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李寻欢9

      “丝丝,快过来吃饭,别等李寻欢这人了。”克莱丝瞧着这已经到午饭的时间,却还不见李寻欢回来,这怕不是又遇见什么麻烦了吧。
      
      这两年他们在兴云庄附近买了处院子住下,克莱丝看着兴云庄这两年渐渐衰败,那龙啸云两年前一去不复返,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去干什么了?只留下孤儿寡母,李寻欢怕他们被欺负就每天偷摸着去看他们。
      
      克莱丝看着这眼神还是木木的李丝丝,冷笑道:“瞧瞧你选的人,结果到现在你还是这幅木然的表情,也不知道你看上他哪点了。”
      
      按之前两个世界的灵魂修补进度来说,这时候李丝丝(林粟)眼睛应该有神了,还能说一些简单的的话,而不是像现在这般模样。
      
      夕阳西下,李丝丝眼巴巴地坐在门口等着李寻欢,克莱丝叹了口气道:“真是上辈子欠你的,走吧,去找李寻欢去。”
      
      兴云庄后墙外,有条小小的弄堂,弄堂里有个鸡毛小店,前面卖些粗劣的饮食,店主人孙驼子是个残废的侏儒,李寻欢两年里就在那偷偷看着兴云庄情况,克莱丝猜想他十有八九就在那了。
      
      克莱丝还未进店便瞧见李寻欢和一姑娘在喝酒,她嫌弃地“啧”了一声,牵着李丝丝进入店内。
      
      李寻欢醉眼朦胧地看着进店的两人,笑了笑道:“你们怎么来了?”
      
      克莱丝瞧出他在并没有真醉,忍着脾气道:“你女儿想你了,我就带她来找你。没想到你倒是挺快活的哈。”
      
      旁边这大辫子姑娘认得克莱丝的,毕竟她当初一人杀了五毒童子和丘独。
      
      “你就是林粟?”
      
      克莱丝也认出这位和李寻欢喝酒的姑娘,道:“你找李叔叔有事吗?别想着撒谎,我能看出来的。”
      
      孙小红是没想到会在这时碰上克莱丝,她无奈道:“只是想带李寻欢去其他地方避一避风头。”
      
      克莱丝道:“李叔叔,别装了,该回家吃饭去了。”
      
      这句话说完,就见烂醉如泥的李寻欢缓缓站起。
      
       孙小红道:“原来你没有醉。”
      
       李寻欢淡淡地笑了笑,道:“我的心情虽然不好,体力虽然不支,酒量却一向不错。”
      
      克莱丝冷声道:“要是你再这样喝酒,我就要再给你开药了。”
      
      李寻欢不说话了,他可不想再喝那种苦得让人失去味觉的药了。
      
      那些人怎么就一直来找李寻欢的麻烦呢?两年前是五毒童子伊哭他们,现在是金钱帮上官吕凤先、荆无命,还有那五毒童子的干妈大欢喜女菩萨。
      
      克莱丝叹气摇头道:“麻烦又来了。”
      
      孙小红还想和李寻欢说些什么的时候,就见一蓝衣女人出现,她想来杀了李寻欢,但当她见到李寻欢手里的飞刀时,她全身都在颤抖着,忽然大叫了起来,道:“你飞刀为何还不出手?你为何还不杀了我?”
      
       李寻欢缓缓道:“你肯不顾一切来为伊哭复仇,总算对他还有真情,他死了,你自然很痛苦……很痛苦……”
      李寻欢也懂这种痛苦,他放过了这女人。
      
      李寻欢牵着李丝丝准备离开这店,只听孙小红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你绝对不肯走的,为了她,你别的事都可以放下,无论什么事都可以放下!”
      
       她眼波忽然变得无限温柔,脉脉地望着李寻欢,幽幽道:“可是,你为什么不去找个人来代替她呢?”
      
