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是假的

作者:扶桑知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章

      月景站在原地,很是委屈愤懑,不得不接受了素辛石与季淮的提议搬出寒月谷。
      
      素寒璧走回自己房间,查看自己身上的伤情,所有外伤都已被医修医好。
      
      惟有那被魔火煅烧而入体的魔气一时半会无法驱除。
      
      这魔气入体,就算是再高明的医师,也束手无策,只能以驱邪的草药慢慢拔除。
      
      素寒璧面前,放着她那柄从不离身的五色剑,此时,这把原本在玄冥界黑狱中展现强大威力的剑,却不知何时,变了一个颜色。
      
      原本森冷雪白,看起来能够斩断世间万物的剑身已经如同被锈蚀了一般,显出些黛绿的色泽来,整把剑的气息已经从锋锐转换为苍凉,似乎挥剑的时候,便会又有截然不同的威力。
      
      天道铃提醒她:“素姑娘,您的剑变色了。”
      
      素寒璧见怪不怪,将这柄变为黛绿色的剑拿起来:“本来外号就叫五色剑,会变色是正常的。”
      
      “他何时变色的?”素寒璧摸着下巴问。
      
      这把剑很随心所欲,在变成不同颜色时候展现的威力特性也不同,她至今也没完全搞明白他变色的规律,反正无所谓,用着顺手就好了。
      
      “好像是……”天道铃欲言又止,“在您对季淮‘深情表白’的时候。”
      
      素寒璧拍手:“牛逼啊。”
      
      她抬手将五色剑收入剑鞘之中,解释道:“他鲜少变成绿色,但是他变成绿色的时候威力比平时强,挥动之时仿佛将三山五岳都凝聚于剑锋之上,每一剑的力道都重逾千斤。”
      
      天道铃还有疑问,素寒璧其人,对于他来说就仿佛一个谜团一般。
      
      但这个时候,却有人猛地推开了素寒璧的客房门。
      
      素寒璧扭头,看到了眼中闪着泪花儿的月景。
      
      “素师姐。”月景扶着门框,一脸的倔强不屈,她虽然在哭,却不想在素寒璧面前表现出来。
      
      “怎么啦?”素寒璧柔声问她。
      
      “寒月谷……”她手中捧着一段紫藤萝,掌心浅紫色的花朵已被雪覆盖着,看起来很是萎靡不振的样子。
      
      素寒璧为衬托自己如同书中心境而召唤出来的风雪,威力太大,还未消散。
      
      “寒月谷怎么啦?”素寒璧笑了一下,“不是下雪了么,还没停?”
      
      “寒月谷中紫藤萝,这些年都是……都是我在照顾,我特意取了玉露浇灌,满满整个山谷的紫藤萝,我都照顾着。”月景直视着素寒璧的眼睛,仿佛在控诉着什么,“可是你却要我离开这里。”
      
      素寒璧对着她细声细语地讲道理:“但是月师妹呀,这里本来就是我住的地方。”
      
      “你住的地方又如何,我也为这里付出了心血。”月景不明白素寒璧为何会这样,“师父也说了,会为你找更好的地方。”
      
      “可是我就喜欢这里,不管这里是四季如春还是风雪交加。”素寒璧托腮看着月景,将一个高高在上的宗门大小姐的姿态展现得淋漓尽致。
      
      反正做人太嚣张是有报应的,素寒璧也没几天好日子过了,现在不嚣张白不嚣张。
      
      “你根本不喜欢这里。”月景略微提高了音量,“你只是喜欢淮师兄还有师父的宠爱与呵护。”
      
      素寒璧笑着看月景,觉得她说话实在是逗人开心,区区素辛石与季淮的爱护,也只有这样的小女孩儿才会将之视若珍宝。
      
      她掩嘴笑着,顺着月景的话说下去:“被你看出来了。”
      
      “素寒璧,你明明什么都有,又为何要来与我争这个小小的寒月谷?”月景被素寒璧这么一说,顿时气血上涌。
      
      素寒璧见她这般形貌,皱眉,有些烦了,不太想演了。
      
      “反正现在寒月谷是我的了。”素寒璧玩着自己的手指甲,“你就算不走,这里你钟爱的紫藤萝,也会被风雪冻死,变成萎靡枯败的杂草。”
      
