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8狼族小姑娘

      这一夜,苏瑶在她的婴儿床里睡的喷香,睡前特意解决了生理问题,也没有发生画地图这种丢人的事。
      
      穷奇早就起了床,事实上修为达到他这个级别,晚上吐纳修炼,完全用不着睡觉。
      
      让他不爽的是,紧靠他大床边的小床里,那小孩睡姿豪放,一条腿盘着压在被子上,一条腿消失在了小被子里。双手摊在脑袋边,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小嘴时不时吸得‘叭叭’响。
      
      明媚的阳光从窗户处照了进来,落到她奶嘟嘟的脸上,愈发显得小脸白皙。微微颤动的卷俏睫毛,像是休憩的蝴蝶,轻轻颤动的翅膀。
      
      感情还真是她一个人睡,睡得更好是吧。
      
      看了半天,也不见床里的小孩有反应,穷奇起身走近,忍不住伸手戳了一下她的小脸。
      
      温暖,柔软,QQ弹,还挺好戳的。
      
      穷奇忍不住,又戳了两下。
      
      睡梦中的苏瑶,总觉得脸颊处痒痒的。她以为又是早起的二货狼爹在吵她,一爪子便拍了过去,嘴里嘟哝着:“讨厌……”
      
      话落,她还顺势翻了个身,继续呼呼大睡。
      
      被拍了个正着的穷奇,看到那背对着他的小小一团,瞬间又想把她丢出去。
      
      **
      
      苏瑶睡醒了,赢茶一边给她洗脸,一边笑道:“今日王要带小姐出门,小姐玩得开心一点。”
      
      “真滴吗?”苏瑶满脸震惊,还能有这好事?
      
      她赶忙挑了一身粉色的,中间加了蚕丝的厚衣服出来,让赢茶帮她穿上。
      
      既然要逛街,怎么能不打扮的漂漂亮亮?
      
      果然,等苏瑶吃好早饭,高大的男人便从外面进来了,伸手就把她抱进了怀里。
      
      “哥哥,我们去哪?”
      
      现如今已是深秋,天气一天比一天冷,穿着厚衣服的苏瑶被风一吹,都觉得刀子割肉似的。
      
      可抱着她的男人依然是一身单薄的黑衣,她摸过去的时候,那双大手暖乎乎的,她顿时慕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
      
      穷奇并不愿多做解释,嘴里打了一个响哨,很快一只双翼展开足有五米的巨大鸟儿,速度飞快地向他们俯冲而来。
      
      那黄色的尖嘴,白色的脑袋,像颗黑宝石一样完全漆黑的眼睛,以及黑白相间的宽大翅膀,像极了现代的信天翁。
      
      唯一不同的是,这种鸟儿有着长长的尾羽。
      
      穷奇抱着苏瑶,身体腾空,踩上了巨鸟的背。
      
      巨鸟一个盘桓,快速腾空而起。
      
      半空中的强劲气流,快要把苏瑶的嘴吹歪,她扯开男人的衣服,就往他怀里钻。
      
      她已经是见过世面的女孩了,上回就看过他的小豆豆,这回再看见她也能顶住。
      
      穷奇感受到胸膛处毛茸茸的触感,顿时满头黑线。快速地把小丫头揪了出来,沉声道:“再乱动我就把你扔下去。”
      
      “我冷。”
      
      苏瑶委屈巴拉,不知道婴儿很娇嫩吗?
      
      穷奇看到小丫头被吹得通红的小脸,再一次感叹人族的脆皮,顺便给她结了一个挡风的结界。
      
      苏瑶这才觉得活了过来,她低头向下望去,山川河流全在她的脚下,害怕的同时,心中又忍不住升出一种豪情。
      
      大约飞了一刻钟,地面的风景突然一转。
      
      黑色的悬崖峭壁后面,地势陡然变得更低,无边无际湛蓝色的海水映入了整个眼帘,如万马奔腾般拍打着礁石,烟波浩渺间形成了一幅波澜壮阔的海浪惊涛图。
      
      空中有许多不知名的鸟儿在盘旋,时不时俯冲进水中,再次腾空时,嘴巴或爪子上,总会有一条条不停扑腾的斑斓鱼儿。
      
      载着苏瑶的巨鸟,似乎也受到了感染,兴奋的‘嗖嘎’叫了几声,也想往下冲。
      
      穷奇警告地拍了拍它的脑袋,迫于妖王身上恐怖的气息,它总算是老实了,继续奋力往前飞。
      
      也不知飞了多久,就在苏瑶以为,这片海域没有尽头的时候,海面上突兀地出现了一座小岛。
      
      四周是苍翠的树木,树木间有一座古朴的城池,城中屋舍林立,街道上的行人也络绎不绝。
      
      巨鸟在空中盘旋了几圈,缓缓落到了地上,收起了翅膀。
      
      穷奇抱着苏瑶跳下了鸟背,伸手拍了拍巨鸟的呆毛脑袋:“你去觅食吧,两个时辰后再来这接我。”
      
      苏瑶也趁机撸了一把鸟脑袋,虽然羽毛不像动物类的毛毛那样柔软,但是极为光滑,摸着也好舒服。
      
      巨鸟听懂了穷奇的话,轻点了一下脑袋,再次蹦跳着滑翔,展翅飞走了。
      
      苏瑶恋恋不舍地缩回了手,她其实挺好奇,平时这人去哪都是直接飞过去的,今日他怎么乘鸟出行?
      
