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反派反杀了[穿书]

作者:昙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苏清清去煮茶,碧荷和燕云二人一左一右守在门口,三人进了堂内。
      
      “三殿下真是耳聪目慧,这城郊偏远之事,也能惊动殿下前来。殿下与苏姑娘的关系,似乎非同一般?”裴贞刚一落座,便微微一笑,开始发问。
      
      “本皇子担任巡城之职,自然对此颇有关注,倒是裴大人,今日不去大理寺点卯,怎么会来此查案?这等小案,应该归京兆尹来管吧?”萧璟不甘示弱道。
      
      “权职管辖虽有所划分,但为官之人为民分忧,为圣上排忧解难而已。”
      
      裴贞轻巧地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像是丝毫没有看到萧璟眼中的冷意。
      
      “哦?那鸡毛蒜皮小事也是为民分忧,却不见裴大人去管,反倒是对苏姑娘如此关注?本皇子记得,昨夜父皇赐下婚约,让裴大人与陆小姐择日完婚。”
      
      萧璟伸手敲了敲桌子,语气有些强硬,“所以本皇子与苏姑娘的关系,也轮不到裴大人来过问。裴大人若是得了空闲,该好生管管自家未婚妻子。”
      
      怎么忽然扯到她了?陆宁宁愣了愣,手里的瓜子突然就不香了,她努了努嘴,挤眉弄眼朝着萧璟,似乎想让他揭过这个话题。还记得结盟吗,老弟?
      
      可惜萧璟回头看了她一眼,把她的挤眉弄眼当成了美目传情,语气中也不由得有了几分得意,“陆小姐,我知道你之前倾慕于我,但你既然已经与裴大人有了婚约,以后还请离我远一些,若是平白惹人误会,那就说不清了。”
      
      萧璟,我有把你写得这么自恋吗?这肯定不是她写的!
      
      陆宁宁眼皮都快抽筋了,也没想到他居然能说出这番话来。
      
      她拉起裙子,正要踩萧璟一脚,却见裴贞用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眸间情绪不明。这是什么莫名其妙的眼神?
      
      就好像……出轨野男人被自家丈夫抓到一样。陆宁宁忽然有点心虚。
      
      裴贞微微扬起脸,温和有礼道:“殿下此言差矣。宁儿面容清丽,气若幽兰,傲霜出尘,虽然与裴某只有过数面之缘,却早已情投意合。”
      
      气若幽兰,傲霜出尘,情投意合……我?
      
      呵呵,裴贞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发见长,真会给自己加戏。
      
      陆宁咽了一下口水,插话道:“裴大人,你可别瞎说,啊——”
      
      话音未落,她已经被裴贞揽住了腰,整个人贴在他的身上,陆宁宁试图挣扎,却发现裴贞的手臂极为有力,箍得她动也动不了。
      
      “如此便好。”萧璟扫了一眼两人,收回目光。亏得他之前居然相信了陆宁儿,把那杯毒酒转手送给了裴贞,谁知裴贞喝下去,一点事都没有。
      
      他早该知道陆宁儿办事不靠谱,满嘴都是谎话。什么结盟,什么五皇子给他下毒,什么裴贞是太子的人,什么毒杀裴贞……他以后绝对不会再相信她。
      
      “那……你们聊。我去厨房给苏姑娘帮忙。”陆宁宁感觉夹在这两人之间浑身不自在。
      
      她“噔”一下站起身来,转身便进了厨房,准备透透气。
      
      片刻之后,待陆宁宁和苏清清端着茶水点心出来的时候,萧璟与裴贞正对坐在廊外,面前摆着一方棋局,不紧不慢地对弈。
      
      萧璟的棋子攻势猛烈,单刀直入,而裴贞的棋却不紧不慢,看似在退让,实则暗藏锋芒,你来我往,毫不相让。
      
      一方是来势汹汹,横马跳卒,一方是全局在胸,绵里藏刀,你来我往之间,攻防已然转换。虽是下棋,却让萧璟的心中惊出了冷汗。
      
      裴贞的棋虚虚实实,风云变幻,他一着不慎,竟满盘皆输。
      
      “我输了。”萧璟十分痛快地承认,“没想到裴大人的棋艺竟在我之上。”
      
      萧兰玦不可置否:“裴某只是运气较好,三殿下过谦了。”
      
      萧璟挑了挑眉,似乎无意道:“只可惜,若能与裴大人交友,或是人生一乐。”
      
      裴贞看着萧璟,目光悠远,像是上一世长京那日下落不尽的雪。
      
      朋友?他与萧璟,既然注定是宿敌,那么绝不可能成为朋友。
      
      ————
      “清清啊,你真是心灵手巧,这田圃里种既有药材,还有茶叶。”陆宁宁腰间挎了个小篮子,蹲在田间摘那些嫩红色的叶片,心中感叹不愧是她写的女主,果然美丽大方心灵手巧。
      
      “陆小姐谬赞了。不过是闲来无事,这红叶云雾茶是师父老人家生前最爱,因此便种了一些。”苏清清伸手折了几根花枝,将花瓣一片片取下,说道,“一会儿我准备做些桃花糕,给殿下和裴大人尝尝,陆小姐要不要跟我一起?”
      
      “我手笨,恐怕做不好。”陆宁宁摆了摆手,忽然发现茶叶底下生出了几个白色的蘑菇,一时兴奋,“清清你看,这有蘑菇!这是不是杏鲍菇,能吃不?”
      
