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李寻欢8

      现在四人在听竹轩休息着,那些人围在外面,生怕他们几人偷偷离开。
      
      李寻欢又在咳嗽,克莱丝从怀里拿出一瓶药给他,道:“也不知道有没有用,毕竟你这是旧疾了。”
      
      李寻欢笑了笑,他接过克莱丝的药吃下,道:“你的药总是最好的,会有用的。”
      
      克莱丝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她道:“你明知道龙啸云这人为你设下陷阱,为何还要承认罪名?”
      
      李寻欢苦笑道:“龙啸云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我并不怪他。”
      
      克莱丝嗤笑道:“是啊,出卖朋友是会有原因的,不然怎么会出卖朋友?李寻欢,你还真是个‘大善人’啊!若我当初没有遇见你们,现在你就被当成梅花盗被关起来了,你可想过我妹妹怎么办!”
      
      李寻欢像是猛的惊醒一般,他看着身旁乖巧懂事的李丝丝,自责道:“对不起。”
      
      克莱丝冷冷道:“你不该和我说,你应该对我妹妹道歉。”
      
      ————————
      
      没过多久他们便乘着马车与心眉大师一同前往少林寺,不过克莱丝并没有让阿飞跟来,她劝道:“你和李寻欢是朋友,但这次你不能和我们同行。”
      
      阿飞道:“为什么?”
      
      克莱丝叹道:“这次前往少林寺定是凶多吉少,你武功弱点太明显了,若是一同前去,很可能会影响到李寻欢。”
      
      阿飞站在那没有说话,他也知道自己对上那些□□湖是有些吃亏,道:“好,我不去。”
      
      克莱丝笑道:“你放心,李寻欢不会出事的。”
      
      因克莱丝是女子的原因,她和丝丝另外再坐一辆马车,李寻欢则和心眉还有公孙摩云同一辆马车。
      
      克莱丝正逗着李丝丝,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克莱丝知道是敌人来了。
      
      只见那人身穿青布袍,大袖飘飘,长得吓人,头上戴着顶奇形怪状的高帽子,骤然望去,就像是一棵枯树。
      
       他的眼睛更吓人,竟是青色的,眼球是青色的,眼白也是青色,一闪一闪地发着光,就像是星火。
      
       克莱丝缓缓走了出来,青魔手碧森森的目光,上下一扫,冷冷道:“就是你杀了丘独?”
      
      克莱丝道:“是。”
      
      青魔手道:“是个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也难怪丘独会被你杀。”
      
      他左臂一直是垂着的,大袖飘飘,盖住了他的手。
      
      此刻他的手忽然伸了出手,但见青光一闪,迎面向克莱丝抓了过来,正是江湖上闻名丧胆的青魔手!
      
      突见寒光一闪,伊哭已凌空侧翻了出去。
      
      雪地上已多了串鲜血!
      
       再看伊哭的身影已远在数丈外,嘶声道:“李寻欢,你记着,我……”
      
      克莱丝回头笑道:“李叔叔的飞刀确实名不虚传。”
      
      李寻欢道:“你没事吧?”
      
      克莱丝摇了摇头道:“没事。”
      
      既然克莱丝无事,那他们继续启程,没过多久他们找了家清静的客栈歇下,晚饭的时候也已到了。
      
      少林寺果然是门规森严,这些少林僧人们吃饭时非但不说话,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桌子上虽只有几样蔬菜,但他们本就粗菜淡饭惯了,再加上连日奔疲,腹中饥饿,所以都吃得很多。
      
      克莱丝看着这一桌的好菜,她疑惑地沉思,然后开口道:“李叔叔有没有什么用毒很厉害的敌人?”
      
      李寻欢这时候也发现菜里有毒,他沉声道:“菜里有毒。”
      
      公孙摩云笑道:“怎么可能有毒,又有谁会下毒。”
      
      “瞧。”克莱丝指了指那四个面色已变成灰色的少林僧人,他们还在继续吃饭,像似没感觉一样。
      
      心眉大师脸色大变,厉声道:“快,快以丹田之气护住心脉。”
      
      那四个少林僧人居然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赔笑道:“师叔是在吩咐我们?”
      
       心眉大师急着道:“自然是吩咐你们,你们中了毒难道连一点都感觉不出?”
      
       少林僧人道:“中了毒?谁中了毒?”
      
      四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叫了起来:“你的脸怎的……”
      
       一句话未说完,四个人已同时倒了下去,等心眉大师再看他们,四张脸都已变了形状,眼鼻五官已抽搐到一起。
      
       他们中的毒非但无色无味,而且中毒的人竟会无丝毫感觉,等到他们发觉时,便立刻无救了!
      