      “你……”月景瞪着素寒璧,却又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反正这山谷里的紫藤萝都要被雪冻死了,她还留在这里做什么,她素寒璧愿意跟枯草作伴,她还不愿意呢。
      
      “乖,别哭啊。”素寒璧哄她,“我爹会给你找更好看的地方住。”
      
      月景握拳死死盯着素寒璧,将掌心里捧着的紫藤萝直接抛在了地上,转过身摔门离开。
      
      “她对我有敌意,因为我们长得很像。”月景离开后,素寒璧也不知在和谁说话,“这种敌意,大约就是看到有别的女修士跟她撞衫了,这是一个道理”
      
      天道铃在她手腕上叮当响了两声,同意了这个说法。
      
      素寒璧站起身来,弯腰将地上被月景丢弃的紫藤萝捡起来。
      
      “你知道寒月谷原来的名字吗?”素寒璧问,“在很多年之前,这里叫黑蛟谷,有一邪恶蛟龙居于深潭之中,啃噬云霄宗地脉,谷中妖气冲天黑风缭绕,素辛石斩蛟之后,腐血浸满山谷,没有人愿意来这里居住。”
      
      “这里满山谷的紫藤萝,都是我驱散了谷中妖气,洗净污血与黑风,而后亲手栽下的。”素寒璧继续对着空气说话。
      
      天道不明所以,这事他知道,还是他告诉素寒璧的,为何素寒璧又要以第一人陈再叙述一遍?
      
      素寒璧将手腕上天道铃拨弄了一下,又坐到窗前,欣赏着窗外的雪景。
      
      而在门外,一路追随月景而来的季淮站在门外,听着门里的动静,俊朗的面容上出现了一抹困惑不解的表情。
      
      素寒璧知道,在原书里,季淮听到了月景与素寒璧争论,素寒璧那高高在上寸步不让的霸道嘴脸在他脑海中印下,再之后便是一步步的疏离与厌弃。
      
      但素寒璧为寒月谷寸步不让的真相,他却一点也不知道。
      
      素寒璧托腮,听到门外那只有自己才能感知到的轻盈脚步声渐行渐远,季淮离开了。
      
      几天后的月景,正在云霄宗演武场上,与一位模样俊俏的男弟子比剑。
      
      随着两剑相触,月景心不在焉,手中剑被击落,掉在地上,发出一道刺耳的声音。
      
      那名为离海的男弟子是门中另一位长老的弟子,比季淮与素寒璧略大些,修为也高。
      
      此时,他看到月景手中剑被击落,慌了神,连忙帮月景将那掉落在地的剑拾起。
      
      “月师妹,为何心不在焉?”离海柔声问道。
      
      他也曾喜欢过素寒璧的那张清绝出尘的脸,后来月景出现之后,月景平易近人、活泼娇俏的性子更加讨人喜欢,他也愿意围着月景转,相似的一张脸,谁不喜欢脾气更好的?
      
      月景低头,接过离海手中为她拾起的剑。
      
      她扁了扁嘴说道:“离师兄,寒月谷下雪了。”
      
      “你们口中常挂着的素师姐,也回来了。”月景伸出手,抚摸自己的面庞。
      
      “我被赶出寒月谷了。”她小声说道。
      
      “宗主他怎么会这样……”离海震惊,他与月景相处的日子久,自然是护着她的,“你已经在寒月谷生活了那么久。”
      
      “我师父。”月景咬着唇,欲言又止,“他只是当我是素师姐的替代品,毕竟我与她长得那般像。”
      
      月景皱眉,略低了头,似乎不愿再说,有些委屈的模样。
      
      她知道离海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过不了几天,这变了味儿的消息便会再被添油加醋好几番,传遍整个云霄宗,素寒璧不会好过。
      
      离海听了月景的诉苦之后拳头硬了,他义愤填膺道:“月师妹,我替你去问问。”
      
      说罢,还没来得及等月景阻拦,他便朝素寒璧的寒月谷中奔了过去。
      
      素寒璧此时难得享受自己的独处时光,正摆了一桌子的瓶瓶罐罐给她的五色剑做保养。
      
      先抛光再打蜡,再重新挑选一副全新的剑鞘,上面的花纹一定要她亲自雕刻。
      
      素寒璧正弄得入神,却忽然感知到寒月谷的禁制被触动。
      
      “离海来的时候,素寒璧的伤还未痊愈,她不知道此时的离海,就是为月景讨一个公道而来。”
      