      “别碰,这是伞蝇菇,有毒。”苏清清皱眉道,“不仅不能吃,还会导致腹泻头晕。”
      
      “噢……”陆宁宁缩回手。就在这时,她头上的恶魔角悄悄长了起来。
      
      等等,裴贞上次是不是给她下毒来着?此仇不报非君子。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君子。
      
      让他腹泻岂不是正好?最好毒死他。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陆宁宁装作正常模样,飞快地摘了一朵毒蘑菇藏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苏清清手艺精巧。她将花瓣浸入水中,片片洗净,又上笼蒸火,很快蒸笼里便飘出了一股桃花的清香。然后她点水和面,将揉好的面团切成一个个小方块,然后将蜜糖和桃花放入面团中,捏出一朵桃花模样的糕点形状。
      
      陆宁宁也学着她的模样,只可惜她捏得是个四不像,比不了苏清清做的糕点精致。
      
      裴贞那样聪明的人,肯定不会吃她做出来卖相这么差的,怎么办呢?
      
      糕点即将出笼,苏清清回头去拿盘子,陆宁宁趁她不注意,飞快地将那碾成粉的毒蘑菇塞进了某块糕点,并且做了一个记号,放进了裴贞的盘子里。
      
      “殿下,裴大人,这是云雾红叶茶。另外,我和陆小姐一起做了几块桃花糕,如不嫌弃,可以尝尝。”苏清清端着盘子上了桌。
      
      陆宁宁瞥了一眼,只见加了料的那块糕点被放到了裴贞的面前,心中暗喜。
      
      “苏姑娘真是手巧。这……陆宁儿,另外这种该不会是你做的吧,这能吃吗?”萧璟刚夸了苏清清一句,便脸色古怪地看向另一盘四不像,嘲笑道。
      
      陆宁宁见他十分嫌弃,直着脖子道,“那当然是我做的。反正又不给你吃。”
      
      裴贞抬眼看向自己前方那块清香四溢的糕点。
      
      他伸手拿起一块,缓缓放到嘴边。陆宁宁看着他拿的是那块加料的糕点,不由得心中暗爽。
      
      谁知她走到裴贞旁边正欲坐下,不知踩到了什么,乐极生悲,脚下一滑,下意识地朝着裴贞的方向扑过去,裴贞微微一惊,便被她扑倒在地,手中糕点也摔到地上碎成了几块。
      
      此时陆宁宁正压在裴贞身上,唇角正亲在他的喉结处。
      
      陆宁宁的耳根红了一片,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
      
      “陆小姐果然……还是如此大胆奔放。虽说你与裴大人已有婚约,在外还是注意点影响,不要总是投怀送抱。”萧璟转过脸,简直觉得没眼看。
      
      “我又不是故意的,是这地板先动手的!”陆宁宁站起身起来,理直气壮地反驳,顺便看了一眼滚落在地上的糕点,心中不由得有些可惜。
      
      裴贞微微挑眉,深邃的眼神中忽然带了一丝了然。
      
      陆宁儿,果然是故意打翻这块糕点的。他内功特殊,嗅觉较常人敏感些,轻易便闻到了那桃花糕之中掩藏的独特气味,这精致的花糕乃苏清清所做。
      
      而陆宁儿那盘四不像之中,却没有加料,而且她还故意帮着自己。
      
      那日萧璟给他送了一杯毒酒,陆宁儿也一直盯着他看,他自然有所警觉。
      
      难道说……陆宁儿真爱之人,实则是他?对萧璟的喜爱,只是装出来的?
      
      或许是了,不然她岂会在神志不清下,不顾颜面也要吻自己。
      
      他没有喜欢过人,也不懂感情。但那本小说中所写,女子若爱一人,便会自卑。
      
      也许,她当时说不愿嫁给他,是因为自卑。
      
      不然,陆宁儿岂会总是有意无意一直在帮他?他曾怀疑这两人之中,到底谁才是造物主,现在看来,已然清晰明了。造物主通晓全局,只想置他于死地,善于伪装演戏,是苏清清没错了。
      
      裴贞整理了一下衣裳,并没有责怪陆宁宁,反而朝她温柔一笑。
      
      陆宁宁缩着脖子,感觉自己快要凉了。这青石地板这么平坦,她怎会无缘无故摔倒,难道裴贞已经发现了她的诡计,所以故意让她出丑?
      
      陆宁宁顿时怂得像个鹌鹑。裴贞笑了笑,伸手抓住她,“宁儿,坐我身边。”
      
      他将那盘花糕推了回去,又将陆宁宁亲手所做的那盘移到自己面前:“三殿下既然看不起,那就别吃。我是宁儿的未婚夫,自然是做给我吃的。”
      
      “呵,本皇子自然瞧不上。”萧璟嗤笑一声。
      
      裴贞笑意不达眼底,抬手抿了一口茶,将一块四不像糕点塞进嘴里。
      
      陆宁宁眼见裴贞把糕点塞进了嘴里,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裴贞缓缓咽了下去,顿了顿,看着陆宁宁的表情,脸上闪过一丝勉强的笑意:“好吃。”
      
      不会吧?陆宁宁有些疑惑,伸手抓了一块,刚咬了一口就差点吐了出来。
      
      呸,这个戏精,她揉的面团太厚,没熟,他竟然说好吃,一定是在嘲讽她。
      
      陆宁宁低下头,欲哭无泪地盯着自己的脚尖。她错了,真的。
      
      她不该把裴贞设定得跟个妖怪一样,容貌无双,心智过人,武功高强……
      
      写了一大堆的形容词,到头来还不是害了她自己……呜呜呜。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