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反派反杀了[穿书]

作者:昙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时辰不早,裴某还有要事,这便先告辞了。”裴贞站起身来。
      
      “裴大人,等等。”苏清清望着他道,“今日多谢裴大人为清清解围。如果大人不嫌弃,日后若是用得着清清的地方,便来这妙春堂找我即可。我听陆小姐说大人喜爱甜食,这桃花糕我多做了一些,若是不嫌弃,大人可以带回去……”
      
      “我似乎还未说过,圣上已为我和宁儿赐婚,若收了别家姑娘的东西,宁儿恐怕会吃醋。这桃花糕,苏姑娘还是……留给旁人吧,裴某恐怕受不起。”
      
      裴贞眼中闪过一丝冷意,故意将桃花糕几个字重重地咬了一下。
      
      陆宁宁心里头打着小鼓,连忙摆手道,“没有,我真的不吃醋,真的。”
      
      “那本皇子还要多谢裴大人识大体,认清自己的身份了。”萧璟见苏清清对裴贞颇为关心,咬牙切齿地将那盘花糕移到了自己面前,不由得醋意大起。
      
      啧,神仙打架,凡人遭殃。现在萧璟明显不相信她,看来逃婚之事,只能自己想办法了。陆宁宁朝着门口的碧荷招了招手道,“咳……我也先告辞了。”
      
      陆宁宁正欲开溜,不想裴贞却忽然走过来,站在她面前道:“来时未曾骑马,正好我也要回长京门大理寺,如若不麻烦,宁儿可否带我一程?”
      
      来了来了,他带着秋后算账的bgm走来了!他不会在马车里直接跟她坦白,然后顺便杀了自己吧?从朱雀镇回长京门得行半个时辰的马车,凭他大理寺少卿的身份,中途把她杀了然后抛尸,伪造现场,肯定没有什么难度……
      
      “这……道路这么宽,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没必要非挤在一辆马车里吧?再……再不然,我把马车借给你,也行……”陆宁宁开始后退。
      
      “嗯?”裴贞忽然俯下身凑近她,温热的气息喷吐在她圆润的耳垂处,温柔的话语之中暗含着警告,“宁儿应该知道,不照我的话做……会有什么后果。裴某虽有武力,但向来不喜欢强迫别人,你可明白?”
      
      “明白……”陆宁宁含泪点了点头,差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
      
      裴贞十分满意。出了妙春堂,陆宁宁和碧荷先行走在前面,燕云附耳过来,压低声音道,“大人,那苏清清是不是大人要找之人?下一步该如何行事?”
      
      “此事先不要轻举妄动,从长计议。”裴贞掩下思绪,微微摇头。
      
      “那属下去牵马。”燕云抱了一拳,裴贞却道,“不必,你去驾车。”
      
      “大人?”燕云不明所以,又道,“那……那我们的马怎么办?”
      
      “卖了。”裴贞话音落下,身形一动,早已朝着陆宁宁追了上去。
      
      “卖了?那可是千里马……”燕云一路小跑跟着,一脸大人是不是疯了的表情。
      
      裴贞斜睨他一眼,目光暗含警告。燕云被这冷眼一扫,吓得顿时噤声
      
      ——大人说卖了,那就是卖了,错不了。他这就去驾车,立马就回城。
      
      陆宁宁在裴贞的视线中忐忑不安地上了车。裴贞优雅地躬身上车,与陆宁宁相对而坐,顺手放下了帘子,碧荷也跟着坐在了车厢外面。
      
      陆宁宁始终垂着头,几乎不敢直视裴贞的视线,她不由得攥紧了衣角,生了一身的冷汗,脑袋里天人交战,想得都是裴贞一会儿会怎么对付她。
      
      车内萦绕着淡淡的熏香,裴贞看着陆宁宁不安的样子,微微眯了眯眼,轻声道:“陆小姐对我似乎防备心很重。若是方才那句威胁,你大可放心,只不过是裴某一句玩笑话。只因这条官道近日贼匪肆虐,若无人护送,恐遭不测。”
      
      许是为了避免尴尬,裴贞再没有看她,而是垂眸从怀中拿出一本小册,安静地翻看着,只听得修长的手指划过书页的声音,他看着看着,眉头轻轻皱起。
      
      陆宁宁悄悄地用目光打探着裴贞。嘶……她总觉得这个裴贞,不太像是她笔下的人。
      
      她笔下的裴贞,总会败于萧璟手下。那个裴贞心思诡谲难测,是个大奸臣。
      
      可现在的裴贞……只是安静坐在这里,气质干净和煦,让人惭颜。
      
      若是在现实世界,她恐怕不可能与这样的人中之龙有一点点交集。
      
      她还真有些舍不得杀他。陆宁宁脑中闪过一个荒谬的想法,连忙甩了甩头,将旖念抛出去。不行,无论如何,这里对她来说,只不过是小说世界。
      
      他不过是个纸片人罢了。再美好,那也是纸片人,还是必死的结局。
      
      裴贞忽然抬眼,捕捉到她的目光,狭长的凤眼之中有情绪涌动。
      
      陆宁宁被抓包,目光飞快躲闪开来。就在这时,车辙碾过一颗小石子,陆宁宁的身体歪向一边,裴贞便顺手将一个软垫放在她的身后,动作十分自然。
      
      “谢谢。”陆宁宁轻轻开口,马车里有一种莫名的气氛萦绕着。
      
      “无妨。”裴贞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继续看着书册。
      
      陆宁宁提心吊胆了半路,眼看着马车行入朱雀大街,这才放下心来。
      
      片刻后,马车停下。裴贞从容自若地掀开车帘,微微俯身,朝她伸出手。
      
      陆宁宁抓住他的手下了马车,发现已经到了国公府门口。
      
      “宁儿,再会。”裴贞微微颔首向她致意,转头对着燕云道:“回大理寺。”
      