      穷奇显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指尖掐了一个决,那张原本白皙清俊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黑,变得平凡,不到一分钟,就变成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苏瑶下意识伸爪过去摸了一把,指尖传来的是人体皮肤的温热弹性,就好像他原本就长这样似的,真是太神奇了。
      
      穷奇:“……”
      
      摸了鸟头又来摸他的脸,总觉得在这小孩心中,他跟那蠢鸟是一个级别的。
      
      他从空间戒指里掏出了一对狼耳一样的东西,贴在了小丫头小巧的耳朵上,再轻轻地一挥手。
      
      吧唧一声,苏瑶整个人陷在了衣服里,再次探出脑袋时,她已经变成了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奶狼。
      
      “嗷呜……怎么回事?嗷呜……”
      
      看着毛乎乎的黑胳膊,粉粉嫩嫩的小肉垫,刚一开口就情不自禁地冒出狼叫,苏瑶吓坏了。
      
      难不成,她真是狼爸狼妈的孩子?
      
      穷奇把她的衣服收进了空间戒指,指尖rua了一下那奶乎乎的脑袋,轻笑道:“一个法器而已,可以暂时让你变成狼族的幼崽。”
      
      “嗷呜,为什么,要把我,变成这样?”
      
      虽然她喜欢毛茸茸,但是她变成毛茸茸还是觉得很不适应,她总不能有事没事像个变态那样,自己撸自己吧。
      
      “这是幽都,一个鱼龙混杂,妖族鬼魂魔物,无数阳间阴间生物共存的地方。”穷奇声音幽幽,“这些生灵最喜欢的食物就是人类,如果你不怕被吃掉的话,也可以不做伪装。”
      
      “算了算了,做狼挺好的。嗷呜……”
      
      魔啊鬼啊什么的,最可怕了,苏瑶干脆利落地摒弃掉做人。
      
      古朴的城墙上,荡漾着一层水波一样的纹路,穷奇拿着一枚巴掌那么长,二指宽的黑白鸟羽,往城墙上一丢。
      
      像是破开了某个结界一样,那水波快速地退去,城内的天空,呈现一种诡异的半明半暗。
      
      “嗷呜,那是什么?”
      
      那片羽毛又回到了穷奇手中,苏瑶好奇地瞥了一眼,男人已经把那片羽毛,贴在了她的耳朵上。 
      
      “这世间有一种阴阳鸟,它可以飞过阳间的沧海,也可以横渡阴间的忘川。幽都实际上是一座建在阴阳交汇处的城镇,只有这种鸟的羽毛可以让活着的生灵进入这里,且不受这里的阴气魔气侵蚀。”
      
      “嗷呜,谢谢哥哥,嗷呜,你怎么办?”
      
      他把羽毛都给她了。
      
      还知道惦记他,看来也没白养。穷奇再次rua了一下她的狼头:“我有妖力护体,这里的东西伤不到我。” 
      
      好吧,这是对弱鸡的特别照顾。苏瑶瞬间躺平,摸的好舒服,铲屎哒,你继续。
      
      进入城镇,苏瑶看到了一些很淡的影子,打着一把伞,尽量走在阴暗的那一边,想来那便是鬼魂。
      
      还有一些包裹在黑雾里,看不清五官的身影,远远瞥一眼就极不舒服,妖王大人告诉她,那是魔族。
      
      除了这些,妖族之人就更多了,他们大多本就是这片土地的交界处孕育出来的妖,倒是不怕那些阴气魔气。
      
      路上还有一个打伞的小姐姐,停下来冲苏瑶微微一笑。本来那笑容挺暖的,可一想到小姐姐是只鬼,她就害怕的哆嗦,紧紧地趴在男人胸膛里,再不敢探出脑袋。
      
      吱呀,木门被推开时,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音。
      
      苏瑶用两只小爪子扒着穷奇的胳膊,脑袋拱了拱,只露出了一只眼睛,飞快地瞅了一眼。
      
      屋子里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还有一股极难闻的味道弥漫在鼻息间,引得苏瑶打了好几个喷嚏。
      
      穷奇嫌弃地掐了几个净身决,黑暗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视力,他早把屋内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冲着黑暗处的某个地方沉声道:“慕晓生,你的生意上门了。”
      
      “没看到门上挂着歇业的牌子吗?老子最近不接客。”
      
      黑暗里传来了一道暴躁的怒吼,听那声音是位年轻男人。
      
      生意,接客,苏瑶有些无语,刚才她有那么几秒地想歪了。
      
      “既然你不做生意,那你这百晓阁也不必再开了。”
      
      穷奇说着,指尖扬起了小火苗,大有要放火烧房子的架势。
      
      估计黑暗里的人也被这霸道的操作惊住了,一阵风动,一个黑影窜到了他们面前,男人顿时嗤笑一声。
      
      “我就说谁这么嚣张,原来是穷奇妖王。你们四兄弟,就没有一个是讲理的。”
      
      讲理,他们就不是凶兽了,苏瑶默默地给这人点了根蜡。
      
      烛火亮了起来,苏瑶这才看清,面前的男人大约二十多岁,五官精致而羸弱,像个颓□□年一样,周身都透露出一股懒洋洋。
      
      他坐回了躺椅上,眼帘半掀,不耐烦道:“想问什么事就说吧?”
      
      抱着她的穷奇,嘴唇开合,不知道说了什么?苏瑶却听不见。
      
      怎么回事?她耳朵出问题了?
      
      她伸爪去拉他,指尖却碰上了一层透明的膜,这人不知何时居然给她布了隔音结界。
      
      苏瑶郁闷地躺了回去,不知不觉间,她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