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作者:摘星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

      例行的总结其实并没有多长时间。
      修真界日复一日,除了新弟子入峰之外也没有什么事。
      
      几人说完之后便散了。
      只有苏风焱留了下来,像是单独有话说。
      
      宁霁自始至终没有看他们一眼。像来时一样,听完后便拢好鹤氅,慢慢站起身来。
      “上次说的事情剑尊考虑的怎么样了?”
      苏风焱抿了抿唇,在那人离开时,忽然开口。
      
      上次?
      自然是苏风焱之前所说起的求药之事。
      宁霁脚步顿了顿,此时终于回过头来:
      “不劳苏神医关心。”
      
      他语气冷淡。
      看向苏风焱的目光宛如寒冰一般,叫人瞬间置身冰天雪地。
      
      苏风焱还待说什么。
      那人却只看了他一眼就收回了目光。
      
      他掌心微不可察的收紧了一瞬。
      这时掩日真君忽然出声。
      叫他垂眸掩下阴霾,又舒眉笑了起来。
      
      孔翎看苏风焱那贱人吃瘪看的心爽。
      只恨不得当场大笑。
      
      但是高兴完之后却又突然反省过来。
      等等,苏风焱吃瘪确实好。
      但是宁霁才是他真的情敌。
      
      他刚做了什么?
      他居然为情敌赢了高兴?!
      
      孔翎脸色一黑,反应过来后又再次对他充满了敌意。
      
      那蛋上温热一下子不见了。
      宁霁也不在意,只淡淡收回了手。
      
      他动作自然,孔翎没想到他一点反应也没有,又是一哽。
      
      童子早已经在门口侯着。
      见仙尊回来,不由躬身,想要接过他身上的鹤氅。
      却在伸手时,无意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尊上受伤了?”
      他语气一惊。
      
      受伤?
      孔翎先是愣了下,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童子关心时,这才后知后觉的记起宁霁刚才在殿中低咳的时候,那时候他好像也嗅到了一股血腥,只是当时没有在意。
      
      他看向宁霁。
      便见他身上的鹤氅滑下来了些。
      此时只扶住肩侧回眸:“没事,都是老毛病了。”
      
      他顿了顿,见童子还准备开口便道:“你去备些药酒吧。”
      
      孔翎听到药酒后皱了皱眉。
      童子只好收回手,应了声。
      
      那蛋被随意放在了树窝里。
      宁霁没再留意他,只在褪衣之后转身离开。
      
      屋外只剩了他一人。
      
      被厌恶的人放下。
      按理来说,孔翎是应该高兴的。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到刚才宁霁皱眉低咳的那一幕,他总觉得哪哪都不对。
      
      院中静静的。
      孔翎:……
      
      算了算了。
      肯定是他想多了,宁霁咳血也跟他无关!
      
      他烦躁的转了个身。
      任由草埋住自己。
      
      孔翎心中乱七八糟的。
      宁霁却是到了晚上才从后山下来。
      
      童子坐在院中修剪着花草。
      时不时还要与蛋说上几句。
      
      自从知道这蛋生了灵识之后,他说话就不避讳着蛋了。
      “你说仙尊这病这么久了怎么就不见好呢?”
      孔翎:我怎么知道?
      
      “仙尊那么好的人,老是被这病拖累着身子。”
      孔翎:你烦不烦啊?
      
      可惜童子听不见他的话。
      他抱怨了几句,在将手中的野草扔了之后,看着天色叹了口气。也没指望着蛋能够回应。
      
      孔翎蛋身上闪了几下。
      虽然嘴上很烦,但是在这点上倒是不说话了,宁霁斩杀火麒麟救下一城百姓的事情,即便是他也说不出来个什么。
      
      他虽厌恶对方,却不得不承认这宁霁倒也值得人尊敬几分。
      
      正这时,门外有人敲门了。
      童子听见声音看过去,原本以为是仙尊回来了。
      却没想到会是楚师兄。
      
      楚尽霄本是在执勤时买了些小食。
      在山下犹豫了许久,还是决定送过来。
      
      却没想到正好撞上师尊不在。
      “师尊呢?”
      他抿唇问。
      
      童子行了一礼后。
      “尊上旧伤复发,去了寒潭。”
      
      那寒潭的苦楚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楚尽霄皱起了眉。
      忽然问:“师尊这几日旧伤一直复发?”
      
      童子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这月好像格外严重一些。”
      他说到这儿声音又有些忧虑。
      
      楚尽霄听后,面色难看了些。
      童子说完之后才惊觉失言,顿了顿,小心翼翼:
      “楚师兄,你别告诉师尊这是我说的。”
      
      仙尊往常最是骄傲,即便是发病时也悄无声息,绝不现于人前。
      如今火.毒.加重……
      
      他心中叹气。
      
      楚尽霄听闻之后没有说话,只收紧了手。
      忽然抬起眼:“你这几日多留意些师尊的情况,有事便告诉我。”
      
      他拿出一枚玉简来给童子。
      
      “楚师兄你……?”
      童子听出他话中的意思有些诧异。
      楚尽霄摇了摇头道:
      “明日云州拍卖会有个东西,听说对火类.毒.物会有些效用。”
      
      他顿了顿,又道:“你不要告诉师尊。”
      童子呐呐的接过玉简。
      
      此时心中忽然想到,楚师兄对仙尊……是不是过于关心了些?
      
