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小姐只想摆地摊

作者:匪鱼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立冬那天,郁氏派人来了绣坊,想请郁清梨回去,一起聚一聚,说许久没见,想见见她。

      郁清梨没什么东西可带,带了好些店里新出的产品放进自己缝制的布袋里,末了不忘给江赐宝带着煮好的奶茶。

      到了江家,正巧赶上摆桌,郁氏遣人接下郁清梨提的满满当当的东西,招呼她过去。

      郁清梨对着郁氏院子里的丫头吩咐包里的东西,什么送给几房,送几样,悉数说明,皆面面俱到。

      然后又叮嘱奶茶送给江赐宝,若是郭氏问,就说鲜奶熬出来的,小孩子喝了大有益处。

      若不这么说,恐郭氏不肯收下。

      丫头将郁清梨嘱咐的香膏水乳霜等物件送到郭氏院中时,郭氏正在喂江赐宝吃饭,江赐宝不吃,围着桌子到处跑,惹的郭氏在后面你追我赶。

      “吃一口,祖宗,就一口。”郭氏叫苦不迭,回回喂饭都头疼,那么多好吃的,江赐宝愣是一口不吃。

      江赐宝边跑边咯咯乐:“不次不次,不饿不饿~”

      这一跑,江赐宝撞到丫头腿边才停步,郭氏端着碗放下,一见是郁氏身边的银朱,也没了笑,放下碗筷坐进软椅中,叫嬷嬷抱着江赐宝喂饭。

      “二夫人,这是郁姑娘托奴婢给您送来的礼。”

      江赐宝正在嬷嬷怀中扭,一听郁清梨,连忙问:“二梨解解在喇里?”

      郭氏心内还想着上次郁清梨的不周到,但是面上做不得小家子姿态,斜眼瞧了眼,也没说客套话,只是喊着身边的丫头接下。

      见银朱还没走,又摸出一个瓷壶,盖子上面是只粉嫩的小猪,趴在盖顶,两边有把手,倒是精巧,杯口处栓了根编织的红绳。

      银朱又笑着道:“姑娘还差我给宝少爷送点奶茶,姑娘说,这是用鲜奶煨炖出来的,宝少爷喝的得。”

      郭氏斜了一眼道:“我家宝儿吃不得这些,他还要吃这桌上的饭菜呢,你同清梨说,她的好意我心领了,奶茶就算了,毕竟也不晓得是什么东西。”

      银朱无奈,她看着郭氏不高兴的样子,也不知怎么就惹到她,不好再继续呆下去,便应了声儿,抱着瓷瓶就要转身。

      忽然之间听见江赐宝在她身后闹:“我要,我就要,我要奶茶!”

      银朱不知如何是好,站在原地又不敢动。

      郭氏凶道:“要什么奶茶!你饭菜吃了么?一口都没吃,就去吃那些玩意儿,到时候又闹肚子!”

      江赐宝瘪嘴,可怜兮兮的看向郭氏,只听得银朱灵机一动道:“二夫人,不若将这奶茶留下,我瞧着杯子好看,就是宝少爷抱着不喝,当做暖手的也是好的。”

      郭氏没辙,只得同意。

      银朱走后,江赐宝就凑去了小猪瓷杯前,眼泪汪汪的摸了摸盖上的小猪,扭头看向郭氏:“母亲,这个猪猪我摸了。”

      小孩子心思一张口就泄了底,郭氏知道他想喝,但是她索性装作听不见,冷着脸吃饭,那郁清梨送去的东西一样都没打开。

      上次郁清梨送了江息溪,又送了郁氏和老夫人,独独她院子里一样也没落的,好似被排挤了似的,现下郁清梨再送来,她才不稀罕。

      “母亲也摸摸。”江赐宝抹了把眼泪,偎在郭氏腿边,讨好的冲她笑。

      郭氏懒得理他,冷着脸道:“不许喝!”

      江赐宝那嘴瘪了瘪,一汪眼泪又涌了出来,小心翼翼的问道:“我次完饭饭,可不可以喝~”

      江煦之正在屋内换衣衫,宁奕邀人请他去一趟平陵府,商讨这次关于异域使臣入关一事。

      刚系着宫绦,忽然听到门边窸窸窣窣的响动,蹙眉偏头朝着门边望去,瞧见了半个鬼鬼祟祟的小脑袋。

      他咳了咳,假意装作没看到,继续张着胳膊,由贴身小童替他更衣。

      那动静的发出人,见江煦之好像没看到他的模样,胆子大了起来,蹑手蹑脚的攀着门槛爬了进来,脖颈上挂着的奶瓶子撞在门槛上,磕出声响。

      圆滚滚的小肚子抵着门槛,累的气喘吁吁,那模样叫江煦之忍俊不禁,使了个眼色,叫身边的下人将他抱了进来。

      江赐宝两只手把着瓷瓶,耀武扬威的晃到江煦之面前:“哥哥,你看这系啥,系啥呀~”

      江煦之不理他,江赐宝急了,急急转着身子,又凑到背过去的江煦之面前:“你妹有!二梨解解只给我一个银~”

      许是见江煦之根本不理他,也没酸到江煦之,江赐宝倒是先急眼了。

      古川上来逗他,“阿梨姐姐给你的?那我呢?”