      克莱丝提醒道:“那人的毒怕是下在厨房的油或盐里面。”
      
      心眉大师赶紧往厨房赶去,克莱丝他们紧随其后。
      
      吃饭的时候已经过了,厨房已经空闲了下来。那两位炒菜的师傅正在喝酒吃菜,他们也像那四位僧人一样面色发灰。
      
      大师傅已有了两分酒意,笑着招呼道:“大师莫非也想来偷着喝两盅么?欢迎欢迎……”
      
       话未说完,人已仰天跌倒,倒在炉案上,案上的铁锅碰倒了油瓶,油都流在铁锅里,闪闪地发着油光。
      
       发光的油里竟有条火红的蜈蚣!
      
      毒,原来下在油里。
      
      李寻欢望着油里的蜈蚣,叹道:“他也来了。”
      
      克莱丝道:“他是谁?”
      
      公孙摩云也知道下毒之人是谁了,失声道:“苗疆‘极乐峒’的五毒童子,怎么会来中原?”
      
      李寻欢道:“来找我。”
      
      克莱丝感叹道:“李叔叔,你的敌人可真多啊。”
      
      李寻欢淡淡道:“仇人倒无妨多多益善,朋友只要一两个便已足够,因为有时朋友比仇人还要可怕得多。”
      
       心眉大师忽然道:“菜中有毒,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
      
      李寻欢是直觉,克莱丝是能看的出,下了毒的东西在她眼里是飘着黑气的。
      
      克莱丝道:“直觉,毕竟我也会毒。”
      
      李寻欢道:“我也和阿粟一样是直觉,不过我不会毒。”
      
      心眉大师看着这两人,缓缓道:“这一路上,他们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还有两天的路程就到嵩山了,这两天却必定是最长的两天,因为江湖中人人都知道,极乐峒主若是已决心要下手杀一个人,那就非杀死不可,世上绝没有任何事能令他半途撒手。
      
      克莱丝倒是还好她之前带了不少零嘴,李丝丝倒是不会饿着,至于公孙摩云他们,克莱丝又不是善人,凭什么要分给他们。
      
      那极乐峒主下毒倒是让人防不胜防,让心眉他们不敢再吃外面的东西。
      
      车行甚急,黄昏时又到了个小镇。车马走上长街时,突有一阵阵油煎饼的香气扑鼻而来,对一个已有十几个时辰水米未沾的人说来,这香气之美,竟是无法形容。
      
       只见街角果然有些油煎饼的摊子,生意好得很,居然有不少人在排队等着,有的已吃完了正在用袖子抹嘴,一个人也没有被毒死。
      
      心眉他们已经想买了,但李寻欢道:“他们吃得,我们吃不得。”
      
      要是两天前李寻欢这话他们是不会信的,但这两天的遭遇太过险恶,若不是李寻欢提醒,他们怕是早就死了。
      
      突见两小孩哭闹着要吃饼,不吃手里的面饽饽,田七望着他们碗里的面饼饼,忽然跳下车,抛了锭银子在饼摊上,将刚出锅的十几个油饼拿了就走。
      
      他拿这饼和小孩换面饽饽,觉得极乐峒主定料想不到他们会这么做,这两碗面饽饽一定没毒。
      
      这时车马已驶出小镇,赶车的只希望快将这些瘟神送到地头,好大吃一顿,是以将马打得飞快。
      
      公孙摩云笑道:“照这样走法,天亮以前,就可以赶到嵩山了。”
      
       心眉大师面上也露出一丝宽慰之色,道:“这两天山下必有本门弟子接应,只要能……”
      
      他语声突然停顿,身子竟颤抖起来,连手里端着的一碗饽饽都拿不稳了,面汤泼出,沾污了僧衣。
      
      公孙摩云大骇道:“这碗面饽饽里难道有毒?”
      
