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是假的

作者:扶桑知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素姑娘,您说什么?”天道铃叮当作响,疯狂抗议。
      
      “你不行,你不可以,被人出来怎么办?”他是天道,要维护每个人的命理线不出现意外。
      
      素寒璧眯起眼:“小天道,你拦得住我?”
      
      她将天道铃捏紧,让他闭嘴。
      
      只一瞬的时间,她便变了一个模样。
      
      狭长的眼眸,略微向下挑起的眼尾,刻薄的薄唇,阴冷又俊美的面容。
      
      她完美复刻时千劫的模样,这是顶级的易容术法,就算是仙界的许多并不专攻此术的大能,也无法做到如此。
      
      “就说是时千劫干的呗,他反正作恶多端。”素寒璧将五色剑紧紧藏在怀里,不让他露出一丝一毫来,以防被人认出。
      
      天道铃:“?”你他妈就不能不带着剑去吗?
      
      他只敢小声嗫嚅说道:“素姑娘,你再……再这样,我是要叫人降下雷劫来罚你的QAQ。”
      
      “乖,那天罚雷劫早一日降临云霄宗,我早一日去挡那雷劫功德圆满。”素寒璧抚摸天道铃。
      
      一道黑影如墨般散去,伪装成时千劫的素寒璧消失在寒月谷之中。
      
      而此时的离海正在送月景回她新的洞府。
      
      月景小心翼翼地走在梨花树下,轻声埋怨:“新的路我不太认得。”
      
      “无事,我护着你走。”离海劝慰,一路送着月景去了新的洞府。
      
      两人分手之后,离海愉悦地孤身一人准备回自己的住处。
      
      他所居的地方在灵川峰,周围栽满梨花。
      
      离海哼着小曲儿,快乐地就要飞起来了,因为月景今天跟他多说了好几句话。
      
      就在月上柳梢之时,一道破空之声在离海头顶掠过。
      
      他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结结实实的拳头已经砸到了他的脑门上。
      
      素寒璧瞄准他引以为傲的高挺鼻子,心道好几声让你他娘的说我不好看,然后重重砸了过去。
      
      离海脑瓜子嗡嗡的,被三拳两脚打懵了。
      
      他抽出自己的佩剑准备防御,却没办法捕捉到素寒璧的身形。
      
      她的速度比风还要快,围绕着离海转了一圈。
      
      强大的神识形成绝对的压制,离海双腿颤抖,心里却在想哪来的修士这么不文明打架直接照脸抡,难道不应该用个法术或者是使用兵器么?
      
      用拳头,未免也太不文明了。
      
      素寒璧揉了一下手腕,又是一个大掌往离海后脑勺拍了过去。
      
      只听见“梆”的一声,素寒璧道:“让你眼瞎。”
      
      离海被这一掌拍慌了心神,没听清楚在说什么,他勉强凝聚视线,看到的却是一个模糊的黑影,令人心悸的魔气环绕在这黑影周遭,以他元婴期的修为,竟然没办法捕捉到此人的行动轨迹。
      
      他感觉自己呼吸不上来,下巴却被两根冰凉的手指掐紧。
      
      “记住了,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是你魔尊爷爷时千劫。”
      
      素寒璧报出自己的名号,而后又是一阵狂风暴雨一般的拳打脚踢。
      
      她直接将离海打晕过去,望着他眼眶周围顶着的两个乌青淤痕,拍拍手,心满意足。
      
      “送你俩眼镜框儿加强一下自己的视力吧。”素寒璧踢了一脚离海,低声说道。
      
      离海不省人事,根本没办法回应她。
      
      素寒璧做坏事非常细节。
      
      她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从里面把自己切断的时千劫的头发取了出来。
      
      整整一束的黑发,素寒璧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抽了一根出来,放在指尖,轻轻一吹。
      
