当为陛下您所用,要说啊,宫里是该添些新鲜血液了。”

      皇上眯缝着眼睛看着射场上的青壮男子,笑道:“宁爱卿何出此言?不过裴大人家中的小儿我瞧着不错,只怕裴大人不舍,他们文官世家,我倒是瞧着他弄文不如走武官路子。”

      天子的目光紧紧追随着一个红衣青年,枣红色的衣衫衬得那青年唇红齿白,挺如松柏却是最为张狂的一位哥儿,许是接二连三没有落下风,才有这等子张狂傲视万物的底气。

      宁王笑回:“为朝廷效力,自义不容辞哪还有推脱的道理?臣说这话倒不是旁的,只是听说前些日子京都出了刺客,夜半时分闯进了赵大人家中,也不知是偷什么,还杀了不少侍卫,故才有了这番想法。”

      皇上原本视线还停留在射场上,一听这话,蹙了蹙眉,转身看向宁奕:“哦?朕怎不知?那可偷去了什么?查到是谁,为何要夜半闯入赵爱卿家中了?”

      这话说完,宁王抬眼看向江煦之,别有深意的笑了笑,江煦之面无表情,仍是专注的看着射礼,好似没听到。

      “旁的不知,不过赵大人家中的兵士回去的时候说那男子后背受了伤,瞧他是往长陵街方向跑的,至于是谁——恐怕还得再顺藤摸瓜些时日,若是寻常人,倒也酿不出什么大祸,可是,若是宫内人,只怕——”

      后话再未提及,众人皆明其意,现下宫中结党营私同各皇子分割出队伍,九子夺嫡,只等着陛下立太子,而陛下迟迟不立太子,也有他的考量。

      别看陛下今日身子骨爽利,可是这大病小病却是丝毫不停,俗话说得好,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而赵录尚书事在宫中的官职可大可小,掌控尚书台,事轻重口自决定,天子若无异议,据案处正。

      宁王此番有意无意,实在是故意摸黑歪曲,只想给那口中的刺客定个死罪。

      宁王见江煦之面不改色,丝毫寻不见慌乱,遂搭话訾笑道:“将军,您说是吧?”

      江煦之这才懒洋洋的看向宁王,眉眼含笑,吐字清晰,如铮铮玉珠落在地面上:“是不是我倒不知,只是,说来奇怪,赵大人家中失事,宁王怎么比赵大人本人还要清楚?莫不是当时您也在赵大人家中不成?”

      这一句话,叫宁王脸色登即暗了暗,表面说的轻轻松松,其暗指他同赵忠结党营私之嫌。

      宁王面色僵硬,没成想反被江煦之将了一军。

      天子多疑,缓缓扭头看向宁王,狐目微眯。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只听宁王哈哈一笑:“说来好笑,我这府邸同赵大人临的近,那晚火光通天,我恰好观星,可不就隔着中间几户人家瞧见了?第二日一问,果然赵大人家中出事,好在也就死了几个军士,尚未引起更大的祸乱。”

      他原想将江煦之拽进坑中,未成想,倒是叫自己进了深坑,不过听赵忠那般描述,功法如此高深莫测的,除了江煦之,实难找出第二人,赵忠是个蠢的,好在还算听话。

      听宁王这般说,连忙点头,颤颤道:“实在是没想到。”

      江煦之勾唇谑笑了声,眼角眉梢深意更重,他微微调整了姿势,一只手搭在膝上,两条腿微微交叠在一起,整个人稍稍前倾,摆出一个舒适且慵懒的姿态,全神贯注的看向射场。

      周围不少管家小姐羞怯怯的去偷瞄,自从他坐下,那偷摸打量就不见少。

      以往都是传闻玉面修罗,艳绝大昭,不负盛名。

      今日头一回这么近的见着,更是引得不少女眷开始痴心妄想,甚至开始筹谋如何叫江煦之能注意到自己,虽说那郁清梨死缠烂打皆有耳闻,可是到底男未婚女未嫁,便做不得数。

      依着他的身份地位,怎么可能会娶一个打秋风的表小姐?

      这一场比试实在是寡淡,看的宁奕昏昏欲睡。

      比试已经出来了,就在要开始第二轮竞相追逐的比试后,只见白铃公主忽然站起身子,招呼一名宫人过去,给她递了一把弓。

      宁奕忽而来了兴致。

      只见白铃走到射场中央,对天子施礼道:“久闻中原人射艺奇巧,今日一见,果然所言不虚,既然这射礼已经角逐到后半段,不知,白铃可否同大昭的各位才俊比试一场?”