      心眉大师长长叹息了一声,黯然无语。
      
      公孙摩云面如死灰,全身发抖,恨恨地瞪着李寻欢,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想死之前都要带他走,可李寻欢现在并没有被点住穴位,他只能含恨死去。
      
      突听拉车的马一声惊嘶,赶车的一声惨呼,车子斜斜冲了出去,“轰”地撞上了道旁的枯树。
      
      【啧。】
      
      还好刚才克莱丝反应迅速护住了李丝丝,克莱丝抱着她跳出了车厢。
      
      只见李寻欢倚着车厢坐了下来,旁边的心眉已经中毒,
      
      天上无星无月,大地一片沉寂,寒风吹着枯树,宛如鬼魅在迎风起舞。
      
      克莱丝把李丝丝交给李寻欢,并掏出一瓶药给心眉,道:“李叔叔,你带着丝丝走,我来会会那用毒高手。”
      
      李寻欢瞧着克莱丝自信的表情,他点了点头带着李丝丝和心眉离开。
      
      黑暗中有一人影闪过想去追李寻欢,克莱丝自然不会让他追上,她捡了块石头射向那人,嗤笑道:“极乐峒主,呵,也不过是个缩头缩尾的小人而已,你那毒和你这人一样都不怎么样。”
      
      这话可拉仇恨了,那极乐峒主立刻就不追李寻欢他们了,转头来教训克莱丝。
      
      【离远了,那就不用伪装了。】
      
      克莱丝哪里会费劲和他打,直接一口吞了他,反正也不是很重要的人物。
      
      “味道一般。”若不是克莱丝不能随心所欲吞噬灵魂,像他这种人的灵魂平时克莱丝都是不屑一顾的。
      
      那边李寻欢已找好了车夫准备坐车去少林寺,心眉大师吃了药之后好多了,但还是很虚弱昏睡着。
      
      李寻欢照顾着李丝丝,叹道:“也不知道阿粟能赶上吗?”
      
      克莱丝自然是在他们上山之前追上了他们,她笑道:“还好我赶上了。”
      
      李寻欢确定克莱丝没有受伤,道:“走吧。”
      
      克莱丝笑了笑背着李丝丝紧随着李寻欢上山。
      
      少林寺嵩山是李寻欢旧游之地,他未走正道,却自后面的小路登山,饶是如此,但走了一个多时辰才能看到少林寺恢宏的殿宇。
      
      远远望去,只见红檐积雪,高耸人云,殿宇相连,也不知有几多重,气象之宏大,可称天下第一。
      
      李寻欢将心眉交给其他僧人,克莱丝跟着他在心眉禅房在等待。
      
      没过多久就见两人迎面走来,右边的那位是位相貌奇古的老和尚,左边的那位是位枯瘦矮小的老人,但却目光炯炯,隆鼻如鹰,他就是百晓生了吧。
      
      百晓生瞧见李寻欢怀里抱着的小女孩,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他出关十年已有一女。
      
      百晓生笑了笑道:“没想到,探花郎已成家。”
      
      李寻欢也笑了笑没有解释,克莱丝好奇地看着心湖道:“这位大师就是公正不阿的心湖大师?”
      
      心湖大师道:“是。”
      
      克莱丝笑道:“那我就替李叔叔放心了,大师确实名副其实。”
      
      李寻欢注意到克莱丝全程都忽视百晓生,她怕是不喜这人。
      
      心湖大师合十,道:“待老僧探过敝师弟的伤势,再来陪檀越叙话。”
      
       李寻欢道:“请。”
      
       等心湖走进屋子,百晓生忽一笑,道:“出家人的涵养功夫果然非我等能及,若换了是我,对阁下只怕就不会如此多礼了。”
      
      李寻欢道:“哦?”
      
      百晓生道:“若有人伤了你的师弟和爱徒,你会对他如此客气?”
      
      李寻欢道:“阁下难道认为心眉大师也是被我所伤的?”
      
       百晓生背负着双手,仰面望天,悠然道:“除了小李探花外,还有谁能伤得了他?”
      
      克莱丝冷笑一声,道:“还有我。”
      
      百晓生打量着才到李寻欢脖子处的克莱丝,道:“你?”
      
      克莱丝道:“你们这样轻视一个人,总是要吃亏的。”
      
      百晓生道:“你这么说也只是想为他脱罪而已。”
      
      突听心湖大师厉声道:“敝师弟若非伤在你的手下,是伤在谁的手下?”
      
       他不知何时已走了出来,面上已笼起一阵寒霜。
      
      克莱丝看他着模样就知道心眉还是死了。
      
      李寻欢道:“大师难道看不出他是中了谁的毒?”
      
       心湖大师没有回答这句话,却回头唤道:“七师弟。”
      
       江湖中人人都知道少林乃武林正宗,讲究的是拳法硬功,自不以暗器和下毒为能事,只有首座七弟子中排名最末的心鉴大师乃是半路出家,带艺投师的,未人山林前,人称“七巧书生”,却是位使毒的大行家。
      
      心鉴解释了那毒,他们质问这李寻欢为什么极乐峒主会出现在中原,还给心眉下了毒。
      
      李寻欢解释着,但他们并不信。
      
      “等心眉大师醒了,一切都清楚了。”
      
      心湖大师凝注着他,目光冷得像刀。
      
       心鉴的脸上也笼着层寒霜,一字字道:“二师兄永远也不会醒过来了!”
      