      时千劫的头发落在昏倒的离海身上。
      
      素寒璧低声嘟哝:“就这么一束要省着点用,忍不住打人一次就用一根,把锅甩给时千劫。”
      
      说完,她的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近日来憋屈烦闷的心情总算是好了几分。
      
      次日,离海回家路上被人殴打的消息传遍整个云霄宗,这消息之劲爆,直接将素寒璧抢月景洞府这个小道消息给盖了过去。
      
      离海师父成自厚长老心疼极了,直直抱着被打晕的离海把素辛石叫了过来。
      
      “宗主,宗主,不是我说啊,离海就这么在云霄宗里被打了,让咱们云霄宗颜面何存呐颜面何存。”成自厚向素辛石诉苦,“一定是内鬼。”
      
      “胡说。”素辛石忧心忡忡,眼中竟然含着些许惧怕,“离海已是元婴修士,能够将他打成这样,门中有哪些二代弟子可以?若是门中长老,若对离海有意见,直接以门规惩罚不就行了?”
      
      “那宗主的意思是?”成自厚皱眉,觉得素辛石分析得有道理。
      
      素辛石眼尖,注意到了离海身上落着的一根有着不同寻常气息的黑发。
      
      他以两指拈起,仔细端详,认出了上面那独一无二的气息。
      
      时千劫已与他交手过很多次,素辛石不可能认不出他来。
      
      “是……时千劫。”素辛石忧心忡忡,“他遗落了一根头发在现场。”
      
      “???”成自厚哪能相信素辛石的话,“时千劫……要是时千劫出手,离海能活着?”
      
      “他就是外伤看起来可怕了些,要害之处都没有伤到。”成自厚不信。
      
      素辛石已经完全相信就是时千劫做的了,只有他才能潜入云霄宗而不触发禁制,更何况现场还遗落了他的头发。
      
      “全身上下都是伤,惟有几处要害没有伤到,这便是时千劫的可怕之处了。”素辛石冷静分析,“只有他才有如此强的实力,能够如此伤人,他这是在示威,挑战我云霄宗的威严。”
      
      他的话音刚落,倒在成自厚怀里的离海陡然睁开了眼睛。
      
      “对!没错,就是时千劫,打我那人亲口说的!”离海三言两语坐实了时千劫的罪名,又昏倒过去。
      
      ——
      
      “离海会不会死?”天道铃担心离海作为一个重要人物,就这么被素寒璧打死了。
      
      好家伙,昨晚那打得,可是拳拳到肉,声音梆梆的。
      
      “不会。”素寒璧淡定喝茶,“我避开了他全身的要害处,修养一段时间就会好了。”
      
      她身边放着的五色剑已经恢复了最普通的冷白色,正散发出森冷的光芒。
      
      “素姑娘……”天道铃絮絮叨叨,忧心忡忡,生怕再出什么岔子。
      
      “我知道。”素寒璧托腮,“反正要不了多久,东海有仙人洞府出世,我跟月景还有季淮都会被素辛石派离门派,去争一两分机缘,我们马上就会离开云霄宗,不是么?”
      
      天道铃松了一口气,心道幸好素寒璧还记得剧情。
      
      “经历了那东海仙人洞府出世一事,我素寒璧与月景的门中地位可就彻底翻转了,唉……”素寒璧装出一副有些苦恼的样子,“到时候全门上下可都厌弃我了,以后仙骨也要给月景用。”
      
      “说到仙骨哦,我这身仙骨可不一般,都是我从全界各处寻来的天材地宝,就怕给了月景她承受不住,我得抓紧给她打造一身新的。”素寒璧继续絮絮叨叨,为以后的剧情谋划着。
      
      天道铃一口血差点没喷出来,这他妈仙骨也能人造?素寒璧你是人吗?
      
