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万人迷文中的高岭之花

作者:摘星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丢失了一个新弟子的事情是在第二日的时候才被于何知道的。
      昨日解剑峰在捡云台上挑选完人,剩余的弟子就被犀药峰与抱琴峰其余几峰挑走了。总共五十三人,但是人数上却少了一个。
      
      于何拿着名册的手微微顿了顿。
      
      还是住在孔翎邻院的人低声道:“师兄,昨夜孔师弟好像没有回来。”
      他们几人住在一个院子,但是因为孔翎为人骄傲,日常却没说过几句话。
      因此这人昨晚没回来的事情,他们也是在今早才知道。
      
      于何在听到这个名字时皱了皱眉。
      又是这个孔翎。
      
      他面色微沉,有些暗恼这新弟子不知分寸的乱跑,但此时又找不到人,他只能皱眉吩咐下去,叫其他人多留意一些。
      
      然而孔翎却一连五天都没有回去。
      
      他这几日都被禁锢在树上。
      
      童子对照顾这仙鹤蛋也算是上心。
      隔几日用灵液浇灌一番。
      
      孔翎本就不是什么凡俗仙鹤,只是伪装而已。
      但是为了不暴露身份,只得压下戾气,任由那童子动作。
      
      他安安分分的,蛋上时不时发出一阵温润微光。
      童子不由感慨:“仙尊将这千年难得一见的玉泉灵液拿出来给你用,你可不要辜负仙尊,一定要好好长大才行。”
      
      玉泉灵液?
      
      孔翎原本还准备挣扎。
      
      但是一听到这个名字,却又乖乖的停了下来。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
      这东西确实挺珍贵的,最重要的是,有焕颜的作用。
      
      他想了想自己秃了几根的尾羽。
      那日虽然搞顺滑了,但是少的却还是有空缺。
      
      也不知道这灵液长不长毛?
      
      他转念一想,又可耻的让自己装作普通蛋的样子。
      安静如鸡的蹭着灵液。
      
      宁霁看见它时就是这副样子。
      
      这蛋被灵液浇灌的太多,竟比一般的仙鹤蛋要大一些。
      
      他微微皱了皱眉,有些担心这蛋出来之后会变成巨婴。
      便让童子先停了手。
      
      “隔三日再喂便可。”
      
      孔翎正吸的起劲,就听见了声音。
      
      那人声音淡淡的,却一下子断了他的生羽液。
      
      他身上光华一下子暗淡了下去。
      
      这杂碎果真是不安好心。
      不就是灵液吗?
      竟然这么吝啬!
      
      阿楚将来若是真的与他在一起,恐怕饭都吃不饱。
      
      他气的脸色黑沉。
      却忽然被一只手捡起。
      
      宁霁很少碰这蛋,除了拿回来那日,便几乎没有动过。
      
      见他动作,童子不由松了眼。
      “尊上,这蛋看着色泽极好。”
      “想必出来之后,定是个十分漂亮的小仙鹤。”
      
      宁霁的手指微微带着些冷意。
      孔翎一个战栗,有些没忍住。
      
      在察觉到握着他的人变了人之后。
      虽然还生着气,但不知出于什么心思,他还是放出了丝灵识出来。
      
      他这几日学聪明了些。
      知道不能在宁霁面前暴露身份,便伪装着那仙鹤的灵息。
      
      他血脉高贵,又是鸟中王者,模仿一个鹤不在话下。
      
      那丝灵识刚出来,就触碰到了一片冰雪。
      
      宁霁顿了顿,淡淡道:“原是生了灵智。”
      
      他看童子收回灵液时,那蛋上气息不对,不由皱了皱眉。
      结果一探之后,果真是通了世事。知道要将那对他有利的灵液收走,所以不满了。
      
      宁霁向来不是惯着旁人的性子。
      见那蛋被自己戳穿。
      也不管它是听的懂还是听不懂。
      直接道:“这灵液珍贵非凡,你若是想要,便不可不劳而获。”
      
      孔翎:……
      凭什么,自己不能要,那童子呢?
      他不服气将蛋身转向旁边的矮个童子。
      
      宁霁见状淡淡道:
      “童子是因在解剑峰上多年,一直勤勤恳恳,本尊才赐予灵液。”
      
      换句话来说。
      你能做什么?
      
