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倚天屠龙记4

      他们要去找的那个神医便是‘蝶谷医仙’胡青牛,这人虽然医道高明,却是魔教中人,且听闻他脾气怪僻无比,只要魔教中人患病,他尽心竭力的医治,分文不收,教外之人求他,便是黄金万两堆在面前,他也不屑一顾。因此又有一个外号叫作‘见死不救’。
      
      克莱丝怎么会像所谓的正道人士一样在意对方身份,她只有一个目的——快点走完剧情。
      
      常遇春带着张无忌和克莱丝七转八绕,终于是靠近了胡青牛住的地方。常遇春知道这位胡师伯不喜旁人得知他隐居的所在,待行到离湖畔的蝴蝶谷尚有二十余里地,便打发大车回去,和张无忌步行前往。
      
      路上常遇春和张无忌聊了起来,常遇春虽满脸胡子,却刚二十出头,对克莱丝还是很好奇的,这不开口问道:“你这师叔祖可会那种上天入地的本领?”
      
      张无忌笑道:“师叔祖并不会,认真说来,师叔祖更像是被困猫身的绝世高手。”
      
      克莱丝赞同的点了点头,叫道:“喵喵喵喵喵。”若我真像话本中妖精那般厉害,也就不用带无忌出来寻医了。
      
      常遇春身上的伤还未痊愈,只见他脚步渐慢喘息声渐重,张无忌走了这么久也累了,瞧瞧这已暗的天,劝道:“常大哥,休息一晚待明日再去吧。”
      
      常遇春心想今晚便是赶到,半夜三更的去吵胡青牛,定会惹他生气,只得依了。
      
      两人在一棵大树下相倚而睡。
      
      半夜克莱丝突然睁开双眼,拍了拍还在睡梦中的张无忌,张无忌揉了揉眼睛小声问:“师叔祖,怎么了?”
      
      “喵喵。”有人靠近。
      
      张无忌还以为是那些蒙古兵追来了,仔细一瞧发现并不是冲他们来的。
      常遇春也醒了过来,他和张无忌躲在树后瞧去,黑暗中影影绰绰的只见七八个人围着一个人相斗中间那人赤手空拳,双掌飞舞,逼得敌人无法近身。斗了一阵,众人渐渐移近。
      
      不久一轮眉月从云中钻出,清光泻地,只见中间那人身穿白色僧衣,是个四十来岁的高瘦和尚。围攻他的众人中有僧有道,有俗家打扮的汉子,还有两个女子,共是八人,两个灰袍僧人一执禅杖,一执戒刀,禅杖横扫、戒刀挥劈之际,一股股疾风带得林中落叶四散飞舞。一个道人手持长剑,身法迅捷,长剑在月光下闪出一团团剑花。一个矮小汉子手握双刀,在地下滚来滚去,以地堂刀法进攻白衣和尚的下盘。
      
      酣斗中一个女子转过身来,半边脸庞照在月光之下。张无忌险些失声而呼:“纪姑姑!”这女子正是殷梨亭的未婚妻子纪晓芙。
      
      张无忌对她还是颇有好感的,那日父母双双自尽,纪晓芙曾对他柔声安慰。
      
      那和尚武功也还不错在八人围攻下并不落下风,突挺一人喊道:“用暗青子招呼!”
      
      【啧啧啧】
      
      那和尚便有点儿难以支持,那持剑的长须道人喝道:“彭和尚,我们又不是要你性命,你拚命干么?你把白龟寿交出来,大家一笑而散,岂不甚妙?”
      
      张无忌他们明白了,这几人是想从白龟寿那里得到谢逊的行踪,只是这彭和尚也是重义气之人,并不会出卖朋友。
      
      转眼间只见彭和尚中了暗器伏在地上,常遇春想去帮忙结果牵动伤势只能待在树后观察情况。
      
      只听长须道人道:“许师弟,你射他两柄飞刀试试。”那放飞刀的道人右手一扬,拍拍两响,一柄飞刀射入彭和尚右肩,一柄射入他的左腿。彭和尚毫不动弹,显已死去。
      
      那长须道人道:“可惜!可惜!已经死了,却不知他将白龟寿藏在何处?”七人同时围上去察看。
      
      克莱丝冷笑着,觉得那几人愚蠢得让人发笑,彭和尚还未死,这么做只是想引诱敌人然后来个出其不意。
      
      纪晓芙和她同门师妹丁敏君倒是运气不错,另外五人则中了彭和尚一掌重伤伏地。
      
      那长须道人叫道:“丁纪两位姑娘,快用剑刺他。”
      
      只见丁敏君长剑一招“虚式分金”,径往彭和尚足胫削去。
      
      彭和尚长叹一声,闭目待死,却听得叮当一响,张眼一看,却见一只玄猫折断了对方的长剑。
      
      丁敏君一怔,道:“怎么回事?”
      
      张无忌和常遇春这时走了出来,纪晓芙一脸惊骇,她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张无忌。
      
      “纪姑姑。”
      
      克莱丝盯着丁敏君这个人,她得防着这人做什么小动作。
      
      “喵。”无忌。
      
      张无忌还想和纪晓芙说什么的时候,听见克莱丝叫他,道:“纪姑姑,今日之事能否全当没看到?”
      