      正中江赐宝下怀,江赐宝拍拍圆滚滚的肚皮道:“二梨解解说,只给我。”

      古川便问:“郁姑娘来了?”

      江赐宝极为神气的哼了一声,然后也不回他们,就又顺着门槛,倒着小短腿,朝着郁氏的方向去了。

      古川转身看向江煦之,试探着问道:“要去瞧瞧郁姑娘么?”

      江煦之眼睫微抬,不经意的扫了眼古川,无动于衷道:“瞧她做什么?”

      小童已经绕到江煦之身后,替他扣着腰带,又替他挂上玉石,江煦之挺直腰背,面无表情。

      古川支支吾吾道:“许是子言和附隐回来了,主要是瞧瞧他俩... ...”

      这话说的没有半点可信度,仿佛他俩只是个陪赠品。

      郁清梨喝着郁氏给她舀的汤,自口中浅浅的呼出一口热气,顿时觉得全身暖和许多,又连着喝了几口。

      便听郁氏说:“过两日宫里要举行射礼,听说来了许多异域使臣,那几日长陵街应该乱的厉害,你就休息几日,别开铺子了吧,回我院子里,同我做做伴,你说可好?”

      这射礼郁清梨知道,大昭每逢三年一次的盛大节日,届时会邀请众多观礼者前去观礼。

      大昭追捧射礼风尚,他们觉得射能观德是因内志正,外体直的德行修为,只有立志修身的贤者,才能不失正鹄,百发百中。

      于是选贤晋升多也依着射艺综合评审。

      年轻男子若是能在射礼中拔得头筹,那便是至高无上的荣誉。

      大昭有个风俗,家中若有男儿出生,需得在门边挂一张桑木制成的弓,三日后,则请射手背负婴儿,以六箭射向天地与东西南北四方,寓意男儿志在四方。

      足以看出,射礼在大昭有着无法撼动的地位。

      不过这次大昭三年一次最为盛大的射礼,最后好像是异域的一个什么公主,拔了头筹,倒是叫大昭好一段时日蒙羞。

      毕竟大昭的射礼在孩童成童时便可学,而今叫一女子就这么大喇喇的赢了那些习上五年十年的青年男子,难免不生羞愧之感。

      郁清梨吃着菜,细细回顾着,神思分散。

      她记得江煦好像并未参与那场射礼,只说他在中途离了场,不见踪迹。

      后来便风言风语传起江煦之临阵脱逃,手下败将一类的话,叫江家好一段时间包羞忍耻,叫人指点。

      她想不明白,江煦之是个武艺高强的,难不成是射箭功法不精进?这才逃了?

      不应当啊,且不说这不符合江煦之的为人,再说马上战役,哪次离的了弓箭?

      只怕里面,内含乾坤。

      郁氏看郁清梨吃的心不在焉,问道:“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

      郁清梨回过神,替郁氏夹了块肉,亲昵道:“那到时候会去很多官家小姐么?”

      郁氏唔了一声,道:“自然要去,这三年一次的射礼正是官家小姐们相看郎君的好时候,互相看上了,男子才好去上门送帖,免得日后由旁人引见,互生怨偶,豪门贵胄,若是日后再有不满,岂不难看?”

      郁清梨噢了一声,又问:“那是不是需得有名帖才能去?”

      郁氏笑着拍了下郁清梨脑袋:“哪有天子给臣下帖子的,只是宫里随随遣人传个话。”

      郁清梨一听这话,心动道:“姑母,那我可以随姑父前去观礼么?”

      郁氏一愣,没弄明白郁清梨的意思,她看了看郁清梨,心想,该不是为了江煦之去的吧?

      随后转念一想,那射场青年才俊众多,若是有人能愿意相上自己这个侄女儿,也是好事一桩,叫她分分神。

      奈何江越下东洲去探访老友了,尚未回来,这射礼他也就去不了。

      郁氏皱紧眉头,忽然想到一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鱼(敲锣打鼓):兄弟们,撑住,阿梨和世子爷,即将有了深层次的接触!倒计时(掰手指)算了算了,不数了,也就这两tia!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