      李寻欢面上泛起了一阵痛苦之色,又弯下腰去不停地咳嗽起来。
      
      克莱丝掏出药丸递给李寻欢,他这老毛病一直没见好起来过。
      
      克莱丝道:“回家吧。”
      
      秋风扑面,已有冬意。
      
      李寻欢的心境正如这残秋般萧索。
      他不能在待着这里了,那只会给林诗音母子徒增麻烦,他知道自己这一走,又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再见林诗音了。
      
       自入关起,他只见到林诗音三次。每次都只有匆匆一面,有时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但系在他心上的线,却永远是握在林诗音手里的。只要能见到她,甚至只要能感觉到她就在自己附近,他就心满意足。
      
      克莱丝走在他后面,白眼都快翻上天了,她真的是非常嫌弃李寻欢。
      
      隔天早晨,克莱丝收到一封给李寻欢的信,她将信给了李寻欢。
      
      信上写的是:寻欢先生足下,久慕英名,极盼一晤,十月初一当候教于此山谷中飞泉之下,足下君子,必不致令我失望。下面的署名赫然竟是上官金虹!
      
       这封信写得很简单,也很客气,但无论谁接到这封信,就算不立刻去准备后事,也要吓一跳。
      
       克莱丝虽未瞧见信上内容,但也能猜到不是什么好消息。
      
      李寻欢自然是要去赴约的,他又怎么会拒绝?
      
      克莱丝没有劝阻,她知道劝了也没用,干脆省点力气。
      
      ——————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一眨眼就到约战的日子。
      
      阳光很早就照亮了大地。
      
      李寻欢醒得更早,他基本上就没有睡着过。
      
       天没亮的时候,他已用冷水洗了澡,换上了克莱丝早给他准备的衣服。
      
      因为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到了今天晚上,他说不定已不再活在这世上,但他活着时既然是干干净净的,死,也得干干净净地死!
      
       今天这一战,他的胜算并不大,他活着的机会实在很少,但只要还有一分希望,他就绝不放弃!
      
      克莱丝打着哈欠出了房门,她端了份早饭给李寻欢。
      
      “总得吃饱再走。”
      
      李寻欢吃完了这份早饭,他刚准备开口吩咐克莱丝些事情时,却感到头昏眼花,“阿粟,你……”然后眼前一黑趴在桌子上。
      
      克莱丝将李寻欢扶回房里,她打着哈欠往外走去道:“你死了,我真就白在这世界待这么久了。”
      
      选战的地方景色倒是不错,满山的红叶美得让人沉醉,只可惜克莱丝不是一个懂得欣赏的人,她现在兴奋的很,比起帮人她更喜欢杀人,这会让她感到高兴。
      
      荆无命没想到来的是个姑娘,但他惊讶过后依旧那副表情,似乎谁做他对手都没区别。
      
      荆无命的剑法诡异迅急,不但诡秘怪异,而且专走偏锋,每一剑出手的部位,都是对方绝不会想到的,这只是对别人而言。
      
      那边李寻欢已经醒了过来,他只希望自己现在赶去还不太迟。
      
       现在的确还不太迟,秋日仍未落到山后,泉水在阳光里闪烁如金。
      
       金黄色的泉水中,忽然飘来一片枫叶,接着是两片,三片,七片,八片……无数片。
      
       枫叶红如血,泉水似也被染血了。
      
       秋尚未残,枫叶怎会凋落?
      
      “难道这些枫叶会是被荆无命和克莱丝的剑气摧落的么?”
      
      李寻欢也是和克莱丝相处两年才知道,克莱丝的剑术堪称一绝,可现在李寻欢的心情更沉重,因为他已从这些落叶中看出了两件事。
      
       克莱丝和荆无命、上官金虹的决战必已开始!
      
