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只想摆地摊

作者:匪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郁清梨将混合好的蛋糕糊倒进模子中,放进锅里隔水蒸,看着烧火被呛出眼泪的子言道:“你火别太大。”

      厨房里三个大男人哀嚎遍野。

      江煦之坐在前厅也忍着江赐宝的闹,一会江赐宝要喝水,一会要江煦之带他去厨房看郁清梨,再过一会儿又要玩抓人游戏。

      江煦之觉得这比战场上还要费力。

      等到郁清梨喊江煦之和一众人吃饭时,江赐宝已经快要犯困了,一看郁清梨他们端着菜出来,江赐宝忽然清醒了。

      连忙从江煦之怀中伸着胳膊滑了下去,蹦的老高,欢呼道:“蛋糕蛋糕!”

      郁清梨看到江赐宝这个反应,也很高兴。

      那蛋糕因为蛋清打发过硬,烤的时候开了裂,郁清梨只得用从农户家中买的奶熬了卡仕达酱,旁边点缀着洗净的鲜花。

      看着桌上满满当当的菜肴和郁清梨口中的蛋糕,江煦之有些诧异,他竟是从来不知道郁清梨会做饭,原以为她就是个四体不勤,骄纵蛮横被惯坏了的姑娘,现下略有些意外。

      桌上的菜摆的满满当当,分层的黄色蛋卷中间裹着虾尾,表皮镶着星星点点的雕花胡萝卜。

      炸出来的肉裹着金黄脆壳,泛出诱人的色泽,底下是红色汤底,还有扎在竹签上的藕片、土豆、鹌鹑蛋、豆皮等串子泡在红油汤底中。

      江煦之出神了许久。

      他狐疑的看了看郁清梨。

      顺着香味,众人皆是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偏偏他还装的并不在意,仿佛不是来吃饭,而是来修仙的。

      郁清梨吩咐附隐和古川将圆桌面抬到院子里的凉亭中,又招呼全体上下都去吃饭。

      裹着层层帷幔的亭子内已经放好了暖垫,密不透风,半点寒意进不去,几个小丫头跟着袖桃先过去摆放碗筷。

      等到一切都收拾好了,江赐宝坐到郁清梨身边,伸手指着要吃蛋糕,郁清梨叫他先吃几口菜,哄道:“蛋糕要留到最后切的,你先吃点菜,以后表姐天天给你做好不好?”

      江赐宝认认真真思考了片刻,然后看看郁清梨,又看看江煦之,小大人一般,极为慎重的点了点头。

      郁清梨很想知道,江赐宝这个巴掌大的小脑瓜里面在思索什么。

      江煦之看着郁清梨只顾着喂江赐宝,自己吃不上一口饭,伸手朝江赐宝淡淡道:“到这里来,叫你——表姐吃点东西。”

      江赐宝连忙摇头,缩进郁清梨怀里,小手抓住郁清梨的衣服道:“我不要,我要二梨解解。”

      郁清梨本来就喜欢江赐宝喜欢的不得了,见江赐宝这么黏她,也不在乎,对着江煦之道:“世子先吃吧,我再喂他两口,给他留个肚子。”

      她倒是每回喊的生分,世子二字在江煦之耳中格外刺耳,江煦之莫名不喜欢郁清梨这么称呼他。

      江煦之讨了个没趣,也就没再说什么,只是自顾自的夹起了一块蛋卷,蛋卷入口齿时,意外的鲜香,蛋卷下的红汤带着西红柿的馥郁酸甜与虾的鲜味儿,他缓缓的咀嚼着,咽了下去,又好奇的夹起了肉。

      那肉咬在嘴里,外面炸的脆壳酥脆水嫩,牙齿破开外衣时,里面汁水微微烫着舌尖,却好吃到江煦之这个向来口舌挑剔的人又连着吃了几块。

      古川附隐等人吃的那叫一个狼吞虎咽,古川还不忘夸赞:“郁姑娘这手真是太巧了,比奇香酒楼的饭菜还要好吃。”

      几个丫头乐得合不拢嘴,郁清梨招呼:“好吃你就扫个底。”

      江煦之缓缓夹起藕片,辣味刺激着舌尖,他鲜少吃辣,今日一吃,倒是收不住的口齿生香。

      他温温吞吞的夹着菜,吃像是极好看。

      待江赐宝拍拍圆滚滚的肚子,伸出十个手指对郁清梨奶声奶气道:“我还能次这么多。”

      郁清梨哪里不明白他什么意思,笑着等人撤了菜碟,这才将蛋糕放到了桌子中央,给每人都切了一小块,切到自己时,刚好没了。

      江赐宝有些着急,连忙道:“解解米有,解解米有。”

      郁清梨笑:“姐姐不吃。”

      刚说完,江煦之的蛋糕已经推到了她面前,他轻描淡写道:“我吃饱了,你吃吧。”

      郁清梨有些惊讶,也没推辞,而是拿起勺,从里面舀了一勺,然后笑着送进嘴里,说话却是对着江赐宝的:“好了,吃到了。”

      一顿饭吃到天黑才结束,临走时,江赐宝被江煦之抱在怀里依依不舍的牵住郁清梨的手,眼泪汪汪的问:“解解不能跟我一起肥家吗?我不会样他们赶你九的。”

      他想叫郁清梨跟他一起回国公府,郁清梨掏出帕子,擦去江赐宝的眼泪,有些心疼的揉了揉他的圆滚滚的脑袋,柔声哄道:“这里也是姐姐的家呀,是姐姐自己来的,没有人赶姐姐走。”

      好不容易劝服江赐宝,江赐宝走的时候不忘扬言道:“我明天还要来!”

