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之工具人

作者:林粟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李寻欢2

      马车里堆着好几坛酒,这酒是那少年买的,所以他一碗又一碗地喝着,而且喝得很快。
      
      克莱丝嫌弃地看着李寻欢,他真是不顾自己的身体健康。
      
      【真的是,怎么一个个都嗜酒如命似的。】
      
      少年忽然放下酒碗,瞪着李寻欢道:“你为什么定要我到你马车上来喝酒?”
      
      李寻欢笑了笑,道:“只因为那客栈已非久留之地。”
      
      少年道:“为什么?”
      
      李寻欢道:“无论谁杀了人后,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麻烦的,我虽不怕杀人,但平生最怕的就是麻烦。”
      
      他俩干喝酒就这么聊了起来,克莱丝并不想加入进入,她从那饭铺带了点点心出来,试着和李丝丝说话。
      
      李寻欢忽道:“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杀你吗?”
      
      少年道:“不知道。”
      
      李寻欢道:“阿粟,你知道吗?”
      
      克莱丝点头道:“那人虽然没有杀他,但却已令他无法在江湖中立足,你又杀了那个人他只有杀了你,以后才可以重新扬眉吐气,自吹自擂,所以他就非杀你不可。”
      
      李寻欢叹道:“江湖中人心之险恶,只怕你难以想象的。”
      
      克莱丝笑道:“若不是你武功还可以,怕是早就死了。”
      
      李寻欢好奇地看着克莱丝,对方武功不错但在她这里仅是还可以,若是李寻欢说这话没毛病,但她只是个比这少年还年轻的姑娘。
      
      少年瞪着克莱丝,克莱丝自信道:“不信?我们比一场。”
      
      少年摇头道:“我只会杀人剑。”
      
      克莱丝笑道:“还好我不只会杀人剑。拔剑吧。”
      
      现在这外面寒冷又漆黑,克莱丝和那少年面对面站着,克莱丝抽出腰间的软剑。
      
      “铮——”
      
      两人交锋,少年没想到她真能挡住自己的剑,她的剑招不仅快还漂亮,只是没有杀意。
      
      李寻欢看不出克莱丝的招数套路,当克莱丝动手的时候,他知道她并没有尽全力。
      
      “铛——”
      
      克莱丝看着手里的断剑愣了愣,叹道:“这剑还是不行。”
      
      少年收剑道:“我输了。”
      
      克莱丝道:“先回马车吧,好冷啊。”
      
      回到马车,李寻欢没有问什么,他只是和少年继续聊天喝酒。
      
      少年忽道:“我赔你剑。”
      
      “啊?”克莱丝道:“那剑是比试过程中断了,不用赔。”
      
      少年便不再多言。
      
      这车里除了痴傻的李丝丝,另外三个人都藏着很多秘密,这少年也是,他说得等他成名才有可能说出他的姓,现在他就叫阿飞。
      
      克莱丝道:“我挺喜欢你的,我能不能和你成为朋友?”
      
      阿飞没有回答,克莱丝微笑着掏出两个小瓷瓶放在阿飞身旁道:“你没有拒绝那就代表答应了,这是我给朋友的礼物,若是你不要的话就丢了,我送出去的东西还没有收回来过。”
      
      阿飞看了眼克莱丝,他应付不来这种人,只好收下克莱丝给的东西。
      
      没过多久他们遇到了一个雪人,对,一个雪人,谁会在这冰天雪地的晚上无聊的堆个雪人呢?
      
      克莱丝苦恼道:“又有麻烦了。”
      
      李寻欢道:“麻烦?”
      
      克莱丝抓起一把雪握成个雪球击中雪人的脸,只见一片片冰雪自那雪人身上散开,一有张死灰般的脸露了出来。
      
      阿飞失声道:“这是黑蛇!”
      
      黑蛇也就是刚刚疯了跑出去的那个人,他现在不知道被谁给杀了,还做成了雪人挡住他们的去路。
      
      李寻欢道:“确实是个麻烦。”
      
      克莱丝叹道:“杀他的人定以为那包袱在你这,不然也不会把他放在这挡路。”
      
      李寻欢发现克莱丝虽然年纪轻轻,但智慧之高,思虑之密,反应之快,像他这种□□湖也赶不上。
      
      那些人来了,都是些武功还算可以的家伙,他们要李寻欢把包袱交给他们,这些人可真不要脸,以多欺少。
      
      李寻欢道:“一个时辰后,我在这里把包袱给你们。”
      
      其中一人道:“好,一言为定。”
      
      他们来得虽快,退得更快,霎眼间已全都失去踪影。
      
      阿飞道:“包袱不在你这。”
      
      李寻欢道:“嗯。”
      
      阿飞不解,道:“那你为何还要承认包袱在你这?”
      
      克莱丝笑道:“他就算不承认那些人也不会相信,迟早还是难免出手一战,所以倒不如索性承认了,也免得跟他们噜嗦麻烦,是吧,李叔叔?”
      
      李寻欢笑了笑,道:“是的,那你知道我为何要一个时辰之后才交包袱吗?”
      