      纪晓芙看了眼那怪异的玄猫,知道这猫非比寻常,自然不会乱说。
      
      “喵喵喵~”无忌,纪晓芙是梨亭的未婚妻我便放过,但那些人我不会放过。
      
      丁敏君敏锐地察觉到克莱丝的杀意,张无忌有些为难地看着纪晓芙道:“纪姑姑,师叔祖他信不过这些人。”
      
      在场众人惊骇,这小小玄猫竟是武当张真人的同门,辈分还不低。
      
      纪晓芙急忙道:“敏君是我同门师妹,能别伤她吗?”
      
      张无忌做不了主,他看向克莱丝,克莱丝冷冷地盯着丁敏君那些人,叫道:“喵喵喵”信不过,也不愿信。
      
      说完克莱丝微动,只见除纪晓芙外那六人皆死,纪晓芙惊得睁大了双眼,她都未曾反应过来。
      
      “师叔祖!”
      
      张无忌未曾想到克莱丝如此果决,纪晓芙反应过来挥剑指向克莱丝,道:“武当和峨眉交好,你这……”
      
      克莱丝那平静的眼睛看着纪晓芙,道:“喵喵喵”你可以为她报仇。
      
      纪晓芙并无退意,克莱丝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张无忌担忧地站在一旁。
      
      “喵喵喵。”你走吧,你不是我的对手。
      
      纪晓芙伤得不轻,她没有再动手而是还剑入鞘,带着丁敏君的尸体出林而去。
      
      克莱丝的插手没有让丁敏君把纪晓芙的秘密说出去,但这也只是瞒得了一时而已。
      
      这事暂告一段落,张无忌他们还要去蝴蝶谷找胡青牛。
      
      蝴蝶谷漫山遍野的花,花丛里不时飞出几只蝴蝶,常遇春带着张无忌跟着蝴蝶,穿过一丛丛花丛,行到过午,只见一条清溪旁结着七、八间茅屋,茅屋前后左右都是花圃,种满了诸般花草。常遇春道:“到了,这是胡师伯种药材的花圃。”
      
      他走到屋前,恭恭敬敬的朗声说道:“弟子常遇春叩见胡师伯。”
      
      过了一会,屋中走出一名僮儿,说道:“请进。”常遇春带着张无忌走进茅屋,只见厅侧站着一个神清骨秀的中年人,正在瞧着一名僮儿煽火煮药,满厅都是药草之气。
      
      常遇春跪下磕头,说道:“胡师伯好。”
      
      张无忌跟着常遇春行礼,叫了声:“胡先生。”
      
       胡青牛向常遇春点了点头,道:“周子旺的事,我都知道了。那也是命数使然,想是鞑子气运未尽,本教未至光大之期。”他伸手在常遇春腕脉上一搭,解开他胸口衣服瞧了瞧,说道:“你是中了番僧的‘截心掌’,本来算不了甚么,只是你中掌后使力太多,寒毒攻心,治起来多花些功夫。”指着张无忌问道:“这孩子是谁?”
      
      常遇春道:“师伯,他叫张无忌,是武当派张五侠的孩子。”
      
      胡青牛立刻生气了,常遇春解释着之前的诸多遭遇,当胡青牛听到克莱丝轻易杀了那些蒙古官兵的时候惊讶不已,但当他知道这只玄猫是张无忌的师叔祖时,骇得睁大双眼。
      
      “没想到这世间真有精怪。”
      
      克莱丝打了个哈欠道:“喵喵喵喵”不然那些传说怎么来的?
      
      张无忌转述道:“我师叔祖说不然那些传说怎么来的?”
      
      “那……你可会幻化人形?”
      
      这话问出张无忌也同样好奇不已,他也想知道师叔祖会不会像话本中那样幻化人形。
      
      “喵喵喵”不会,若是会也不会一直以这模样示人。
      
      张无忌有些失望,转述道:“师叔祖他说不会。”
      
      “啊……这样啊”胡青牛和常遇春有些幻灭,真实的精怪竟没有话本中一半厉害。
      
      “喵喵喵喵。”虽不会化形却有其他本领。
      
      张无忌道:“师叔祖说他虽不会化形,但却有其他本领。”
      
      只见克莱丝从张无忌怀中跳下,轻盈的身体使出一套绝世剑法,让旁观的三人入神得眼睛都不肯眨一下。
      
      “喵喵喵”如何?
      
      胡青牛虽不使剑但也看懂这套剑法的绝妙,赞叹道:“天下无双!”
      
      “喵喵喵”只可惜我不精通医术,不然何须无忌吃这些苦。
      
      张无忌道:“师叔祖,我没事。”
      
      【你有没有事关我屁事,我关心的只是依附在你身上的林粟而已,不要自作多情了。】
      
      虽有克莱丝这个插曲,但剧情还是未变,胡青牛并不破例给张无忌治疗并且还打伤了为张无忌求情的常遇春。
      
      按道理来说要是其他人的话就只能找个好地方等死了,可张无忌并不是普通人,他可是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身体的寒毒引起了胡青牛的注意,将他留了下来,至于克莱丝则窝在一旁放任胡青牛治疗张无忌。
      
      【不危及林粟就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