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李寻欢3

      虬髯大汉突然将车轭背在身上,他竟像是一匹马似的将这大车拉着狂奔而去。
      
      克莱丝坐在车厢里照顾着对外界毫无反应的丝丝,她注意到李寻欢不禁流下了眼泪。
      
      【啊,好个主仆情深。(冷漠)】
      
      半个时辰后,他们已到了牛家庄。
      
      牛家庄是个很繁荣的小镇,那一定有酒铺,大汉已将马车挺停在酒铺外。
      
      酒铺里的客人看到这煞神般的大汉走了进来,骇得溜走了一大半,虬髯大汉将三条板凳拼在一齐,又竖起张桌子靠在后面,再铺上潘小宝的狐裘,才将李寻欢抱了进来,让他能坐得很舒服。
      
      李寻欢脸上已毫无血色,无论谁都能看出他身患重病命不久已,酒铺老板从未见过快死的人还来喝酒,他们动都不敢动。
      
      虬髯大汉一拍桌子,大吼道:“拿酒来,要最好的酒!掺了一分水就要你们脑袋。”
      
      克莱丝牵着李丝丝的手也从车上下来,她叹惜道:“喝吧,最后这样离开也不是很差。”
      
      没过多久就见一狼狈落魄的人冲了进来,他大喊:“酒,酒,快拿酒来!”
      
      伙计皱着眉为他端了壶酒来,看样子是觉得他拿不出什么钱来。
      
      那人猛喝一口,然后又全吐了出来,跳脚道:“这哪是酒,简直是醋!还是兑了水的醋!”
      
      伙计嫌弃道:“酒是有,可是……”
      
      那人怒道:“你只当大爷没有银子买酒么,呔,拿去!”只见他随手抛出一锭五十两的官银。
      
      李寻欢也注意到了这个奇怪的人,克莱丝瞧他表情,若是以前他一定会上前和这人喝几杯,可现在他快死了。
      
      突听一阵急骤的马蹄声响,骤然停在门外,这人的脸色,竟也有些变了。
      
      他想走但看了看桌上的酒又舍不得走了,于是又坐了下来。
      
      门外进来五六个人,这几人劲装急服,佩刀挂剑,看来身手都不太弱。
      
      克莱丝听他们讲话才知道,这个奇怪的人叫梅二先生,是个医术高超的大夫,只是他救人也奇怪,有三条绝对不治规矩。
      
      “第一,诊金不先付,不治,付少了一分,也不治。第二,礼貌不周,言语失敬的,不治。第三,强盗小偷,杀人越货的,更是万万不治了。”
      
      那些人一看就犯了最后两条,梅二先生自然是不会治疗的。
      
      那几个大汉怒道:“不治就要你的命!”
      
      梅二先生道:“要命也不治!”
      
      然后克莱丝就见梅二先生被一巴掌打得滚出七八尺开外,趴在地上,血顺着嘴角流下。
      
      这梅二先生被打了依旧不治,那其中一个人怒吼,想冲过去。
      
      虬髯大汉忽然一拍桌子,厉声喝道:“这里是喝酒的地方,不喝酒的全给我滚出去!”
      
      这声音大的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把那些人吓得齐退一步。
      
      领头的人感觉被人打了脸一样,瞪着他怒道:“你算什么东西,感来管大爷的闲事!”
      
      李寻欢微微一笑,道:“滚出去无趣,叫他们爬出去吧。”
      
      虬髯大汉喝道:"少爷叫你们爬出去,听见没有。"
      
      克莱丝在旁边赞同道:“是该爬出去,人才走出去,你们应该爬出去才对。”
      
      领头的人见这四人一个已病得有气无力,一个已醉得眼睛发直,还有两个柔弱的小姑娘而已。他胆子立刻又壮了,狞笑道:“你们既然不知趣,大爷就拿你们开刀也好!”刀光一闪,他掌中刀竟向李寻欢直劈了下去。
      
      “啊——”
      
      领头人捂着自己的手臂发出凄厉的惨叫声,只见一只筷子插在他手臂里。
      
      克莱丝冷冷道:“给我爬出去,不然下一次瞄准的就是你的脑袋。”
      
      那几人惊骇,都未曾想到这少女竟然是个高手。
      
      领头人欺软怕硬,赔笑道:“小人们有眼无珠,不认得你老人家,打扰了你老人家的酒兴,小人们该死,这就滚出去了。”
      
      克莱丝青葱般的手指轻叩桌面,道:“爬出去。”
      
      那些人敢怒不敢言,只好乖乖地一个个爬出酒铺。
      
      李寻欢作为主角总不会这么窝囊死的,他和梅二先生交谈不错,对方竟主动要为他解毒。
      
      克莱丝笑道:“李叔叔,你运气真好啊。”
      
      李寻欢苦笑道:“看来一个人想活固然艰苦,若要静静地死,也不容易。”
      
      李丝丝眨着眼睛乖乖地看着李寻欢,她把手放在李寻欢头发上,像他安抚自己一样安抚着他。
      
      【啧,安抚他干嘛,干脆换了世界得了。】
      
      ——————
      
      马车又套上了马,冒雪急驰。
      
      虬髯大汉忍不住问道:“你自己不就能解毒吗?为何要去找别人?去找谁?来得急吗?”
      