      “素姑娘,你冒名顶替时千劫做坏事,如此做不怕时千劫报复么?”天道铃还在担忧。
      
      “不会吧。”素寒璧皱眉思考,“他来找我麻烦我就打他,反正他打不过我。”
      
      天道铃幽幽叹了一口气,时千劫作恶多端,按照这个世界的未来发展,他本就该死,身为天道他不会对时千劫太过挂怀。
      
      “希望人别死我家门口。”天道铃开始祈祷。
      
      而天道铃的担心确实没有错,没多久,“时千劫重伤云霄宗弟子现场遗落秀发一根”的消息不出意外地传到了玄冥界。
      
      时千劫正愁找不到一个由头去寻素寒璧的麻烦。
      
      他冷着脸,抿着唇,身侧魔火一燃,已然消失在原地。
      
      是夜,一道如鬼魅般的身影在月色下一闪而过。
      
      这抹身影仿佛墨色入纸一般,落入了纯白的梨花树林中。
      
      时千劫悄无声息地突破了云霄宗引以为傲的禁制,当年他就是如此明目张胆地将素寒璧掳走的。
      
      但这一次,他并不是来重复做这件事的。
      
      素寒璧故意遗留在殴打离海现场的那根时千劫的头发,被素辛石小心翼翼地收藏好,放在匣子里。
      
      素辛石知道时千劫的头发是珍贵的研究资料,他跟时千劫交手那么多次,没有一次能够伤得时千劫一丝一毫。
      
      这次居然被他留了一根头发下来,素辛石自然特别珍惜。
      
      时千劫潜入掌门主殿之中,素辛石的梨花木案台上的匣子里,藏着他的头发。
      
      他轻嗤一声,将那匣子里的头发给取了出来。
      
      下一步,便是去找那女人……
      
      上次在黑狱之中是他疏忽了,用了只有自己本体五分力量的“影子”前去,被素寒璧断发,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这次,他特意用本体前来。
      
      时千劫的动作极快,他潜入了云霄宗的每一处洞府之中去寻找素寒璧。
      
      毕竟素辛石这个麻烦家伙还在,他并不能明目张胆使用搜索法术。
      
      前方一片白色梨花氤氲着月色,如梦似幻,时千劫的身影如墨色的风一般,闯入了这个洞府之中。
      
      在影影绰绰的梨花之下,有甜腻腻的花香传来。
      
      前方窗前,勾勒出一个窈窕的女子身形。
      
      时千劫黑眸之中闪起意味不明的光。
      
      他闪身走进房间里。
      
      那白衣的女子侧脸轮廓优雅,青丝垂到腰际,摇摇曳曳,一张脸如皎皎明月一般清绝出尘。
      
      时千劫紧盯着她的侧脸,知道这便是素寒璧,他认得她。
      
      高大的身影站在她身后,投下一片令人感到压抑的影子。
      
      女子一惊,轻掩樱唇,抬起头来。
      
      时千劫伸出一手来,手指攀上她的下巴,低头在她耳边说道。
      
      “素寒璧,你还在跑什么,嗯?”时千劫温热的气息洒在她的耳侧。
      
      “假借我的名义——”做事好玩吗?他还未说完,便看到了这女子抬起的正脸。
      
      虽有七分与素寒璧相似,但却不是她。
      
      月景眼中盛满了惊慌,正欲从时千劫怀中挣扎出去,便先被他从怀里一把推了开来。
      
      时千劫:“……”认错人了草。
      
      “认错人了不好意思告辞拜拜了您嘞。”时千劫的身形一闪,又从这里消失了。
      
      半晌之后,月景的房里总算是传来了一声惊惧的尖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笨比魔尊。
    最开始的天道铃(嚣张):素寒璧,你不讲文明不讲礼貌!
    现在的天道铃(瑟瑟发抖):素……素姑娘……QAQ!!!
    蟹蟹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造梦机、苏也 37瓶;跪求一高倒闭 20瓶;今天磕cp了吗 10瓶;热心市民兔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哒(づ ̄3 ̄)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