      白铃公主说话时,声音婉转动听,整个人更是柔媚俏丽。

      周围原先已经摆好动作的男子皆是循声望去,那三魂七魄悉数便被勾了去。

      白铃公主也不避忌目光,同大昭沉淀积蓄的内敛背道相驰,她明艳的如同一轮朝阳,眉眼若三月春水,却越过众人,看向江煦之,眸子中盈盈珠光宛若浸润里冬月初雪,含情脉脉。

      天子好乐,原先一场一场看下来,也稍显疲倦,现下中途突然加入一人,倒是觉得新鲜,隧道:“白铃公主若是愿意一试,自然无妨,只是我们大昭的男子自成童时便开始拉弓射箭,这赛场无尊卑,亦无男女之分,若是太公正,恐怕你会招架不住。”

      白铃眉尾挑了挑,而后笑着道:“陛下放心,白铃自己开的口,自然不需要诸位让我,若是输了,便只当是讨个乐子,各位总不会同我一介女流当真。”

      后面的话也算是识相,没有再说。

      言毕,众人哈哈大笑,尤其是那位红衣公子哥儿,单手叉腰,将弓撑在掌中,抵着地面,耍着威风懒洋洋道:“白铃公主,若是输了,你可不许哭鼻子,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会,让一让你~”

      最后一句显得轻佻,一副二流子做派。

      白铃勾唇笑笑,也没拒绝:“那便先谢过这位公子。”

      宁奕啧了一声,用胳膊肘戳了戳江煦之道:“你猜,她会不会哭?”

      江煦之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话,心思却全然不在射场中,而是时不时回身望一下,直到确信那粉色身影还在视线范围内,才温温吞吞回了句:“不见得。”

      宁奕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在回谁?”

      惜字如金的江煦之,冷冷吐出一个字:“你。”

      “为何这么说?我听说他们小宛国人可不擅长射箭,再说了,一个女儿家,能拉满弓?要我说,当给她一副小儿学弓时拉的弓,免得说我们大昭欺负人。”

      宁奕说的唾沫横飞,那口吻似是仍对白铃的不屑耿耿于怀,只等着看她笑话。

      江煦之笑了笑没说话,他没兴趣,加之后背还在隐隐作痛,更是心思全数不在射场上。

      宁奕见他不说话,也自觉没趣,扭头去同身边的侍卫说话,侍卫自然是迎着风拍马屁,宁奕倒是聊开了,好不高兴。

      白铃站在中间,一群人一个一个将箭射出,均是十环,分不出好坏,白铃那弓倒是拉开了,却迟迟没有射出,就在众人扬声叫她射的时候。

      白铃忽然笑了一下,笑声朗朗,而后松了手,放下弓对着众人道:“不过我觉得步射没意思,不如我们换马射。”

      这话一出,惹的全场哈哈大笑,越发笃定这个小宛国的公主不会射箭,且不说她那四肢无力的模样,开了弓又不放箭,这下要换个法子来拖延功夫,总归都是要丢脸的。

      宁奕笃定道:“你瞧,我就说她不会。”

      江煦之拿起茶盏浅浅饮了一口,笑着摇了摇头。

      来者皆是客,既然白铃要马射,那众人便依着她马射,左右都是笑话,不如尽兴,得美人一笑才好。

      只是这马射不同于平地步射,其难不可以道里计,马的动作人难掌控,求的是快准狠,须以箭二枝连弓弝把定,骑时左手挽弓,右手揽辔,马一纵时左跨便搭箭当弦,望靶根射,寻常人极难百发百中。

      虽说这些能留下进入总决赛的青年男子步射稳健,可是轮到马射,谁也说不准。

      众人先是接过宫人送去的酒水,行毕乡饮酒礼,而后翻身上马。

      一声令下,箭支刷刷搭弓上弦,独白铃不紧不慢的将箭搭到弓上,江煦之微微眯了眯眼睛,随即看向她身边的一众人,斩钉截铁道:“赢了。”

      宁奕不解:“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好不容易修好了电脑,u盘又丢图文店,一路风驰电掣,自行车愣是被飙出塞车的赶脚。
    忍不住捋了把秃头。
    我真帅!●^●
    感谢在2020-08-30 18:38:01~2020-08-31 00:33: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晓崽很忙 10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