      孔翎这时将自己代入仙鹤之后,一下子回答不出了。
      
      他一只鹤能做什么?
      
      看家护院?
      
      可是看着针对妖的禁制,和满山的罡气,恐其他人也进不来。
      他沉默了下来。
      
      看那仙鹤蛋心中的不满被堵住。
      宁霁见状,收回目光来。
      “这几日给你的灵液,便以你成年后在山脚下守山来换。”
      
      孔翎被教育了一通,此时说不出话来。
      心中十分憋屈,连看向童子也没那么随意了。
      
      宁霁只是敲打这蛋一番。
      说完之后,又轻轻点了点那蛋壳,以示安抚。
      
      一缕微凉但却很温和的气息拂过灵识。孔翎原本都颓然放弃了,反应过来后却睁大眼睛,脸上胀红。
      等等,他刚才不是不愿意给他吗?
      他刚升起这个想法,刚才那给他渡了缕灵气的人却又将他递给了童子。
      好似刚方才只是随意的举动一般。
      
      孔翎一口气憋在心底。
      觉得这人好像打了一棍子又给了他一颗枣。
      
      但偏偏他又忍不住……
      
      宁霁将蛋递过去后,接过手帕来擦了擦手。
      又转身去练起了剑。
      
      孔翎:……
      他居然还嫌弃他脏!
      
      一下午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宁霁的日常其实没有多少花样,只是练剑,看书而已。
      孔翎有些好奇他看什么书。
      
      偷偷瞥了眼树下那人一眼,却发现是本杂记。
      
      像这种杂记多是散游道人写的,只能打发时间而已。
      还以为宁霁这种人会看多高深的书的孔翎:……
      
      那杂记上的许多地方宁霁其实之前去过。
      不过如今因为身体原因,无法重游,倒有些抱憾。
      
      他眉梢微微舒展了些。
      随意翻了一页。
      
      却不经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孤月楼。
      
      这个名字叫宁霁停下了手,缓缓又皱起了眉。
      童子见状不由奇怪:“尊上知道孤月楼?”
      
      他出生就在山上,自然是不知道这地方的。
      
      宁霁抿唇,只微微摇了摇头。
      “略微听说过一些。”
      
      他忽然想起,在书中,孤月楼的九州之中的风雅之地,其楼主谢与卿更是精通各种杂学。
      他的麒麟火.毒.……或许可以去孤月楼看看。
      
      这个想法一闪而逝。
      宁霁却又皱起了眉。
      
      但是这谢与卿却并不好见。
      
      他只记得这人在书中暗慕主角受楚尽霄。
      在主角受有难时曾经帮助过他。
      
      但更多却不知道。
      
      手中书页在这一页上停留的太久。
      宁霁回过神来,暗自将这地方记在了心中。
      
      ……
      时间一晃过得很快。
      
      玉清宗三峰平日里虽互不干涉。
      但是每隔几个月,却要受邀一起到纯光殿商量事宜。
      
      玉清宗有两座标志性楼台。
      捡云台与纯光殿,一高一低正好对应。
      
      若说捡云台在三峰峰下,那纯光殿便是高坐云端。
      那是玉清宗掌教居住的地方。
      
      宁霁雨后刚起来,就收到了请柬。
      
      孔翎变蛋在这里没有多少时日,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是童子却早已经见怪不怪。
      “想来是掩日真君请仙尊前去一聚。”
      
      掩日君是玉清宗掌教。
      宁霁便是再冷淡不管事宜,也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他低咳了声,披了件鹤氅。
      刚准备离开,就见童子献宝似的将那仙鹤蛋递了过来。
      “仙尊,这蛋这几日养的极好,油光水滑的可以暖手。”
      “可舒服了。”
      
      孔翎:……
      
      他脸色一黑。
      刚准备骂这小童好没见识。
      
      竟敢拿孔雀妖王暖手。
      就听见一声轻笑。
      宁霁不常笑,因此这一笑就显得格外难得。
      
      “罢了,给我罢。”
      童子呆愣了一瞬。
      就连孔翎也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自己晕晕乎乎的跟着人走时,才后知后觉的想到。
      
      不对,他不是不愿意去的吗?
      