      梅二先生皱着眉道:“我找的不是别人,是梅先生,我家老大,他就在附近,你放心,梅二先生肯接手的病人,就死不了的。”
      
      虬髯大汉又问:“为何要去找他?”
      
      梅二先生道:“因为解药在他那,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虬髯大汉不再多问。
      
      克莱丝注意到梅二先生正在打量着自己,她瞪着对方道:“看什么看!”
      
      梅二先生笑道:“你这女娃娃本事不错,脾气也不小啊。”
      
      “有底气,脾气自然不小。”克莱丝不再和理睬这人,她转头瞧着车窗外的雪景去了。
      
      车马在梅二先生的指挥下,转入了一条山脚下的小道,走到一座小桥前,就通不过去了。
      
      虬髯大汉小心扶着李寻欢,走过小桥,就望见在梅树丛中,有三五石屋,红花白屋,风物宛如图画。
      
      克莱丝瞧见那梅林里有一个峨服高冠的老人,正在指挥着两个童子洗树上的冰雪。
      
      后面虬髯大汉小声问:“那就是梅大先生吗?”
      
      梅二先生道:“除了这疯子,还会有谁用水来洗冰雪。”
      
      克莱丝道:“不能吗?”
      
      虬髯大汉和梅二先生听到了克莱丝的疑问,不禁大笑道:“当然是不可以的,冰雪洗过之后,雪还是要落在树上,水也立刻就会结成冰的。”
      
      克莱丝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我那里从来都不下雪,所以不知道不可以用水洗冰雪。”
      
      他们的声音传入梅林,那高冠老人回头看到了他们,就好象看到了讨债鬼似的,立刻大惊失色,撩起了衣襟,就往里面跑,一面还大呼道:“快,快,快,快把厅里的字画全都收起来,莫要又被这败家子看到了,偷出去换黄汤喝。”
      
      克莱丝笑道:“真有意思,哈哈哈。”
      
      梅二先生摇摇头笑道:“让你们看笑话了。”
      
      那梅大先生并不喜梅二先生的朋友,他捂着眼睛都不肯看一眼来人。
      
      梅二先生冷哼道:“既然他不识抬举,那我们就走吧,李探花。”
      
      梅大先生忽得把手放下,招手道:“慢走慢走,你说的可是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的小李探花么。”
      
      梅二先生冷冷道:“你难道还认得第二个李探花不成。”
      
      梅大先生盯着李寻欢,道:“就是这位?”
      
       李寻欢微笑道:“不敢,在下正是李寻欢。”
      
      梅大先生突然拉起李寻欢的手,笑道:“慕名二十年,不想今日终于见到你了,李兄呀,李兄,你可真是想煞小弟也!”
      
      梅大先生这前倨后恭的态度转变,让李寻欢摸不着头脑。
      
      克莱丝捂嘴笑道:“你这人怕是看中了李叔叔的清明上河图,才这么热情的吧。”
      
      梅大先生这才注意到旁边这个机灵的小丫头,道:“你这小丫头倒是挺聪明的。”
      
      李寻欢道:“只可惜,在下是个败家子,十年前便已将家财荡尽,连这幅画也早已送人了。”
      
      梅大先生站在那里,连动都不会动了,看来就像是被人用棍子在头上重重敲了一下,嘴里不住喃喃道:“可惜,可惜,可惜……”
      
      然后梅大先生转身回屋,虬髯大汉皱眉喊道:“没有清明上河图,就没有解药吗?”
      
      梅大先生冷冷道:“没有。”
      
      虬髯大汉勃然大怒,似乎就想扑过去。
      
      克莱丝拦住了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道:“我用这瓶子里的东西换,总可以吧?”
      
      梅大先生拿过瓶子,一边打开一边道:“不换。”
      
      克莱丝笑道:“不换?”
      
      梅大先生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瓶子里的东西,喊道:“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克莱丝没有回答,而且继续问:“换不换?”
      
      梅大先生犹豫了很久,然后长叹一口气道:“换。”
      
      这下李寻欢梅二先生他们都非常好奇,那瓶子里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这死倔的梅大先生同意交换解药。
      
      梅大先生宝贝似的藏起了那瓷瓶,他不肯告诉梅二里面是什么。
      
      李寻欢叹道:“阿粟,你不必这样做的。”
      
      克莱丝不在乎道:“这对我来说用处不大,还占地方,不如拿来给你换解药。哎呀,不要多言了,你是我妹妹的救命恩人,这点东西不算什么的。”
      
      李寻欢微笑道:“丝丝有你这个好姐姐我就放心了。”
      
      李丝丝(林粟):并不。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