      ————
      “小姐,碧荷觉得,裴大人对小姐还是有感情的。之前还称呼您陆小姐呢,这不,皇上一赐婚,现今便改口叫您宁儿了,小姐你就老老实实等着嫁过去吧。”
      
      陆宁宁摆摆手,往嘴里塞了一颗梅子,含糊不清道:“这都是表象,裴贞这个人,笑得越甜,出手越狠。他要是喜欢我,我就当众给你表演个胸口碎大石。”
      
      碧荷一时无言。陆宁宁又道,“裴贞请纸赐婚,一来是怕我嫁给萧璟,让萧璟拉拢了国公府,二来我对他还有利用价值。我虽如今斗不过他,但也不能如了他的意嫁过去。不然你家小姐今后,断然是没有活路了。”
      
      “那怎么办?如今圣上赐婚已下,老爷夫人也不可能帮着小姐……”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陆宁宁吐出一口梅子核,“让他的敌人暗杀他。”
      
      现在长京看似平静,内地里早已暗潮汹涌。几个皇子之间早已暗中较劲。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现在萧璟不信任她,太子和裴贞是一伙的,那她就只能去找五皇子。这五皇子萧峥向来是个不安分的主儿,他的生母乃郭贵妃。
      
      郭贵妃一心想除掉萧璟,只因萧璟在她看来势单力孤,比较好对付。
      
      但太子就不同了,郭贵妃一直在暗中伺机寻找机会,却苦于皇后势力强大,太子背后又有谋臣,一时无法得手。再加上太后寿宴失手,必定心浮气躁。
      
      如果郭贵妃知道裴贞就是太子一党,必定不会坐视太子一脉拉拢陆国公府。
      
      届时她只要暗中配合郭贵妃的那帮杀手,顺便给裴贞下个药,让郭贵妃暗杀成功……
      
      计划完美,不愧是她。整个计划看起来并无差错,而且查起来栽赃到五皇子头上就可以了。
      
      只是这其中环环相扣,恐怕要费一番功夫。
      
      但她是谁,她可是创造这个世界的人。
      
      陆宁宁扬唇一笑,提笔在纸上写下一封密信,命碧荷偷偷带出去,托人转交几次,最后交给天香楼里的牡丹姑娘。
      
      天香楼乃五皇子的产业,那位花魁牡丹姑娘便是郭贵妃的眼线。
      
      只要看到这封信,只要郭贵妃不傻,都会计划着开始动手。
      
      裴贞啊裴贞,我毒不死你,我就让你的敌人暗杀你。
      
      ————
      此时此刻,大理寺内。
      
      裴贞刚跨入大理寺的门,便听见里头传来了一声咬牙切齿的怒骂:“裴贞,你不是人!”
      
      裴贞脚下步子微微顿了顿,唇角忽然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
      
      范建仍然未觉,瘫在椅子上,自顾自地叹了口气,说道:“如今这世道,妃子爬龙塌,权臣登龙梯。本是同年进了大理寺的门,怎的人家就领了少卿之职,而我范建却碌碌无为,沦落至此,顶头上司一路平步青云,如今又要娶陆国公的女儿,留得咱一人看着这厚厚的案卷,真是灭绝人性,惨无人道……”
      
      “哦,是吗?我听见了。”裴贞从门外走进来,手中还拿着一叠厚厚的卷宗,整个儿堆在范建的桌前,笑得勾人:“范建,给你点颜色你就开染坊,这几十册案卷,十日内必须一一审核完毕,不然,便让你走不出这个大门。”
      
      “裴……裴大人?”范建痛心疾首,“哎呀,您瞧我这嘴巴!呸,我刚刚都是瞎说的,还请您饶恕则个。那什么,您怎么这么快就从朱雀镇回来了?”
      
      “不这么快回来,能听到范大人叨念我们家大人吗?”燕云抱了拳,对此嗤之以鼻。
      
      “哎呀,大人,属下知错!”范建口中哀叹一声,“我打自个嘴巴行不?”
      
      “那倒不用。”裴贞微微一笑,拍了拍范建的肩膀:“我婚期将近,看在我今日心情好的份上,不计较你方才失言之事。我看,你适合彻夜批阅案卷。”
      
      “大人……您不能这样啊!”范建抱住了他的大腿。
      
      “行了,松手。我今晚也会留下。”裴贞挑了一下眉。
      
      范建乐呵呵地从地上爬起来,“哎呀,早说嘛。以大人之天资,想必一会儿便能审完这些案卷,属下……”
      
      “不,我只是来监督你干活。”裴贞微微侧头,笑得天真无邪。
      
      范建两眼一翻,差些心脏梗塞。他最讨厌的,就是裴大人的笑容,笑得越甜,对人越狠,果然不该背后骂人……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欠他的,这明摆着给自己穿小鞋,还只能苦命接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