      “听到离海对自己的控诉,还有言语间对月景的维护,素寒璧只感觉一阵气血上涌,心中竟不知从何而生了一股怨恨的情绪。”
      
      “再看向离海的时候,她的眼中已经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怨毒,仿佛淬了毒的钢针一般。”
      
      素寒璧记得这段的剧情,又开始背诵原文。
      
      她指尖拈着好几根钢针,手旁摆放着见血封喉的绝品毒药,都是她的私人珍藏。
      
      素寒璧小心翼翼地将绝品毒药涂抹到钢针上,模拟“淬了毒的钢针”。
      
      “这就不必了吧。”天道铃惊恐建议。
      
      “行吧,你说了算。”不能玩毒了,素寒璧大失所望。
      
      她解开寒月谷的禁制,来到山谷前。
      
      “素师姐。”离海提着剑,皱眉哀叹,“你从玄冥界回来之后,性情便变了许多。”
      
      素寒璧点头赞同:“是变好了很多。”
      
      “我知道宗主和淮师兄都宠着你爱着你,但你也不能……”离海皱眉,心底又浮现了月景失神落魄的模样,“也不能如此恃宠而骄,不过一个寒月谷,你知道月师妹为了寻浇灌紫藤萝的仙露,花费了多大的心神吗?”
      
      素寒璧就这么静静望着他,看似眼神呆滞,其实一直在心里酝酿怨怼的情绪。
      
      她只觉得离海这么一个比自己小了几千岁的小小元婴修士说话有些可笑。
      
      至于这怨怼的情绪,那是死活没酝酿出来。
      
      但离海这么舔月景还没上位当男主也是有道理的。
      
      只听见一道如同炸雷一般的声音在素寒璧眼前响起。
      
      “我知道宗主拿月师妹当成你的替代品,但……但月师妹的性格比你大度多了,长得也比你好看。”
      
      素寒璧一噎,“长得比你好看”这六个字在她脑海里循环播放,旋转放大。
      
      “我……”一拳把你打得脑壳开花脑浆迸裂给我寒月谷当花肥,你敢说我没她好看?盲人的视力都比你这个睁眼瞎好滚他娘的去死叭!
      
      素寒璧启唇,死活是咽下了后面那一整段脏话,微笑。
      
      “你如何?”离海初生牛犊不怕虎,继续明里暗里拉踩素寒璧,“我说得没错吗,都说貌由心生,素师姐,你心变了,脸也变了。”
      
      “你走吧。”素寒璧咬着牙,颤抖着双手,将离海赶了出去。
      
      一关上寒月谷的禁制,她便挽起了袖子。
      
      “干他娘的,草。”素寒璧摘下自己的白月光面具,“我他妈要找个机会把这煞笔打一顿。”
      
      天道铃瑟瑟发抖,不敢说话。
      
      素寒璧手中五色剑已然变了颜色,从原本的黛绿色变成了莹莹的粉色,熠熠盛辉,很是亮眼。
      
      “你开心什么开心?”素寒璧多少也能读懂一点点这剑变色的规律,比如他经常变的粉红色就表示这剑现在比较开心激动。
      
      “草,忍不了了。”素寒璧眼瞅着天色也不早了,已近夜晚时分。
      
      “今晚就去打他一顿。”她下定了决心。
      
      “素姑娘。”天道铃义正辞严,“您要讲道理,不能仗着自己修为高以大欺小,人家只是说了你两句。”
      
      素寒璧摩拳擦掌:“天道,你书读傻了吧?”
      
      “我修炼就是为了恃强凌弱,我这渡劫期大圆满的修为,是用来跟他讲道理的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书晚上九点日更_(:з」∠)_大家早睡早起身体好哦。
    如何惹恼一个素寒璧?
    说她恶毒说她坏说她无理取闹(×)
    说她长得不好看(√)
    合理推测素寒璧飞升不了的原因。
    天道:你为什么修炼?
    别的修士:无上大道/寻求世界的真相/庇佑苍生/长生不老……
    素寒璧:恃强凌弱(兴奋.jpg)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八街 40瓶;关于我 10瓶;
    蟹蟹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づ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