      克莱丝道:“知道,李叔叔是要在这一个小时内找到拿包袱的那个人,我记得是个穿着件紫缎团花皮袄,腰上似乎缠着软鞭,耳朵还有撮黑毛的矮子。”
      
      李寻欢道:“虽然你父母不是个好父母,但却把你培养得这么厉害。”
      
      克莱丝眼睛笑成了月牙形,道:“我这是天生的,他们那点指导算不了什么。”
      
      主角的标配就是麻烦会自己找上门,李寻欢惹上了麻烦,他不愿连累阿飞克莱丝几人,于是决定一个人去找拿包袱的人。
      
      克莱丝没有缠着李寻欢一同前去,她留在马车上,她要和林粟(李丝丝)的灵魂联系上,不然林粟一直都不肯靠近自己。
      
      克莱丝注视着李寻欢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风雪之中,他还在咳嗽。
      
      旁边那虬髭大汉目中已泛起泪光,黯然道:“少爷,咱们在关外过得好好的,你为什么又要入关来受苦呢?十年之后,你难道还忘不了她?还想见她一面?可是你见着她之后,还是不会和她说话的,少爷你……你这又何苦呢?”
      
      克莱丝对这人是有偏见的,她从第一眼看到他起,就知道他是自己最讨厌的那一类人,可为了林粟,她不得不待在他身边。
      
      【唉,林粟的灵魂修补进度缓慢了下来,也不知这人是哪里吸引到了林粟,总觉得不如前几位。】
      
      一个时辰已经过去了,但李寻欢还是没有回来。
      
      克莱丝道:“快走,李叔叔有危险了。”
      
      天气幽暗,苍穹低垂,又在下雪。
      
       三人远远便见李寻欢伏在雪地上不停地咳嗽。
      
      克莱丝只看了一眼便知道他已中毒,她叹道:“李叔叔,你运气真不好啊,我唯一一瓶能解百毒的药丸给了阿飞。”
      
      李寻欢笑了笑道:“看来,我的运气是真的不怎么样。”
      
      既然克莱丝无法解毒,虬髯大汉立刻背负着李寻欢,在雪地上追踪着蹄印狂奔,去寻那下毒人。
      
      “只有在两个时辰内,找到一个双腿被斩断,就象肉球一般的人,我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因为下毒的人必有解药。”
      
      克莱丝翻看后面的剧情确定李寻欢不会死后,她便决定不将解药拿出来。
      
      忽然间风中传来一声惨叫,克莱丝背着李丝丝立刻转变方向朝那跑去。
      
      积雪的松林外倒了一匹马,克莱丝窜进松林,结果只见着一具插满暗器的尸体。
      
      虬髯大汉背着李寻欢紧随其后,他看到地上的尸体悲愤道:“就是这人。”
      
      克莱丝不知道杀他的人是谁,她现在在检查这四周,杀人者一定留下了痕迹。
      
      “她是谁?”
      
      积雪的枯枝上,竟还有一个死人,一个赤*裸*裸的女人。
      
       她被人塞在树桠里,全身已冻得僵硬,一只短矛插入了她丰满的胸膛,将她钉在树上。
      
      克莱丝不认识这人,但那虬髯大汉和李寻欢认得。
      
      虬髯大汉道:“她是千手罗刹也就是杀了地上这个人的人。”
      
      克莱丝又问:“那又是哪两个人谁杀了她?”
      
      虬髯大汉疑惑道:“你怎么知道是两个人杀了她?”
      
      克莱丝笑道:“因为她的衣服被扒了,但那杀死她的短矛又制作极精,上面还镶着块翡翠。”
      
      李寻欢赞叹道:“确实不错,杀她的是两个人,一个是爱财如命的施耀先,一个人挥金如土的潘小安。”
      
      虬髯大汉一拍巴掌,展颜道:“这就好办了,在这么冷的天气里,潘大少绝不肯骑在马上挨冻,更不会走路了,他一定要坐车,只要坐车,我们就追得上。”
      
      克莱丝点了点头跟着虬髯大汉寻车轮印。
      
      “停下!”
      
      虬髯大汉奇怪地回头看着克莱丝,克莱丝指了指地面的痕迹。
      
      仔细察看他才发现大车的车辙半途拐入了一条岔路,方才他没有留意这条岔路,因为这路两旁,古柏森森,还有石翁仲,显然是通向一个富贵人家的陵墓。
      
       他实在想不到他们会拐入这条墓道死路上来的。
      
      大车就停在巨大的石陵墓前,里面的人都死了,克莱丝将李丝丝小心安置,然后检查了一遍确定了对方是被同伙杀死的。
      
      之后克莱丝发现陵墓石碑旁也倒了一个尸身,头上光秃秃的全无寸发,仰面倒卧在冰雪上,两只手还紧紧地抓着,像是临死前还想抓紧一样东西,却什么也没抓住。
      
      克莱丝检查了一遍他的尸体,抬头问道:“他是施耀先吗?”
      
      李寻欢点了点头。
      
      克莱丝道:“那潘小安的眼光也太不好了,被朋友所杀。不过还好最后那东西被阿飞拿走了。”
      
      虬髯大汉还不明白,克莱丝就都明白了,他无奈叹道:“林姑娘太聪明了,我还什么都不明白,林姑娘就全都明白了。”
      
      克莱丝笑道:“因为我观察仔细,才明白的多。”
      
      李寻欢又咳了咳,虬髯大汉手指颤抖着,开始去搜施耀先的身子,他实在很紧张,因为这已是最后的一丝希望。
      
      克莱丝难过地看着李寻欢,叹道:“要是我还有多余的解毒丸就好了。”
      
      【我演技还不差嘛~】
      
      李寻欢微笑地看着克莱丝道:“谁也不能预料到。”
      
      虬髯大汉似乎再也支持不住,已快倒下。
      
       李寻欢微笑道:“你用不着为我难受,死,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可怕,现在我除了身上没力气之外,心里反而平静得只想喝杯酒。还好,死之前丝丝找到了自己的家人。”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