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公是凶兽

作者:妖霏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9人皇之女

      怀里的小家伙睡了,穷奇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一张小被子,裹住了她毛茸茸的身体。
      
      摘掉她耳朵上的狼耳,她瞬间又变成了人形。
      
      “慕晓生,你可是巫族之人,老本行没忘吧。”
      
      懒洋洋的男人不高兴地丢出一句:“我说过,我不会再动用巫术。”
      
      穷奇的指尖,再次浮现出了火苗,慕晓生顿时气得一拍桌子:“老子真是后悔认识了你。”
      
      “你可以再大声点,吵醒了她,你哄。”
      
      哄个屁,他哪会哄孩子?
      
      眼睛转了转,慕晓生突然又笑了起来:“你这么紧张,该不会她是你的女儿吧。”
      
      穷奇懒得搭理他的打趣,淡淡道:“她身上有你们巫族之人古老的血脉封印,还被下了血脉追踪术。你不是号称通晓古今吗?帮我查一下,她的父母是谁?”
      
      慕晓生一愣,反应过来后神情也严肃起来。他取了小丫头指尖的一滴血,放到鼻息间闻了闻,眸中更是诧异。
      
      抬手,他把这滴血挥向了他结出来的巫阵里,血光大亮,地面出现了一幅古怪的巫纹图,半空中,还有一些模糊的人影一闪而逝。
      
      “她的确有巫族血脉,但并不是纯血,里面还夹杂了人族的气息。”
      
      “给她布下封印的至少是一位王级大巫,我巫力不够解不开。”
      
      “你也看到了,刚才的画面很模糊,我窥探不到她的父母。”
      
      “这么说起来,你一点用也没有?”穷奇掏出了一个古朴的匣子,算是报酬,扔在了桌面上,眼中写满了嫌弃,“是不是你没起舞的原因?”
      
      在巫族,女子为“巫”,男子为“觋”,合称“巫觋”。他们能感知鬼神,与天地勾通,占卜结阵,以舞助之。
      
      所以在巫族,不论男女,都会跳一些怪异的巫舞。(现代俗称跳大神。)
      
      “谁要跳那玩意儿?”慕晓生被刺激的差点跳脚:“我虽然没有窥探到她的父母,但我有个推测,应该八、、九不离十。”
      
      “说说看。”
      
      穷奇这几天经常抱苏瑶,对抱孩子这事他已经练的炉火纯青。用被子把小家伙裹紧,只露出一张白胖的小脸,后脑勺搁在胳膊上,身体横在臂弯里,这样的姿势能让她睡得舒适。
      
      慕晓生见状翻了一个白眼,看看这慈父的做派,他的眼睛都快要闪瞎了,要不是刚才得知这小丫头是人巫混血,他真要以为她是面前这凶兽的女儿。
      
      “五百年前,为了两族的利益,人皇姬昊与巫皇之女巫曦结为夫妻。只是这对夫妻据说感情不太好,姬昊跟巫曦同父异母的妹妹巫月,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三年前,巫曦怀孕。一年后她生下了一个女儿,与此同时,她的妹妹巫月与她同一天生产,同样也生了一个女儿。”
      
      “这两个孩子据说都是人皇的,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两个孩子都死了,巫月也消失不见,而巫曦跟人皇的夫妻关系更是剑拔弩张。”
      
      “算算时间,巫曦跟巫月的女儿现如今差不多一岁半,跟你手中这个小女孩年龄正相仿。”
      
      “能请动王级大巫结下封印,这个小孩的身份定然不一般。刚才的画面虽然模糊,但也能看出那个男人头戴紫金冠,女人一身巫族的艳丽服饰。”
      
      说到这里,慕晓生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饶有兴趣地问着对面蹙眉的男人:“猜猜看,你手中的小丫头是不是人皇的女儿?如果是,那她到底是巫曦的孩子,还是巫月的?”
      
      “无聊。”穷奇抱着苏瑶,大步向屋外走去。
      
      他才懒得管小丫头是谁生的,他只是想搞清楚外界把她扔过来的目的。现在看来,估计就是女人间勾心斗角的结果。
      
      想想下在她身上的血脉追踪,外界有人不惜派死魂傀儡来杀她,那晚要不是他在,她估计就凉了。小小年纪就经历这些,也怪可怜的。
      
      心肠一向冷硬的穷奇,看到小丫头不谙世事的小脸,睡梦中的她还露出了一个暖暖的笑容,他突然有些心软。
      
      算了,她还是个婴孩,被扔到放逐大陆来也不是她本意。蛇毒清除,就让她回到那对狼妖夫妇身边,当一个普通的妖族幼崽吧。
      
      快走到门口的光亮处,穷奇抬手,把小丫头再次变成了小狼崽,贴上阴阳鸟的黑白羽毛,长腿一迈就要跨过门槛。
      
      身后,传来了慕晓生慵懒的声音。
      
      “妖王大人,别怪我没提醒你。妖族性情开放,只认血亲关系,你不在乎她是谁生的,但巫族跟人族却不一样。他们更重视嫡出血脉,如果这个孩子是巫月的女儿,今后只怕会有大麻烦。”
      
      穷奇嗤笑一声:“与我何干?他们过来一个杀一个便是。”
      
      慕晓生:“……”
      
      凶兽解决问题的方式,果然够直接粗暴。
      
      **
      
      等苏瑶再次醒来,发现裹着被子的她正被男人抱着,他们已坐在了巨鸟的背上。
      
      她还是小奶狼的模样,下意识揉眼睛的时候,差点被爪子戳到眼睛。
      
      她用毛乎乎的脑袋,蹭了蹭男人的胸膛,声音又奶又软:“嗷呜,我怎么,睡着了?”
      