      解剑峰偏僻,是离纯光殿最远的地方。
      
      其他两位峰主知道惯例,也早就到了。
      宁霁不紧不慢,但当他走到殿外时,整个大殿便已经静了。
      
      他披着鹤氅,倒是没有人看清手下还抱着一个蛋来。
      只缓缓走了进来。
      
      殿内都是峰主级的人物,修为至少也如药牧真君,到了元婴期。
      见到宁霁时,却还是心头紧了紧。
      “宁霁剑君。”
      
      那人一身墨色鹤氅,广袖下伸出一只苍白的手来。
      放在唇边低咳了声。
      微微抿了抿唇。
      
      宁霁依旧是戴着鬼面面具。
      身形颀长,一进来时,就连室内的温度也低了不少。
      
      药牧道君看向他微微皱了皱眉。
      忽然想起了几日前苏风焱问他的话。
      
      这宁霁……怎么感觉身上的.毒.症更严重了?
      
      他看向苏风焱,便见他目光放在宁霁身上,清癯俊雅的面容柔和了些,笑容略深了些。他今日正好有事要拜见纯光殿殿主,便一起来了。
      不过……那人却没有看他一眼。
      
      抱琴峰的峰主是个温婉妩媚的女修。
      见状眉梢微弯:
      “剑君好久不见。”
      
      宁霁点了点头。
      
      正当抱琴峰峰主还要说什么时,他已经落在了座上。
      见他没有多谈的意思。
      琴音年只好遗憾的收回了话。
      
      孔翎看到苏风焱,此时怕被认出来,只好屏住呼吸。
      
      纯光殿中静静的。
      三人都在等着掩日真君。
      
      那请柬在桌上摆了许久。
      
      一直微冷的手贴在孔翎蛋身上,凉的他一个激灵。
      刚刚走神忘了没发热的孔翎:……
      这人故意的吧?
      
      过了会儿后,掩日真君终于来了。
      他穿着一身黑色锦袍,笑声爽朗:“来迟了些,让诸位久等了。”
      
      “宗主客气。”
      见人来了,琴音年不由笑道。
      
      宁霁亦是微微颔首。
      他向来如此,掩日真君也不在意。反倒是多关心了句。
      “宁霁剑尊近日身体如何?”
      
      宁霁抿了抿唇:“劳掌教关心,已是好了许多。”
      众所周知,宁霁当年在诛杀火麒麟之后落了病。
      但看他行动无碍,只是面色苍白了些,掩日真君也放下了心。
      
      这三峰事宜每隔些日子也就是那样。
      
      一下午时间,那些人都在那儿商讨着,反倒是宁霁这边十分安静。
      孔翎往常总是吵别人,还是第一次被人吵。
      
      他听的头疼,这时倒终于想起宁霁的好处来。
      看来安静些也不完全是坏处。
      
      正在这时,宁霁垂眸低咳了声。
      他喉间一股血腥痒意涌上,半阖着眼,唇色不自觉染了些薄红。待到痒意过去后,才慢慢舒展了眉眼,恢复神情。
      
      这一幕十分隐秘,殿中没有几人注意到。
      除了——苏风焱。
      他眼眸略深了些,竟莫名觉得这样的宁霁让他心中一怔。
      虽似雪巅寒梅一般高不可攀,却又与往常有些不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嗯,等待打狗男人们脸的第二天打卡,我永远爱高岭之花!
    感谢在2020-09-04 15:35:55~2020-09-05 15:43: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祁欢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蒙 20瓶;41604232 5瓶;沐云烟 2瓶;闲鱼and咸鱼、君已陌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