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倚天屠龙记3

      克莱丝和张无忌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张三丰的百岁寿宴,只是一进大厅便见张翠山已自刎,殷素素胸口插着一匕首。
      
      【好像来晚了一步?不过也不是多大的问题。】
      
      张无忌哭喊道:“爹爹,娘!”
      
      殷素素惊喜地看着张无忌平安回来,但想到五哥他被逼自尽,恨道:“这里许许多多人,一起上山来逼死了你爹爹。”张无忌一对小眼从左至右缓缓的横扫一遍,他年纪虽小,但每人眼光和他目光相触,心中都不由得一震。
      
       殷素素道:“无忌,你答应娘一句话。”
      
      张无忌道:“娘,你说。”
      
      殷素素道:“你别心急报仇,要慢慢的等着,只是一个也别放过。”
      
      众人听了她这冷冰冰的言语,背上都不自禁的感到一阵寒意,只听张无忌叫道:“娘!我不要报仇,我要你和爹爹。”
      
      殷素素身子微微一颤凄然道:“无忌,你爹爹既然死了,咱们只得把你义父的下落,说给人家听了。”
      
      无忌急道:“不,不能!”
      
      克莱丝知道她是不会出卖谢逊的,这么讲只是为了让人不再缠着武当。
      
      张无忌扑到母亲身上,大叫:“妈妈,妈妈!”但殷素素自刺已久,支持了好一会,这时已然气绝。
      
      “喵。”别哭。
      
      张无忌悲痛之下,竟不哭泣,瞪视着周围那些人,他要记住今天在场的所有人,他要报仇!
      
      喜事变丧事,众人心中都觉不是味儿,齐向张三丰告辞,均想:“这一个梁子当真结得不小,武当派决计不肯善罢甘休。从此后患无穷。”只有宋远桥红着眼睛,送宾客出了观门,转过头来时,眼泪已夺眶而出。
      
      大厅之上,武当派人人痛哭失声。
      
      张无忌憋了良久,待那些人都离开后,正要大哭,岂知一口气转不过来,咕咚一声,摔倒在地。俞莲舟急忙抱起,知他在悲痛中忍住不哭,是以昏厥,说道:“孩子,你哭罢!”在他胸口推拿了几下,岂知无忌这口气竟转不过来,全身冰冷,鼻孔中气息极是微弱,俞莲舟运力推拿,他始终不醒。
      
      众人见他转眼也要死去,无不失色。
      
      “喵喵,喵喵喵喵。”无忌他中了玄冥神掌,我无法医治他。
      
      张三丰皱眉道:“我只道三十年前百损道人一死,这阴毒无比的玄冥神掌已然失传,岂知世上居然还有人会这门功夫。”
      
      “喵喵喵。”君宝,你可有办法?
      
      张三丰叹了口气,并不回答,脸上老泪纵横,双手抱着无忌,望着张翠山的尸身,说道:“翠山,翠山,你拜我为师,临去时重托于我,可是我连你的独生爱子也保不住,我活到一百岁有甚么用?武当派名震天下又有甚么用?我还不如死了的好!”
      
      众弟子尽皆大惊。各人从师以来,始终见他逍遥自在,从未听他说过如此消沉哀痛之言。
      
      殷梨亭道:“师父,这孩子……这孩子当真无救了么?”张三丰双臂横抱无忌,在厅上东西踱步,说道:“除非……除非我师觉远大师复生,将全部九阳真经传授于我。”
      
      众弟子的心都沉了下去,师父这句话,便是说无忌的伤势无法治愈了。
      
      克莱丝跳到一旁的桌子上,瞧着悲伤的张三丰和表情痛苦的张无忌,道:“喵喵喵。”若不行,我来吧。
      
      张三丰怎么可能同意这个建议,他沉默不语,在想其他的办法。
      
      六人在大厅上呆了良久,张无忌忽然睁开眼来,叫道:“爹爹,娘。我痛,痛得很。”紧紧搂住张三丰,将头贴在他怀里。
      
      俞莲舟凛然道:“无忌,你爹爹和娘已经死了,你要好好活下去,日后练好了武功,为你爹爹报仇雪恨。”
      
      张无忌叫道:“我不要报仇!我不要报仇!我要爹爹妈妈活转来。二伯,咱们饶了那许多坏人,大家想法子救活爹爹妈妈。”
      
      张三丰等听了这几句话,忍不住又流下泪来。克莱丝摇了摇头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她决定救活张翠山和殷素素。
      
      “小玄,你!”
      
      张三丰看着克莱丝那坚定痛苦的眼神便知道无法改变克莱丝的想法,他只好抱着张无忌,让弟子将张翠山夫妇尸体带进云房。
      
      克莱丝在一旁复活张翠山夫妇,张三丰和他的弟子则以内力救治张无忌。
      
      七人轮流,三日三夜之内,劳瘁不堪,好在无忌体中寒毒渐解,每人支持的时候逐渐延长,到第四日上,七人才得偷出余暇,稍一合眼入睡。自第八日起,每人分别助他疗伤两个时辰,这才慢慢修补损耗的功力。
      
      俞岱岩担忧地看着虚弱得团成一团的克莱丝,他害怕师叔他会一觉不醒。
      
      张翠山夫妇还未苏醒,他们被张三丰藏了起来,就连张无忌都不曾知道他的爹娘活了过来,毕竟这事太过匪夷所思了。
      
      半月后,张无忌醒了过来,他已能自由进食。
      
      一天,张无忌突道:“太师父,我手脚都暖了,但头顶、心口、小腹三处地方却越来越冷。”
      