      克莱丝沉声道:“心眉大师死了?不可能!”
      
      心鉴道:“怎么不可能!”
      
      克莱丝冷声道:“我虽没解药,但却有解毒丸,心眉大师服下后根本不可能再毒发身亡!”
      
      克莱丝年纪轻轻又是无名之辈,他们怎么会信她那一番话,克莱丝冷笑着掏出解毒丸给心鉴道:“你会解毒,自然知道这解毒丸的功效。”
      
      心鉴接过来闻了闻,他惊诧地看着这解毒丸再看向克莱丝,道:“这解毒丸!”
      
      “我很奇怪为何心眉大师会毒发身亡?”克莱丝盯着心鉴。
      
      这下子心眉大师的死变得疑点重重。克莱丝本想检查一下心眉的尸体,但那些人并不同意。
      
      【啧,忘了,我现在是个姑娘。】
      
      还好有李寻欢帮忙他发现心眉大师的尸体确实有问题,克莱丝这边观察着心眉的师兄师弟们,发现角落上坐着个很纤秀、很文弱的僧人,虽然已过中年,但看上去并不显得很苍老,他全身都透露着一个信息——他需要李寻欢的帮助。
      
      克莱丝突然开口道:“我知道谁是凶手了,也知道心眉大师因为什么而死的。”
      
      这句话说完,屋子里众人惊讶不已。
      
      百晓生道:“小丫头,话可不能乱说。”
      
      克莱丝并不在乎他说的话,直接把自己看到的说出来,“进入过这个屋子的也就这几位大师了,从你们露出的皮肤可以得知这里精通毒的只有一位。”
      
      克莱丝看向心鉴,她不等对方开口狡辩继续道:“我虽然不知道凶手因为什么事而杀了心眉大师,但这位大师一定知道,他像是有什么需要李叔叔帮助的地方。”
      
      心树大师没想到这个小姑娘洞察力惊人,他叹道:“大师兄,二师兄的死确实和那件事有关。”
      
      那件事指得是藏经阁两年内被盗了几次,看守的人首座七位,也就是说,内贼在他们七人之中。
      
      心树本不想说的,毕竟这只会让师门蒙羞,但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内贼会杀了二师兄心眉。
      
      心树道:“本来藏在二师兄房中的那部‘达摩易筋经’,也已失窃了。”
      
      克莱丝道:“是了,证据在心鉴的禅房里,他没有时间送出去。”
      
      心鉴忽然跳了起来,大呼道:“师兄切莫听她的,她倒真是想栽赃!”
      
       他嘴里狂呼着,人已冲了出去。
      
      心湖大师皱了皱眉,袍袖一展,人也随之掠起,但却并没有阻止他,只是不疾不离地跟在他身后。
      
      心鉴身形起落间,已掠回他自己的禅房。
      
      心鉴打开门冲了进去,一掌劈开了木柜,木柜竟有夹层。
      
      那本经书就在这里。
      
      克莱丝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我还没说在哪里,你怎么就直接冲向木柜了?你这叫不打自招吧。”
      
      心湖大师黯然道:“单鹗,少林待你不薄,你为何今日做出这种事来?”
      
      单鹗汗出如浆,颤声道:“弟子……弟子知错了。”
      
      他忽然扑倒在地,道:“但弟子也是受了他人指使,被他人所诱,才会一时糊涂。”
      
      这是要拉一个垫背吗?
      
      心湖一时疏忽被百晓生扣住四个大穴,百晓生原来和单鹗是一伙的。
      
      单鹗这人趁机逃走,克莱丝紧追了上去,她知道李寻欢能解决了百晓生。
      
      单鹗瞧见追他的是克莱丝,目中立刻露出了凶光,他竟要将满心的怨毒全发泄在克莱丝身上,身形一折,“嗖”地掠过来。
      
      只见寒光一闪,他震惊,恐惧地看着克莱丝,他是万万没想到这个少女的出手的速度这么快!
      
      “蠢货。”
      
      克莱丝看着赶来的众人,道:“李叔叔,我们走吧。”
      
      心湖大师还想留他们住一宿,但克莱丝和李寻欢他们并不想待在这里。
      
      克莱丝打着哈欠道:“李叔叔,我们现在去哪?”
      
      李寻欢没有回答,克莱丝叹了口气,她已经知道李寻欢准备去哪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