      “大概是臭晕了吧。”
      
      男人的声音磁性而轻缓,还带着一丝不意察觉的调侃。
      
      苏瑶想到那屋子里奇怪的味道,很是认同地点了点头。
      
      “那人是谁?”苏瑶有些好奇,“嗷呜,你跟他,说了什么?”
      
      穷奇眸色黑沉,像是墨染的夜晚,暗含无数神秘的未知,危险而诱惑。
      
      他没有说出慕晓生的猜测,只是避重就轻道:“那人是个大巫,我本想让他给你解开封印,但他学艺不精,做不到。”
      
      “嗷呜……”
      
      苏瑶听这凶兽说过,她胸口上的血脉封印就是出自巫族人之手。虽然有些失望,但她很快调整好了心态。
      
      她现在也没有哪不舒服,慢慢来,所有的难题总有解决的那一天。
      
      看了看小爪子,尤其是那时不时冒出的狼叫,她用脑袋撞了撞男人的胸膛:“你把我,变回去,嗷呜。”
      
      穷奇再次揉了一把她的脑袋:“这样摸着舒服。”
      
      苏瑶:“……”
      
      大佬你居然是个绒毛控。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像只讨食的奶狗狗般星星眼:“我知道,你的兽体是,一只长着翅膀,的大老虎,你也让我,摸摸呗。”
      
      真满足她的心愿,她就是撸过上古凶兽的女子了,说出去多威风?
      
      穷奇指尖一顿,看到怀里的奶团子,突然发现什么也不知道,过着傻白甜的人生其实也没啥不好。
      
      他轻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如果你想做我的晚餐,我也不是不能满足你这个愿望。”
      
      苏瑶张嘴奶凶奶凶地咬住了男人修长的食指,正要用力,很快又想到,这人的手很可能是脏的。她浑身一僵,嫌弃地把他的手指头吐了出来,生无可恋地躺在他的掌心里。
      
      难不成变成了小狼崽,把她的智商也变没了吗?她怎么会做出这样的蠢事?
      
      穷奇却轻笑起来,戳了戳她的小肚皮,唔,肚子瘪了,看来是饿了。
      
      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奶果,破开一个洞,闻到味苏瑶就凑了过来,两个小爪子抱着,吸得‘啵啵’响。
      
      喝完后她用两只小爪子捂着肚子,皱着一张毛茸茸的脸艰难道:“嗷呜,我想上厕所。”
      
      穷奇揉搓着她的指尖顿时一僵,想到她在床上画地图的前科,这会如果她再尿了,岂不是要弄他一身。
      
      所以小孩什么的,还是别人家养着,偶尔玩一玩比较可爱。自己养的,完全就是个麻烦精。
      
      “憋着,我马上带你回去。”
      
      话落,穷奇弃了巨鸟,身形在空中掠过,转眼便回到了王宫。
      
      拿出被子,摘掉耳饰,把她化成人形。
      
      等苏瑶反应过来时,光溜溜的她裹着一床小红被子,已经躺进了赢茶怀里,哪里还看得到那俊美男人的身影。
      
      阿摔,男人果然都是大猪蹄子,只顾着玩小孩,却不愿意照顾小孩。 
      
      **
      
      穷奇没有食言,交给苏瑶几张薄薄的,不知道是什么皮做的,上面记录着一些修炼法术的东西。
      
      苏瑶扫了几眼便放弃了,果然这个时代,哪怕语言相通,文字却并不相通。
      
      如果是象形字或者是繁体字,连蒙带猜意思还能理解个七七八八。可特么遇到甲骨文,金文,小篆类的,认得出来个鬼哦。
      
      苏瑶手中的这个功法记载,不知道是出自何人之手,每个字像画的符一样,一个也不认识 。
      
      揉了揉脑袋,她轻声问:“哥哥,你能教我认字么?”
      
      穷奇神色复杂,最终还是冷声丢出了两个字:“没空。”
      
      他在这个幼崽身上,耗费了太多注意力,而且他敏锐的察觉到,他觉得这小孩很可爱,也很讨喜,总会下意识的心软,满足她的要求。
      
      这是不对的,她是外界之人,还很有可能是人皇之女,而放逐大陆跟外界一向敌对。
      
      相处久了感情深厚,万一将来她做出危害放逐大陆的事,到那时他未必能对她痛下杀手。
      
      所以,还是把这个麻烦精,早点扔回那对狼妖夫妇身边吧。
      
      苏瑶见男人拒绝了,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哭闹着纠缠不休。
      
      任何一个时代都是认字的多,技术类书籍少。珍贵的修炼功法她已经拿到手,说不定狼爸狼妈也认字呢,又不是非他教不可。
      
      想到这里,苏瑶乐呵呵地把秘籍藏到了她的枕头下面,冲着坐在床边冷着一张脸的男人甜甜笑道:“哥哥,晚安。”
      
      穷奇:“……”
      
      她居然没有一直求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采访一下,你们对彼此的感觉。
    穷奇:她太可爱了,每天都在心软妥协。
    苏瑶:他总是阴晴不定,一点也不可爱。
    那啥,慕晓生的猜测,不代表真相。流言总是跟真相大相径庭。
    感谢在2020-09-10 13:31:59~2020-09-12 11:26:4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凉井 2瓶;阿晞想睡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