      虽说是师徒关系。
      但是其他峰上即便是长辈受伤也没见徒弟这样。
      
      楚师兄对仙尊……
      
      他心底微妙。
      夜中后知后觉的对上那美人双眸,始终看不清他隐藏在其下的情绪。
      
      楚尽霄依旧是清如皓月的美人模样,再抬首时掩下了心中思绪。
      叫童子怔然之后觉得或许是自己是想多了。
      
      他一想便想到了晚上。
      直到仙尊回来才将他从思绪中拉出来。
      宁霁回来后,便看见童子皱眉思索的模样:“怎么了?”
      
      “没、没什么。”
      童子反应过来,连忙摇了摇头,说完后却又抬眸悄悄的看着宁霁。
      
      宁霁:……
      这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他泡了寒潭之后,身上火.毒.被压制了些许。只是唇色愈发苍白,身上冷的惊人。
      此时皱了皱眉,垂眸时神色略有些倦怠。
      
      屋内香气不同寻常。
      宁霁疑惑自己竟闻到了主角受身上的异香,刚想问刚才是不是有人来过了。
      转眸就看到了桌上的小食。
      
      童子见状回过神来解释道:“尊上,楚师兄方才来过了。”
      “他今日正好下山执勤,所以便带了些吃的上来。”
      
      楚尽霄带了些蜜饯果干之类的东西,还有些宁霁没见过。
      应当是刚送上来不久,放在桌上还热气腾腾的。
      
      烧鸡的香气顺着屋内飘到屋外,孔翎闻着闻着不争气翻过了身。
      放出灵识来偷偷看着屋内。
      
      宁霁已经很久没有吃这些凡俗的东西了。
      看见后倒是诧异了一瞬。
      
      他记得之前童子说过。
      楚尽霄每次下山执勤都有不少女弟子来送东西,他看了眼,便觉得这些约莫是那些楚尽霄的爱慕者们送的。
      他不喜欢吃这些,见童子盯着那些小食。
      不由道:“你拿下去和其他人分了吧。”
      
      童子听罢立马摇了摇头:“尊上,这是楚师兄给你的。”
      犹豫了一下,语气又坚决起来:“我不能要。”
      
      只是小食而已。
      宁霁皱了皱眉,不明白为何不能。
      但他向来不是勉强人的人,于是也不再执意。
      
      童子等他回来之后便退下了。
      
      ……
      此时来去纯光殿一趟,又从寒潭回来,不知不觉已至深夜。
      
      他褪下外衫之后,闭目打坐了会儿。
      不知是因为寒潭泡久了的缘故还是如何,今日骨子中冷的厉害。
      虽疲倦,却没有丝毫睡意。
      
      他闭目安坐。
      窗外树上的孔翎却被烧鸡折磨的不行。
      
      他告诫自己,只不过是凡间吃食而已。
      他当妖王的时候不知道吃了多少。
      但是另一个声音又道,来山上这么久,一直食素如露,饿了很正常。
      
      说起来……他好像好久没吃肉了。
      自从变成蛋之后,连饭都没有吃过。
      
      孔翎鬼鬼祟祟的盯着桌上,只觉得烧鸡也好,茶糕也好,甚至连旁边的葡萄都是好的。
      
      阿楚可真是贴心小宝贝。
      可恨旁边的宁霁却不为所动。
      
      这人只闭目打他的坐。
      孔翎心中抓肝挠肺,一个蛋什么也做不了。
      
      宁霁寒意入骨,静不下来。
      过了会儿后慢慢睁开了眼。
      
      烛火照着桌子,他目光移向桌面,就看到了上面的蜜饯。
      
      有些久远的记忆袭上心头。
      宁霁忽然想起来,他当年未曾步入修真界的时候。那时候他尚在幼年,倒是也吃过这些东西。
      
      许是记忆的缘故,他犹豫了会儿。
      终于伸手拿了颗梅子来。
      
      蜜制的梅子光闻着就一股酸味。
      
      他盯着看了许久,试探着放入口中。
      果然是酸甜。
      
      宁霁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面具下面容有些古怪。
      
      孔翎:……!
      伪君子,说好的不吃呢?!
      
      那梅子化在口中,也许是酸甜的缘故,竟然让宁霁忽视了一瞬骨子里的寒意。
      
      不过这酸味到底是他不能接受的。
      他放下手后,微微皱眉想到。
      或许之后煮酒的时候,可以让童子煮些青梅酒。
      
      他吃了颗梅子,又收回了目光。
      原本以为他会吃烧鸡的孔翎:……
      
      你都动手了,你不吃烧鸡?!
      
      然而无论他怎么愤怒,宁霁后面都不再吃了。
      一夜很快过去,那包蜜饯中除了少了颗梅子之外,再没少什么其他。
      孔翎几欲呕血。
      童子第二日就收到了仙尊让他将酒换成青梅酒的话,虽然诧异了一瞬,但还是照做了。
      
      在他退下准备离开时,却忽然被仙尊叫住。
      “等等。”
      
      宁霁看了眼桌上的小食。
      想到主角受毕竟还是替他买了东西,皱了皱眉后还是问了句:“你知道楚尽霄在哪儿?”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刚开始孔翎:阿楚居然对他那么好,气死!
    后来……
    孔翎:呜呜呜,我错了!
    感谢在2020-09-05 15:43:29~2020-09-06 15:23: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不语言说、祁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滴滴 5瓶;8846、长安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