       这一场决战必定是惊心动魄,惨烈无比。
      
      克莱丝必已陷入苦斗之中,是以枫林才会被他们的剑气摧残得如此之剧,由此可见,她至少已支撑了很久。
      
      李寻欢赶紧赶过去,却见克莱丝站在一棵枫树下,她手里还握着一把锋利的剑,剑上残留着血。
      
      克莱丝平静地看着这枫树,道:“他的左手已被我废了。”
      
      他自然指的是使左手剑的荆无命,李寻欢惊讶了下,松了口气道:“你没事就好。”
      
      克莱丝道:“他心中已有情,弱了。”
      
      李寻欢没想到荆无命这样的人也会爱上一个人,他思来想去有这本事的女人只有一个。
      
      克莱丝转头,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妹妹就拜托你了。”
      
      李寻欢没有问克莱丝要去干什么,他只知道那是件对克莱丝很重要的事。
      
      不不不,这纯粹是因为克莱丝无聊了,她今天和荆无命一战才想起来她一直忘了去做一件事,现在她想起来了,就要去做了。
      
      林仙儿看着门前一脸平静的克莱丝,她有些疑惑,似乎想不到克莱丝为何回来找她?
      
      克莱丝并未和她说一句话,而且在她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将一枚药丸塞入林仙儿嘴里。
      
      林仙儿惊骇道:“你给我吃了什么!”
      
      克莱丝道:“你会知道的。”
      
      林仙儿以为是毒药,但大夫说她一点问题也没有,林仙儿知道克莱丝不会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那枚药丸一定有其他功效。
      
      后来她才知道这枚药丸有什么作用。
      
      【也没什么,就是让人清心寡欲而已。】
      
      夜已深,今夜星空灿烂,克莱丝踏着轻松的步伐回到了院子,她看见坐在凉亭的李寻欢,他正在喝酒。
      
      “解决完了?”
      
      克莱丝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嗯。”
      
      ——————
      
      没了林仙儿这个祸害好多了,不过李寻欢还是得和上官金虹一战,李寻欢的姻缘也没被克莱丝嚯嚯掉。
      
      克莱丝再见阿飞是在城外凉亭的竹林里,他也听到了李寻欢要和上官金虹一战的消息,特意赶了过来。
      
      两年的时间让阿飞变得更加锐利,以前的一些武功弱点也都没了,克莱丝高兴地和他打了声招呼,带着李丝丝走向他。
      
      阿飞注意到李丝丝变得活泼了,道:“你妹妹眼睛比之前更灵动了。”
      
      克莱丝笑道:“等李叔叔对决完,我就要带着妹妹离开了。毕竟李叔叔还有自己的家庭。”
      
      阿飞早已注意到那个一直担忧着李寻欢的姑娘,确实是个好姑娘。
      
      其实阿飞也同样紧张,因为他见识过上官金虹的武功,世上怕是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克莱丝却不担心,因为她有剧本。
      
      最后活着的自然是李寻欢,李寻欢走过来的时候孙小红突然扑过去,扑在他怀里,不停地啜泣起来。
      
      她实在忍不住要喜极而泣。
      
      长亭中又有人在饯别。
      
       这次要走的是克莱丝和李丝丝,克莱丝笑着看向紧紧牵着手的李寻欢和孙小红,道:“若是有机会,我一定要和李丝丝来喝李叔叔的喜酒。”
      
      李寻欢的神情很特别,“喜酒”这两个字,似乎令他有些不知所措,过了很久,他才缓缓道:“我什么酒都请人喝过,就是从未请人喝过喜酒,你可知道为了什么?”
      
       克莱丝怎么会知道,李寻欢也不想要 她回答。
      
       李寻欢自己说了出来,道:“因为喜酒太贵了。”
      
       克莱丝道:“太贵?”
      
      李寻欢笑了笑道:“因为一个男人若要请人喝喜酒,那就表示他一辈子都得慢慢地来付这笔账,只可惜我又偏偏不愿令朋友失望。”
      
       孙小红“嘤咛”一声,投入他怀里。
      
      【噫——拒绝狗粮】
      
      克莱丝笑了笑牵着李丝丝的手,身影渐渐消失在他们的视线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