      张三丰暗暗心惊,安慰他道:“你的伤已好了,我们不用整天抱着你啦。你在太师父的床上睡一会儿罢。”抱他到自己床上睡下。
      
      张三丰和众徒走到厅上,叹道:“寒毒侵入他顶门、心口和丹田,非外力所能解,看来咱们这半个月的辛苦全是白耗了。”沉吟良久,心想:“要解他体内寒毒,旁人已无可相助,只有他自己修习‘九阳真经’中所载至高无上的内功,方能以至阳化其至阴。但当时先师觉远大师传授经文,我所学不全,至今虽闭关数次,苦苦钻研,仍只能想通得三四成。眼下也只好教他自练,能保得一日性命,便多活一日。”
      
      张无忌依法修练,练了两年有余,丹田中的氤氲紫气已有小成,可是体内寒毒胶固于经络百脉之中,非但无法化除,反而脸上的绿气日甚一日,每当寒毒发作,所受的煎熬也是一日比一日更是厉害。
      
      这两年克莱丝依旧沉睡着,她知道这段日子没什么重要的事便回公司处理一些事情。
      
      中秋佳节那一天,克莱丝醒了过来,张三丰高兴不已,问:“小玄可还好?”
      
      克莱丝精神抖擞地回答着张三丰:“很好,无忌他怎么样?”
      
      张三张长叹一口气,摇摇头道:“我准备去少林寺求助。”
      
      克莱丝冷哼道:“少林寺那些人你去了也没用,不如让我带着无忌去找找戚书。”
      
      张三丰道:“是那行踪不定会治百病的树精?”
      
      克莱丝叹道:“只是不知道无忌能不能撑到我找到他。”
      
      【反正主角死不了,这人物存不存在都无所谓。】
      
      ————————
      
      次日,克莱丝便带着张无忌启程。
      克莱丝带着他往北而去,张无忌好奇地问:“师叔祖,我们这是要去哪?”
      
      “喵喵喵喵”去寻一故人,他能治好你。
      
      这一日张无忌他们乘船继续向北,江面波浪滔滔,小小的渡船摇晃不已。
      
      【庆幸我不像她(林粟)一样会晕船。】
      
      突见两艘江船,如飞的划来,克莱丝凝目瞧时,见前面一艘小船的船梢上坐着一个虬髯大汉,双手操桨急划,舱中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后面一艘船身较大,舟中站着四名番僧,另有七八名蒙古武官。那虬髯大汉膂力奇大,双桨一扳,小船便急冲丈余,但后面船上毕竟人多,两船相距越来越近。过不多时,众武官和番僧便弯弓搭箭,向那大汉射去,但听得羽箭破空,呜呜声响。
      
      只见那大汉左手划船,右手举起木桨,将来箭一一挡开击落,手法甚是迅捷。
      
      【剧情来了。】
      
      猛听得“啊”的一声惨呼,小船中男孩背心上中了一箭。那虬髯大汉一个失惊,俯身去看时,肩头和背上接连中箭,手中木桨拿捏不定,掉入江心,坐船登时不动。后面大船瞬即追上,七八名蒙古武官和番僧跳上小船。那虬髯大汉兀自不屈,拳打足踢,奋力抵御。
      
      张无忌焦急地看向克莱丝,克莱丝知道他想救人,她便只好出手杀了那些个蒙古武官,那个虬髯大汉骇得睁大双眼死死盯着克莱丝。
      
      张无忌急忙取出丹药,喂入那虬髯大汉口中,克莱丝静静地站在一旁,爪子的血早已擦干。
      
      虬髯大汉道:“孩子,这玄猫……”
      
      张无忌知道师叔祖不同寻常,他可不敢随便答话,不过看师叔祖的表情,这是同意他将自己身份告诉对方。
      
      张无忌道:“他是我师叔祖。”
      
      虬髯大汉震惊地张大嘴巴,这玄猫竟然是这孩子的师叔祖?!
      
      “喵喵喵喵。”你们人的话本不是常常有什么狐妖报恩的故事吗?怎得现在有一妖出现便接受不了?
      
      虬髯大汉一愣,他竟然听懂这玄猫的话。
      
      虬髯大汉仔细想了想,很快便接受了这个现实,舱板上跪下朝着克莱丝磕头,说道:“谢谢你救了小人性命,常遇春给你磕头了。”
      
      克莱丝道:“喵喵喵。”不必多礼,你该谢谢无忌。
      
      虬髯大汉疑惑地抬头,张无忌赶紧扶起大汉解释道:“师叔祖说你不必多礼。”
      
      张无忌刚碰他手,但觉触手冰冷,微微一惊,问道:“大叔你可还受了内伤么?”
      
      常遇春道:“小人从信阳护送小主南下,途中与鞑子派来追捕的鹰爪接战四次,胸口和背心给一个番僧打了两掌。
      
      张无忌惊讶不已,没想到这人竟然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撑这么久。
      
      常遇春好奇道:“你们这是要去哪?”
      
      张无忌道:“我们是要去找师叔祖的朋友治病。”
      
      常遇春心想:“他这师叔祖便是妖精,竟然无法医治,说寻朋友医治也许只是个借口。”
      
      想到这常遇春说道:“小人内伤不轻,正要去求一位神医疗治,何不便和这位小爷同去?”
      
      张无忌摇头道:“我得问师叔祖才行。”
      
      常遇春道:“那位神医真有起死回生的能耐。”
      
      “喵喵喵。”那人我听说过,可去。
      
      张无忌道:“师叔祖同意了,等会我们一起同行前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