      回去的时候,江赐宝趴在江煦之肩头,似乎有些犯困,说胡话般含含糊糊问道:“大哥哥很讨厌二梨解解吗?”

      江煦之一顿,步子缓了缓,他没想到江赐宝会问他这个问题。

      此时街道旁是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卖珠串的小贩,卖糕点的娘子,各式摊铺,热闹非凡。

      两岸街灯渐起,沿春河水面浮起一盏盏莲花灯,勾栏院里的女子倚着亭台水榭在河对岸嬉笑打闹,有人蹲在河岸的小石阶上,伸手掬起一捧水,泼向身边同伴,那清脆悦耳的笑声传遍了两岸。

      江煦之掌心托着江赐宝的手心紧了紧,面对江赐宝的问话,一时哑口无言。

      隔了好半晌,敛下眼睫,纤长的睫毛落下一片阴影,只听得他淡淡回了句:“不喜欢。”

      没有说讨厌,但是不喜欢。

      那几个字发的音极浅淡,随着风就飘散了。

      江赐宝有些失望,噢了一声,两只小手攀住他的脖子,乖乖巧巧的抱紧了些,睁着葡萄一般的黑眼珠子看向不远处一抹颀瘦身影,郁清梨站在门边笑盈盈冲他挥手。

      他有些委屈道:“可是二梨解解是世上最好的解解,你们都不几道。”  

      回了府,郭氏急急从内院迎了出来,先是谢了江煦之,客客气气道:“煦郎平日里难得休息一回,还被这混小子央了去,耽误了你不少功夫。”

      江煦之淡淡回道:“无碍。”

      郭氏抱回江赐宝,然后故意冲着江赐宝道:“你清梨表姐忙着摆摊,怎好自己去吵人家,下回若是再去,我就关你禁闭!好端端一个姑娘,做什么不好,非要从商。”

      江赐宝本来还睡眼惺忪,揉着眼睛,一听郭氏说郁清梨的不好,登即痛哭出声,替郁清梨辩解道:“二梨解解好!比大解解好,比二解解好,比三解解好。”

      “好,好个屁!”

      江赐宝的哭声和郭氏的训斥声渐行渐远。

      室内很快归于安静。

      古川站在江煦之身后瘪了瘪嘴,有些替郁清梨不忿道:“我瞧着郁姑娘的生意要起来了,有什么不行,虽说士农工商,可这又如何,总归是有本事的。”

      江煦之微微转身,淡淡扫了一眼古川,古川登时止了后话,只觉得全身起了层鸡皮疙瘩。

      看来自家主子和郁姑娘的梁子结的不清。

      这期间又隔了几天,郁清梨倒是生意越来越好,每回一开门,不消片刻铺子里就人头攒动。

      只是却没什么管家小姐去,一是采买丫头不好做主,主动替主子换了常用的脂粉铺子。

      二是她们也担不起这万一失手的过错。

      郁清梨在店铺中闲散客似的,游荡了半天,心下沉沉道:“怎么才能叫更多人知道阿梨铺子呢?”

      她想让的是整个大昭都知道阿梨铺子,现在只有那么些来来回回来的回头客,虽说也带了三三两两新客来,却还是不够,太慢了,太慢了。

      她撑着下巴倚在柜台上,眼神放空望向路上行人,一时出了神。

      因为心里有事,午间胃口也不大,喝了点汤汤水水就去午休去了。

      只是躺在床上却辗转难安,莫名的开始回忆起原书的剧情走向。

      来大昭也有大半个月了,自从搬出了国公府,倒是鲜少和顾采薇等人有交集,除了必不可少在街市遇到。

      他们官家小姐讲究的很,也不三天两头往街上跑。

      不过也因她搬出了国公府,书里原先的剧情走向竟然一次都没有重合过。

      比如宁奕和顾采薇,并未在惊马后结识。

      再比如,宁奕同她针锋相对的情节,也没有。

      反而是第一次正式见面时,宁奕坦坦荡荡表达了自己对她的钦佩。

      这倒是叫郁清梨对宁奕那傲慢无礼的性子略有改观,原书作者写的宁奕在后来的剧情中,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冷血人物,城府极深。

      和江煦之的冷血比起来,只是江煦之更像人。

      她想了想,或许这就是没有亲情可言的皇宫吧,再加上有那么个枕边人,不坏才怪。

      不过说来奇怪,在原书中,江煦之做为一个男二,并没有太鲜明的刻画,很多关于他的描述都是寥寥几笔,甚至连最后的剧情走向,郁清梨都想不起来,但是却出奇的吸引着一众书粉。

      那时候,她只对江煦之这个角色的长相,产生了极大好奇心,大昭的玉面修罗,该是怎么艳动京都?

      旁的,再记不清。

      他做为原书中的配角,有着难以忽视的力量。

      后来,郁清梨才知道,很多东西,都有伏笔,江煦之是伏笔,她也是伏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一直没有下雨,每次出门去面试都会被晒黑一层,和朋友开玩笑被晒成咸鱼干,水都泡发不开。
    今天终于等来了一场雨。
    我是那种特别矛盾的人,喜欢下雨,但是讨厌绵绵细雨,会让我觉得孤单。
    特别喜欢打雷,又害怕电闪雷鸣。
    爱看海底世界,看的时候必然喘不过气。
    你们呢?
    前两天,合租室友拉着我去看了八佰,就当时那个热血沸腾,里面的场景我特别喜欢,音乐也不错。
    总觉得肥肠魔幻,一条河隔开两个世界,一边战火连天,一边歌舞升平。
    看的时候,脑子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念着着一句诗。
    今日没有段子,只有鱼鱼的碎碎念啦。
    大噶,夜夜好眠。感谢在2020-08-25 17:21:15~2020-08-26 13:53: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糖百事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